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那一场烟火表演

第四百六十三章 那一场烟火表演

    面对孙亚琳戏谑式的挑逗,沈淮狼狈不堪,招架不得,只得丢盔弃甲,把孙亚琳赶出房间。

    沈淮收拾收拾,刚放水打算洗澡睡觉时,窗外有一束烟花窜上天空绽放。

    由于离得远,只看得见璀璨的花火,而听不出烟花发射时的响声。

    沈淮没有想过在异域他乡,还能在能除夕夜看到放烟花,看着烟花一束束的升空,也有欣喜之感。

    房间窗户的角落有些偏,看不清唐人街零点烟花盛会的全貌,沈淮拿上房卡,走到宾馆过道的西头,借着过道里的侧窗,观赏着异国化乡的这场烟火表演。

    孙亚琳的房间在过道另一头,在她房间看不到烟花,沈淮正要去喊她一起出来看烟花,看到成怡从房间里探出头来。

    她似乎对到过道里看烟花有些犹豫,看到沈淮已经坐到窗台上,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嫌在房间里看烟花不方便呢。”

    “你们还没有睡?”沈淮问道。

    “文丽睡熟了……”成怡悄悄的掩上门,走到沈淮身边来,凝眸看着窗外不断升空绽放的绚丽烟花。

    沈淮不知道成怡在想什么没有睡下,见她穿得单薄,站在过道里有些瑟瑟发抖,说道:“过道里冷,怎么不多穿件衣服?”

    “……”成怡不好意思的说道,“刚关上门,才发现没有把房卡拿出来,是不是觉得我有些笨?”

    看着成怡娇美脸蛋上带着的俏皮笑容,沈淮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说道:“是有点笨。”回屋拿了件外套,给成怡披上,免得在过道里着了凉。

    窗外的烟花时明是灭,璀璨时,几乎要将整个夜空点燃,熄灭时,沈淮的脸则清晰的倒映在玻璃窗上——成怡也是时而看远处的烟花,时而看沈淮倒映在玻璃窗上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新年夜的烟花未能叫他的眉头舒展,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叫他看上去心思沉重的样子。

    虽然之前听过不少关于他放浪形骸的往事,可以说是留下相当不好的印象,但真正放下心里的芥蒂去接触,又会发现这些传闻所带来的印象是支离破碎的。

    成怡这时候才发现,她对沈淮其实是一无所知的。

    “文丽跟刘福龙已经分手了,”成怡不知道要跟沈淮聊什么,心想沈淮对刘福龙印象应该不会好,担心他对郁文丽也有成见,便借这个机会解释一下,“刘福龙这个人,脾气有些暴躁,不过郁文丽之前也是因为家里的关系,不得不跟刘福龙交往,为这段关系其实一直都很痛苦。我倒是支持她跟刘福龙分手的……”

    说到这里,成怡突然又觉得这么说很不合适,她跟沈淮保持当下的关系,又何尝不是因为家庭的压力?好像把自己说得很委屈似的。

    成怡又忙解释道:“倒不是其他的,实在是我一个人在英国,也挺孤单的;文丽跟刘福龙分手,我倒是有个伴。”

    沈淮笑了笑,说道:“我有一段时间,也曾想过独自一人到海外留学一到两年,”见成怡眼睛里有疑惑,解释道,“我是说我现在有的想法。大概也是给错宗复杂的事务缠得连转身都困难时,就希望能像你们一样,过上简单的生活。当然了,我以前刚到法国时,语言不通,却又觉得这样的生活索然无趣,枯燥得叫人抓狂,只得整天胡作非为。想想,我真是要比你差很多。”

    成怡问道:“对了,你当年到底做过那些坏事?”

    “这个只能拿罄竹难书来形容了,我自己也不忍去想那些不堪的记忆。也幸亏你是在英国留学,没有到法国留学,不然你现在肯定不肯跟我单独站在这过道里看烟花。”沈淮说道。

    成怡抬头看沈淮,见他正低头看着自己,眼神相触,她笑了笑,又转头看向玻璃窗外,心想,以前的事虽然都是真实的,而眼前的沈淮,却无疑又更真实。

    烟花很快就放完,成怡也不想深夜去沈淮的房间里跟他独处,硬着头皮敲房门把郁文丽叫醒起来。

    郁文丽听着成怡的声音,睡意正浓的爬起来开门,看到成怡穿着沈淮的外套站在过道,讶异的张开嘴,几乎能塞进两个鸡蛋去。

    郁文丽睡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爬过来开门也是迷迷糊糊,露出大半雪白酥胸而不自知,成怡看到沈淮在郁文丽的胸口瞥了一眼,她赶忙把外套脱给沈淮,赶忙将郁文丽拉到房间里,将房门关上,说道:“刚才唐人街那边放烟花,我到过道窗户去看烟花,忘了把房卡拿出去……”

    “我也要看烟花,”郁文丽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哪里还有烟花的踪影,娇嗔抱怨道,“我也要看烟花,你怎么现在才叫醒我啊,是不是怕我打扰你们独处啊?”

    “胡说八道什么啊……”成怡嗔道。

    “我哪有胡说啊,”郁文丽说道,“我怎么感觉他没有你以前说的那么差劲啊,你以前打听到的消息,到底靠不靠谱啊?”

    *****************

    国人还是习惯把春节视为九六年新的开始。

    大年初一刚好也是周末,沈淮陪同孙亚琳、成怡、郁文丽在伦敦游玩了一天。第二天,伍康杰夫妇及他的岳父母,又邀请沈淮到伦敦北区吃饭,但到年初三,沈淮与孙亚琳就离开伦敦,秘密赶往伯明翰。

    而在此之前,赵治民、韩文涛等人,就以学术交流、外派学习的名义已经在伯明翰住了一段时间。

    沈淮与孙亚琳到伯明翰后,周知白、宋鸿军与邵征以及戴维.艾伦也随即从国内赶过来汇合。

    沈淮调到嵛山之后,没有带什么人在身边。邵征他妻子钱文慧在梅钢担任副总,他在体制发展的起点太低,眼下也实在没有必要死挂住公职不放,他年前就正式辞去公职,暂时到众信投资旗下挂了一个职务,有什么事情也方便行动。

    沈淮在伯明翰住了半个月,与飞旗实业、西尤明斯工业集团谈妥合作的大框架,他就飞往巴黎,与外公沈山及孙启善等人见面。

    也没有机会再跟成怡见一面,沈淮就从巴黎独自飞回国内,只是在巴黎机场,给成怡打了一个电话告别。

    在国外停留的时间比之前预计的要长一些,沈淮也就没有时间在燕京多作停留。

    二月十一日上午回到燕京,褚强开车到机场来接他,沈淮在老爷子那里吃了一顿中饭,把他从国外带回来的一些纪念品分送出去,下午就直接让褚强开车送到火车站。

    下午五点钟,沈淮检票上车。

    到月台上车时,站在车厢门口的列车员会再次检查票据,沈淮也是排在队伍里,轮到他时,就把车票递给去,等着列车员放他上车。

    列车员接过沈淮递过来的车票,看了好几眼,说道:“你的车票有问题,你到旁边站着,不要影响其他乘客上车。”

    沈淮只能在其他乘客异样的眼光里,乖乖的站到一边,他不知道是褚强代他买的火车票真有问题,还是眼前这位列车员借故找他的麻烦。

    待其他乘客都上车后,列车员才让沈淮站过来,瞅着他的脸看,问道:“你真不认识我了?”

    沈淮笑着说:“哪能啊?我怕你不认识我了,怕你把我当流氓打,我才没敢主动跟你打招呼;没想到让你对我先耍流氓了……”

    说来也巧,沈淮还是在看到列车员陈美红后,才意识到他这次跟崔向东偶遇的那次,坐的是同一趟列车。

    列车员陈美红,脸蛋还是那样的甜美,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叫墨绿色的制服衬托得婷婷玉立,诱惑着人直想将她这身制服扒下来。

    虽然火车上每天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但陈美红怎么都忘不了前年火车上遇到的那个给别人称作“沈书记”的青年。

    即使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一个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在哪里工作,不知道他有没有结婚,有没有谈女朋友,但在枯燥无味的列车生涯中,期待跟能再一次偶遇,却成为陈美红心里深处的一个不那么明亮,却又从未熄灭的梦。

    听着沈淮开玩笑的话,陈美红的脸蛋却莫名的羞红起来,她知道再次分别后,不知道隔一两年还有没有再想今天这般偶遇,看了他一眼,问道:“这样对你耍流氓不好吗?”

    看着陈美红美丽而大胆的眼睛,看着她的媚眼如电,沈淮也禁不住的心头激荡。

    他虽然对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子,印象不是特别的深刻,但没有哪个男人在旅程上不期待能有一场仿佛春梦繁华的艳遇,何况对方又是这么青春亮丽且又主动的女孩子?

    沈淮笑道:“我长这么大,一直都是我对别人耍流氓,一时间还有些不大适应。要不,我们重新检一回票,让我适应适应?”

    陈美红娇笑美颜,横了沈淮一眼,正要与沈淮上车,就听见有人从后面跑过来,边跑边喊:“沈书记,沈书记……”

    沈淮回过头,看到褚强急喘吁吁从月台那头追过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叫他中途又折回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褚强跑得接不住来,一时间话都说不出口,直接手指着后面,叫沈淮自己看。

    沈淮探头看过去,却是谭珺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跑捂着肚子直叫:“跑断气了,跑断气了,你的手机怎么没有开机啊?”带喘气的娇声嗔怨,听在耳朵里却是百般宛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