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再见谢棠

第四百五十四章 再见谢棠

    缠绵后一觉到天明,沈淮醒过来,就觉得窗外格外的明亮,又见没有太阳照进来,觉得奇怪,欠起身来看向窗外,看到院墙上仿佛白袄似的积着雪,未曾想昨夜下了这么大的雪。只是昨夜下过雪,天气又冷,雪给碾压后,没有化去,而是结成薄冰,叫大家只能小心翼翼的在路上慢腾腾的开着车,沈淮中午才开到沂城。

    不过提前从东华出发,沈淮在路上时间也宽裕,中午就在沂城停车吃饭,再上路时,从后视镜里看到有一辆红色的奔驰跟在他的后面。

    年底大家手头都有一堆事,沈淮也没有叫邵征或陈桐开车送他。他反正也习惯开车,把车开到省城,交给张拓,一点也不耽搁。

    他开的是一直都在用的那辆帕萨特,已经有些旧了,在国道上普通得很;相比较之下,红色奔驰在九十年代中期就要耀眼多了。

    红色奔驰在后面跟了一会儿,沈淮就注意到了,不过他从后视镜里看不清开车者的脸。路上的薄冰到午后,也没有完全消掉,沈淮压着车速,红色奔驰也无意超过去,也是压着车速,远远的缀在后面,也不靠近过来。

    大概过了有二十来分钟的样子,沈淮看到那辆红色奔驰在路边停下来,看到有个红衣服的女人从副驾驶位下来,好像是把司机替换下去。

    沈淮却是不管,只是压着车速慢腾腾的开着车。

    不一会儿,那辆红色奔驰从后面赶上来,超车过去时,沈淮侧头看过去,看到谢芷握着方向盘,正凌厉的看过来,而在后座那个穿驼色大衣的少女虽然转过脸去会,没有让他看到她的脸,沈淮还是在瞬时猜到她是谢棠。

    沈淮心头悸动,未曾想到这些年来与谢棠第一次见面,竟然是在年底的路上,更叫他没有想到是,谢芷超过车去将并道时,就猛的一个刹车。

    眼看着红色奔驰在眼前骤停下来,车头堪堪要顶到奔驰屁股上去,沈淮才反应过来,猛的把方向盘往右打,车轮碾上路边的薄冰直打滑,直冲上路坡才把车刹住。

    沈淮下车看到右侧的车轮已经悬出路坡,好在车速不快,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沈淮心里想把谢芷祖宗十八辈连着她本人都cāo了一遍,才将车倒回到路边来。他手搁在方向盘上,看着望尘而去的红色奔驰,拿出烟点上,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翻腾,他也不知道,要是“沈淮”真还活着,要怎么面对这个一直唤他作“哥哥”的少女?

    当年那个稚气未脱、心思单纯的少女,在受到他的伤害之后,如今还单纯着吗?

    这世间总有现世报,沈淮抽过一根烟继续上路,没开过一刻钟,就看到谢芷开的那辆红色奔驰在前面斜出去,车头栽在路坡边的排水沟里面。

    有个穿着旧棉袄的老人倒在路边,一动不动,旁边还倒着一辆旧自行车。

    大过年的,大家都在赶路回家过年,路没有堵上,没有什么车停下车来管闲事;附近赶来的十多个村民,将谢芷、谢棠围住。

    沈淮停下车来,走过去,谢芷抿着嘴不说什么,倒还从容镇定;谢棠则在努力在跟围住她们的村民解释:“我们刹车冲下排水沟,他才在路边倒下来了,怎么可能跟我们有关系?”

    谢棠的脸有些苍白,似乎没有办法帮谢芷应付眼前的场面,有些慌乱,也似乎不想沈淮看到她们的窘境;眼睛也不看沈淮一眼。

    见眼前的少女跟记忆里并没有太大的变故,美丽依旧,只是有略些瘦弱,始终不肯看过来一眼,沈淮心里轻叹一声。

    沈淮走到车头前,看到车头、倒地的自行车以及老人,确实没有撞到的痕迹;更可笑的是,有只篮子倒在自行车后架边,但里面的鸡蛋却没有碎几个。

    那个老人在听到沈淮走近时,才哼哼唧唧起来。

    沈淮心里一笑,冲着谢芷嚷嚷:“就算不是你们撞的,人也是给你们吓倒的,怎么不是你们的责任?不赔钱,你们不要想走人。”又拿沂城话跟边上村民交谈,“这两个外地的女娃子看着就像是有钱的主,大过年的,不讹她们个四五百块钱,不要让她们走。要是她们叫jǐng察过来,我帮你们做证,就栽赃地上这个老伯是她们撞倒的。”

    村民只以为沈淮是帮他们说话的,他们本来还想多讹一些,但又不好直接反驳沈淮。

    “让这两个外地女娃子赔你五百块钱好不好?至少得五百块钱,要少了五百块,我们等会儿接着躺地上。”沈淮一边问倒地的老人,一边手伸到他腋下,直接将他从地上抱起来。

    老人也有些发蒙,其他助阵的村民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看着沈淮把老人从地上搀了起来。

    谢芷不想让沈淮看到她们更多的窘迫,也赶着跟谢棠去徐城,见村民态度松动,就赶紧拿出五百块钱塞给老人息事宁人,让他们散开。

    看着村民散开,沈淮才从车里拿出尼龙绳,走过去,将奔驰车的车屁股绑在他车的车头上海。谢芷这才反应过来,沈淮要帮她们把车从沟里拉出来,她拉了傻愣愣的谢棠一把,坐回车里去发动车。

    将奔驰车从排水沟里拉出来,沈淮下车去解尼龙绳,还没有等他站起来,奔驰排气管里就奔出两股黑烟,像只受惊的野兔,猛窜出去。

    “臭娘们。”沈淮没指望谢芷能说声谢,但也没有想到这臭娘们这么快就过河拆桥是,呛他一嘴黑烟。

    沈淮站起来身来,看着绝尘而去的奔驰,想要骂几声解解气,却看到谢棠从后车窗看过来,那张贴车窗看来的白净的小脸,仿佛静寂夜里开放的一朵小白花,叫他心里无法生出一丝的怨气。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