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心理防线

第四百四十七章 心理防线

    沈淮信心十足,冯玉梅心里却是忐忑。

    冯玉梅知道梁振宝这人看上去一脸和蔼,却是个笑里藏刀的笑面虎。梁振宝在嵛山作威作福多年,自然有他的尊严,冯玉梅担心梁振宝不会容忍沈淮对他如此指手划脚的胁迫。

    再过两天就是节,机关里也是清闲,到下班时间,看着沈淮夹着公文包出了办公室,冯玉梅随后也骑车回家去。

    巷子里有七八个放寒假无拘无束的孩子,点着鞭炮四处乱丢,噼哩啪啦的炸响。看到女儿罗丽也混迹其中,冯玉梅支脚停下车来,将女儿喊过来,不叫她再跟着满街巷的疯玩去。

    冯玉梅将自行车支在院子里,隔着窗户,看到罗庆在西屋里开着灯写东西,推门进去。她骑车身暖,停歇下来,站到屋里,就感觉屋里的湿冷刺骨,说道:“不是有取暖器吗,你怎么不用起来?坐这屋里写东西,这么冷,你吃得消?”

    “你不说,我还没有感觉呢,”罗庆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将今天所写的材料,拿给妻子看,“你帮我看看,这段有没有什么地方错漏了?”

    “水电上的事情,我可不知道多少,”冯玉梅转身到公公、婆婆住的屋里,将家里唯一的那只取暖器拿过来插电用上,看着加热管炽红起来,“嗡嗡”作响,冯玉梅心里都觉得暖和一些,这才伸出手,拿起丈夫白天写的材料看起来,边看边说,“嵛山湖水电站可挖掘的潜力大,真要照你的方案对大坝进行加固,最终的装机容量可以提高到当前的十倍到十五倍。虽然县里没有资金进行投入,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高兴看着县里唯一能拿得出手、而且能最快出效益的资源,拱手让出去。”

    “不是高不高兴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做成,不然再好的资源,捂在手里也是白搭,”罗庆说道,“淮能集团这次拿五千万出来,可以说只是收购嵛山湖水电站以及嵛山水电资源专营权,而后期嵛山湖水电站的改造,差不多还需要投入近两亿的资金进去。[

    “我这个办公室副主任,合该你去做才高兴,”看着丈夫这段时间来意气风发的样子,冯玉梅也打心里高兴,不过她心里还有些担忧,把下午沈淮公开要挟梁振宝的事情说给罗庆听,说道,“沈县长就差跟梁振宝直接说,梁振宝要不肯合作,他就联合高扬把梁振宝干掉。唉,即使要拉拢梁振宝,由县里主动提出收购方案,你觉得沈县长的方式是不是太直接了一些?梁振宝在嵛山这些年,都没有给人顶过嘴,今天叫沈县长这么拿话威胁,就算他想跟沈县长,也未必能抹得下这个脸啊……”

    “沈县长看着是没有太多的耐心,”罗庆琢磨着道,“或许沈县长是想一下子就把梁振宝的心理防线打垮掉,以后就能少许多扯皮的事,叫很多事情都能更快、更顺利的推进下去。”

    “谁知道?”冯玉梅苦笑一下,说道,“沈县长明天中午就会离开县里。要是明天中午之前,梁振宝不找沈县长谈话,这事可能就会变得更复杂。”

    “想太多也没有用,”罗庆说道,“肖浩民约了我还有交通局的徐强,夜里去找沈县长,你过不过去?”

    “嗯,”冯玉梅点点头,又问罗庆,说道,“逢年过节的,我们是不是给沈县长送点礼?嵛山湖水库问题捅出去后,县里本来说好的年终奖也都取消掉,要挪过去先补这个窟窿去。家里现在就只有四千多,我们过年省着点花,能挤出三千块钱来,是不是再去借点?”

    “我刚听我爸说,他年底还能领千把块钱。[~]我这个当儿子不要脸,等会儿跟他开口要去,凑四千块钱出来。年底我们紧巴点过……”罗庆说道。

    夫妻正商量着给沈淮送年礼的事情,外面的院门给“砰砰砰”敲响,一会儿就听见胡志军那个大嗓门在外面扯着嗓子喊:“罗庆,罗庆,我是胡志军……”

    冯玉梅跟着罗庆走出屋里开门,看到长林乡党委副书记胡志军推着辆自行车站在院门外,自行车后架子上挂着两篓子,实沉沉的像是装了不少东西。

    罗庆开玩笑道说道:“怎么,上门给我送年礼来了?你那辆宝驴呢,你一个大书记,怎么骑着辆破自行车上门啊,太丢份了吧?”

    “乡里就两部破车,到年底了,你以为还能轮得到我来开?”胡志军将自行车支好,把两只篓子从后车架上拿下来就要进院子。

    “唉、唉,你是真到我家送礼来的?”罗庆挡着胡志军,不叫他进来,说道,“你小子每回都到水库找我混吃混喝的,什么时候有这良心给我回礼了?”

    “我不跟你们打什么马虎眼,”胡志军站在门口,说道,“年底我还是照老规矩给我叔、我婶准备了几瓶酒、两条烟、两条鱼、一块肉。你要嫌弃,等我走了,你再把东西丢院子外去。还有些山货,也不值什么钱,我想你跟玉梅帮我送给沈县长。沈县长住哪里,我也不认得路……”

    “胡志军,年底给沈县长送礼的人也有不少,但县长们在会议上都公开表了态,过年不收礼,沈县长今天还让我退了好几份。你让我把这些东西,送到沈县长那里去,不是害我给沈县长骂吗?”冯玉梅站在旁边说道,“沈县长可是有名的沈蛮子、沈老虎,办公室的人在他跟前,都大气不敢喘一口,就怕万一不小心做错事,给踢到哪个旮旯里坐一辈子的冷板凳。罗庆的情况都已经这样了,你总不能害我连饭碗也保不住吧?”

    胡志军跟她、跟罗庆多年同学,关系不错,平时工作上还有个照应,而且特别是罗庆跟她最困难的那些年,胡志军也没有跟他们生分,颇为难得。

    胡志军真想要攀沈淮的关系,冯玉梅不会介意适当时机帮着介绍,或者时间恰当时帮着说几句好话,但是她现在都摸不透沈淮到底是什么脾气,怎么敢硬把胡志军塞到沈淮跟前去?

    “罗庆,冯玉梅,你们也不把我当老同学看啊?别人都说罗庆这下子捅了马蜂窝,怕是连冷板凳都没得坐了,但是我胡志军的眼睛可不瞎啊,”胡志军嘿嘿一笑,也不会给冯玉梅的这句话打发走,说道,“……”

    “咳,咳……”冯玉梅怕罗庆抹不下脸,心里正想着用什么措辞把胡志军打发走,就听见巷子里的阴暗处传来几声咳嗽。

    待人走近来,冯玉梅才看清是沈淮,忙问道:“沈县长,你怎么过来了?”

    沈淮借着院子里的灯光,打量了胡志军一眼,见他人长得黑瘦,不比罗庆文雅,但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是个精力充沛的聪明人。

    沈淮早知道罗庆有一个在长林乡担任党委副书记职务的同学,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进入更深入的接触,伸手过去,说道:“你就是长林乡的胡志军?”

    冯玉梅也不知道沈淮刚才在巷子里听到她们多少话去,不好说什么。

    胡志军正愁找沈淮无门,忙热切的双手握住他的手,说道:“沈县长您好,我打算去您那里拜年呢,正愁不认识门,来找罗庆问个路呢。”

    “千万不要这么客气,我也是怕麻烦的人,”沈淮笑道,又跟罗庆、冯玉梅说道,“zhèngfǔ食堂提前放假,我那边街口的面店今天也歇了业,我是过来蹭饭的……”

    常务副县长跑上门来蹭饭吃,罗庆、冯玉梅天大的脸,也不能把沈淮轰到门外去;胡志军也喜滋滋的跟着进了院子。

    罗庆跟冯玉梅工作繁忙,家里的晚饭平时都是他爸妈准备。

    虽然是年底,家里不至于油水太寡,但也没有预料到沈淮会过来蹭饭,也实在拿不出几样能上桌的菜来。

    胡志军以为沈淮到罗庆家里来,除了蹭饭还有事情要谈,他希望能搭上沈淮这条线,但也不会迫不及待的就凑上去,就要去厨房帮忙做饭去。

    “胡志军熟不熟悉嵛山湖水库的情况?”沈淮问罗庆。

    罗庆也以为沈淮有其他事情要谈,但听沈淮这么问,似乎不要胡志军回避,自然也愿意帮他引荐,说道:“嵛山湖水库就挨着长林乡,水库要出什么问题,长林乡第一个遭灾,志军对水库的情况,比普通干部要熟悉得多。而且志军跟我一样,都是学水利的,他还在县水利局工作过好几年。”

    “县水利局的工作,你干不干得来?”沈淮问胡志军。

    罗庆在旁边听了打一哆嗦,他能肯定这是沈淮跟胡志军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就把不是他分管范围内的水利局长宝座许给胡志军,这未尝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胡志军也傻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在他看来,就算沈淮可能通过罗庆或者其他渠道了解到他,想要重用他,就算县水利局长的位子这次会空出来,但沈淮作为常务副县长,在人事任命的话语权恰恰又是县常委里最不强的,他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冯玉梅知道,如果梁振宝的心理防线给沈淮击溃,由梁振宝提名胡志军担任县水利局长,通过的可能性会非常高,但是梁振宝会这么容易给沈淮击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