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三十章 美人当计

第四百三十章 美人当计

    “沈县长,张云山部长在担任常务副县长时,除了协助负责县政府全面工作外,还分管机关事务、政务督查、财政、税务、金融、人事编制、市政、交通、园林建设、投融资、外事接待以及政府采购等工作。我跟高县长商量过,一致认为你在唐闸区的工作很出色,能力突出,精力充沛,就希望你能给我们多分担一点担子啊。”午宴后送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蔡云声离开,县委书记梁振宝请沈淮跟县长高扬到他办公室里坐下。

    嵛山县穷,县委县政府县人大以及县政协都挤在这座年代颇久的院子里办公,从外面看过来门庭很败落,不过梁振宝的办公室里还颇为豪华,倒也不委屈他自己。

    沈淮坐在棕色沙发,手搁在扶手上,感受细腻的皮质,琢磨着梁振宝话里的意思,没有作声。

    梁振宝沉吟了一会儿,又说道:“我跟高县长,都是吴主任的老部下,当年吴主任在霞浦做县委书记,我是组织部副部长,高县长是财政副局长。当年在吴主任的领导下,霞浦县发展真是很快啊。知道沈县长你要来嵛山工作,我跟高县长就在想,沈县长过来,一定能为嵛山的发展打开新的局面。上个月,我到市里,还特意去拜访吴主任,就想着是不是有机会找你聊聊嵛山的发展大计,很不巧,你当时不在市里。不过啊,这个还是我太心切了,你现在来嵛山了,有什么发展大计都可以畅开的谈。沈县长你对嵛山的发展有什么想法,我跟高县长,都会鼎力支持你的。”

    梁振宝说话时,高扬都笑眯眯的看着沈淮,似乎在观察他的反应。

    沈淮对梁振宝拉关系的话却是不信的,他跟高杨要都是吴海峰的人,所有事情就好办了。

    沈淮从梁振宝的话里,更多的听出他有跟高扬站同一条阵线的意味,心里想,以前他还真是太咄咄逼人了,即使他看上去完全像是给谭启平踢来嵛山坐冷板凳,也没有完全去害化,还是叫梁、高这两只狐狸对他警惕得很。

    “我过来之前,谭书记找我谈过话,他让我到嵛山来,一是加强锻炼、二是加强学习,克服身上年轻易冲动的缺点跟毛病,”沈淮沉吟了一会儿,准备说辞,说道,“现在县里将这么多的担子,压我肩上来,我担心学习不过来。”

    梁振宝与高扬对望了一眼,心里皆想:难道这小子真的给市委书记谭启平狠狠收拾过一顿?

    梁振宝、高扬无法理解沈淮有权不抓,还自曝弱点的言行,只能认为沈淮是给谭启平训老实了,这次到嵛山来是为避避风头。

    这么想,梁振宝、高扬倒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虽然不清楚沈淮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想到他那种敢跟市长、市委书记公开叫板的脾气跟底气,梁、高二人想想心里就犯忤。

    梁、高二人是在官场上浸淫的半辈子,有的是整人跟收拾人的手段,但有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放在沈淮这种横冲直撞的过江龙身上,却不会管用。

    梁、高二人本也没有那么和睦,但对市里空降沈淮过来,他们都有感到一种迫切的威胁,不得不联合起来,以退为进,先试探一下沈淮的底。

    市里有市里的错杂复杂、县里有县里的错杂复杂,市县之间交织的网也密密麻麻。

    在这种情况,沈淮初来乍动,就想把所有东西都抓到他手里,那就太不知进退之道了。既然梁、高联合起来以退为进,沈淮自然也还一招“示敌以弱”过去,坚称经验欠缺、需要学习锻炼,不肯分管这么多的工作。

    *****************

    梁振宝也两面油滑,将决定分管工作的事情推给县政府常务会议讨论,摸不透沈淮的意思,他也不做决定。

    午宴时,沈淮跟在家的县常委、人大、政协两套班子的主要领导人都见过面,他毕竟还只是过来担任常务副县长,任命的颁布也无需专门召开干部大会,日后有的是机会让全县党政工作人员认识到他这张新面孔。

    从梁振宝办公室告辞出来,从花廊通过,沈淮随县长高扬来到县政府所在的东楼。

    县政府大楼都不能称之为大楼,仅有三层,好在其他县属委局不挤在这院子里办公,倒也显得宽敞。

    几个副县长以及政府办几个主任,在中午吃饭时也见过面。到办公室后,高扬就打电话喊县政府办副主任冯玉梅带沈淮去办公室先熟悉一下情况。

    走在县政府大楼的过道里,沈淮观察高扬在吃午饭时就指定给他、协助他工作的省府办副主任兼金融办主任、结果惹得蔡云声咽口水的冯玉梅。

    冯玉梅虽然挽着发髻,穿着深色的套装,故作老气,但姣好的面容、丰满圆润的身姿,细腰宽臀,都透着诱人、珠圆玉润的成熟秀色,真可谓是“深山有秀色”,也难怪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蔡云声上午提当年在条件艰苦的嵛山工作多有怀念。

    沈淮一时也琢磨不出眼前冯玉梅的年龄,看她眼角还光滑得很,没有一丝鱼尾纹。沈淮心想她即使保养再好,年龄也不应该超过三十四五。

    沈淮做好“流放”的姿态,自然不会带人来嵛山,他在嵛山的助手、秘书以及司机,都由嵛山县这边安排。

    见冯玉梅打开好办公室的门,人稍稍退开,让沈淮先进去。沈淮站在冯玉梅的侧面,大冬天大家衣服都穿得多,唯有从侧面能更明显的看出冯玉梅挺翘的胸部将她套装里洋青色的羊毛衫高高的衬出来,他先进屋,与冯玉梅错身而过,闻着她身边的淡淡幽香,注意到她也在观察自己。

    沈淮心里却是好笑,梁、高二人以退为进还不够,还跟他唱起美人计来,不然以他的恶名,嵛山县不可能派一个漂亮的女副主任配合年轻血盛的他工作。

    冯玉梅既然可能是梁、高二人抛出来的饵,那冯玉梅跟梁、高二人又是什么关系?梁振玉跟高扬虽然戒备他,就舍得让这么漂亮的情人以身伺虎?还是说背地里另有隐情?

    沈淮不动声色的站在门口,打量着办公室里的情形——这里是前任常务副县长、现任组织部长张云山之前的办公室,铁打营盘流水的兵,现在自然换沈淮他入主这里。

    “这是以前张部长的办公室,前两天刚让人收拾过,这里边还有休息的小房间,”冯玉梅走到办公室靠北窗的一侧,看着跟背景墙没有什么不同,轻轻一推,就露出一道门,“沈县长您看要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让人这两天改一下。”

    “不错了,这样挺好。”沈淮说道。

    “昨天邵主任把沈县长您的东西都先送了过来,”冯玉梅说道,“县政府招待所以及政府宿舍条件都很错,早在两星期前,我跟高县长反应过这个情况,高县长指示我们给您在城关镇另外租了房子,是栋幽静的小院子,你猜想沈县长您这样有学问的知识分子一定会喜欢。我就擅自主张,昨天把您的行李,都先搬到那边去了。我看沈县长您坐了半天的车赶到嵛山来也很辛苦,今天是不是我先陪你去住的地方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明天我跟沈县长您汇报工作上的事情?”

    沈淮看了冯玉梅一眼,见她眼神有些躲,点点头,说道:“好的,今天是要先休息一下。”

    “沈县长,您等我一下。”冯玉梅眼神闪开,扭身先走,留一阵馨风。

    过了片刻,冯玉梅领了两名年轻人过来,介绍给沈淮说道:“这是司机班的王威,县政府的车不多,有辆桑塔还是县广电局借给县政府的,车况比较好……”

    “大院里那辆北京吉普有人在用吗?车况怎么样?”沈淮直接问王威。嵛山县的路况很差,他看到那辆北京吉普虽然破旧,但只要保养好,爬个坡什么的,比桑塔那要好。

    “那辆车有十年了,暂时放在大院里机动,车子还能跑。”王威说道。

    沈淮点点头。

    冯玉梅见沈淮就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他指定那辆老吉普当座驾呢,还同时把桑塔那跟那辆老吉普都霸占下来。有些意思只能她慢慢去琢磨,而不能把话直接问透了。

    冯玉梅接着又介绍另外一个年轻人给沈淮认识:“曹俊是今年刚毕业分配到我们县政府的大学生,秘书科暂时缺人手,是不是让曹俊先跟沈县长您学习一段时间?”

    沈淮见曹俊人高马大,浓眉大眼,即使工作不会太成熟,但他也主要是辅助冯玉梅,也不十分挑人,便随口问道:“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

    “省经济学院,沈县长您以前教过书的地方。”曹俊说道。

    沈淮眼眸子敛了一下,中央有蠢蛋,深山有龙虎,看来嵛山的水比他想象的要深一些,无论梁、高的以退为进、统一阵线,还是冯玉梅的美人计,还是曹俊这枚闲棋,说明嵛山有人事前仔细的调查过他的底细。

    沈淮心里只是一笑,心想梁、高防备他情有可缘,但想不应该对他搞这么多的小动作,难道梁、高之外还有人在打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