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一十六章 谭启平的脸面

第四百一十六章 谭启平的脸面

    听到梁小林的话,刘伟立、苏恺闻看到谭启平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阴郁。他们都缄默不言,也不能怨梁小林没有气节,堂堂一个常务副市长,竟然被迫要去向沈淮低头。

    他们习惯了以体系内直接的地位去衡量权势的高下,但在危机来临时,又不得不承认,体系内的位子并不能总起决定性的作用,真正的权力来源有很多方面。

    倘若想市钢的危机在东华市层面得到解决,不捅到省里,也许唯一的途径就是要求沈淮出手。

    表面上业信银行还握有大量的资金可以放款给市钢,帮助市钢渡过眼下的危机,但业信银行从进入东华市设立分支机构那一刻起,在东华就是跟沈淮、跟梅钢穿同一条裤子的。

    现在梅钢、淮联、鹏悦、淮能、渚江建设等企业,在业信银行所占的业务量比重很大。就算业信银行市支行行长张力升不跟沈淮穿一条裤子,沈淮也完全可以拿业务转移相威胁,迫使业信银行在很多方面,跟梅钢保持一致。

    张力升对梁小林的回应,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张力升虽然没有直接拒绝放款给市钢,但也提出要根据市钢的具体情况进行研究,实际上就是婉拒了。

    此时可能叫业信银行转变态度的,也就沈淮了,甚至孙启义都不能从更层面遥控业信银行的动作。

    刘伟立、苏恺闻都知道,谭启平并没有强行要求业信银行给市钢放款的权力。

    眼下,市钢除了需要补充大量的资金外,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市钢集团的生产运营怎么才能回到正轨上来?

    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体的,要看不到市钢走回正轨的希望,银行又有什么借口,把资金借给市钢?哪怕是编故事,也得先把故事给编圆了。

    倘若市钢的生产运营不能恢复正常,这么大量的资金投下去没有效果,反而给市钢这个无底洞吞噬掉,在拖延一年半载之后,市钢的问题及危机反而加倍的爆发出来,叫更多的关联机构拖进去翻不了身,到那时候就连谭启平就没有办法推脱直接的责任。

    虽然沈淮这个人叫人厌恨,盛气凌人,但又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他叫梅钢得到奇迹般的崛起。

    虽然梅钢新厂到现在还没有正式投产的消息传出来,但苏恺闻就在梅溪镇,有些氛围还是能感受到的——虽然他不希望梅钢新厂能成功投产,但也又不得不承认,他的愿意很可能会落空。

    市钢危机还不单把城市信用联社等相关机构拖进来,陷入危机,就算下梅公路改造工程,也受12.9喷爆事故的影响,被迫停工。

    下梅公路改造工程,无论是早初的街铺、民宅拆迁,还是后期的道路桥梁拓建以及两侧商业地块的开发,都是由市钢集团下属的拆迁公司、建筑公司负责。

    现在市钢集团内部,不仅炼钢业务全面停产整顿,从事其他业务的分公司、子公司也都乱作一团,人心惶惶。

    下梅公路改造工程,梅溪镇没有拿出一分钱出来,而是将两侧的商业地块拿出来给市钢集团冲抵工程款,所有的建设经费,都要市钢去筹措后再建设。

    眼下市钢给卷入危机之中,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而在梅溪新区前期建设规划里,市钢将扮演极重要的角色。眼下这一切都落了空,叫梅溪新区的建设也停顿下来,短期内难以看到推进的希望。

    苏恺闻还无法确知,一旦梅钢新厂成功建成投产,会叫沈淮的声望上升到什么程度,但他心里清楚,只要沈淮愿意插手解决市钢的危机,无疑增强一些人、一些机构对市钢的信心。

    有信心,上下游的关联企业、省市银行以及其他债权人,就会对市钢有更多的耐心,会给予更多的时间等待,甚至也更愿意齐心协力帮市钢一起渡过危机,而不会急吼吼的冲上来讨要债务。

    在市钢内部,从管理层到普通工人,要是能恢复信心,生产也能更快的恢复过来,也更有利于市钢的生产整顿跟走出危机。

    说到信心问题,让熊文斌重回市钢,也是市里的一个选择。

    熊文斌虽然离开市钢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了,但不可否认,市钢最初的辉煌是熊文斌带去的;熊文斌不仅熟悉经济,熟悉企业管理,他在市钢仍然有着极厚的人望。熊文斌重回市钢,要比梁小林、韩寿春两人加起来,更快、更好的去掌握局面。

    12.9喷爆事故发生后,市里也普遍的倾向认为要不是顾同,而是熊文斌还在市钢主持大局,就不会叫市钢陷入当下的困境。

    虽然还没有人直接在市常委会议提熊文斌重返市钢的问题,市钢目前还是由梁小林、韩寿春暂时主持局面,但市里也不是没有让熊文斌重返市钢的声音。

    不过就算让熊文斌重回市钢主持局面,同样面临补充资金的问题,还是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跟沈淮妥协——只有这样,市里才有可能拿出一个较为妥善、全面的解决市钢危机的办法出来。

    谭启平手指按住太阳穴,沉默了很久,才跟梁小林说道:“这事,你跟高市长汇报一下,看市政府能不能先召开一个会议,讨论市钢问题的解决办法。”

    梁小林明白谭启平的意思。

    市钢眼下的危机,高天河想要把他的屁股擦得一点屎都不剩,那也是妄想;他儿子高小虎控制的万虎公司,就是市钢身上最大的一只吸血虫。

    梁小林也不相信,高天河真的就敢让市钢的问题给彻底的捅出来;让高天河去找沈淮谈,或许更合适一些,这样也能叫谭启平保住颜面。

    梁小林点点头,说道:“我这就去找高市长汇报市钢的问题。”

    刘伟立、苏恺闻心想也对,这事也应该把高天河揪出来擦屁股才是。

    不过,这事默许高天河出面跟沈淮妥协,也仅仅叫谭启平保留最后一点颜面而已。

    *

    这样的雨夜,叫高天河同样难眠。

    虽然市钢12.9喷爆事故要追究市里的领导责任,高天河可以将梁小林推出当替罪羊,但他心里同样清楚,真要让市钢的问题彻底暴露出来,将万虎公司跟市钢这些年的勾当也都暴露出来,他就没有办法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去了。

    也许他最好的结局,就是去大人或者政协,跟吴海峰作伴。

    当然他所将面临的境遇,远远不好跟吴海峰相提并论。

    吴海峰从市委书记卸任后,担任市大人主任两年多来,竟然也稳若泰山,并没有叫谭启平把市大人主任这个位子兼过去。

    加上市政府有杨玉权、下面区县有陶继兴等人相援,背后又有周家、梅钢系支撑,吴海峰虽然不能直接对东华党政事务做什么决策,但在东华的影响力绝不容小窥。

    高天河绝不敢奢望在退二线之后,能跟吴海峰相比。

    高天河不甘心就这么翻船。

    高小虎跟宋三河见面回来,推门进书房,看到他爸坐在书桌前大半天姿态好像都没有变过,轻轻唤了一声:“爸,王姐说你晚饭还没有吃?”

    高小虎当年性子嚣张暴躁,但在王子亮案之后,他也怕了,这两年棱角磨去不少,性子倒变得沉稳起来。

    他也不清楚,市钢集团在12.9喷爆事故发生之后,市里的氛围为什么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但他心里清楚,市钢集团的问题真要给彻底捅出来,够他吃一壶的。

    高天河抬头见小虎走进来,才想起从市里回家后,晚饭都还没有吃。

    虽然腹中空空,但高天河此时没有食欲。

    “我看冰箱里有羊肉,要不我让王姐给你煮碗羊肉清汤面?”高小虎问道。

    “嗯。”高天河点点头,这两年来他烦心事不少,但儿子性子变得沉稳,叫他多少有些安慰,只是眼前的局面,对他父子二人来说,都是一个劫。

    高小虎走出书房,喊家里的保姆王云去煮面条。

    王云在空调房里看电视,上身只穿了一件毛衣线,下身穿着紧绷绷的粉红运动裤,屁股滚圆结实,腰又显得挺别细,叫人担心这腰能不能将鼓涨涨的胸部撑住,叫高小虎看了心里都有些馋。

    不过高小虎还不至于跟他老子争女人,看了两眼,又回到书房,问他爸:“谭启平会不会借机下狠手?”

    “谭启平要有选择,这次不可能搞我,”高天河摇了摇头,说道,“把我整倒了,对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现在就怕他没有选择。”

    见儿子不是很明白,高天河接着分析给他听:

    “上一次的事件,谭启平给沈淮搞得极其狼狈,以致虞成震跟陈明经他们都在常委会议站出来跟谭启平唱反调。谭启平他这时候顾忌的事情比我要多,省里,省委书记田家庚肯定是不喜欢谭启平的,省长赵秋华也有他自己的打算。谭启平这时候把我整倒,来接替我的,不管是赵秋华的人,还是田家庚的人,都不会叫谭启平好受。再说,谭启平要把我搞倒了,梁小林也得陪着我下去。谭启平以前自以为在东华站住了脚,才敢把熊文斌一脚踢开,现在他要是连梁小林这条狗都保不住,他以后在东华就是孤家寡人,就凭刘伟立、周岐宝、苏恺闻他们几个,还无法帮他把局面撑起来?”

    “谭启平要是没有选择呢?”高小虎问道。

    市钢真要垮了,还将把城市信用联社等一堆机构拖下水,谭启平不会去承担这个责任,对谭启平来说,哪怕是东华市全盘洗局,也要比他来承担市钢垮塌的责任要好。

    到这时,他们想要将责任全部推给梁小林,梁小林也会跳出来反咬他们一口,把市钢的问题全部捅出来……

    “不会的,谭启平不会没有其他选择。”高天河说道,但是他这么说,心里也没有把握,更多是为了安慰一下自己。

    书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吓了高天河父子一跳,高小虎拿起电话,“嗯嗯”两声后,捂起电话筒,跟他爸高天河说道:“杨秘书打电话过来,梁小林要找你汇报市钢集团的事故调查情况……他这么晚来找你做什么,有什么话明天不能到市政府汇报?”

    “你让小杨跟梁小林说,我在家里等他过来。”高天河倒是面有喜色,赶紧要高小虎通知秘书,陪梁小林过来。

    高小虎放下电话,高天河才面带喜色的跟他解释:“谭启平抹不下脸跟沈淮低头,他一定是要梁小林将这个问题捅给我,让我出面跟沈淮谈条件。”

    “你能跟沈淮谈什么条件?”高小虎问道。

    “只要谭启平默认就可以,市里难道还拿不出东西跟沈淮交换吗?”高天河说道,“谭启平要脸,我无所谓……”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