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能半途而废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能半途而废

    宋鸿军开车把小姨送回家后,打过方向盘,就直接往城南而去,追到东华大酒店来。(全住说更新最快)

    宋鸿军走进房间,看到陈兵、褚强、邵征、陈桐他们都在,而沈淮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正跟人通电话,从他凝重的脸色看得出,他正在进一步了解市钢集团这次事故的详细。

    梅钢跟市钢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赵东、徐溪亭、潘成、徐闻刀等梅钢的高层,无一不是出身市钢集团,市钢集团有什么风吹草动,梅钢基本上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市钢集团两个月前隐瞒的钢水包倾脱事故,沈淮他们也早就清楚详情。

    只是五年从央到地方,对安全生产并不是非常的重视,国内对重工企业的生产管理相对还要放松一些,安监局在国内的地位,都还相对较低。像这类的的事故瞒报,在地方上都较为普遍,即使给捅报上去,也不会给严肃对待,唯有像这种死伤逾十人以上、影响恶劣的重大生产事故,会给严厉的追究责任。

    看到沈淮放下电话,宋鸿军问道:“谭启平这次会不会栽里去?”

    宋鸿军对东华、对市钢集团没有什么感情,要他为在这次事故伤亡的工人悲伤,那是不现实的。

    人总是冷漠的,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就有数万,要是每时每刻都为别人的意心悲伤,怎么都悲伤不过来。

    宋鸿军关心这次事故会不会叫谭启平打乱阵脚,甚至感到幸灾乐祸,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心态。

    只是这次发生事故的铸钢车间,沈淮曾经在里面工作过四年,在这次喷爆事故死去的十一人里,甚至有三人是他亲手招进铸钢车间的。

    有些情绪在胸口,沈淮也没有办法跟别人说。

    见宋鸿军关心这次事故会对谭启平造成怎样的打击,沈淮放下话筒,跟他以及陈兵他们略加介绍事故的详情:

    “市钢的铸钢车间下半年接到上江水电项目浇铸水轮机转**型钢铸件的订单。这些钢铸件,单体毛重就超过八十吨,需要采用四罐合浇的技术,难度很大,超过市钢现有的技术水平。不过,市钢集团近年来盈利情况很差,市钢到年底能否有钱给工人发工资,主要还是看铸钢车间的订单情况。这么大的订单,市钢从上到下都不愿意放弃,硬着头皮接下订单组织生产。(wWw……com)整个订单任务完全不到三分之一,白天当班的工人,完成事故件上冠部分的浇铸,班开始浇铸下环,八点二十分,发生喷爆事故。事故原因还没有查明,但发生喷爆时,浇涛现场受控区域聚集了超过三十名工作人员。包括两名甲方的监理人员当时正在浇涛腔正对面拍照,事故发生的当时,当时就给火焰吞没。现在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十一人,省里派罗成辉、陈宝齐正从徐城出发,赶到东华处置后续事宜。而且两个月前,市钢发生过一起钢水包倾脱死亡事故,在这时也给人捅报到省里,会给一起追究责任……”

    “这些年来,东华官场也可以说是风云变化,顾同倒一直都是不倒翁,倒不知道这回,他能不能再屹立不倒。”陈兵轻轻叹道。

    在熊斌之后,顾同接掌市钢厂,既然在市钢集团改制后,依旧牢牢掌握市钢集团的大权,不容他们沾手,从早初的副处级官员,到此时的市委委员、市政协常委、副主席、省政协委员,也真可以说是东华官场上的不倒翁。

    不过这次恶性生产事故加上两个月前的瞒报事故,市里也没有办法再替顾同推御责任。但是,这次要把顾同拿下来问罪,为这次恶性生产事故给上上下下一个交待,市钢集团的生产运营要怎么维持下去?

    沈淮深陷在沙发里,说道:“顾同在市钢经营多年,根深蒂固。给他排挤、不受重用的人,几乎都从市钢跳了出去,留下来的,几乎整个市钢的管理层,包括向合资钢厂派遣的管理层,都是顾同的嫡系。市里这次要把顾同拿下来,整顿市钢集团的生产经营秩序,市钢差不多要瘫痪一段时间,而这一瘫痪,都不知道市钢还能不能再爬起来……”

    除了宋鸿军外,屋里的其他人,对市钢集团的情况都相当了解。

    市钢集团的问题,要远比表面上暴露出来的严重得多,仿佛一艘积弊严重、行动迟驰的大破船,根本经不起风暴的打击,这次事故很可能是将市钢彻底摧垮的催化剂。

    作为大规模的东华市属企业,市钢集团拥有在职及退休职工七千余人,除了主营炼铸钢事务,也同时还拥有十数家三产公司,把上下游涉及到的企业计算在内,牵涉广。一旦市钢集团在这次打击里垮掉,对东华市里的影响,就要远比这次恶性生产事故还要严重得多。

    “市里会不会要求梅钢接手市钢?”陈兵想到一种可能,问沈淮。

    沈淮沉默的想了片刻,说道:“谭启平未必会低头,但市钢集团牵涉面太广,怎么处置市钢问题,市常委必然会有分岐。不过,市钢是个烂摊,不好接手啊……”

    “既然市钢是烂摊,骨里都给人掏空了,还不如直接破产清算得了。”宋鸿军说道。

    “摊再破、再烂,但市里这些年来还给这烂摊身上糊了多少漂亮的外衣,同时又是东华国企改制试点的明星企业——这些谎言市里怎么可能主动去戳破?再一个,市钢集团的覆灭涉及到上万职工家庭,市里绝对不敢轻易妄动的,”沈淮说道,“照你我的想法,刀斩乱麻是好的办法,但在市里就未必能行得通;我们且看着吧。”

    沈淮现在还无法准确去判市钢的这次事故,对东华的整个局面会造成怎样的深远影响,有些事情需要时间去发酵。

    不过眼下只会叫谭启平手脚乱,他站在一旁静观即可。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他们该不会再强迫你做检讨,辞去梅钢职务了吧?”宋鸿军问道。

    谭启平现在给市钢的突发事故打乱阵脚,沈淮就算不低头认错,他也无睱再来找沈淮的麻烦——何况,他们也不清楚市钢的突发事故会对东华局势造成怎样的影响,不可能再过来强迫沈淮,引起多方面的诘难。

    “不,我过两天回东华去,检讨一定要做,梅钢的职务也一定要辞,我还偏就想去嵛山混一段时间,”沈淮笑了笑,说道,“既然我都低头认错了,自然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宋鸿军撇撇嘴,沈淮是不打算跟谭启平和解了。

    沈淮又问宋鸿军:“你人过来了,小姑她人呢?”

    “应该回去睡觉了,她明天要起早赶飞机呢,”宋鸿军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找她?”

    “我希望小姑会担任淮能的董事长。”沈淮说道。

    “为什么?”宋鸿军疑惑不解的问道。

    宋慧此时已经是东南电力建设集团的常务副总,她的目标应该全面主持东电工作,而不是向下兼任下级企业的管理职务。

    “下午老爷跟我单独谈话,不是很希望我们现在就急于站到台面上去,这些意思,我想老爷也应该跟小姑谈过,”沈淮说道,“另外,我了解到一些电力部改革的资料,王源的主张是裁撤电力部,组成国家电网公司。如果不能改变王源的主张,那东电在电力部改制时,就会被严重削弱。小姑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只是还没有下定决心怎么走……”

    “你是说东电会改制成纯粹负责电力基建业务的二级企业?”宋鸿军问道。

    “国家电网公司成立之后,下属二三级企业以及地方电管部门,都必然会照业务性质及区域进行大规模的调整。东电成立就是为东南省市的地方电力基建进行服务,一旦改制,这个目标就会给强化,其他业务及资产很可能就会给剥离出去,分给其他部委企业,或者由地方直接接手。但同时各省电管部门改组省网公司之后,未必就肯放弃基建业务,终就会导致省网公司得到加强,而东电在整体上给严重削弱,甚至到后给裁撤掉,都有可能,”沈淮说道,“我倒觉得,与其拖到后,叫东电的其他业务给强制剥离出去,还不如此时就主动进行业务上的剥离,加强淮能集团。另一方面,这样也能主动迎合电力部改制的大方向,抓住一些主动权……”

    “这个得要让小姨找老爷跟戴成国好好聊聊,”宋鸿军说道,“电力部的局面现在还能维持,但王源是下届总理的当然人选,晚到八年政府换界时电力部想不改制,怕也是很难再拖下去。”

    淮能集团成立之初,在接受东电剥离出来的小部分资产之后,注册资产差不多有四个亿——淮能集团在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东华市看上去要算庞然大物,但放到整个电力部背景之下,就很微不足道了。

    五年,全国从央到地方,国有企业总数超过十一万家,总资产规模达到三十余万亿。

    电力部,包括地方上的电网及发电资产在内,资产总规模高达数千亿元,干部职工逾百万,总资产不过四五亿的淮能集团,在电力部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不过,放眼到整个电力部改制背景之下,淮能集团还是有些作为的;东南电力建设集团还有数十亿跟电力基建业务无关的资产可以剥离出去。

    如果能得到这一部分的资产跟业务,淮能集团就能迅速壮大起来。

    沈淮暗感未来二三十年间,国内始终会以地方建设、经济发展为核心,上层斗争时缓时促,宋系在央没有什么好棋能打,不如隐忍,避开上层湍动的暗流,多争些实地是实惠。

    如果您觉得还不错就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书。如有章节错误请与管理员联系。本月为您推荐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绝世唐门》

    看最快更新,就来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