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脱离地方

第三百六十八章 脱离地方

    宋文慧推门走进来,看到沈淮跟孙亚琳躲在办公室里对面而坐,两人下巴都磕在办公桌上,大眼望小眼的一声不吭,笑道:“怎么,把炸弹丢了出去,才知道坐这里来发愁?”

    沈淮坐直身子,跟小姑说道:“小姑,你不要骂我,我也是给逼得没有办法;我现在不给他们找点事做,他们就会找事给我做。\\网”

    宋文慧苦涩而笑,说道:“你现在把盖子揭开来,谭启平也不可能说一点反应都没有,你到时候真能把地方上的职务都辞去吗?”

    “真要走到哪一步,为了保梅钢新厂建设不中断,我也只能把地方上的职务辞掉了,”沈淮说道,“到时候东电能收留我?”

    “你官瘾还真是大呢,”孙亚琳说道,“你不当官,学宋鸿军,换几亿身家在手,到时候地方上只会求着你去投资,也不会有什么得害冲突,不逍遥自在得很?”

    “凡事有利有弊,”沈淮笑道,“我没有身上这身皮,梅钢也不可能发展得很快。凡事要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那真是太完美了,不过我不能这么期待,不是吗?”

    宋文慧主要也是怕今天发生的种种事,会让沈淮悲观沮丧,见他认识倒是清楚,也就不多说什么,只是说道:“你跟谭启平闹成这样子,你真要从地方上脱离出来,我都不知道谁敢收留你……”

    “唐僧西天取经,还需要敢打敢闹、在前冲锋的孙猴子呢,”沈淮笑道,“再说我也没有那么难伺候,也不会天下所有的领导,都只要乖顺听话的部属。现在梅钢下面还有人一言不和、意见不投,冲我发脾气呢。所以啊,现在啊,能干事又有好脾气的下属,是稀缺的,不能指望太多。”

    “不过,高天河这人多有不堪,不是好的合作者,”宋文慧也是苦笑,也不得不承认事实也恰如沈淮说得那样,就是东电内部,能干事的,大多有点性格,把性格捋顺了,用来干实事反而不顺手、不放心,问道,“你今天是单纯要给谭启平找点事做?”

    “也不是,”沈淮摇了摇头,说道,“我早初是想通过债转股的方式,将市锻压厂吸收到梅钢体系里来,但现在艾伦家族愿意拿出这么大规模的投资,我要是还想将市锻压厂捂在手里,就有些太自私了。”

    宋文慧也知道市锻压厂年前惹出债务危机的事情,也知道沈淮借债务危机事件,实际将市锻压厂的经营权控制在手里。

    不过,市锻压厂现在的资产加起来也就一千来万,要是抱住一千来万的利益不放,而拒绝高达两亿五千万人民币的外汇投资,怎么看都有些太捂食了,而且也会成为谭启平手里指责他不是的把柄。

    沈淮说道:“如果不是合资,直接将市锻压厂售出,赵益成等人,只可能成为外资企业的打工人员,没有出任高级管理层、得到真正培养跟成长的机会。我有时候就在反思,我们费那么大的劲招商引资,给予那么多的优惠条件,甚至给外商驻华人员相当大的特权待遇,到底是为什么?现在也有相当一部分保守的官员,认为搞招商是买办势力复苏,消耗了资源,钱还给外国佬白白赚了去,是卖国。不过,稍有些眼光跟开阔心怀的人都知道,我们让出一部分利益,钱也可以给外商赚去,甚至会消耗一部分的资源、牺牲一定的环境利益,但是若干年后,回过头来看,我们地区得到一定程度的建设,国家的工业体系得到完善跟壮大,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合格产业工人群体跟管理者,这才是一个地区、一个国家是否强大最根本的基础。所以说,我们在招商引资时,思路可以更清晰一些,要知道我们此时让出一部分利益,将来是为了得到什么,从中寻找一条双赢的道路……”

    “你的想法,还是要搞合资?”宋文慧问道,“合资就要占一定的股份,承担出资义务。对方一出手就是三千万美元,这边就算是最低限度的合资占股,除了市锻压厂现有的资产折入之外,怕还要拿出四五千万的资金出来才行。现在梅钢或者市里,从哪里筹集这部分资金?”

    “所以我才要抛开谭启平,找上高天河,”沈淮说道,“唯有此时的高天河,才有可能支持将市锻压厂无偿划拔给京投公司。东华是没有潜力可挖了,梅钢眼下也是主保新厂建设,但陈兵在燕京筹四五千万,难度也不会比想象中更大……”

    市里做出承诺,市锻压厂在债务归还期限内,经营活动受债权人监管,但资产还是市属国有资产。

    东华京投公司也是市属独资国有公司。

    将市锻压厂无偿划拔给京投公司,不存在资产性质的转移,也不存在国有资产的流失可能,可不可行,只是市政府一纸文件的事。

    这个方案显然不可能得到谭启平的支持;而高天河想要把三千万美元的招商引资政绩拿到手,就没有太多选择了。

    “……”宋文慧这时候才理清沈淮的思路,还以为他会为今天的事情烦恼,担心他以后的工作思路会受到干扰,没想到他该算计谁还是算计谁,一点都耽搁,性子比她想象得要坚韧得多,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想了想,又说道,“合资公司要是将来也生产电厂设备所需的结构件,淮能倒也可以出部分资金……”

    东电在旗下注资成立淮能集团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在淮海湾地区投资经营电力资产,并向相关上下游的产业链进行延伸。

    只要能符合这个主旨,淮能集团在既有能力范围之内出资持股,都是合理的,也不会有什么阻力。

    宋文慧又说道:“酒会要结束了,你也不要总躲在这里不露面。背后再怎么折腾,也不能叫外人看笑话?”

    “得,我反正一句话不说,巴掌扇过来,我也把脸凑过去挨着。”沈淮手撑着桌子,站起来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宋文慧笑着打了他一下,说道,“你现在事关方方面面的利益,要有一个领导者的架式出来,有些委屈也得忍着,哪有时时都趁心的好事哦……”

    沈淮见孙亚琳坐着没动,伸手将她拖起来,说道:“好了,好了,不要脾气比我还倔。”

    孙亚琳瞪了沈淮一眼,给拉不过,也只好跟着回到宴会厅去敷衍场面上的事。

    ***********

    宴会散后,其他人都各自散去。

    伯明翰经贸团的客人,都住进鹏悦国际大酒店,还是由高天河、梁小林、周岐宝代表市区政府负责陪同;谭启平、潘石华陪同宋炳生、宋文慧等人返回南园宾馆休息。

    沈淮虽然有同行,但到南园宾馆一号楼下,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就跟他小姑说了声:“时间不早了,你们就早点休息。老艾伦是拿主意的人,偏偏又不能在东华留多少时间,我还要鹏悦那边再看看情况,能多谈一些,趁着有能拿主意的人在场,还是要多争取一下……”

    沈淮此时也明白戴维艾伦的打算。

    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在伯明翰的钢铁厂撤消之后,戴维艾伦在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内部,就没有合适的位置。所以他是主张家族在梅溪镇大规模投资建厂的,这样他就能从西尤明斯工业集团跳出来,找到他的人生新的奋斗目标。

    不过戴维艾伦此时也只是三十岁刚出头,在家族里也只能算是小辈,这么大的投资也只能说是从旁推动,而没有参与决策的地位,这事还要老艾伦,即马克艾伦拿主意。

    要争取多谈些成果,就要趁老艾伦在的时候,宋文慧也没有办法要沈淮多留下来一点时间,缓和跟四哥的关系,只是帮他理了理衣领子,说道:“你也要多注意休息……”

    谭启平见宋炳生今天晚上也是心情悒郁,没有什么聊兴,进楼聊了一会儿,就跟宋炳生、宋文慧兄妹告辞离开。

    宋文慧坐着没动,看见四哥的脸色阴郁,让其他陪同人员先去休息,劝说道:“沈淮就是个拧性子,四哥你也清楚,也就不要觉得有什么面子上难看的。他毕竟是你的儿子,就算当着外人的面,顶你几句,也没有什么好让人看笑话的。老爷子把话也说得很明白,就是任着他在梅钢折腾。有好的结果,那自然是更好;要是栽了跟头,对沈淮也是有益的。他现在还年轻,如果注定要栽跟头,还是早栽跟头的好——四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现在在东电,发展很好,再争取一把,就能主持东电的大局。梅钢真要在新厂上出了问题,对你的影响也很大。他要干事业,要证明自己,我能理解,但也不能任着他的性子胡来。”宋炳生说道。

    “我就宋彤一个女儿,亲侄子有鸿军、鸿奇、鸿义,有沈淮他们,”宋文慧说道,“我能图什么,还不就是图他们以后的人生道路能越走越宽吗?能不能更进一步,能不能主持东电,不能太看重。”

    七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宋炳生也无话可说,叹了一口气,说道:“梅钢的事,我不管了,随他折腾去。不过,他今天让谭启平也下不了台,我们也不能再护短,不然宋家真是不好收拢人心了。你劝劝他,看他能不能现在从地方脱离出来,他要好好经营梅钢也好,这样也能给谭启平一个台阶下。”

    “现在怕是不合适,”宋文慧说道,“是不是等梅钢新厂建成之后,我们再去考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