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干女儿

第三百四十六章 干女儿

    沈淮将车停在新佳苑居民楼下,与陈丹下车来。[www.69zw.com]

    二月末虽说是开春天气,但夜色还是清冷,陈丹在女式小西装里就穿了一件薄绒衫,下车来叫风一吹,禁不住的有些寒意。

    沈淮搂过陈丹的肩膀,将她搂到怀里来,说道:“有些冷吧?”

    陈丹也有一米五左右,但她喜欢穿平跟鞋,身子架又娇小,给沈淮搂在怀里恰似小鸟依人,她甜滋滋的“嗯”了一声,就跟沈淮上楼去。

    “今天看周明,他好像跟没事人似的,你们男人也真够狠心的。”陈丹说道。

    “你说周明就说周明吧,能不能不要把我也捎带上?”沈淮轻轻的捏了陈丹娇嫩的脸蛋下。

    “你更不是什么好东西。”陈丹侧过来搂紧沈淮的腰,听着有人“咚咚”的下楼来,又忙跟沈淮分开。

    沈淮只能无辜的耸耸肩,跟在陈丹的身后,走到三楼熊斌家门前。

    熊黛妮跟周明结婚时,熊斌跟妻子搬到市政府机关宿舍的筒子楼里,将这套两室两厅的新房让给熊黛妮跟周明——熊黛妮跟周明平静的办理了离婚束,这套房子本来就是熊斌夫妇俩,周明也没有脸分家产,就净身出了户。

    “沈淮,”白素梅打开门,见是沈淮跟陈丹站在门口,讶异的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都说小悦婷的满月酒,我一定要过来喝的。虽然你们没有请我,但白老师你知道我脸皮有多厚的,”沈淮笑道,“不过这时候过来喝酒也有些晚了,但是意思要表达到。”

    想到前年沈淮死皮赖脸的挤到她家里蹭吃喝,白素梅也忍不住哑然而笑。

    白素梅也知道今天省长、省委秘书长过来视察,沈淮是主角之一,他能赶在这时候特意赶过来,已经是非常用心了——她打开门让沈淮跟陈丹进来,说道:“也没有准备什么酒给大家喝。老熊他整天都在说要早些退休,他今天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说说,今天能有他什么事?”

    刘伟立替代熊斌负责市委办工作,就差组织程序了。

    今天这场合,熊斌都没有在谭启平身边露脸,差不多整个东华市官场上的人,都公开知道熊斌要给谭启平踢开了。

    只是现在还没有人知道熊斌会给踢到哪个旮旯里去。

    沈淮听得出白素梅心里有怨气,心想她陪着熊斌半辈子,跟着经历了几起几落,换谁没有怨气?

    沈淮探头看到东头的卧室门关着,问白素梅:“小悦婷睡着了?”

    白素梅身上还系着围裙,她刚才在厨房里洗碗,手还有些油,她朝房里喊:“黛玲,沈淮跟陈丹过来了。”她要沈淮跟陈丹先坐,她进厨房将围裙解下,洗手去。

    “谁过来了?”熊黛玲把房门打开一道缝探头看出来,乍然看见沈淮,愣了一下,挺热情的脸一下子冷淡下来,转身就走回里面去,房门给随手带开,也忘了要掩上。

    沈淮探头看见熊黛妮解开衣服正给婴儿喂奶,鼓涨涨的胸部刚好从婴儿嘴里拔出来,有一粒乳汁滴下来——熊黛妮跟沈淮眼神撞上,慌忙别过身上去,不叫沈淮再看到她那里。

    熊黛玲这才意识自己害姐姐走光,忙跳过来将房门掩上。

    沈淮耸耸肩,没想到熊黛妮产生身材如此丰盈,看到陈丹瞪过来的眼睛,他就老实的坐下来。

    过了一会儿,房门才给重新打开,沈淮跟陈丹走进去看小孩子。

    熊黛妮也差不多从离婚的阴影走出来,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家里坐月子,跟她妈一起带小孩子,人也丰腴一些,脸蛋都有些婴儿肥了,但肌肤更加的娇嫩,掐一把都能出水似的,简直比襁褓里的婴儿还要嫩。

    她坐在开着空调的卧室里,穿着加绒的睡衣,裸着白嫩的双足,要沈淮跟陈丹坐下。她美脸微红,没好意思跟沈淮对视,就跟陈丹抱怨她又长了好几斤,还要头痛减肥的事情。

    “小悦婷给我当干女儿,我早就跟你说好的事,你可不能反悔啊。”沈淮将婴儿抱过去,跟熊黛妮说道。

    熊黛妮不好意思拒绝,又觉得答应不合适——以前闹了那么深的旧怨,她们对沈淮也有所误会、生疏,现在想来心里也有些愧疚。

    现在她摊上这种事,还害得她爸再次在官场跌了大跟头,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再去面对沈淮,也有些怕跟沈淮再亲近起来。

    “我们家的小美人儿,才不要给某人当干女儿呢,”熊黛玲将婴儿从沈淮怀里抢过去,将秀美的鼻头顶着婴儿粉嘟嘟的脸蛋逗笑,一本正经的盯着婴儿黑如点漆的眼睛,说道,“悦婷啊,你以后长大了要认识男孩子,可要好好的睁大眼睛啊,有些人看上去一本正经,骨子里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哦……”

    “你胡说八道什么?”白素梅走进来,在小女儿脑袋上打了一下,不让她指桑骂榆的挤兑沈淮。

    白素梅除了对沈淮的生活作风有些看法外,对他倒没有其他的什么恶感。

    白素梅之前挺担心小女儿的心思会给沈淮这种男人牵过去的,但小女儿这段时间对沈淮又是说不出的冷淡,还时不时的刺沈淮一下,她又觉得奇怪,心想,不会周明跟黛妮那事,真叫黛玲心里也受刺激了?

    沈淮脸皮厚,他现在能确认熊黛玲当时没有认出周裕来,听着她指桑骂榆的话,也完全当耳畔风过。

    沈淮从大衣里兜里掏出一只小盒子,递给熊黛妮,说道:“都说男戴观音女带佛,不过我打小手里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一枚翡翠磨出来的小观音,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主要也是我带在身边时间长了,有个纪念意义,就算是我给小悦婷的拜礼。你替她先收起来,等以后给她当嫁妆……”

    “这……”熊黛妮有些犹豫,这时候听着房门吱哑给打开,大家回头看过去,就见熊斌夹着边角磨得发白的公包走进来。

    熊斌看见沈淮跟陈丹,笑道:“你们过来了啊?”

    “我这是赶过来先把亲家给认了,”沈淮笑道,“老熊,你刚从市委回来?”

    “没有,跟政研室的老郝、郝宣怀他们几个喝老酒、吃羊肉,”熊斌说道,“过段时间,我可能还是要去分管政研室那一块的工作。南园今天的事情结束了?”

    沈淮心想熊斌对他的去留也应该是早就清楚了,他走到客厅来,跟熊斌坐着说话:“招待晚宴安排在尚溪园,八点钟不到就结束。谭书记他们刚陪赵省长、苏秘书长回南园,我就没有过去再凑什么热闹。”

    白素梅特意吩咐了一句:“你们要抽烟,记得把窗户打开;最好是喝茶,自己动手……”然后就把房门关紧,她们留在卧室里聊天,不理会沈淮跟熊斌。

    “得,我们还是喝茶吧,”熊斌对小孙女也宝贝得不得了,怕屋里有烟味对小孩子不好,走到厨房找茶叶泡茶,找了一会儿没看到茶叶在哪里,朝卧室喊妻子,“茶叶在哪里?”

    熊黛玲听到喊,走出来到厨房帮他们找茶叶,踮着脚翻顶柜。

    沈淮侧过身子来,指着熊黛玲脚边柜,说道:“在不在那里?”

    熊黛玲蹲下来一看,茶叶罐果然在那里,捏了两小撮碧螺春泡上端过来,疑惑的看着沈淮,说道:“倒像是你到我家来做过贼似的,你怎么知道我妈会把茶叶藏那里?”

    “白老师藏东西的风格,赵东跟海鹏都知道。”沈淮笑道,他也不能说在熊黛妮跟周明结婚之前,他在这房子里蹭吃蹭喝也不知道多少回。

    熊斌责怪的看了小女儿一眼,跟沈淮说道:“黛妮离了婚,黛玲现在也是看谁都不顺眼,唉,有些事就是一团糟……”

    “我有看谁都不顺眼?要是当年我姐跟海哥谈恋爱,就不会发生这些事。”熊黛玲情绪有些激动,顶撞了她爸一句。

    沈淮笑了笑:

    更早时,熊黛玲比小黎这时还要小,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甚至还喜欢坐在他的大腿上看电视,把他当成哥哥;白素梅当时还有心撮合他跟黛妮好,只是他毕业好几年,心里还是放不下一个人——沈淮也无心再去追思那些不能跟别人述说的往事,有些事情一经错过,就无法再回头。

    沈淮也不理会熊黛玲的小脾气,跟熊斌说道:“你分管政研室倒也是好的,现在东华市改革开放的工作一直都在推动,但很零碎,发展钢铁产业可以说是相对成熟一些,但地方上也不能只发展钢铁产业。改开以及产业发展的理论研究,毕竟还是要有人去做工作——我现在是压根儿就挤不出时间来写什么章了,我对老熊你还是很有期待的。”

    “目前看来,除了那些写不完的市委市政府工作报告外,也就能能理论研究上发挥出一些余热了。不过啊,理论研究再多,不过是多浪费几堆纸罢了,又能有什么用?”熊斌自嘲的苦笑道,“我本来向谭书记提出去政协的,他没有同意。”

    见熊斌都有意退居二线,沈淮也知道他经受这次打击很大,对仕途的复起心灰意冷,再没有什么期待。

    沈淮也不知道怎么劝慰熊斌,有些游戏的基本规则也不是他能破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