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四十章 要有底气

第三百四十章 要有底气

    在温暖的被窝里,沈淮抚摸着陈丹那惹火的迷人身体,看着她唯美脸蛋,仿佛醉酒一般满染红晕,眼波迷离,妩媚动人,叫他看得目眩神迷。

    沈淮将陈丹拉坐起来,将她的内衣解开,看着浑圆雪白的胸弹跳出来,巍峨颤动,那浮出的两粒嫣红樱桃与凝脂般娇嫩雪白的娇体在夜灯下迷离幻美,叫沈淮情念勃张。

    沈淮单手抄起陈丹的纤腰,让她躺下来,他一只手撑着床上,脸颊轻轻的贴着那饱满的玉峰慢慢的磨擦,感受那销感的弹性以及从陈丹娇乳间扑鼻而至的迷人香气。

    陈丹叫他下巴上的胡须根蹭得微痛之余、又痒又麻,浑身酥软,身子忍不住要扭动起来。对这事,陈丹总是羞涩而敏感,想推开沈淮的头,让自己缓一缓,渐入情绪,不料沈淮一步就直接含上她左胸上的樱桃粒,叫她舒服得忍不住娇媚的喘息起来,鼓鼓的美峰剧烈的起伏起来,颤动不止。

    沈淮这才伏身压在陈丹滑软嫩腻的娇躯上,头伸上来吻住她微红的娇唇,饥渴辗转的在她的檀口里寻找、逗弄、吮吸她的香嫩舌尖,听着她**的呻吟,双手在她凹凸有致、弹软香嫩的娇躯上胡乱抚摸,下体强硬的杵入陈丹的腿间,隔着内裤蛮横的顶撞。

    陈丹给吻得气咻咻扭动,知道再给沈淮这么弄下来,她的棉质内裤肯定会湿透没有办法再穿。想到明天要单独洗内裤,肯定也会叫她妈起疑心,她只能强忍娇羞,身子弓起来,主动把内裤脱掉。

    再看沈淮得意洋洋的坏笑着看她,陈丹羞得俏脸红烫,蜷首贴在沈淮的胸膛不叫他再吻到,下面也紧夹着双腿,叫沈淮无法将那根叫她沉醉、挚爱的分身顺利的顶到她的要害之地。

    陈丹身高不及孙亚琳,但双腿也是少有的修长,雪白、浑圆、弹力十足,线条优美。

    双腿肌肤嫩得仿佛凝脂,但都不及她花房的娇美,沈淮双手按住她的双腿,坚决而有力的掰开,将巨杵插进去,再叫陈丹的双腿并紧,叫陈丹大腿内侧的娇嫩肌肤夹住,仿佛叫一把温柔的手扶住,再对准水泽丰潦的桃源洞缓慢的顶上去,从层峦叠嶂之间一分分的挤进去。

    陈丹终是受不住沈淮的粗大,打开双腿,叫沈淮更容易的进入,只是这一刻她再也克制不住气急,小嘴里流泄出叫人沸腾的宛转娇吟……

    沈淮也是肆意的发泄,一夜缠绵不休,第二天在陈丹把她妈支走之后,再偷偷溜出去到公司。

    **************

    沈淮上午先跟小姑通了电话,说了这两天东华发生的事情,希望东电那边也能尽快推动换股运营的工作,以免夜长梦多。

    宋文慧接到电话,也是直叹气。

    本来沈淮跟成文光的女儿相亲进入交往阶段,是双方缓和矛盾的一个楔机,谁能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偏偏沈淮又不是省油的灯,这件事他是可以置身事外,不去撩拨谭启平,但他抓住时机,借机使梅钢脱离地方政府的直接控制,以求更开阔的发展空间,宋文慧也不能说他不对。

    沈淮虽然在官场上远不能说成熟、圆滑,但他每一步都在努力把梅钢往更高、更开阔的发展空间上去——事情总有两面性,沈淮的锋芒太露,可以说是不成熟,但反过来想,要是沈淮没有这种不顾一切的、横扫一切的锋芒,梅钢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这么大的成就?

    宋文慧想到梅钢新项目要是能尽早建成,地方政府对梅钢整体的占股比例,还将进一步下降,梅钢的总资产规模将达到十个亿,在经济相对不那么发达的东华,沈淮也的确有在东华自成一系的底气,就想着由他去折腾,不再劝他避免跟谭启平再起冲突的事。

    ************

    政府年初六就正常上班,但懒散的风气通常会弥漫于整个正月。

    梅钢除了生产部门一直都在轮班没有停歇之外,其他部门到年初四就拧紧发条,进入正常的运行状态。

    渚江建设还承建大型工业项目的经验跟实力;引进西尤明斯炼钢线,建设新项目,沈淮与赵东等人最终敲定机械工业部下属的第六冶金建设公司为总承建商——梅钢此时运营的主力练钢线,包括后期的技术改造,也是六冶下属的分公司负责建设,梅钢在炼钢线上培养的技术力量,已经在年前一骨脑的都派往伯明翰,参加设备拆除去了。

    虽然新项目的基建图纸还没有最终定稿过审,但六冶最早的一批施工队伍,在梅钢的催促之下,年前就进入现场。

    沈淮与小姑通过电话之后,就跑去看工地。彩钢瓦搭建的工程指挥部已经建成,工人们正在工地的外围砌围墙。基建工程正式展开之前,临时的水跟电要接过来,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

    赵东从工程指挥部的铁皮棚子里走出来,下巴左右有两道血印子,沈淮笑着问:“你家的葡萄藤架子也倒了,脸上两道血疤子是给肖明霞抓出来的?”

    赵东摸着下巴上的血印了苦笑:“我年初二就睡工地了,明霞想跟我吵架都没有机会;早上刮胡子刮出来的……”

    新项目公司,沈淮担任董事长,但由赵东、潘成分别担任总经理、副总经理。

    沈淮不在,所有事情都要汇总到赵东这里最终敲定落实。

    虽然调了胡志刚等人分别担任新项目公司总经理室经理,作为赵东的助手使用,但由于前期准备时间短,包括基建图纸都没有最终敲定,又要赶在正月十六进行奠基仪式,所有的工作堆积到手上,完全能用千头万绪来形容。

    赵东也知道熊文斌身上发生的事情,但昨天连几个施工会议,也没有机会听沈淮细说,也就听了一个大概——赵东边往工程指挥部里走,边听沈淮说昨天在谭家夜宴的情况,也情不自己的叹了一口气。

    “等新项目建成,能正常运营盈利了,我们的腰杆子才能真正的挺起来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沈淮拍了拍赵东的肩膀,“这段时间,这工地你还是要多睡一睡啊……”

    赵东点点头,他不喜欢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但想要尽可能的摆脱官场上的尔虞我诈,说到底还需要自身够硬。

    梅钢今年的年产值将超过六亿,上缴税收将超过五千万,将占到东华地区财税总盘子的56%,这已经使得梅钢在东华拥有不容忽视的地位。

    新项目建成,包括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在内,梅钢系相关企业的年产值将达到二十五亿甚至更高,每年向地方财政上缴的利税总数很可能将达到三个亿,还将通过利益纽带,把部委企业东电集团、外资企业鸿基、众信以及众多的地方企业跟梅钢密切的捆绑在一起。

    到这时候谭启平还想再要乱动梅钢,也要考虑后果及影响,是不是他一个市委书记所能承受的。

    政治从来都不是孤立的,就算是最狭窄的官场,也通过各种利益纽带,跟外界捆绑在一起来。

    一只盘子里的奶酪,通常都有无数人盯着,事关无数人的利益,谁敢随便动手打翻盘子,都要考虑会不会引起其他人的群起而攻之。

    对熊文斌接下来要面临的境遇,沈淮都无计可施,赵东自然是也更深感无力,他甚至抽不出时间,跑到医院里看望熊黛妮母女。

    ************

    跟六冶的工程负责人开过碰头会,沈淮打电话给陈丹,才知道陈丹跟小黎已经在医院看望产后住院的熊黛妮了。

    沈淮看着手头也没有紧要到他马上做决的事情需要处置——下午孙亚琳打电话过来,说要晚上在渚溪酒店吃饭,沈淮想着正好赶到医院,跟熊黛妮她们问候一下,然后把陈丹跟小黎接回到镇上来。

    沈淮坐公交赶到医大附院,走近病房,就听见病房里好些人在说笑。

    除了陈丹、小黎外,还有熊黛妮在商场的同事闻讯赶过来探视,陈丹的姨表姐王翠也在。

    熊黛妮的脸颊略有些苍白,但还能勉强打起精神来跟同事说笑。

    沈淮进了病房,就看见白素梅在医院里照顾女儿,熊文斌与熊黛玲不知所踪,他说了些“小孩满月酒一定要请他”的话,就接陈丹、小黎离开医院,下南楼大厅里,恰好跟拎着婴儿奶粉走进来的熊黛玲。

    熊黛玲看到沈淮愣了有那么两秒钟,才跟陈丹、小黎打招呼:“你们这就走啦……”但没有理会沈淮,扭头就进了电梯。

    “黛玲怎么看你也怪怪的?”陈丹问道。

    “谁知道啊?”沈淮心虚的说道,“你打电话给孙亚琳,问一下她们在哪里疯玩?”

    陈丹听话的打电话给孙亚琳,通过一阵话,捂着手机听话孔跟沈淮说道:“她们跟周总、周部长在一起,这就开车过来,跟我们汇合……”

    沈淮脚底打滑,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他想抽孙亚琳一顿,也要等孙亚琳过来才行——宋彤难得来东华一趟,沈淮没有时间陪她,自然也要请她好好的吃两顿,孙亚琳建议晚餐安排在渚溪酒店,沈淮也没有想其他就答应下来。

    宋彤毕竟是宋家小辈,沈淮当她为妹妹,也不会兴师动众的安排什么宴请,晚上也只是三五个人坐着吃饭聊天而已。他私心的想,哪怕不能给陈丹正式的身份,也要宋家人知道陈丹的存在——沈淮压根没想到孙亚琳今晚会把周裕拖到渚溪酒店去,他能想象周裕一定也给孙亚琳搞了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