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报喜与谁知

第九百三十一章 报喜与谁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微信订阅号搜索“gengsu1979”可以关注到我,知道这本书的最新动态……

    ***************************

    “我们今天就结婚,好不好?”成怡在沈淮的怀里抬起头来,看着沈淮仿佛夜空星辰般的深邃眼睛,小声问道。

    看着成怡清澈明亮的迷人眼眸,看着那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沈淮心间最柔软的地方给触动。

    虽然成怡做了异常坚定的决定,而这一刻她却给人异常柔弱、需要呵护的感觉,沈淮心里间瞬时也给“今生一定要娶这个女人”的想法填满,将成怡更紧的抱在怀里,过了良久,才在她耳边说道:“我们今天结婚。”

    “……”成怡轻吁了一口气,好似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刚才不说话,都害我担心死了。”

    “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收留我乱七八糟的人生,我敢挑三捡四吗?”沈淮笑着捏了捏成怡秀气的鼻子,拉着她下车,说道,“我们领证去。”

    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就在县委大院东面的巷子后面。巷子很窄,开车进行容易擦着、碰着、堵在里面,沈淮就让成怡将车丢在县委大院门口,拉她的手下车要走着去后面的巷子。

    成怡缩起手,不让沈淮牵着下车,抿着小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在县里要注意形象、不许跟女同胞拉拉扯扯的。”

    还在院子里观望形势的杜建,看着沈淮、成怡先后从车里下来,也不见他们往院子里走,当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叫成怡大下午的从徐城再赶回来堵沈淮的门,怕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叫沈淮不方便开口,他小跑着追出来,喊道:

    “沈书记、沈书记,你跟成怡到哪里去,等会儿那个会议,沈书记你还参不参加了?”

    今天下午压根就没有再安排什么会议或者见面,沈淮知道杜建是给他找脱身的借口。

    成怡不明就里,疑惑的问沈淮:“你等会儿还有会议要参加?”

    “不重要的小会,我都没有打算参加,”沈淮也没有打算拆穿杜建,站在那里等杜建气喘吁吁的追上来,问道,“你说我是跟成怡去领结婚证重要,还是跟你赶回去参加会议重要?”

    “啊,”杜建一愣,没想到闹出这么个乌龙,忙摇手说道,“沈书记,你跟成怡的大喜之事最重要,等会儿是个小会、是小会,不用麻烦沈书记你亲自参加的。我还不知道今天是沈书记你跟成怡大喜的rì子呢,今天这rì子还给沈书记安排了这么多的工作,真是的,真是的,请沈书记你和成怡严厉批评我我马上给民政局的杜才国打电话……”

    “不用这么麻烦,我跟成怡走过去就是。”沈淮不想他领个证也搞得前拥后护的,就想着与成怡走到婚姻登记处,像寻常新婚小两口那般,平平常常的把证给领了。

    “那沈书记、成怡,你们有没有准备喜糖、喜烟?”杜建问道,“你虽然是县委书记,等会儿要是给认出来,那里的工作人员指不定还要跟你们要喜糖吃呢。”

    “还有这茬啊?”沈淮挠了挠额头,回头跟今天就像是娇羞新娘子、躲在他身后的成怡笑着说道,“我对这事还真是没经验……”

    成怡听沈淮在那里胡说八道,在后面掐了沈淮一下,横眸瞪了他的一眼,小声的娇嗔道:“就跟我有经验似的?”

    她上午开车回到徐城就一门心思想着今天要跟沈淮把婚结了,就打电话问了一下领证需要什么证件、材料,拿着户口簿及单位证明,就急着往回赶,哪里能想到其他的顼碎小事?喜糖喜烟什么的,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准备,想想杜建的话也有道理,沈淮是县委书记,到民政局领证不可能不被认出来,她跟沈淮应该主动给工作人员发糖、发烟才是。

    杜建笑着说道:“沈书记,你跟成怡先过去,我喊小马到前面的商场走一趟,也很快。”

    “杜主任,”看着杜建要走,成怡忙喊住他,从挎包里掏出几百块钱递过去,说道,“等会儿县里的喜糖、喜烟,还要麻烦杜主任给一起准备好……”

    看着杜建小跑回县委大院,喊司机一同过去买喜糖喜烟,沈淮与成怡相视一笑,挽手走进东面的巷子里,往背后的婚姻登记处走去。

    巷子里种有两排高大的梧桐树,树身一个成年人合抱不过来,看着就知道有好几十年的树龄;两侧是县委与民政局的院墙,抹墙的石灰剥落了许多,也有着年久月深的痕迹。

    沈淮看着巷子里前后没人,一把将成怡抱紧在怀里,问道:“这往后,在别人面前介绍你,我要说:这是我爱人听着是不是特有感觉?”

    成怡笑着要将沈淮推开,娇嗔道:“注意形象,你是县委书记哩。”

    沈淮说道:“咱们就得抱着走进去把证给领了,叫县委书记的形象滚蛋去……”

    成怡反手搂住沈淮的腰,心里甜滋滋的仰头看着他。

    可能今天的rì子不错,在沈淮他们前面有四对新人在婚姻登记处办结婚证。

    沈淮走进大厅那一刻,登记处就有工作人员认出他来,站起来就要凑过来打招呼:“沈书记……”

    沈淮朝办公区的工作人员摆摆手,说道:“你们先忙,不用管我们……”他与成怡站在四对新人后面一边排队,一边看大门口的“办证须知”。

    登记处的工作人员开始还以为县委书记临时跑过来视察工作,让个有眼sè的人到里间打电话通知民政局的领导,其他人则紧张兮兮的继续给前面的四对新人办手续,一点都不敢有马虎。

    待前面两对新人办好证离开,看着沈淮还没有离开,跟一起过来的年轻女人手挽着手站在那边悄声说话,工作人员里有个xìng格泼辣的中年妇女,就壮着胆子凑上前来问道:“沈书记,您今天不会也过来领结婚证的?”

    “是啊,”沈淮笑着反问道,“不然我们站这里排半天队做什么?”介绍成怡给工作人员认识,“这是我爱人成怡……”

    听着沈淮真这么向工作人员介绍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这个工作人员握了握手。

    这一刻,登记处大厅里顿时热闹起来,登记处的工作人员都凑过来问候、祝贺;很麻利的给前面两对新人办好证,又都凑过来给沈淮、成怡办理手续。

    沈淮与成怡读过结婚誓词,杜建与民政局的杜才国一起走进来。随后,民政局其他科室的人员,也都纷纷闻讯过来贺喜。

    大家也是赶过来讨个喜庆,成怡挨着个给来人发糖、发烟。

    沈淮指着正给他们俩结婚证盖戳的工作人员,跟成怡说道:“这下子,你想反悔都不成了。”

    成怡横了沈淮一眼,几多情意尽在顾盼之间。

    沈淮想着县委县zhèng fǔ的人员太多,他与成怡天黑之前走不过来,便跟杜建说道:“县委、县zhèng fǔ那边的喜糖,你帮我跟成怡分一下。大喜之rì无大小,那些家伙平rì在我跟前不吭声,今天我就不凑过去给他们借机捋虎须去了……”

    杜建哈哈一笑,说道:“沈书记你跟成怡,还要将这喜讯告诉更多的人呢,”杜建知道沈淮跟他小姑、小姑父的感情,知道沈淮跟成怡领过证,应该要赶去跟宋文慧、唐建民见面说这事,“宋书记、唐院长那边,你们要先赶着过去说一声;县里,我帮着你们发喜糖。”

    沈淮坐进成怡的车里,见成怡拿出手机来,问她:“你给谁打电话?”

    “都没有跟我妈说一声,就跟你把证领了,你说我妈会不会骂我?”成怡问道。

    “你妈要是骂你,你就说是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把你绑到民政局的。”沈淮说道。

    “你第一个电话会打给谁?”成怡又问道。

    听成怡这么问,沈淮想到陈丹、孙亚琳……

    沈淮说道:“小姑那边马上就能见到;我得给姥爷、姥姥打电话说这事。老爷子那边缓一缓,这两天好事太多,我怕老爷子他的心脏吃不吃消……”

    “乌鸦嘴,”成怡伸手捂着沈淮的嘴,不让他胡说八道,又说道,“姥爷、姥姥,待你这么好,这些年你都没有空去法国看望他们一下,是应该第一个打电话过去的。”

    沈淮正想着要从通讯录里将法国几个电话翻出来,当下葛逸飞等已经知道他与成怡今天领证的人,就将贺喜的电话打了进来。

    成怡将沈淮换了副驾驶位上,让他专心接电话。

    沈淮接连接了几通电话,看着手机里的电不多了,让成怡到城南小区停一下拿充电器,就赶紧将法国的电话拨出去。

    姥爷、姥姥都是守旧的人,有移动电话也不怎么用,沈淮就直接打住宅电话,听到对方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打招呼,沈淮还以为是宅子里的保姆或者保健医生,用有些生疏的法语跟对方表明身份。

    孙亚琳在电话那头则不干了,娇声骂道:“你个没良心的家伙,才多久没见,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啊,”沈淮没想到孙亚琳这时候会在姥爷那里,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法国了,我以为你还在rì本呢?”

    “没有人说要陪我过chūn节,我只能孤零零的回法国了;这边好歹热闹些,通个电话也不至于叫人听不出声音来……”孙亚琳在电话笑着挤兑沈淮道。

    成怡听出孙亚琳在电话里的声音,凑过来对着话筒跟她打招呼:“亚琳姐,你在法国啊,还想着这个chūn节你能回国来呢?”

    沈淮按了扬声键,将手机放在仪表盘上,方便他与成怡同时跟孙亚琳说话。

    “你们俩才不要我过去当电灯呢。你跟沈淮在一起,还专程打电话过来找姥爷,是要说什么事情啊?”孙亚琳在电话那头问道,“你们俩不会要到法国来过chūn节?”她紧接着又把她自己的这个猜测否定掉了,说道,“不会的,沈淮没有这个闲工夫你们该不会趁chūn节前几天,把结婚证给领了?”

    “亚琳姐,你太聪明了,当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就是打电话过去,告诉你们这事。”成怡说道。

    没听到孙亚琳回话,紧接着就孙亚琳在电话那边走动的声音,能听到她站在大门口朝着院子里喊话,姥爷、姥姥他们这时候应该是在院子里。

    接着姥爷沈山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用扬声器跟老人家说话不尊重,沈淮又把电话拿过来贴到耳边,跟姥爷说话最后那头的电话又叫孙亚琳拿过去,孙亚琳在电话小声而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结婚竟然不第一个告诉我,等我回国收拾你。”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