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八十章 初遇拦路虎

第二百八十章 初遇拦路虎

    东华这些家金融机构里,市里能如臂使指的,也就东华城市信用联社;这跟信用联社的性质有关。

    东华城市信用联社当初就是由东华市效益较好的几家市属国营企业主要出资成立。

    虽然联社的主要负责人,名义上要由联社成员投票决定,但实际上人事任命权还是控制在市里,故而市里要用什么款,基本上就能把城市信用联社当成自家的提款机用。

    唯一叫人头痛的,就是东华城市信用联社发展有些慢,规模有些小,就算是在市政府及市属国营企业的大力支持下,存款余额也就三个亿左右。而且之前拖欠的坏帐、烂帐太多,明年能放出去的款子,顶天也就四五千万。

    很多市属企业,无论是维持生产,还是扩大生产规模、多种经营,都要借贷的需求。从其他银行贷款难,大家眼睛都盯着城市信用联社,自然不会乐意让联社把明年的放款额度都给了市钢厂。

    也是在市委市政府一力推动之下,城市信用联社决定把明年一半的量放给市钢厂,但也就两千万左右,远远填不了市钢厂的缺口。

    除了信用联社外,市里对中行、建行、工行等在东华的分支机构,就没有多大约束力了——包括业信银行在内,五家实力都要强过信用联社的五家银行,第一次会议才勉强凑出一千万的授信额度给市钢厂。

    所谓授信额度,就是银行核定后给企业授予贷款信用。在约定期限内,只要企业对银行的贷款总数不超过授信额度,就可以不用进行额外审计、审查,不受次数限制的随贷随支。

    市钢厂现在要是从金融机构拿到一亿两千万的授信额度,等到合资公司正式注册成立时,就可以直接从银行把款子贷出来,而不需要到时候再一家一家找银行的谈贷款,浪费时间。

    谭启平亲自主持第二次协调会议,希望各家银行能够增加对市钢厂的授信额度,把一亿二千万的出资款凑出来。

    不过,包括张力升、孙亚琳等两人在内,所有银行代表都避开谭启平的眼睛,私下里作无声的交流。

    顾同在协调会上也是声嘶力歇,陈述市钢厂的经营状况有所好转,明年将持续好转,还贷能力会继续增加。

    任凭顾同把话说得跟花儿一样,台下人照例岿然不动。

    有人给纠缠急了,说话也冲,建行的分行长林如春就直接说:“市钢厂要是把拖欠我们行的八千万都还上,这次授信额度缺口,我们行全包了……”

    一人开口,其他人都跟着附和,要跟市钢厂算陈年旧帐。

    顾同当即脸涨得跟猪肝一样;沈淮则很无聊的在桌下拨着手指甲,问孙亚琳身边有没有带指甲钳;还拿出两盒烟摆桌上,让会议室里烟鬼们随意抽。

    市钢厂早期的建设,都要靠自身积累,发展缓慢。

    到熊文斌时期,依靠当时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几乎把东华市当时一半的贷款都借用到市钢厂,为市钢厂新添了两条生产线,也创造了市钢厂当时的辉煌。

    到熊文斌给调离时,市钢厂当时的贷款差不多都清欠干净,整个市钢厂当时的净资产就达到四个亿。

    到顾同时期,市钢厂为生产运营、新建项目、多种经营,又陆续向金融机构大笔借贷。短短五六年的时间,加上这些年来累积产生的利息,市钢厂的债务规模就迅速膨胀到五个亿。

    如今市钢厂的明面总资产是八个亿,负债五个亿,从财务结构来说,算不上多坏。

    关键是市钢厂眼前经营状况有所好转,也仅仅是能维持日常运营,工人的工资也只需要拖后两三个月支付,但按时向银行支付贷款利息还存在困难,更不用说有几笔到期的款子,还需要新借贷款去还。

    这种情况,谁愿意再给市钢厂增加总数高达一亿两千的新增贷款?态度都差不多跟林如春一样:旧债还完、新借不难。

    协调会开了两个小时,除了城市信用联社答应再挤两百万给市钢厂,其他人一概都不表态,给逼急了就要市钢厂先还旧债,闹得谭启平后悔过来参与这个协调会。

    市委书记的权力,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用的。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谭启平不抽烟的人,给熏得咳嗽不止,也知道协调会再拖下去没有办法,就示意梁小林结束会议,让大家都回去,单独把沈淮、张力升等人留在会议室里谈话。

    “市钢厂积累下来的问题是比较多,东华也应省里的要求,市钢厂已经开始在做股权改制的工作,准备成立市钢集团股份公司。我想市钢厂的问题,也可以通过改制,像梅钢那样得到解决,焕发生机,”谭启平合上自己的笔记本,眼睛盯着张力升,想要先重点从业信银行打开突破口,说道,“合资公司将新成立,梅钢与富士制铁都要派管理人,新公司、新起点,技术以及管理,都以富士制铁这样的一流钢企为标淮,前景应该比市钢厂还要乐观。市钢厂这次的新增贷款,也都将拿合资公司的股权进行抵押,你们银行为什么还这么大的顾虑?”

    人跟人是不同的,市钢厂还用原来的班子,不能从根本上形成“行的人上去、不行的人下来”的新企业制度,无论顾同的头衔是厂长,还是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都只是换汤不换药,有什么资格跟梅钢比?

    张力升不好当面把这个点破,只是说道:

    “业信银行到东华后,还没有跟市钢厂有过业务上的合作,照总行的规定,大规模的信贷合作,需要对企业进行事先的财务审计。要是市钢厂愿意,我们可以马上就开始这项工作。还有一个,就是业信银行在东华还很弱小,业务规模开展规模不大。虽然省行一开始给我们注入一些资本金,但真正能放多少贷款出去,跟吸收多少存款有直接的关系。现在梅钢的现金基本都从我们行走,把我们行的存款规模撑起来,所以我们在信贷业务上,也会主要考虑支持梅钢。可以坦诚的跟谭书记你说,我们行明年对梅钢的授信额度是一亿两千万,扣除了已经贷出的六千万款外,还要给梅钢预留六千万的计划。一下子去掉这一块,除非我们行明年能大规模增加存款规模,不然跟其他企业的业务合作,规模都很受限制……”

    “贷款的事,还得跟省里要支援,”沈淮也不想让谭启平当面逼张力升表态,在旁搓着手说道,“梅钢要上新项目,也要走出去讨钱。不然光靠东华市,我们两个项目能把明年的信贷都吃光掉,其他中小企业想靠信贷扩大生产规模,就困难了。”

    到省里求支援,依旧会面临市钢厂信用度严重不足的问题,但两次协调会,也叫谭启平明白,东华市的信贷潜力能挖的也实在有限。

    心里明白归明白,但是梅钢都没有伸手要,业信银行就答应明年给梅钢新增六千万的贷款,对市钢厂这边把话说得溜圆、一毛却不肯多拔,叫在座的谭启平、梁小林、顾同、周明等人心里也难舒服。

    不过他们也知道,张力升又不用对市委市政府负责,业信银行自成体系,市行向省行负责,省行向总行负责,自有章法,不是谭启平这个市委书记施压就管用的。

    说到底,还是沈淮耍滑头,就同意拿出四百亩项目用地来,而且这四百亩地还坚持高价折算,最终在合资公司占15%的股份,不愿意承更多的担出资义务。不然梅钢当主力,市钢厂从旁辅助,整件事就要顺利得多。

    只是谭启平也不好说沈淮什么,沈淮打开始就不愿意接手,也是彼此妥协之下,沈淮才同意让周明上位。倒是顾同表现积极,谭启平也急于成事,就跟富士制铁达成现阶段的初步合作意向。

    一开始谭启平也是心情大悦,以为不需要梅钢担主力,由市钢厂出面,也能让事情水到渠成,没想到才迈出一步就遇到拦路虎。

    谭启平脸色悒郁的跟张力升、沈淮说道:“省里对这个项目也很重视,我会亲自去跟赵秋华省长求援、求各家省行,不过还是希望业信银行能大力支持这个项目。”

    “好的,我会跟省行沟通一下,看省行能不能给予一定的支持。”张力升说话也是滴水不漏,断不肯在其他行表态之前,就先表态。

    “好吧。”谭启平见也只能如此,就放张力升、沈淮、孙亚琳他们离开。

    沈淮前脚出会议室,周明后腿追过去,说道:“小组办公室现在还缺人手,还是要从梅钢跟市钢厂借调。梅钢今年进来一个大学生,叫郭成峰的,沈淮你有没有印象,能不能先借给我?”

    “有些印象,”沈淮见周明现在也气派了,不再像以往那般称呼他的职务,而直呼其名,但也不管他,但不知道他怎么跟郭成峰有了联系,心想他最近在背后的动静还真是不小,说道,“你让郭成峰他自己向公司提出申请,我让人事部给他办离职手续。你想要用什么人,只要他本人愿意,我总不可能卡你,对不对?”

    周明听了差点吐出血,他是想从梅钢先借调几名骨干,把摊子先撑起来,但沈淮的态度是,谁要愿意去眼下还没有谱的合资公司,去了就不要想回来。他还不能说沈淮的不是,毕竟沈淮也没有怎么卡他。

    谭启平、梁小林在后面听了沈淮说这话,也没有什么感觉,市钢厂的在职员工是梅钢的四倍多,还愁从市钢厂找不到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