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表姐王翠

第二百七十七章 表姐王翠

    开车回梅溪镇,刚到厂里换了工作服准备下车间,就接到朱立的电话。

    沈淮就穿着工作服,直接陪朱立到新梅新村去看三期工程的建设情况。看过现场,返回时,看到金子在新村路边逛荡,沈淮就让朱立在这里放他下来,蹲在地上,把金子摇头摆尾的扑过来抱在怀里。

    “我随便走走,你走吧。”沈淮挥手让朱立离开,他带着金子往梅溪河边散步去。有些时候心难免会有疲累,但看到这熟悉的一幕,看到依旧认得他是孙海文的金子,心里还缓缓的暖流而过,叫他知道,虽然不是事事皆如意,但时代有如大河,在滔滔奔流,并无停滞。

    在寒冷的空气下,夕阳仿佛腌过的鸭蛋黄,红彤彤的似红油流溢,隔在河西岸的树梢之上。

    现在还没有钱大搞景观建设,从沿河路到河边差不多两百米的纵深,全部预留下来植树种林,此时疯长的芦苇丛,给入秋后的寒风吹得一片飞黄,在夕阳下,倒是一派景象。

    陈丹开车过来,看到沈淮在河畔散步,金子欢快的奔前跑后,扑惊草丛里的虫鸟——陈丹下车来,走过去,说道:“都说金子给个陌生人带走了,我还说谁呢?”

    陈丹穿着咖啡的大衣,红色的绒毛围巾,将她鸦色秀发裹在衣领里,双手插在大衣兜里,就站在河堤看着沈淮走过来,问道:“你穿着工作服,怎么有空跑到河边来闲逛了?”

    沈淮爬上河堤,见陈丹手插兜亭亭坐在眼前,身子修长娉婷,文静娇艳的脸蛋,红唇有如烈焰,肌肤给寒风吹得愈发的剔透雪白,吹弹得破的粉嫩,活脱脱的国色天香,而深静清澈的美眸,藏着对他多情的温柔,看着就叫他神魂颠倒。

    沈淮伸手贴在陈丹的脸颊上,说道:“刚到厂里,朱立就打电话约我到工地谈事情,谈完事情,就带着金子过来散步,连衣服都没有换回来……”

    陈丹侧着头,枕在沈淮宽大的手掌上,想更长时间感受掌心边缘上的茧子带给她的温柔感觉,说道:“都难得看到你放松一下自己。”

    “你看我现在不是挺放松的?”沈淮笑了笑,问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你知道了?”他昨天跟陈丹打电话,也没有跟她说起这事,就是怕她担心。

    “嗯,小朱跟之前的同事通电话,听说了这事,我还挺担心你的,看你这样子,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陈丹说道,“就觉得你不要逼自己太厉害了,我会心疼。”

    沈淮心里有暖流涌起,说道:“我从市里回来,看到电影院贴海报,近期有部美国电影好像挺火,要不我们晚上一起到市里看电影去?”

    “你晚上没有事吗?”陈丹问道。

    “有事也没有陪你重要。”沈淮说道。

    陈丹虽然不贪图什么,但从内心深处也想到得沈淮的爱,听他这么说,心里甜滋滋的,美眸含情的看着沈淮,见他的头发给吹得有些乱,伸手帮他理了理,说道:“好的,你等我先把金子送回去……”从衣兜里掏出皮项圈,追上金子套它脖子上,牵上车送回去。

    沈淮走到安澜寺后面等陈丹开车回来将他接上,一起到市里去,先到电影院买了晚上七点半的电影票。是哈里森福特主演的《亡命天涯》,虽然国内引进也有一段时间了,但电影片源缺乏,这部电影在国内的热度一直都没有消退,故而电影院一直都有放映。

    离电影开场还有段时间,沈淮跟陈丹就先去吃晚饭。沈淮这几天肚子正油腻着,想吃清淡的,就到电影院背后巷子里的一家面馆里吃饭。

    面馆里没有几个服务员,都是点过餐,自己在出餐台那边等候,面馆里生意不错,沈淮让陈丹在那里占着座,他拿着比硬大一号的塑料牌子,站到出餐台那边等着。

    一碗馄饨面先做好了,沈淮小心翼翼的端起来先给陈丹送过去,过道里有两个女人朝陈丹走过去,笑着招呼:“陈丹,你陪朋友也在这里吃饭啊?”

    两人都穿着暗红色的薄袄制服,胸前挂着金属铭牌。招呼陈丹的那个女人,脖子里还依扎着鲜艳的红围巾,头发扎起来,颇为时髦,年龄要比陈丹大一些,差不多有二十六七岁,或许年纪要比看上去更大一些,鹅蛋脸,皮肤白皙,眼睛大而亮,虽然比不得陈丹那么绝艳娇媚,也是个漂亮的小妇人。

    “王翠姐,你也过来吃饭啊?”陈丹站起来打招呼道。

    沈淮听陈丹说过她姨表姐叫王翠,在文山商场里站柜台,看她跟同伴身上的衣服,也是文山商场的工作制服。陈丹她妈住院期间,她姨表姐也有过来帮忙照顾,但沈淮一直都没有机会跟她表姐见面,他端着馄饨面过去,笑着招呼道:“表姐也过来吃饭啊……”

    王翠说道:“不吃饭我们进来干嘛啊?”眼睛上下扫了沈淮一眼,跟陈丹说道,“我们要是不想在商场食堂里吃冷饭,就喜欢到这里吃碗馄饨。你一直说不谈不谈的,我都介绍好几个人给你,你都挑三捡四的不见,原来你已经有人在处了。”

    “表姐,你们吃什么,我帮你们去点?”沈淮叫王翠的同事也拿挑剔的眼神打量着,有些不自在,就从旁边又端了一把椅子过来,让她们先坐下,问过她们吃什么,就从陈丹那里拿了一百块钱,又点了两碗荠菜肉馄饨,又买了四碟小菜、四碟点心先过来吃上。

    “……现在对你再殷勤,但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你要不听我的,真跟他过日子,以后有你的苦头吃了。”

    沈淮没听到王翠前面跟陈丹做什么思想工作,但听到王翠说他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也只能尴尬一笑。

    他的皮夹,也就发工资时最饱满,但隔不了两天就会给孙亚琳坑个干净,顶多给他留一点吃早饭、坐公交车的钱。要请王翠她们吃饭,他还真得要陈丹拿钱。他跟陈丹也是随意性的动作,但没想到落在王翠跟她同事眼里,就成为了罪大恶极的罪证。

    待沈淮端来点心放桌上,王翠不再念叨什么,只是瞥了他一眼,跟陈丹说道:“你也不给我们介绍……”

    “我是沈淮……”沈淮热脸贴过去,伸出手,但见王翠以及她同事都没有抬手的意思,就讪讪的缩回手坐下来。

    王翠这时候将围巾解了下来。

    别人在这么冷的天气,恨不得在薄棉袄里面多穿几件毛衣,但王翠裸露着脖子上,有一根明显显的细黄金链子,衬得脖子她纤长白嫩。

    王翠倒是想着办法挤兑沈淮,歪着脖子将金链子解下来,递给陈丹看:“这根链子,在我们商场卖得可好了,你戴着指定漂亮。也不贵,现在黄金就七十多一克,这根链子加上加工费,也就七百多。我知道你自己不缺这钱,但好歹也要别人拿钱买了送你,才能显出心意。你们看电影还有些时间呢,要不是吃好饭,就先去我们商场转一转……”

    陈丹她家困难时,亲戚朋友想着帮衬的没有几个,但在陈丹经营渚溪酒店,家境有了起色,亲戚朋友一个个都冒了出来。陈丹她妈车祸骨折时,王翠这个表姐也都主动跑到医院里帮忙照顾。

    这种事也真没处说理去,社会都是庸俗的社会,沈淮听着心烦,就跑到出餐台等馄饨面出来。

    这时候熊黛妮腆着肚子从门口走进来,沈淮还疑惑怎么这么巧会碰到她呢,就见王翠站起来跟熊黛妮招手:“熊科长,你也来这里吃饭啊,你到这里跟我们一起来坐……”王翠热情的走过去搀熊黛妮。

    沈淮这才想起来,熊黛妮从鹏海贸易退股后,说是去了商场工作,倒没有想到跟陈丹她表姐在一个单位里。

    熊黛妮没有看到沈淮,但看到陈丹跟同事坐在一起,笑着走过去,打招呼道:“陈丹,你也在这里吃饭啊?”

    沈淮更是无奈,就看着这几个女人围着一张小桌子叽叽呱呱的叫着。

    “熊科长,你跟我妹认识啊,”王翠见熊黛妮跟陈丹认识,就更来劲了,嘴巴碎个不停的说道,“陈丹,你该跟我们熊科长学习啊。熊科长他爱人,真正是叫一个年轻有为,三十岁都不到,已经是你们镇、镇长了,这马上又要到合资公司当总经理;你要能找到这么个男人,以后也就不会再吃苦头了……”

    陈丹尴尬的跟熊黛妮笑道:“我陪沈淮在这里吃饭呢,很不巧跟我表姐遇上……”

    熊黛妮抬头见沈淮正走到身后来,差点摔一跟头,还好沈淮眼疾手快将她抱住。熊黛妮脸涨得通红,难过得快要哭出来,还没有坐好,就急着跟沈淮解释:“周明下午打电话过来,说可能要去合资公司工作,是我同事偷听了电话,在外面嚷嚷着什么总经理不总经理的,我……”

    熊黛妮没想到会在小面馆里跟沈淮碰到,她平时也没有想在同事面前炫耀什么,但挡不住别人为了讨好她,语气夸张的把三分好事说成十分。

    没想到这些话还当面漏到沈淮耳朵里去,心想沈淮一定认为自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熊黛妮又是难堪又是难过,粉脸涨得通红,都快要哭出来。

    “合资项目要是能谈成,我是打算让周明去合资公司当总经理,”沈淮扶熊黛妮坐好,笑道,“不过,你看我也不要像看到鬼似的,你这要摔着了,我可负不起责任。”

    王翠嘴里仿佛塞好几粒大馄饨包不拢嘴:熊黛妮的他丈夫去合资公司当总经理,还得经眼前这小子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