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夜谋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夜谋

    沈淮站在鹏悦国际酒店的楼顶上,眺望着河东岸灯光璀璨的工地,邵征走过来,说道:“杨书记他们到了……”

    沈淮转回身来,跟邵征下楼到鹏悦的贵宾厅去。

    杨海鹏走过来,兴奋得手舞足蹈,说道:“早知道今晚有这么精彩的一幕,我死皮赖脸也要凑到南园看热闹去。听南园的人说,小鬼子半张脸给烫脱了皮,红得跟猴屁股似的。真想凑过去看一看,长得跟猴屁股似的人脸,到底是什么样子。就是周区长今天吃了点亏,这个太不值,小鬼子也太他娘欺负人了……”

    听着杨海鹏的话,坐上沙发上的周裕抬头看沈淮一眼,暗道:在南园给小鬼子揩油吃豆腐,是叫人气愤,但她真正吃亏还是在车里糊里糊涂就给这个浑蛋占了大便宜。

    回味起在车里给沈淮揉弄双峰的感觉,周裕心里又有些热腾腾的暖意,似乎沈淮还有一双无形的手箍住自己的腰身,叫人情荡意迷,不知不觉间眼眸波光如水,娇嫩粉面也泛起些微红晕,撇脸看向别处。

    周裕的异样落在别人眼里,还以为她是在为今晚在南园发生的事情气愤。

    沈淮倒是知道周裕是在想车上的事情,见她此时的脸蛋娇艳风情,心里痒痒的,但这时候又不能多表示点什么,只能一脸凛然正气的朝吴海峰、周炎斌、杨玉权等人走过去,笑道:“得,我胡闹了一把,又把你们惹得不安生,真是罪过啊……”

    吴海峰、周炎斌、杨玉权等人都是一笑,知道今天这事有些棘手,但现在周家的利益,差不多已经跟梅钢捆绑在一起,他们同样不愿意看到,在谭启平的操控下,梅钢的控制权旁落他人之手。

    在梅钢的产业布局上,梅钢自身的股权分布,控股权在谁手里,其实都是次要的。梅溪电厂建成,将控制梅钢的电力供应;码头又将梅钢原材料及产口的进出,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才是整个梅钢产业布局以及将来决定梅钢控制于谁手的最关键一环。

    日方眼光还是很毒辣的,他们也同样不关心梅钢或合资项目到底谁控股,一早就更在意能不能拿到电厂跟梅溪镇码头的控制权。

    中午知道富士制铁单方面突然提高谈判规格,积极释放出要将合资项目建在东华的信号,吴海峰、周炎斌、杨玉权等人在感到震惊的同时,也都感到很被动,很棘手。

    不仅谭启平,就连省长赵秋实都打电话来表示对此事的重视跟关注,都要求东华市里,要尽一切可能将合资项目谈成,他们实在想象不出,要是日方坚持以对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控股为合资条件,沈淮还能有什么借口坚持梅钢独立自主的发展方向。

    眼前这事虽然有些棘手,但至少梅钢丧失发展主动权的危机得到缓解。

    周知白虽然心里对沈淮都有些看法,但知道她姐今天没有怎么吃亏,这会儿他也还在为今天的事情兴奋,一时也没有去想什么后遗症的事情,而是笑着问沈淮:“我也是压根没有想到沈书记你竟然还精通日语——沈书记,你在法国留学过,之后就回国了,你什么时候学的日语?”

    “他估计是看日本色\情录像时学的,在法国,日本色/情录像很流行的;沈淮刚到法国时,语言不通,没事就看这些录像打发日子。”孙亚琳也是满心疑惑,她本来也是万紫千红喝酒,知道南园的事情,就赶到鹏悦过来汇合,但心里一样想不明白沈淮怎么会听得懂日语?

    孙亚琳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沈淮在法国时接触很多的日本风俗电影。

    孙亚琳数落沈淮来,从来都是口无遮拦,不给他留情面;大家听了都哈哈一笑,杨海鹏笑着问沈淮还有没有把录像带带回国来,他也要借过去学习学习。

    市钢厂八十年代末曾从富士制铁引进全套的生产线,当时不仅委托日方负责生产线的安装、调试,之后还聘请两名日方技术人员长期留在市钢厂做技术顾问,沈淮就是在那时学的日语——只是这段经历已经没有办法跟别人提及了,孙亚琳“泼脏水”说他看日本小电影时学的日语,他只能默默的认了,笑着把杨海鹏凑过来的头推开。

    杨海鹏、周知白、赵东他们为今晚在南园发生的事情感到解恨,恨不得在现场替沈淮助拳;吴海峰、周炎斌、杨玉权、禇宜良、朱立等人则老成持重,觉得事态到目前远远谈不上明朗,还可能诱发他们之前所没有预料的变故,神情也就谈不上很轻松。

    大家开过玩笑,吴海峰就进入正题,说道:

    “富士制铁的代表,虽然提出要跟周裕当面道歉,但一口咬定是误会,他们应该还是想向市里施加压力,扳回主动权……”

    虽说南园归市委办分管,但只要熊文斌不刻意的严禁工作人员外传消息,沈淮他们想知道南园的动静,还是比较容易的。沈淮现在已经知道,在他离开南园之后,谭启平、高天河、梁小林、顾同、熊文斌等人的言行以及山崎信夫等日方谈判代表的反应。

    “不过反过来说,他们虽然一口咬定是误会,但反应不强烈,说明他们心虚了,这还是有利于我们把主动权抓过来,”周炎斌说道,“说到底,还是谭启平可能会有的反应,叫人无法琢磨!”

    谭启平随后离场,只是正常的外事反应而已,不能代表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沈淮都泼了水、摔了杯子,公开指责这是一起恶劣的公开侮辱我方女官员的事垩件,谭启平要是还无动于衷,那他这个市委书记就是不合格的。

    不过,谭启平心里到底是怎么样想的,到底是为日方代表的无礼而气愤,还是为沈淮的小题大做、借题发挥更加恼恨,就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了。

    富士制铁这次突然提高谈判规格,表露出很强的意向性,就是奔梅钢来的。谭启平事前还坚持让市钢厂参与合资谈判,硬要把市钢厂搓和进合资项目里来,实际这只是周明到梅溪镇任职的延续——谭启平已经不耐烦梅溪镇及梅钢给沈淮一垩手遮天了,虽然不会强烈的直接将沈淮从梅溪镇调离、激化矛盾,但掺沙子的动作则不会少。

    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不管合资项目能不能成,谭启平必然会加快对梅溪镇掺沙子,甚至还有可能引发唐闸区的一系列人事垩变动。

    谭启平作为市委书记,之前一直都很难对梅溪掺沙子,包括周明都给沈淮压得死死的,大有冷板凳坐穿之势,说到底市委市政垩府跟梅溪镇之间,还隔着唐闸区。

    梅溪镇的主要人事权是在唐闸区,市委及市委组织部还无法直接插手。而唐闸区这边,区委书记杨玉权以及其他区常垩委成员,大多数受周家影响很深,潘石华在唐闸区实际上是给孤立的。

    以往,谭启平的动作不会激烈,毕竟要顾忌到沈淮在明面还是要算谭系的冲锋大将,而沈淮背后的宋系更要求谭启平不会轻易的去激化矛盾。

    但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有些事就有些难以预料了。

    要是谭启平决意将杨玉权调走,决意将周裕调走,沈淮又能指责谭启平什么?又能跑到哪里去喊冤?要是谭启平决意用潘石华担任唐闸区委书记,沈淮又能跑到哪里喊冤去?

    谭启平只是在履行他市委书记的职权而已,这是沈淮不能干涉的;但倘若真让谭启平做到这一步,沈淮在唐闸区就会给孤立起来。

    沈淮嘬着嘴唇,想了想,说道:“周知白、赵东他们到英国考察,不能停,还要照着计划进行,我们要做的事情,得照着计划去做,一步不要停。富士制铁的代表要是能忍气吞声、不拂袖而去,我就继续留下来跟他们周旋。除了电厂跟梅溪港码头的控制权之外,其他条件也不是不好谈,引进外资,毕竟能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我们也没有道理一定就拒绝。但是有些事确实是要防范于未然了。电厂还在建设,控制权还没有从东电移交过来,这一点倒不怕谁现在就能伸手,到时候更改跟东电的还款协议就可以了;梅溪港码头年底就会投入使用,我会最快成立合资子公司,将梅溪镇码头转移到合资子公司的控制之下,而不再梅钢对其直接控股。这样,即使我给调离梅溪,只要我眼睛还盯着梅溪,就不怕有人真敢将梅钢分拆了吞下去……”

    梅溪镇政垩府通过资产公司对梅钢控股,这点在目前情况下,很难改变,就算想改变,也必须得到市里的批准才是合法——沈淮无疑改变梅钢的股权结构,但到梅钢集团之下的子公司层面,则不受限制。

    如同计划为引进西尤明斯二手生产线成立的新项目子公司,梅钢对子公司的直接持股将控制在45%以下,并不要求绝对控制;这个模式同样可以用在梅溪镇码头、梅溪电厂——小日本不是谋求电厂跟码头的控股吗?沈淮就提前将电厂跟码头的控股权从梅钢手里的分散出去。就算将来沈淮有可能给调走,梅钢不受沈淮控制、任命新的董事长、总经理,只要抓住电厂跟码头,也就能抓住梅钢的一部控制权,不至于彻底的旁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