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同床二(16:21)

第二百六十二章 同床二(16:21)

    “你也真是的,沈淮再怎么不好,也没有亏待我们家,”熊黛妮先进屋,拉开灯,见丈夫还绷着一张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钱似的,想到她爸今天晚上给他气成那样,忍不住埋怨他起来,“你就是看不惯他,不理他就是了,你怎么没事老去抽人家的刺?”

    周明给岳父兜头训了半天,心里窝着火没处发泄,回到家里没进门见妻子臭着脸跟他唠叨这破事,心里火窜上来,随手将钥匙摔桌上,怒吼道:“你懂个屁,现在不是我挑人家的事,是人家把我当成孙子玩,你就高兴我给人家骑在身下当孙子,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熊黛妮打小就没有给家里吼过嗓子,也没见过周明对她说过粗话,看着好端端的桌面,给周明拿钥匙摔成印子来,站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觉得心里委屈得慌,眼泪滴溜溜的就在眼眶里转起来。

    周明心里口堵一口气泄不出来,见妻子这样,心里越发的不舒服,继续厉声说道:“这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不要来瞎掺合,你不要以为沈淮什么事都是好心。沈淮要真看得起我们,当初搞鹏海贸易时,杨海鹏拿成股,他就不该一成股把我们当叫化子打发!”

    “那我爸的话你总该听吧,他总归是为了你跟我好,不会害你,”熊黛妮没想到周明还对这事耿耿于怀,不知道他的心态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急着争辩道,“这以前不管谁对谁错,你也知道沈淮是我们惹不起的,你躲他远远的不行吗?”

    “我有选择吗?”周明见妻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又忍不住吼起来,“谭书记让我去梅溪镇,就是让我盯着沈淮的,谭书记对沈淮不满,我能假装看不见,跟沈淮和睦一团?”

    “我爸风风雨雨经历了多少年,总不会看错问题的。”在熊黛妮的心目,她爸是绝对的权威。

    “还说你爸,你爸要是事事都不会错,当初就不会给市钢厂踢开坐那么久的冷板凳了,”周明见妻子竟然认定他就是错了,心里更是说不出的别扭,也急得脸红脖子粗,口不择言的说道,“我现在就是谭书记的狗,你爸也是!谭书记让我们咬人,我们没有资格不咬。泡*书*吧)你爸要是有做狗的自觉,就不该想着两面都不得罪人!”

    “我爸又没有得罪你,我爸又没有亏欠你,你凭什么糟践我爸是狗?你要做狗,你自己做去!你要记住,你住的这房子,也是我爸给你的!”熊黛妮也气得大声吼起来,转身就回房间,将门摔得嘭嘭响,转身将房门反锁上,坐在床上,心里堵得慌,眼泪不争气的刷刷往下落,挂在白皙丰腴的脸颊上,突然觉得丈夫是那样的陌生。

    周明追过去推门,见门给从里面反锁,气得要踹门,但想到熊黛妮正怀着孕,动不得气,他又气鼓鼓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接连抽了好几根烟,见房间里还没有动静,只能极力克制心里的邪火,走过去,敲着门说道:“我刚才也是气糊涂了,你也不想我在梅溪给沈淮骑在头上一辈子都抬不起来,对不对?我这两个月在梅溪什么样子,你也很清楚,对不对?真要大家和和气气的,真要沈淮一点都不仗势欺人,我怎么会挑他的问题?你总不能指望我一点脾气都没有吧?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子呢,我总也压不住火气的时候。我知道咱爸对我们好,刚才也是气急满口胡说……你把房门打开好不好,不要生气了,我。”

    “我不想见你;你一定要进来,我就到我妈那睡去。”熊黛妮心口的气难消,不想见周明。

    “行,只要你不生气,我睡地砖也成。”周明还真怕把妻子惹急了、半夜跑回她爸妈家去住。

    *************

    周知白、杨海鹏还要带着宋鸿军以及那个“小姚莹”换场子喝酒去,沈淮明天一早还有工作,就让邵征开车送他、赵东,还有孙亚琳先回去。

    车先到山苑,沈淮见孙亚琳也跟着下车来,说道:“你下车来做什么?”

    “我先找个地方先醒醒酒不行啊,你心虚个什么劲,是不是在这里金屋藏娇,怕给我拆穿啊?”孙亚琳满嘴酒气,斜着眼睛盯着沈淮看。刚才跟宋鸿军斗酒,孙亚琳把一瓶芝华士喝下去,脸红扑扑的,不过也就三分醉意,眼睛看人,倒是越发的虎视眈眈,但见沈淮没有心软,又贴身过去,附到他耳根子上说道,“周小白刚才说她姐住山苑,我可没有满世界嚷嚷你也住山苑啊!”

    孙亚琳对之前那个他的禀性太清楚了,所以他就是有一千张嘴,他也不要想说服孙亚琳相信他跟周裕没有什么,何况有些事情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沈淮拿孙亚琳没有办法,挥手让邵征送赵东先回去,说道:“等她要是真撒酒疯,我再打电话让你来帮忙……”

    沈淮打开房门,刚想问孙亚琳想喝什么解酒,就见孙亚琳直奔他卧室而去,追进去,忍不住笑道:“你真是过来抓奸的啊?”看着孙亚琳踢掉红色高跟鞋,整个人就倒趴到他床上去,忙走去,要把她从床上拖下来,“靠,你不会来鸠占鹊巢的吧?”

    “一个人住老宅,真的很无聊啊!”孙亚琳翻过身来,就是赖在沈淮的床上不起来,装可怜的哀嚎道,“不是还有一套房吗?你把钥匙给我,我就把这床还给你!”

    见孙亚琳耍无赖,沈淮也无赖的坐到床上去,说道:“你爱起不起,反正我也不吃亏;你就不怕我半夜对你做点什么?”

    “就你那小体格,我还怕你强奸?”孙亚琳不屑的看了沈淮一眼,一个标准的鲤鱼打挺,就从床上翻站起来,趁着沈淮没反应过来,伸手在他的手腕上一抓,翻手就把沈淮的胳膊扭到身后,将他按在床上,一屁股坐上去,嘲笑道,“你现在还想对我做点什么不?”

    “痛痛,你轻点。”沈淮胳膊给扭到直嚷痛。

    孙亚琳才不管他叫痛,伏下身子拿手肘顶住他的背脊,拿着一副女流氓的口腔,嘲笑沈淮,“你现在是不是该担心我对你做点什么了?”

    “你屁股好软!你想做什么,来吧。”沈淮说道,屁股给孙亚琳丰满的臀压着,又暖又软,说不出的舒服。

    孙亚琳为了省力,正坐在沈淮的臀上,倒没有想到给沈淮占了这个便宜,忙一脚将他踹下床去,骂道:“流氓胚。”

    沈淮扭着给孙亚琳揣痛的胸口,挨着床边坐在地板上,跟孙亚琳说道:“我现在很多事情焦头烂额,你就不要来添乱了……”

    “你头疼啥啊,夹着尾巴做人呗,”孙亚琳一瓶芝华士灌下肚,也有好几分醉意,跟沈淮耍闹,也禁不住气顺身热,仰天而躺,头靠着沈淮这边,丰密的秀发散开来,仿佛华丽的丝绸,她盯着屋顶的高端羊皮纸灯,跟沈淮说道,

    “宋家老二跟田家庚争省委书记失利,整个宋系就开始丧失凝聚力了。要是老爷子现在就出什么意外,你说贺、戴二人会看你二伯的脸色行事?你不要以为其他人都是糊涂蛋,谭启平,还有其他一些人,未必就会甘心绑死在宋系这棵树上。你要这时候跟谭启平闹翻脸,想不用想,你家的老爷子跟宋家老二,为了安抚人心,举起板子也铁定会打到你的屁股上来。当然了,你要是老实一些,谭启平也不可能做得太过分就是了,关键是你怎么拿捏分寸了……”

    “怎么拿捏分寸?”沈淮看着孙亚琳那张魅惑人心的脸就在眼睛前肆无忌惮的仰着,除了嘴鼻间有些酒气,真是完美无暇,问道,“是让外人看到谭启平欺负我?”

    “对头,只有你给欺负了,你才能满世界的去喊冤啊,去搏同情啊!关键是,你现在满世界的欺负别人,鬼才会同情你?”孙亚琳说道,“你现在吵上天,别人只会说你不懂事,不懂分寸,故意叫谭启平难堪——你不觉得,就连宋鸿军也是这看法?”

    “……”沈淮点点头,宋鸿军劝他不要跟谭启平起冲突,自然是认为他没有给谭启平欺负,而通常说来,小辈总归要给长辈面子,镇党委书记总归要给市委书记面子。

    想到这里,沈淮也忍不住叹气,枕着床边闭目想事情。

    给沈淮的头压着秀发,孙亚琳也没有说什么,见沈淮闭着眼睛半天没有动静,问道:“你在想什么?”

    “等你继续说话啊,你该不会就为劝我不要跟谭启平斗气,半夜跟我回家吧?”沈淮睁开眼睛,见孙亚琳亮晶晶的眼睛就在眼前,长长的挑起眼睫毛轻轻颤动,眼睛下滑,见孙亚琳就是仰躺着,胸部还是高高的隆起来,心里忍不住抱怨老天决定人性取向时,让这么一个漂亮女人去喜欢女人,真是糟糕好东西。

    “你压着我头发了,我怎么跟你说话?”孙亚琳这时候才抱怨沈淮枕到她头发上了,将他的脑袋推开,盘腿坐在床上,跟沈淮说道,“我这次去香港,刚得到一个消息,英国刚确定了钢铁产业调整政策,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可能要直接裁减一半产能,你觉得这消息怎么样,值得半夜讨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