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心二(8:30)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心二(8:30)

    沈淮不理会他人的惊讶跟疑惑,就接着把分管工作的事情谈完:

    “两镇合并牵涉到的事情相当复杂,今天也只是提纲挈领的谈一些原则性问题,让大家知道出了问题该找谁,不要一窝蜂的都堆到我跟前来;我们要有磨合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准备,要逐步的将工作往深处去推进……”

    说完这些话,沈淮就合上笔记本离开会议室。

    看着沈淮跟何清社等人离开了,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就随意起来,三三两两招呼着到廊檐下抽烟去,也有人走过来,跟还在座位上整理会议记录的黄新良打招呼:“嗬,老黄啊,昨天吃饭我们一个劲的讨论会能挤上正科的名额,你一个劲的吃肉,半句话不说,可是把我们都晃点过去了。”

    黄新良努力保衬里的平静,一笔一划的将沈淮最后一段话记下来,确认无误,才笑着跟人解释:“沈书记今天早上找我谈话,我也吓了一跳。不过说真的,我现在就担心干不好,过不了几天会给沈书记赶下来,到时候你们这班小子,一定要记得安慰我……”

    “你又在晃点我们了;沈书记能把你提上去,还能看错你?我看啊,你这往后跟着沈书记,指定着要步步高升了。要赶到哪天,我们求到你门上去,老黄你不可许拿架子不理人啊。”即使看到木已成舟,好些人心里还是酸溜溜的,只是谈笑间不会把情绪流露出来。

    沈淮一手缔造了梅钢跟梅溪镇的腾飞崛起,绝大多数人对沈淮心里只有敬佩跟叹服,也享受着梅钢、梅溪镇腾飞崛起带给他们的巨大好处,就算沈淮背后没有市委书记撑腰,也没有人会不自量力的妄图去跟沈淮比什么?

    不过,黄新良在梅溪镇是什么水底,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看到黄新良这次给提拔,很多自以为资历跟能力及背景都不比他的人,心里自然就有些不平衡了。

    黄新良早年师院毕业后到梅溪学当教师,给杜建调到镇上,从秘书干起,年时间做到党政办主任。黄新良在梅溪镇长期以来都是杜建的嫡系,跟何清社、李锋都不对付。在沈淮到梅溪镇入职的当天,黄新良因为配合杜建钳制沈淮,当场就给沈淮骂得狗血淋头,之后,沈淮也时不时找钉子给黄新良碰。

    杜建给调走之后,黄新良看到跟杜建去县里也前途黯淡,舍不得党政办主任的职务,就咬牙留下了来。很多人都以为黄新良接下来的日子会十分的凄凉,便是黄新良自己也做好长期抗战、熬到沈淮离开梅溪镇再从长计较的准备。

    沈淮提拔黄新良担任副镇长,很多人还是不以为然。党政办主任的地位,就未必比普通副镇长低,沈淮提拔黄新良,很多人都认为他是要安稳人心。甚至更恶意的想,有人认为沈淮这是要给党政办主任安排上自己的人挪位子,有心看着黄新良在副镇长的位子折腾一辈子。

    这一次的提拔就非同小可了。

    跟地市区县不同,梅溪镇的人事组织、纪检、宣传工作,都归副书记分管或兼任,故而组织委员、宣传委员的地位相对不是那么高,黄新良担任常务副镇长,就明确是镇上第五把手。

    一旦梅溪镇升格为副处级镇,常务副镇长就几乎是铁板钉钉的正科职。

    不要跟沈淮这种异数去比什么,整个东华市,三十岁左右的正科级干部拎出来有几个?这些人里,有几个背后没有金光灿灿的牛叉背景?这将来东华的区县领导甚至市领导,有几个人不是从这些人里出来的?

    黄新良今年也才三十刚出头,在两镇班子合并后这么多副镇长里面,也就周明比他年轻,怎么能叫人不羡慕他的这次提拔?

    当然了,羡慕归羡慕。

    也正因为知道黄新良这一步踏出去,将来在仕途上的发展,要比在座的绝大多数人都要广阔得多。

    黄新良有年龄上的优势,甚至将来都有可能比何清社、李锋、袁宏军等三人爬得更高——大家也只是一脸替黄新良高兴的神情,有些酸溜溜的情绪,也不会过分的表露出来,只是嚷嚷着打机会让黄新良出出血。

    黄新良也完全能理解别人的诧异,今天早上沈淮在到区里汇报工作之前,把他叫过去问及他有没有担任常务副镇长的意愿时,他自己也是非常的震惊,没想到这个职务会落到他的头上,半天时间过去,他的心情还没办法完全平静下来。

    黄新良这时候心情也难以平静下来,只能借口说要把会议记录尽快整理出来给沈淮送过去,先求脱身回办公室平缓一下情绪。

    也有人觉得郭全比黄新良更有资格担任这个常务副镇长,郭全坐在座位上还没有急着走,只是回头跟黄新良笑着说:“黄镇,请客的事你得先点头,我们才能放你走……”

    沈淮上回没有推荐郭全担任副镇长,就是考虑让郭全能专心负责资产办的日常工作。增设常务副镇长的职务,更多的是侧重于行政事务,而沈淮有意在资产办的基础上,正式成立梅溪镇资产管理公司,郭全将来相当长的时间,精力还要放在资产公司这边——沈淮之前跟他沟通过,他没有什么想不开的。

    黄新良见郭全也来趁火打劫,朝他摇头笑笑,说道:“老郭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你今天起哄打劫我,可不怕过两天别人再去打劫你?”

    “那不管,先捞到一顿吃的再说,谁管得了以后啊?”郭全哈哈而笑。

    听到黄新良跟郭全的对话,周明就知道沈淮对郭全也是有所许诺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黄新良、郭全都只比他大两三岁,要说学历,大家都相当;要说能力,周明自认为不比他们差,他还在市计委长期任职,眼界应该要比他们宽;要说背景,黄新良、郭全有个屁背景,偏偏他这个市委副秘书长的女婿、在市委书记跟前都说得上话的人,在梅溪镇成为了别人看笑话的角色。

    周明灰头土脸的收拾笔跟本子,回办公室去。

    注意到周明的脸色很难看,黄新良也不明白这次为什么不是周明得到提拔,但也知道周明心里对他肯定会极不痛快,不说什么,回到办公室,把会议记要很快的整理出去,就拿到沈淮的办公室给他去看。

    沈淮把会议纪要很快的看了一遍,大体无误,就签上字,又跟黄新良谈其他事情:“鹤塘的干部过两天就都要搬过来,没那么多办公室,党政办就按照分管工作性质,让副镇长们合办公室办公。他们要有什么意见,你就说是我吩咐的……”

    “好咧。”黄新良爽利的答应道。

    “推荐你担任常务副镇长,区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做好走马上任的准备,”沈淮说道,“你的分管工作,我粗略想了一下,还没有抽出时间跟何镇长讨论。梅溪镇的城建、招商等工作需要有创新的思维,我想让你承担起来,但是这一块,你也要加强学习,不能把思维局限在之前的乡镇层面上……”

    “嗯,我一定听从沈书记你的吩咐,今后注意加强学习。”黄新良说道。

    “我这次提般,你也不要有太多的想法,反正我要是哪天看你不顺眼了,踢你下去也是眨眨眼睛的工夫,”

    沈淮板着脸说了这么一句话,转脸应起来,招手让黄新良不要一本正经的站在那里,招呼拿椅子坐过来,他点上烟,又把香烟跟火机递给黄新良,

    “也许你心里有很多的不明白。我刚到梅溪镇来,你给我钉子碰,我也还了几颗钉子给你,应该说是互不相欠了。不过呢,你心里要是还记得旧怨,我也管不着,但对于我来说,这段时间,你的工作能力及成绩,我是看在眼里的,梅溪镇没有谁比你更适合担任这个常务副镇长。我跟老何商量,老何也说你行。”

    黄新良心里翻腾,喉头哽咽,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才能表达激动的心情,点上烟抽了一口,眼泪都要给呛出来。

    沈淮又跟黄新良扯了一些话,就让他离开去忙事情。

    黄新良前脚刚走,何清社又敲门进来,拿着一张纸,说道:“鹤塘镇的干部并过来,开销要增加很大一笔,但要安抚人心,国庆的过节费还真不能省。我想比秋那个数的基础上,再加一百,沈书记,你觉得怎么样?”

    “行啊!收入提高了,大家才会有士气,皇帝也不能差饿兵。”沈淮点点头,同意何清社提高国庆的过节费。

    沈淮从来都不觉得,党员干部就一定要过清廉如水的生活。说到底,他要别人拥护他,要别人能听他的指挥去干活,从根本上,他要能给别人带来利益。

    谁都不是傻子,你的工作要不能给别人带来好处,别人凭什么拥护你?

    真要是一个副镇长辛苦一年的收入,都不及梅钢一线工人,那一个有能力、比普通老百姓掌握更多资源的副镇长,心里怎么可能得到平衡,怎么可能踏踏实实的留在镇上工作?

    沈淮一方面对纪检工作不放松,一方面也同意何清社隔三岔五的给大家发过节费等福利增加收入,也默许一定程度的公款吃喝,关键要掌握好好度,把行政费用占财政收入的比例逐步的控制到20%左右,不宜超过太高。

    就算如此,梅溪镇今年能拿出来开销的行政费用,也将超过五百万,实际数额比去年多出近两倍来。

    鹤塘镇的干部新并过来,也确实需要拿钱来安抚一下、拉拢一下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