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斗人 (8:54)

第二百五十四章 斗人 (8:54)

    周明准备要谈一谈招商引资以及金峰纸业投资建厂对梅溪港工业园的重要意义,希望籍此叫大家看到他对工业园及梅溪镇的作用。(_泡&书&吧)

    然而宋晓军提出金峰纸业有严重污染地方的劣迹后,沈淮见周明并不了解相关情况,为了不让会议进程给打断,便直接截断周明的话头,让他做好准备工作,到下次会议上再讨论这个问题,让郭全接下来汇报分管工作。

    周明到梅溪镇就职,也有大半个月了,沈淮目前还没有安排他具体的分管工作,眼下主要是协助何清社、袁宏军工作,熟悉梅溪镇及工业园的情况。

    沈淮对会议时间的控制,要求非常严格,周明也知道这个状况。

    知道归知道,但周明已经习惯了为一件小事拉一大群人讨论半天的机关作风,一时间还适应不了梅溪镇在沈淮强压之下形成的快节奏,这时候给宋晓军质疑、给沈淮直接截住话头,心里像是给堵住似的,坐在椅子上,心里怎么想都有一股子别扭劲消不去。

    周明不敢对沈淮有什么意见,但看宋晓军就是不顺眼。虽然有些话是经沈淮的口问出,但实际上他还是给村干部出身的宋晓军直接质疑到无言以对,周明也感到脸上挂不住。

    会议进程很快,各人把手头的事情汇报过,有需要协调的,也是很快讨论做出处置,也没有什么重要事务需要表决,四十分钟就把会开完了,沈淮看了看手表,就想拉袁宏军他们到工地现场走一步。

    周明轻轻咳了一声,将别人目光吸引起来,说道:“金峰纸业的事情,趁着会议还有时间,我还想再说一说……”

    沈淮屁股都抬了一半,听周明又有话要说,便把合起来的笔记本又摊桌上,听他说下去。

    周明是市委副秘书长熊斌的女婿,这在梅溪镇政府差不多人所皆知,些微小事大家都不会驳他的面子,就安心坐在座位上听他解释。

    “之前市电视台有记者也曾拿污染问题当面质问过沈书记,沈书记当时没有给那个女记者什么好脸色看,我记得沈书记说过梅溪镇当前首先任务是发展,谈其他的还太早,”周明说道,“宋晓军刚从村里提拔上来,层次站得还不够,可能对东华目前严峻的发展形势不是很清楚,过于看重污染问题,反而有可能错过发展的机遇……”

    周明现在倒是不敢对沈淮有什么意见,但他到梅溪镇之后提出第一个动议,就给一个村干部质疑掉,他很是不甘心,反击自然直接把矛头指向宋晓军。**泡!书。吧*

    听着周明直接数落自己村干部出身、层次不够,性子直拗的宋晓军当下老脸就涨得通红,但是周明就是公开看不起他,拿沈淮曾经公开说过的话来扣他的帽子,也叫他一时难以还口反驳,也知道这时候反口相讥,就跟周明结成死仇了。

    周明是市委副秘书长熊斌的女婿,又是市直机关下派干部,宋晓军心知跟他公开对立,要掂量自己的份量,当下也只能忍一时之辱,沉默不言。

    沈淮心知当下,央官员看不起地方;地方上,省里看不起地市,地市看不起区县,区县看不起乡镇,乡镇看不起村干部。

    沈淮在摊开的笔记本上写着字,旁人也不知道他在写些什么。

    沈淮不表态,其他人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帮宋晓军仗义执言跟周明起冲突,就算有人心里向着宋晓军,也只会事后安慰他,不会当场就把矛盾激烈化。

    “周镇长的话不错,我们现在还是要抓发展,过程当还有一些问题暴露出来,不要急着一下子就解决好,要有逐步消化的心理准备,”沈淮在笔记本上写完话,把笔记本合上,看了看周明跟宋晓军,接着说道,“不过任何容忍跟牺牲都是限度的,首先要明确的,梅溪港工业园现在以及以后,都不能要破坏式的发展,不能要毁灭性的发展。到底要不要欢迎金峰纸业来梅溪镇工业园投资建厂,初步的调研是必须要做的。这件事由周镇长跟宋晓军共同负责,你们两个协调好工作,调研有结论之后,直接向我汇报。周镇长,你有没有意见?”

    看着沈淮看过来眼神有些凌厉,周明胸口像是给打了一拳,没想沈淮直接把宋晓军跟他捻一块去了,却又提不出什么反对意见,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赵东看了周明一眼,心里轻叹,没想到他到市计委几年,机关作风这么严重,竟然想当然的以为沈淮就不希望下面团结一片,竟然想当着沈淮的面踩宋晓军。

    宋晓军是村干部出身不假,在官场上可以说是起点最低,最没有发展前途的。

    不过宋晓军高毕业后入伍,干了几年的志愿兵退役之后到村里当任干部,在李社、蔡家桥两村合并等事务上表现出能力不错,也很有干劲。

    两镇合并,沈淮必然也要让鹤塘镇有一定名额的干部进入决策层。

    虽然李社村先期并入梅溪镇,但宋晓军从出身上要算鹤塘镇的,与其把名额让给其他不熟悉底细的干部,还不是直接提拔宋晓军,所以在工业园挂牌之后,沈淮直接让宋晓军兼任园区综合办副主任、园区劳务公司副经理的职务,负责协助袁宏军的日常工作。

    宋晓军级别上看似没有什么提升,但也不能说是默默无闻之辈。

    既然周明打心眼里瞧不起宋晓军的村干部,沈淮就硬把宋晓军跟他捻到一起去。这样,到底是你市计委出身的周明能力更强,还是他村干部出身的宋晓军工作更细致,大家就能有一个直接的比较。

    也不管周明心里郁闷不郁闷,沈淮就直接站起来,明确表示会议到此结束,对赵东、袁宏军、汪康升、周知白说道:“老赵、老袁、老汪,你陪我跟周总去一下物流园现场,其他人有事没事就散了吧……”

    大家也不说什么,只是看了周明一眼,心里从此都有个警惕;而根本就不看周明脸色的、今天也给拉开参加会议的周知白,笑着走到宋晓军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今天受挫不轻的心灵。

    周明脸色难看,没想到沈淮竟然为支持村干部出身的宋晓军,给他这么大一个钉子踩,但他知道沈淮的家世,不敢给沈淮脸色看,只能借整理会议记录来避免他人的眼神。

    鹏悦集团的物流园及堆场以及废钢整理厂,要跟码头配套建成,同时投入使用。周知白之前以为梅钢建造码头的速度不会快,乡镇及国营企业的效率,他认识太多,所以就难免有些懈怠,他这边的动作就慢了一些。

    散货码头的建造速度,比周知白想象要快得多,鹏悦反而给拖到后面,沈淮把周知白拉过来,就是不想鹏悦拖后腿,商量怎么推进速度,要让货运码头能在年底就能投入使用。

    从物流园工地出来,沈淮跟袁宏军、周知白他们分开,他与赵东坐车返回梅钢,看到宋晓军站在路边等他,让邵车将车停过去。

    “沈书记,你支持我,信任我,我一定不能辜负你的信任。”宋晓军走过来说道,事情过去一个小时,他的情绪还是难以平复下来,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

    看着宋晓军的眼圈有些红,三十出头的汉子,想干些实事,不可能不碰得满头包,即使学会了跟现实妥协,但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不甘心屈服的傲气吧?沈淮心里轻叹一口气,隔着车窗对宋晓军说道:

    “你有能力把事做好,我自然就会支持你;你要是没有能力做事,你也不要抱怨什么。金峰纸业的调研工作,你跟周镇长配合好,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嗯,我知道。”宋晓军点点头。

    “那你去忙吧……”沈淮坐回来,示意邵征开车。

    “周明在机关待的事情太久了,”待车开动起来,沈淮跟赵东说道,“他想当然的以为所有领导都不会希望下面人团结一片,却不知道,只有没有信心去掌控局面的人,才想着到处搞平衡,想着把底下人搞对立、搞分化。有些话我不想跟他说什么,说轻了,他听不进去,说重了,我都想跟他翻脸。你有机会跟他说说。他想做出成绩,这是好事,但他再把机关里学到的那一套搞到梅溪镇来,不要怪我叫他坐冷板凳!”

    赵东点点头,也是忍不住叹气,说道:“以前在市钢厂里,周明还是能干事的,大概也是这些年受了不少挫折……”他还是想缓和一下沈淮对周明的不满。

    “务虚有时候是必要的,但更需要务实。有时候我们需要眼睛看着上面,但光盯着上面,这种人,梅溪镇不能要,梅钢更不能用,”沈淮说道,“周明从本质上,从根性上,就那个郭成峰是一路的,你要不信,你就等着看……”

    赵东笑了笑,他也有些想不明白周明为什么最后还坚持到梅溪镇来找不痛苦,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熊斌的意图在里面,所以不好就这事说什么。不过他相信,沈淮既然同意让周明到梅溪来,自然就有信心叫他添不了乱、整不出事。周明刚到梅溪镇就想通过踩宋晓军想确定自己在梅溪镇的权威,沈淮就把宋晓军跟他捻到一起去,让宋晓军贴身盯死他,看他难不难受!

    赵东不由得想,周明要是不能把自己的心态端正过来,以后在梅溪镇怕是还会有苦闷的日子要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