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讥笑

第二百一十三章 讥笑

    九四年,地方巨富偏爱奔驰、皇冠,但在京城则多选凯迪拉克来装点门面。

    摸着真皮垫子,柔软如少女的肌肤,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有钱有权是件极美好的事情,沈淮看着谢海诚也一脸阴柔的坐进来,但在宋鸿军、孙启义进车的瞬间,他脸上的阴柔又像给大风吹散去乌云,挂上笑容。

    “沈淮前些年在法国读书,跟孙总应该很熟悉吧?”宋鸿军回过头来问,“孙总是不是应该要算沈淮的表舅?”

    “是啊,我也有两年都没有见到沈淮这个‘表外甥’了,”孙启义坐在副驾驶位上,转过头来,说道,“听亚琳说你这两年在东华的成绩相当不错啊,她上回到香港,还极力劝说家族投资梅钢。我一直没有时间到东华走一趟,也不知道亚琳是不是在替你吹牛……”

    沈淮性格乖张不受待见,这在孙家、宋家是公认的,但三年前的醉酒事件,依旧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谢棠当年出国时年纪还小,孙启义是临时受托的海外监护人,自然也知道那件事。三年时,沈淮给赶回国,经香港转机,孙启义也是乘同一班飞机回香港,也算是监视沈淮回国。

    看着孙启义眼里流露出来的不屑眼神,差点就要把“不相信”三个字刻额头上,沈淮只是淡淡的说道:“东华穷乡僻壤的,表舅你就是过来,我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

    如果是小富即安,沈淮真要把梅钢的成绩摆出来,在宋鸿军、宋鸿奇等同辈人面前,自然也不会逊色,但他不满足于此。

    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家族是助力也好、阻力也好,男儿怎么可以没有超越整个家族、站在时代之巅的雄心?

    作为资本密集型产业,梅钢要发展,首先要突破的就是资金屏障。

    如此梅钢总资产两亿,其中负债就占到一点二个亿;这么高负债率,不注入新的资本,短时间里也没有办法向银行融资。

    沈淮想在明后年,将梅钢的产能扩张到五十万吨规模,需要额外获得三到五亿的庞大资金。没有金融资本的支持,这个靠梅钢自身的利润进行积累,需要六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虽然知道从长青集团获得支援的可能性很低,孙亚琳还是极力帮沈淮到孙家内部去游说,但在香港时遭到孙启义的嘲笑跟断然否定。

    长青集团近年来在大陆陆续有些投资,沈淮的外祖父沈山也进入业信银行监事会,但整个大陆业务还是以在香港的孙启义为总负责人。过不了孙启义这一关,长青集团的庞大资本,根本就没有可能大规模的往东华流动,只能靠孙亚琳拉拢其他一些零碎资本投过来。

    “梅钢?”前面的车还没有启动,宋鸿军这时候不敢造次挨骂,听到孙启义的话,讶异的回头问沈淮,“你不是说在乡镇工作吗,怎么又扯到梅钢上去了?梅钢是一家钢铁企业吗?”

    宋鸿军早就听说四舅的沈淮也是个操蛋性子,不讨四舅的喜欢,父子关系很恶劣,不过他本身也是享乐主义者,对沈淮倒没有什么恶感。所以他今天看到沈淮,也是热络的打招呼,倒也不全是他为人圆滑的缘故。

    宋鸿军最初听到沈淮在东华下面的乡镇工作,也是吃了一惊,深感意外,但他习惯在商海折腾,没有从政者的小心翼翼,就算知道可能有他所不知的原因,还是很大大咧咧的劝沈淮辞去公职,出来做生意。

    他当时是真以为沈淮在基层苦熬资历,也认为在乡镇熬资历对宋家人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意义,倒没想到另有隐情。

    面对大表兄宋鸿军的疑问,沈淮也只很平淡的回答他:“嗯,梅钢是我所负责的一家乡镇企业,在地方上,乡镇官员在乡镇企业兼职的情况很常见……”

    “哦,这倒也是,是我想太浅,还以为你在乡镇熬资历呢,”宋鸿军笑道,“我的公司在香港跟广南也做钢材跟矿石贸易。现在乡镇企业也时兴搞合资,你什么时候把梅钢的资料给我一份,说不定我可以给梅钢投一两百万,也算帮你撑撑政绩……”

    对一千万以下的小规模资本,要是不能整合其他的优质资源,沈淮根本就不会考虑。不过面对宋鸿军的好意,沈淮只是笑笑,说道:“好的,改天请大表哥你专门到东华来做客……”

    谢海城嗤然一笑,说道:“一两百万?鸿军,你那是太小看人家的胃口了,”脸挂着笑问前转过头来的孙启义,“启义,上回亚琳来香港,张口想要多少?”

    “多少?”宋鸿军倒是越发好奇。

    “亚琳那丫头是开玩笑,你也当真?”孙启义倒不想沈淮太难堪,笑着说道。

    “我可没看出亚琳是开玩笑呢,”谢海诚不想放过沈淮,面带嘲讽的笑道,“张口就要三个亿。当然,这不关我什么事,只是听到这个数,我的腰也差点吓闪了;鸿军,你那一两百万,就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听谢海诚这么说,宋鸿军也只是笑笑。

    他虽然对沈淮没有什么成见,但也显然不会相信沈淮有能力消化三个亿的产业资本。他在下海经商拼搏十年,目前公司所经营的最大项目,也就是一个两千户规模的超大型楼盘,总计投入的资金也就一个多亿。

    沈淮沉默的看向车窗外,谢海城、孙启义要算他的长辈,他们同气连声的嘲笑他,他又不能把梅钢搬出来,砸他们脸上,叫他们看看今天的梅钢是不是他们可以嘲笑的!

    车队很快就启动了,由于已经提前封闭了到丰泽园大饭店的路段,就三五分钟车队就到丰泽园大饭店的停车场。

    丰泽园这边的安保更是严密,有些关系不那么亲近的宾朋直接赶到丰泽园,这时候也一起出来迎接寿星。

    沈淮看到小姑、小姑父也陪同宾朋一起从大楼里走出来,心想怎么刚才没有看到他们的人,原来先到丰泽园来了。

    老爷子曾干过副总理,今天的宾客,部委系统是主力,他小姑宋文慧又是部委出身,自然要分工招呼部委的宾客,今天是根本没可能脱身。

    宋文慧其实也担心沈淮今天的情绪,担心他第一次回宋家会不会受到冷落,看到他从宋鸿军的车里出来,紧接着又看到谢海诚、孙启义也一同下车来,忍不住埋怨丈夫:“你怎么安排沈淮跟他们坐一部车?”

    唐建民也是冤枉,他领沈淮见过老爷子,就赶到丰泽园这边来跟妻子招呼电力系统的客人,就跟宋鸿军吩咐一声要他过来时把沈淮捎上,哪里想到不知详情的宋鸿军会把谢海诚、孙启义一起拉上?又怎么会想到谢海诚跟孙启义两个人不避着沈淮?

    唐建民知道谢海诚因为谢棠的事,对沈淮的敌意尤深,担心谢海诚是有意跟沈淮坐同一辆车。唐建民刚想要走过去将沈淮与谢海诚他们分开来,就看到宋炳生跟谢佳惠随后下车来,招手要沈淮过去;谢海诚、孙启义以及停好车过来的宋鸿军也同时走过去。

    宋炳生要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父子和睦,唐建民也有些不知要怎么办才好。

    宋文慧倒是直接,跟身边的客人道了声歉,就径直朝沈淮他们那边走过去。

    唐建民也只能跟着走过去,这时候除了沈淮跟他父亲宋炳生以及宋鸿军、谢海诚、孙启义他们站在一起,鸿奇、鸿义也凑过来谈笑风声,只是沈淮站在一旁沉默不吭声,唐建民想缓和一下气氛,笑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没什么,”宋鸿义笑着道,“谢叔说沈淮在东华负责一家乡镇企业,想从香港融资三个亿,我们都觉得很惊讶,正想问沈淮这三个亿他想怎么花呢。小姑父,你看不出来吧,沈淮不声不吭的,干出来的可是大事情,真是叫大家吓一跳呢……”

    宋鸿义嘴里这么说着,脸上却是轻佻跟揶揄的笑,甚至都不屑拿正眼瞅沈淮;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只是当沈淮好吹大牛,嬉皮笑脸的议论“三个亿”的事。

    唐建民向来都是好脾气,但听到这里,也恼火起来。

    要不是昨夜的深谈,唐建民心想他也会当三个亿是笑话吧,但经过昨夜的深谈,他能知道沈淮虽然年轻,但眼光远大,雄心勃勃,不要说三个亿,就是十个亿的产业资本,他相信沈淮也有能力消化。

    只是这种事,不是亲眼看到,谁会相信仅二十五岁的沈淮有能力运作三个亿甚至更高的产业资本?更何况左右一群都是对沈淮心存严重偏见的人?

    就像鹤立鸡群,却要忍受鸡群的嘲讽,唐建民心想此时沉默着的沈淮,心里应该会很不好受吧?

    唐建民见海诚脸上那阴柔的笑意,心知他是要挑逗宋鸿义他们一起挤兑沈淮,是想挤兑得沈淮压不住脾气当场发作,这样他就可以看到沈淮在宋家人及宾客跟前丢人现眼。

    看着妻子宋文慧怒容满面,唐建民只能轻轻的拉她一把,老四宋炳文看着宋鸿义他们奚落沈淮而熟视无睹,他们也能说什么?真要把事情搞大了,只会叫谢海诚的奸计得逞。

    “沈淮,走,我有事跟你说,”宋文慧也只能压制心里的恼火,将沈淮从这些人身边拉走。

    沈淮走到小姑的身边,看她怒容,出声安慰她:“小姑,我没有事……”

    宋文慧听了眼泪差点要落下来。

    这时候有一辆黑色奥迪车单独开过来,宋炳生异讶的说:“田家庚怎么过来?”

    沈淮也是疑惑,田家庚是农业部长,是他父亲的顶头上司,也曾经是老爷在部委下的部属,他难道不该过来吗?

    “中央已经决定由田家庚担任淮海省委书记,”宋文慧轻声说道,“你二伯也想去淮海省的……”

    沈淮这时候才明白过来,父亲到淮海省担任副省长,原来是二伯给干下来之后,中央对宋家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