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畏罪自杀

第一百九十五章 畏罪自杀

    何月莲气喘吁吁的跑上楼来,敲门进了沈淮的办公室,就看见沈淮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刘卫国跟何清社、李锋坐在边上说话。

    她抬手抹掉额头的香汗,张嘴问道:“听说是沈书记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沈淮放下手里的文件,看着香汗淋漓、香腮绯红的何月莲,压着声音说道:“你心里清楚我找你过来是问什么事情;你说我找你过来是为什么事情?”

    何月莲叫沈淮虎视眈眈的盯着,莫名的有些气紧,有股无形的压力罩在她身上,叫她喘不过气。她没有想到杜贵纠集上百人封门堵路,还没等闹出影响来,就给沈淮三二下拨拉着就轻易瓦解掉了。

    何月莲在沈淮的逼视下,不敢再马虎眼,只有摆出一副哭丧脸诉苦道:

    “在闹事之前,杜贵是来找过我,要我跟着大家一起闹事,想让镇上改变主意。开始听到镇上放弃下梅公路改造,我是有些费解,后来细想想沈书记为梅溪镇做了这么多事,哪一件不是为群众着想?我就想着沈书记必然有更深的考虑,即使一时无法理解,也应该支持镇上的决定,所以我就没有理会杜贵,今天发生的事情,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你话说得很漂亮,但你想凭借这句话就想把我糊弄过去,你是做梦!”沈淮拍着桌子站起来,盯着何月莲,厉声质问,“你早知道杜贵在背后挑唆商户冲击镇政府,我问你,我、何镇长、李书记,哪个人的电话你不知道?你是不是想着他们闹大动静,闹得不可收拾,闹得镇上不得不改变主意,你好跟着从中渔翁得利。”

    “沈书记,我要有这个心思,天打雷劈。杜贵说整件事都是潘石贵策划的,背后的潘区长有撑腰,”何月莲见沈淮发怒,将桌子拍着哐铛响,心惊肉跳,哭丧着脸,说道,“我不过承包一家小商场经营,这些年攒下这点身家,潘石贵、潘区长,哪个我能得罪起……”

    沈淮挥手打断何月莲的话,说道:“潘区长跟这件事无关,你不要胡说八道,至于杜贵跟你接触的其他情况,你跟刘所长好好交待……”

    何月莲点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什么情况,都不会隐瞒。”她熟谙官场的规则,见沈淮无意扩大到潘石华头上去,但不意味着他会轻易放过杜贵、潘石贵。她要是不帮沈淮将杜贵、潘石贵咬出来,沈淮必然会有手段对付她,眼下的情形已经由不得她再首鼠两端、两面讨好了。

    见滑溜得跟泥鳅一样的何月莲表示屈服,沈淮让刘卫国带她回派出所做笔录去。有花衬衫青年跟何月莲的证据,就不怕杜贵能跑到天上去。

    “现在怎么办,让派出所出警到杜贵家走一趟?”李锋问道。

    “这么大的事情,总归要跟潘区长汇报一下。”沈淮笑了笑,拉开抽屉,拿出通讯录,找出潘石华的联系方式,拿起电话机就拔过去。

    何清社、李锋见沈淮直接打电话逼着潘石华表态,相视一笑,他们能看出沈淮笑里藏着杀机:英皇案发生之后,杜贵、潘石贵还敢玩这一出,真是不知死活。

    ************

    潘石华听到沈淮先挂了电话,发恨的将电话机摔下来。

    官场有不成文的规矩,下级给上级打电话,从没有主动挂电话的可能,从这个细微动作上,就可知沈淮压根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只是潘石华顾不去追究这个细节,厉声朝垂头坐在沙发上的潘石贵骂道:“你这个蠢货,了不得了,你知道制造事端、冲击党政机关是什么罪名吗?”

    “他一个镇政府大院,算什么党政机关?”潘石贵不以为是的说道。

    “镇政府就不是党政机关了?”潘石华恨不得拿桌上的茶杯去砸闯祸的堂弟,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去直接惹这条疯狗。你到底有没有耳朵听进去我的一句话?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就算没有脑子,做事为什么不过来问一问我?”

    潘石华怒气冲冲的训骂,唾沫星子喷得潘石贵一脸。

    “下梅公路改造,我听你的,拿了六百万去扫房,现在沈淮突然放弃下梅公路改造,你让我怎么办?”潘石贵过来找堂兄给沈淮施加压力,没想到话没有怎么说出口,却给喷了一脸唾沫星子,心头也压不住一股邪火,忍不住争辩起来,“我损失一两百万没有什么,但这六百万不是我一个人的钱。”

    “扫房的事,跟我没关系,今天的事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你自己拉的屎,自己把屁股擦干净,”潘石华挥手打断潘石贵的话,“现在梅溪镇派出所正把此案移交唐闸区分局,我劝你跟杜贵主动去自首,把问题交待清楚;这次我不可能包庇你们……”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自己拉的屎?”潘石贵急躁的跳出来,冲着潘石华吼道,“当初要不是你拍着胸口说沈淮一定会搞下梅公路改造工程,要不是嫂子一开始捧五十万给我,我能跳到这个坑里去?”

    “我说梅溪镇会搞下梅公路改造,没有要你去梅溪镇买房;你嫂子拿五十万给你,是借给你去办企业,没有要你去梅溪镇买房,”潘石华坐回到办公桌后面,冷着面孔说道,“我现在还在位子上,你主动去区分局交待问题,问题也不会太严重,以后还能有翻身的机会。你要是乱说话,像只疯狗乱咬人,你应该清楚问题会变得多严重!”看到潘石贵怒气冲冲的逼过来,潘石华厉声喝问,“你要干什么……”

    杜贵站在门外,把办公室里的争吵听得一清二楚,从头顶到脚底都仿佛给浸在冰水里面凉透到心。

    他本指望潘石华能给他们撑腰,把这件事压下去,完全没有想到潘石华会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还要把他们交出去。连潘石华都不敢压制沈淮,杜贵也知道大势已去,就算现在联系杜建,也无济于事。

    事情到这一步,他也无计可施,只能听天由命,只要潘石华在任上,他们就算这次栽了,以后总归还会有翻身的机会。

    杜贵想进去劝潘石贵息一息火气,不要跟潘石华这么吵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只是杜贵刚推开门,就看见潘石华抬手冲潘石贵脸上就一耳光,声音响亮得叫杜贵听了直打哆嗦。

    潘石贵仿佛给这一耳光打清醒,捂着火辣辣的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堂兄潘石华。潘石华见杜贵推开门看过来,愤怒的吼道:“滚出去!”

    杜贵慌忙退出去,把门掩上,紧接就见潘石贵猛的拉开门冲出去,杜贵追上去,劝说道:“潘总,潘总,潘区长也是好意!”

    “好意妈个屁。要不是他家太贪心,我这次能栽这么深进去?出了事,他们两手抹嘴,吃进肚子不吐出,要老子去擦屁股。这满屁股的屎,怎么擦干净!”潘石贵愤恨得口不择言,他也不想听杜贵说什么,“你不要劝我什么,你回去,什么都不要怕。案子已经移交唐闸区分局了,这事他潘石华不兜下来,这事我跟他没完。这些年吃我的、用我的、拿我的,出了点事就想屁股拍拍干净当什么事都跟他没关系,天下没有这么简单的事!”

    看着潘石贵脸上那清晰的巴掌印,看他狰狞的样子,杜贵也有些后怕,只是潘石贵出门就钻进车子里去,不给上车的机会,他无计可施。

    杜贵没有看到潘石华站在窗户后望出来的阴柔眼神,他没有胆量去唐闸区自首,也没有胆量回梅溪镇跟沈淮求饶,在市里转悠了半天,直到深夜,才在街上找了一部车回霞浦县里去,摸到堂兄杜建的房里。

    杜建打开房门,见杜贵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口,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个蠢货,你拿了钱去生意,怎么就跟潘石贵凑一起跑回梅溪镇去胡折腾?”

    “我也是一时糊涂,以为潘石贵背后有潘石华撑腰,怎么都能罩得住。哪里想到出了这点事,潘石华就丢手不管?”杜贵欲哭无泪。

    “潘石华决定丢手不管了?”杜建也有些意外,没想到潘石华会这么软弱,但细想想也能理解,就看沈淮整王子亮,把英皇弄倒,潘石华这次要不把自己撇干净,很可能连自己也要栽进去。

    杜建打开门,让杜贵进来,问道:“你没有吃饭吧?”

    “嗯。”杜贵点点头。

    杜建让老伴去炒两个菜,跟杜贵说道:“这件事我也没有办法帮你,顶多帮你出出主意,你陷进去有多深?”

    “借了三十万,连个自己的二十万,拿了三间店面房,潘石贵他整了六百万进去,”杜贵说道,“本以为抬高补偿价格后,大不了让潘石华从区财政给梅溪镇多补贴几百万,帮梅溪镇的帐做平。只是没想到沈淮直接放弃改造下梅公路。”

    杜建苦笑摇了摇头,说道:“沈淮要是这么容易搞,上回股权改制,潘家就能入股钢厂了。你也不要多想什么,房子总归还在那里,下梅公路改造就算拖上个三五年,总归还是要改造的。你做好进去呆半年的准备……”

    “一定要吗?”杜贵哭丧着脸问道。

    “何月莲把你供出来了,”杜建在梅溪镇自然还有消息源,也不跟杜贵细说,只是把眼前的形势说给他听,“其他什么事都好说,捏造事端、冲击党政机关这帽子扣下来,这个事没有谁愿意替你们擦屁股的。你们这次太草率了,就当得个教训吧……”

    这时候组合柜上的电话机响了起来,杜建走过去接电话。杜贵看着他堂兄身子僵在那里,问道:“又有什么事情?”

    杜建放电话,说道:“有人发现潘石贵在青龙湖畏罪跳湖自杀了……”

    “怎么可能?”杜贵惊站起来。

    “你不要多问什么,也不要多说什么,你赶紧去县公安局去自首,什么话都不要多说,千万不要说看到潘石贵跟潘石华争执的事情,也不要说来过我这里。”杜建吩咐道。

    杜贵打心里渗上来一股寒意,颓然点头,知道有些事不是他能逆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