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堵路

第一百九十三章 堵路

    周家愿意更进一步的深入合作,事情推动就快得多。

    六月二十六日,鹏悦正式签置协议,入股渚江建设。张力升也同时代表业信银行签协意向书,同意由鹏悦集团提供资产担保,向渚江建设提供四千万的低息贷款,省得资金从鹏悦走一圈。

    在准备工作就绪之后,沈淮才召开党政会议讨论放弃现有方案,改南线建桥的问题。此事一直都秘密筹划之中,党委仅何清社、李锋、黄新良、郭全等少数知晓其事,新方案一经公布,其他党委成员自然是既震惊又怀疑。

    也有人对南线建桥动用如此巨额的资金表示担忧。

    除路桥工程外,附属的钢厂路棚户区拆迁安置、梅溪老街改造等工程在内,大致总共需要六千万的资金才能把这些事办妥。

    有些人不明白融资渠道多样化的妙处,甚至看不到发展的趋势,只知道要做好这几件事需要投入六千万资金,这是梅溪镇九三年财政收入的十倍。

    他们一心以为,沈淮这个败家子,要一次把今后十年的财政收入都一次败光掉,心里自然有极大的担忧。

    不过沈淮事先跟何清社、李锋取得共识,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一步,党政会议也就是走一下形式,让这件事看上去是经过集体讨论做出的决策。

    乡镇没有太强烈的保密意识,事情经党政会议讨论通过,也就相当于对外公开了。

    放弃现有方案、改南线建桥,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参与集资建房的人高兴了。

    之前的新梅新村集资房小村,虽说市政设施齐全、建筑质量高、规划中的新村环境好,但偏于一隅也是最大的美中不足。也是这点美中不足,叫很多人犹豫了一阵后最终放弃参与集资建房。

    改南线建桥,又在钢厂路的基础上、以城市二级道路标淮修建造高等级的渚溪路,与东侧正修建的梅鹤路相连,立马扭转新梅新村窝在隅、出入不便的劣势。

    参与集资建房的人听到消息,马上挂出笑脸;之前犹豫来犹豫去放弃参与集资建房的,这时候又重新动了心,不敢去骚扰沈淮,就盯着负责镇置业公司的郭全,打听新梅新村三期什么时间启动。

    居住在钢厂路北片棚户区的居民也是热烈的讨论南线建桥的消息。

    钢厂路北侧的棚户区形成跟六十年代建小钢铁厂有直接关系,最初就是建造了一批简易房安顿钢厂职工以及乡镇工作人员。

    三十年来,有些职工离休离职,住户也发生很多变更;有些房屋变成私房,有些房屋则还是公租房。但除了镇宿舍区镇上每年有房屋修缮补助外,大部分房屋已经破败不堪。

    这些年来,你家搭一间厨房、我家搭一间厕所,整个棚户区都挤挨在一起,就算有些住户手头攒了些钱,想翻建新房也挪不出空地来。

    整体拆迁是最好的途径,但城区都还有大片的棚户区待改造呢,梅溪镇的居民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好事会轮到他们头上。

    渚溪大桥、渚溪路要往北拓宽二十来米,涉及到的住户大约有三十来户。不过沈淮这次是要把渚溪路到梅溪老街的棚户区全部拆除,近二百户人家将全部安置到渚溪路南侧的新梅新村三期工程里去。

    集资房小区新梅新村跟棚户区就隔着狭窄的钢厂路,棚户区的住户每天都能看到新村的建设情况。部分有条件的人家,早就缴了钱,参加集资建房,为家庭成员改善居住环境,不过大部分的住户还没有这个经济条件,只能望梅制渴,夜里做着能搬进新村去住的梦。

    突然间梦即将成为现实,棚户区的兴奋劲自然就不用提了。

    有高兴自然就有不高兴的。

    早初流传出来的方案,是重建梅溪大桥、沿下梅公路往南侧拓宽。

    对下梅公路沿线的商户来说,公路北侧商住户指望环境能得到大幅改善,南侧的商住户,虽然会有一些停业损失,但也都指望能获得高额的赔偿跟拿到新建的店面房。

    特别这段时间暗地里私房交易活跃,更增加商住户获得高额赔偿的期待值,却没有想到临头泼来一盆冷水,扑灭他们的希望。

    消息一经传出,上午就有十数人跑到镇政府的追问其事。

    沈淮上午开过会后,就到钢厂看三十吨高频电炉的安装情况,何清社对此也没有特别的警惕,只是派项目组副组长,也是新上任的副镇长兼党政办主任黄新良跟这些人解释。

    到下午时,不甘心多日期待化为泡影的商住户,总共有八十余人,聚集起来,一起跑到镇政府讨说法。他们下午没有直接进镇政府大院,而是聚集在镇政府大门前,将学堂街堵了严严实实。

    沈淮得到消息,不得以放下手头的事情,喊邵征开车送他回镇政府。

    “是不是等刘所长带人到镇政府先控制住局面再说?”邵征担心沈淮过早露面,会受到冲击。

    “没关系,毕竟只是少数人想不通,个别人在背后挑事,出不了大乱子。”沈淮坚持赶回镇政府控制事态恶化。

    除了起初围堵镇政府的八十多人外,这会儿时间又聚集了一两百看热闹的人群,将学堂街堵了个水泄不通。派出所的人手少,只能勉强维持秩序不至于太混乱,李锋则组织联防队的人手在大门内侧,防止这些人冲进去。

    沈淮皱着眉头,学堂街给堵了个水泄不通,马上又是镇小及梅溪中学放学的时间,即使通知学校暂缓放学,但在这个点再堵下去,很快就会聚集上千甚至更多的人来,局势将越发难以控制。

    沈淮跟邵征挤到里面去,看到有个小青年拿着半截砖头在砸镇政府大门,邵征一把将那小青年的手抓住,将砖头夺下来。

    沈淮示意李锋将大门打开,他平静的看着围在大门的这些人,说道:“我是沈淮,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到里面来跟我谈。阻碍交通是违法行为,你们不要受别人的教唆……”

    褚强等人见机也快,打开大门就迅速钻出来,挡在后面,不让别人缠住沈淮。

    沈淮走到大门内侧,站到花坛上居高望过去,看到杜贵在人群里的闪烁,倒没看到潘石贵的身影,心里冷冷一笑,示意邵征、褚强他们放人进来。

    围堵在大门的人群在迟疑,不知道是继续堵路,还是进镇政府大院对话,但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来:

    “不要听他放屁,他就想骗我们进去把大家都抓起来!我们要求很简单,就是让镇政府改变决定,没有什么好谈的。镇政府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们绝不走……”

    沈淮从李锋手里拿过喊话喇叭,指着人群里一个穿花衬衫的青年,厉声问道:“你的声音最响亮,你站出来说说,你想让镇政府改变什么决定?”

    花衬衫青年给沈淮拿手指着脸,想躲没处躲,只有硬着头皮站出来,大声质问道:“镇政府为什么出尔反尔,之前一直都在说要修下梅公路,要我们配合镇上做拆迁工作,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变更主意,镇上是把我们当成猴耍吗?”

    “下梅公路改造工程,镇上一直都在积极的推动,但这是涉及到大家根本利益的事情,所以要征得大家的同意,”沈淮拿着嗽叭大声喊话,说道,“所以在月初时,镇上做了一项问卷调查。大约有60%的商住户是愿意配合镇上搞道路改造的,不过也有一些商住户持不同意见……”

    这时候黄新良将一份名单递过来,沈淮打开名单:“纪学礼在问卷调查中回答我们的工作人员:老子从爷爷辈就住这里,镇政府凭什么叫我拆就拆,老子就是不拆,给多少钱都拆?南河居委会四组唐学礼在不在?”

    沈淮眼神锐利的扫过人群,通过旁边人的目光,当即找那头顶有些秃的中年人,见他要往后退走,手指着他,喝问道:“你是不是纪学礼,请你告诉我,镇政府决定暂缓下梅公路改造工程,你有什么意见要跟镇上表达?”

    “我……我……”中年秃头男“我”的头上,就给旁边嘘声哄赶走。

    “同样是南河居委会四组的杜建民,认为我们‘拆一还一’的补偿标淮太低,达不到他店面门平方米五千元的赔偿要求,宁可道路造不成,也不同意拆迁。杜建民在不在?”沈淮眼神扫过去,看到一个穿条纹短袖衬衫的男子正往外走,看别人的目光就知道他是南河的杜建民,也没有理会他,只是将手里的名单朝人群扬了,“下梅公路沿街住户及商户,明确反对道路改造的,还有二十一个人,要不要一个个念出名字来?下梅公路事关大家的利益,我相信今天赶过来跟镇政府讨说法的人,大多数是是拥护镇政府做改造工程的,但同时也有这么多人反对,镇政府能怎么办?”

    陆续有二十来人灰溜溜的退了出去,顿时就叫在大门绷在那里的人群松解开来。那个花衬衫青年也想退走,褚强走过来,跟沈淮小声说道:“这个可能不是梅溪镇上的。”

    沈淮给一旁的刘卫国使了眼色,刘卫国眼疾手快,在花衬衫青年要钻进人群之前,一把将他揪住,将他拖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