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少妇心思(二)出警

第一百七十八章 少妇心思(二)出警

    天心湖村在梅溪镇西北角上,从梅溪大桥下来,有条砂石便道拐过村子里去。

    “那边就是我小姑家……”寇萱指着路口进去不远处一栋平房,跟沈淮说道。那栋房子这时候关门闭户,不过有灯光从窗子里透出来,隐隐约约的看到门前停着一辆小轿车。

    沈淮蹙着眉头,心想这些人真是胆大妄为,看来王子亮派出来的那伙人,抓不到人不敢罢休。

    没想到王子亮及其手下会嚣张到这种程度,沈淮心里也愈发的冷。

    沈淮将车停在路边上,帮寇萱把自行车从车后备厢里拿出来。

    沈淮原以为寇萱会有些害怕,也有意吓她一下,叫她从此有个教训,但见她在夜色里的眸子亮晶晶的,毫无畏惧的接过车把手就要骑上去,拉住车后座,问她:“你不怕?”

    “有你在,我怕什么?”寇萱谔然回头问道。

    听寇萱语气还隐隐的有些兴奋,沈淮心里悲鸣:现在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是什么人!挥手让她先去亲戚家,先把这出戏接着演下去再说。

    沈淮坐进车里,把车灯关掉,看着外面漆黑的夜以及乡野间不多人家还亮着的灯火。这会儿有人从后面打着手电照路走过来,沈淮探头看过来,那人在黑暗里说道:“沈书记,是我……”

    沈淮打开车门,让刘卫国坐进来。

    刘卫国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把先前摸到的情况汇报了一下:“就在半个小时前,连同司机在内,有四个人乘坐一辆桑塔纳,停在天心湖三组寇红梅家门前进了门。我们没敢打草惊蛇,只是派侦查员在外围了解清楚。据邻居反映,四个人刚上门时有争吵声传出来。邻居有人跑过去问,寇红梅说是她侄女欠人家钱,躲起来找不到人,人家找到她家来讨债。邻居看着来人蛮横,又是经济纠纷,也就没敢多问什么。这四个人还留在寇红梅家里没有走,应该是在等寇红梅的侄女回来……要不要现在就实施抓捕?”

    “现在抓捕,逮不到大鱼啊……”沈淮蹙着眉头,人家借口上门来讨债,现在出去把这四条小鱼堵在里面,顶多以滋事、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拘留几天,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沈书记跟寇红梅的侄女认识?”刘卫国问道。

    “嗯,”这事闹大了,刘卫国也要担风险,不能什么事都不让他知道,沈淮说道,“你到梅溪镇之前,把鲁小山挖出来的梅溪中学打人案,这个女孩子就是受害人。这个女孩子家境穷困,父亲死得早,娘又跟人跑了,原先跟爷爷相依为命,不过刚得病过世,寇红梅是她的姑姑。她年后跑到英皇做服务员,我在英皇遇到过她一回,也没有放心里去。今天她过来找我,说是为爷爷的手术,收了人家四千元钱,不过她爷爷没等得及做手术就过世了,她现在后悔了。我也不能看她一脚掉进火坑里去……”

    “她有没有把钱还给人家?”刘卫国问道,“这事传出去,对女孩子名声也不大好,还是以经济纠纷的名义悄悄的解决掉为好……”

    “你知道高小虎这段时间跟谁走得近乎吗?”沈淮问道。

    “跟高家这浑球有关?”刘卫国讶异的问道,这事跟高小虎有关,就知道不是简单还掉五千元钱就能解决的。

    “嗯,”沈淮点点头,说道,“高小虎最近跟省委组织部长戴乐生的儿子戴毅走得近乎。拿五千块钱出来给这女孩子的,不是别人,就是这个戴毅。赶过来找那女孩子的,是王子亮在英皇养的打手。诺,就是那个女孩子……”这时候寇萱经过一户亮着灯的人家门前,在夜色露出身影来。

    “哦,”刘卫国精神抖擞起来,猜到沈淮要给这些高、干子弟好看,又不确定的问道,“那等人到英皇后再实施抓捕?”

    梅溪镇派出所对位于城北区的英皇国际,本没有什么管辖权,但这边接到报警,人又是在梅溪镇范围内给强行带走,梅溪镇派出所派警员跟着过去救人、抓人,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不然戴毅、高小虎他们在英皇做再多伤天害理的事情,都轮不到梅溪镇派出所出面抓人。

    “这事我要是出面去解决,跟他娘的搞得像什么内幕交易似的,这伙人还不配我跟他们妥协什么,”沈淮抽出根烟,在嘴里嚼着,说道,“这事要解决掉,还得你们出面才合适。具体怎么做,你来安排;要注意不要让那个女孩子受什么伤害。”

    刘卫国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我去部署一下。我刚才怕打草惊蛇,就把两部车停在外面……”

    沈淮见刘卫国这么重视他吩咐的事情,心里很满意,点点头。他倒是不怕别人会识破他,直接把车子开到近处,继续关注着房子那边的动静。

    刘卫国刚下车往回走,沈淮就看到寇萱骑车到她小姑家门前。她也会演戏,看到门前停着辆车,丢下自行车就往回跑。

    这时候,候在车里的两人以及在屋里等着的两个人也反应飞快的追出来。

    寇萱没能跑多远,就给两人抓住。

    虽然揪住头发往回拖,寇萱却没有停下反击,手抓脚踢,尖锐而凄厉的呼喊救命,一时间把左右闹得鸡飞狗跳。

    四个人揪住寇萱往车里塞,房子里有个中年妇女冲出来。沈淮猜她是寇萱的小姑姑,见她冲出来想救人,却给人一脚踢倒在地上。

    寇萱她小姑给打怕了,不再敢冲去把人抢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哭又嚎。那四人却是不顾,钻进车里就倒车拐出来。

    这不过是十多秒钟之间发生的事情,左右邻居这时候想来阻拦都来不及。

    桑塔纳很快就从泥路拐出来,从路口错身而过。车里的四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停在路边的这辆车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沈淮看到寇萱给抓到车里也不安生,坐在她左手的一个小平头,脸上给抓出两道血痕,错身而过时,面目狰狞。不过寇萱披头散发的,也吃了不少苦头。

    等那辆桑塔纳出了村,刘卫国才带警员开车进来,停到寇萱小姑家门前,假模假样的先了解过情况,过了一会儿才带着寇萱她小姑姑上车拐出来赶往市区救人。

    沈淮开车跟在刘卫国他们两部警车后面进了市区……

    ************

    看着寇萱给揪住头发拖进来,嘴角还有血痕,显然在路吃了不少苦头。

    杨丽丽脸色发白,只是在英皇里面,她不敢表露出来,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强作镇定的坐在前台后面,看着寇萱挣扎着给拖进电梯里去。

    大堂里还有四五名工作人员,对眼前的情形视而未见,转眼看向别处。

    杨丽丽焦急的看着门外,警车始终没有出现,有那么十几秒时间,叫她度秒如年。

    “杨经理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样子,该不会在想哪个老相好吧?”有个工作人员凑过头来问道。

    “……”杨丽丽抬头见是平时厌恶的一张脸,说道,“我哪有什么老相好?小孩子还病着呢,有些放心不下,你帮我跟王总说一声,今天我就先回去了。”站起来把随身手袋拿起来,就直接往外走。

    杨丽丽不敢拿英皇里面的电话报警,三步并两步跑出来,慌张的回头看了一眼,见英皇里面没有什么人在看她,转身就钻进路边的电话亭里。从手袋翻出插磁卡到电话机里,拨打110报警电话,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的响着,虽然才几秒钟的时间,杨丽丽的心里却给塞了一团茅草似的焦急得直想挠心;也没有注意到沈淮把车停到她身边。

    沈淮轻轻按了两下喇叭,杨丽丽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回头才到沈淮贴着车窗在看她。

    杨丽丽还以为沈淮怕麻烦不管这种事,在她眼里,沈淮什么女人都玩得到,对偶尔看到的一个维嫩女孩不可能有多少上心。

    只是沈淮突然出现,她也顾不得多想什么,按着将要跳出来的心脏,跳进沈淮的车里,把沈淮当成最后一根稻草,焦急而仓惶的说道:“那女孩子给王子亮派人抓过来了,已经给带上楼了。你要是真喜欢她,就好好待她,不要让她给那些畜生糟踏了……”

    沈淮盯着杨丽丽的脸看了两秒钟,不似有假,才说道:“你慌什么,警察不过来了吗?”

    杨丽丽伸头看过去,这才看到有两部警车停在英皇国际楼前,七八名警察一溜烟的冲了进去。

    “啊!”杨丽丽完全没有想到沈淮跟警车一起过来,一时间也糊涂了。

    她完全看不透沈淮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在她看来,沈淮要是对寇萱这女孩子还有玩弄的兴致,想跟戴毅争那女孩子的初夜,就应该找王子亮斡旋,而不该直接让公安介入这件事。

    难道说是他跟警察恰好一起赶到?

    也不对啊,她刚才报警只是说有流氓要到天星湖村滋事生非,想让警察赶过去阻止王子亮的手下抓人——既然王子亮的手下把寇萱抓过来了,中途没有遇到警察阻拦,警车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直接赶到英皇来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