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诡局

第一百六十三章 诡局

    周裕与弟弟周知白,离开英皇后,就直接返回鹏悦高尔夫球练习场,她父亲周炎斌、二叔吴海峰以及堂姐吴敏,还留在鹏悦吃饭。

    周裕把英皇发生的精致一幕,悉无巨细,都跟父亲及二叔说了一遍。

    吴海峰愣怔了半天,没有说一个字。

    “沈淮是不是做了什么事,知道没有办法得到谭启平的原谅,所以破罐子破摔?”虽然一路上姐姐一再说她跟沈淮没有什么关系,但周知白打心底就不喜欢沈淮,猜测沈淮的动机,也没有什么好话。

    “梅溪钢铁厂的成绩,做不做假,你应该比我们清楚,”吴海峰蹙着眉头,很多地方他也想不透,只是顺着思维去推测,“要是梅溪钢铁厂的成绩没有水份,要是沈淮的确是有决心在三年内把梅溪钢铁厂的电炉钢做到五十万吨规模,知白,你会做什么选择?”

    “要真是如此,当然只能捏着鼻子跟他合作,只要承接梅溪钢铁厂一半的炉料业务,鹏悦也能有很好的发展。”周知白无奈的说道。

    “这个沈淮,野心勃勃啊。”周炎斌沉默了半天,插了这么一句话。

    “他就不怕得罪谭启平?没有谭启平的支持,他有什么能力把梅溪钢铁厂做到市钢厂那么大?”周知白疑惑的质问。

    “要是谭启平既不支持他,也不反对他,你说他要做大梅溪钢铁厂,应该找谁合作?”吴海峰问道。

    “谭启平怎么可能既不支持他,又不反对他呢?”周知白一时糊涂起来,谭启平是市委书记,能容忍圈子里的一个小人物对他两面三刀?

    “这就是沈淮今天故意做给你们看的,”吴海峰说道,“沈淮今天差不多是跟熊文斌、苏恺闻翻脸了。要是过段时间,谭启平还是这么冷处理,那就说明刚才的猜测是有可能的……”

    周裕沉默着没有说话,谭启平作为圈子里的核心人物,通常不会容忍下面人公然闹翻的。如果沈淮今天不是冲动的耍威风,她也相信沈淮今天不应该是只为了耍威风,那就表明沈淮有底气叫谭启平容忍他在东华的“胡作非为”。

    “看吧,过两天就会有结果了,”周炎斌轻轻一叹,坐下来,拿了根烟点,说道,“没想到我刚回来,这局势变换这么诡异,看来我也是真老了……”

    周明抹不下脸来,也怕苏恺闻会有意见,终是没有再找沈淮道歉;不过次日熊黛妮亲自跑到沈淮的办公室道歉。

    “多大的事,”沈淮仿佛一夜睡过,就把昨天的不快浑然忘掉脑后,笑着说道,“你要这么正式的道歉,该是我跟周明还有你爸道歉才是。我昨天心里有些不痛快,是为别的事,又喝了些酒,说话可能不怎么注意。你回去跟周明,还有你爸说一声,让他们不要让心里去……”

    熊黛妮颇为不安的坐在柔软的沙发,说道:“还有鹏海贸易的股份,我想撤出去,还没有跟海鹏说这事,就想着跟你先说一声……”

    沈淮看了熊黛妮一眼,姣好的脸蛋,只是脸上的神情已是冷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文件,说道:“我对你、对周明,还有对老熊,没有什么意见,也知道周明夹在苏恺闻之间难做人。你回去跟周明说,我昨天的姿态,是做给苏恺闻看的。他要是还无法释怀,我改天等闲下来,请酒跟他赔不是。撤股的事,你不要再说了,再说就真生分了……”

    沈淮的语气不容置疑,似乎真没有把昨天的事放在心里,熊黛妮就犹豫起来;说到底鹏海贸易的股份,一年能给她家带去好几十万的分红,有谁能轻易放弃?

    熊黛妮一犹豫,撤股的心思就不再坚决,给沈淮三言两语糊弄出来,等出了镇政府,才想到她爸是要她坚决撤股的。

    站在街边,也没有急着回公司里,找了部公用电话,拨给她爸,说了这事。

    熊文斌在电话听到大女儿如此说,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马上就给沈淮打电话,你过五分钟再回去找他……”

    熊黛妮再回去说撤股的事情,沈淮就再也没有劝什么,而且让熊黛妮直接去找杨海鹏说这事。

    熊黛妮一整天就在镇政府、鹏海贸易以及信用社之间来回奔波,到黄昏时,才把撤股以及从鹏海贸易辞职的事情谈妥当,坐公交车回到家,天已经黑下来。周明也从单位回到家,坐在书房里抽烟。

    “怎么样了?”周明问道。

    熊黛妮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丈夫说了一遍:“开始沈淮没同意让我撤股,后来爸爸打电话去了,他才没有说什么;他好像坚持要爸打这通电话似的……”

    “当然,爸打不打这通电话,区别很大,”周明说道,“爸不打这电话,可以说对这事不知情;爸打了这通电话,情况就不同了……”

    “不会吧,他城府这么深?”熊黛妮心想沈淮要真是如此,多少让人觉得心寒。

    “你以为沈淮是什么好货色,”周明愤恨的说道,“他什么心思,你爸昨天不是都说了?”

    熊黛妮没有说什么,心里多少为闹成这样而惋惜。

    “撤股归撤股,之前的红利怎么算的,杨海鹏有没有耍赖皮?”周明又问道。

    “这个倒没有,”熊黛妮说道,“信用社的人今天也到公司了,撤股的资金直接归还信用社,算下来,还有七万多的红利能拿。你也是真是的,要不是你跟沈淮闹成这样,到年底至少还再能分十几万的红利。沈淮再怎么不对,我们好歹还从鹏海拿到七万多……”

    “你也真是没见识,七万块钱算个屁,”周明把书桌上的一份文件丢到妻子跟前,说道,“你看这个。沈淮装得很无辜,好像是我真对不起他,他要真要委屈,这事怎么就没有跟你透露一点风声?”

    “……”熊黛妮疑惑拿起文件,文件足有一本书厚,很压手,打开来,见抬头写有“东华市梅溪钢铁厂股权改制方案书”等字样,她翻看了几页,难掩诧异的问道,“这文件你怎么带回家了?”

    “梅溪镇上午把方案书送到计委来,本来要袁主任先审阅,不过袁主任这两天带队去广南考察了,所以方案书暂时只能放在我那里,”周明说道,“梅溪钢铁厂这次改制,赵东能直接拿2%的股份。这样的好事,沈淮有想到你?你还替他觉得委屈?你的心思真是太单纯了。”

    熊黛妮心里疑惑,拿着方案书继续看下去。这时候客厅里的电话机响起来,周明跑过去接电话,连说几声“好”,就跑回来,将文件拿了过去,说道:“我们去爸那里吃饭去……”

    “怎么了?”熊黛妮说道。

    “我刚跟爸打了电话说了这事,爸开始没有说什么,现在打电话过来,说要看这份文件。”周明说道。

    熊黛妮也顾不得忙碌一天的身心疲惫,跟周明赶到她爸那里。

    熊文斌等女儿、女婿拿文件过来,就站在门口,对女儿黛妮说道:“你留在家里陪你妈吃饭……”

    “你要去哪里?”熊黛妮问道。

    “谭书记知道梅溪钢铁厂要改制的事,要看方案书。”熊文斌跟周明说道,“你拿上方案书,跟我走一趟。”

    出车打了辆车,周明坐在车里,忍不住试探的问岳父:“爸,谭书记想了解改制方案,怎么不把沈淮喊过去?”

    熊文斌说道:“等会儿在谭书记面前,就梅溪钢铁厂的改制方案,你不要发表意见……”

    “我知道。”周明点点头。虽然昨天熊文斌威胁着说要把他的这次提拔撤消掉,周明还有些担心,但这时能一起跟过去见谭启平,知道他岳父不会对他下狠手。他也知道他的荣华富贵,在岳父手里捏着,不容他不小心翼翼。

    熊文斌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抓紧时间,在车上把方案书粗略的浏览了一遍。

    赶到南园,谭启平正在宴会厅接见几个香港投资商,熊文斌让周明在一号楼等着,他赶去宴会厅参加宴请。周明这才知道他岳父是专程从宴会上下来找他拿方案书的。

    周明在一号楼的小会客里等了半个小时,才看到他岳父跟谭启平还有苏恺闻走过来。

    谭启平边走边翻看改制方案书,眉头微微蹙着,看到周明也只是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在沙发上坐下来,从头到尾把方案书看了一遍。

    谭启平以为熊文斌还没有看过方案书,把文件丢过去,说道:“你看一下……”就起身站到窗户边,望着窗外的翠湖抽烟。

    周明心里忐忑不安起来,看不懂谭启平的心思,苏恺闻也凑过头去看方案书,没有人跟他说话,他只能挺直腰坐在沙发边缘。

    谭启平不直接找沈淮,而是让他把方案书拿过来,说明谭启平对沈淮确实有所疏离。但同时也表明,谭启平就算疏离沈淮,还一直关心着沈淮在梅溪镇的状况,不然不会特意让他将梅溪钢铁厂的股权改制书连夜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