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六十章 谁都敢翻脸

第一百六十章 谁都敢翻脸

    手机用户请登陆wap.shouda8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时间:2012-09-09

    感谢锡马奇莫兄弟的捧场,这一章献给你)

    周明一摇三摆的进来,眼睛直接奔面门而坐的沈淮过去,直到熊斌转过身来瞪他,才陡然一惊,微酣的酒意也一惊之间消失掉,结结巴巴的问道:“爸,爸,爸,你怎么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熊斌黑着脸问道。

    沈淮冷着脸,看着僵站那里的周明。

    从给谭启平疏离以来,周明带着苏恺闻到梅溪镇示威,沈淮也忍了。

    潘石华调任唐闸区副书记、代区长,沈淮也忍了。他只是小小的镇党委书记,谭启平的确没有必要正县处级干部的调动问题,提前知会他什么。

    戴乐生、戴毅的事情,沈淮也是事前丝毫不知情;他仿佛聋子、瞎子,对市里的动态,一点都不知情,他也无计可施。

    但今天周明、苏恺闻,几步路都懒得走,就想一个电话把他呼来唤去的姿态,甚至连英皇的公关经理都打心底鄙视他,叫沈淮心里实实的窝了火。

    既然周明、苏恺闻都已经把他给谭启平疏离的事情对外公开,沈淮要继续退让,而没有一点反击,只会让他东华陷入被动的境地。

    周裕知道熊斌的大女婿市计委担任办公室主任,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人。

    她也转过身来,饶有兴趣的打着熊斌的女婿,听到熊斌女婿进门时说的那句话,她也知道了原委:

    原来熊斌的女婿跟谭启平的秘书也英皇吃饭,知道沈淮到这里后,非但不出面打招呼,竟然懒得走几步路就想打电话把沈淮召过去。

    沈淮不过去,熊斌的女婿竟然还赶过来“兴师问罪”!

    周裕忍不住想笑:

    当初当着葛永秋的面,沈淮就肆无忌惮的痛殴葛永秋他小舅子一顿,梅溪钢铁厂门口敢轧高天河儿子的车,别人以为他有恃无恐,以为他是依仗陈铭德、谭启平才敢胡作非为,实不知道他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傲慢、嚣张到极点的人。

    沈淮把熊斌喊过来,刚才的姿态,也表明他跟熊斌都敢翻脸,又怎么可能忍气吞声看熊斌女婿这种小角色的脸色?

    周裕这时才算明白,沈淮为什么会临时喊熊斌过来,原来是让熊斌教训他的女婿。

    给岳父冷脸质问,周明半天没有答上话来。

    杨丽丽站门口,她跟着周明过来,明面上是来陪周明过来敬酒,实际上是想看周明怎么下沈淮的架子,没想到打开包厢门,会遭遇这样的场面,傻站那里,一时间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沈淮看到杨丽丽站门口,冷着声问道:“杨经理,你赶过来,也是要罚我的酒吗?”

    “我,我们王总知道沈秘书这里,特地让我送两瓶红酒过来。”杨丽丽也感受到包厢里冷到极点的气氛所带给她的压力,说话也有些打结,僵那里,不知道是退出去好,还是走进来。

    她过了一阵子,脑子才稍稍活络一些,想到周明喊“爸”的那个年人是谁来。她想到沈淮之前提到“老熊”这个字眼,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竟然没有“老熊”跟市委办主任熊斌联系起来。

    沈淮眼睛扫过杨丽丽手里提着的两瓶酒,王子亮看似客气,但从骨子里就没有瞧得起他们这桌人,冷冷的回道:“王子亮好大的架子;你回去跟王子亮说,他的酒,我受不起。”

    熊斌这时候算是明白过来了,明白沈淮为什么会喊他过来,喊他过来为什么会当着周裕、周知白的面公开他们之间的疏离。

    熊斌看着女婿周明的脸,恨不得去敲他的脑壳喝醒他:就算谭启平再疏远沈淮,又岂是你能摆脸色给他看的?

    熊斌也不想女婿丢人献眼,沉着声音,说道:“你去跟恺闻说一声,我这里陪沈淮喝酒,就不过去跟他打招呼了……”

    周明没想到沈淮会把岳父拉过来打他的脸,他怨恨的看沈淮一眼,但没敢说什么,也不知道他岳父对他经常出入英皇会有什么想法,只能灰溜溜的先回去跟苏恺闻说这事。

    杨丽丽也只能跟周明先出去,她想不明白,谭启平的秘书苏恺闻以及周明,都打心眼瞧不起沈淮,沈淮又有什么有能耐将熊斌请出来打周明的脸?

    她想起沈淮刚才跟她说的话:“苏恺闻、王子亮还没有资格喊他过去打招呼!”

    杨丽丽悲哀的现,她只是夹这些大人物之间的小爬虫一个,谁都得罪不起,得罪了谁都能叫她万劫不复。

    杨丽丽跟周明走回到苏恺闻的包厢,苏恺闻见周明意气昂扬的出去、垂头丧气的走回来,讶异的问道:“怎么了,酒没敬得出去?沈淮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

    周明哭丧着脸,说道:“沈淮把我丈人喊过来了,正那边喝酒呢。”

    “……”苏恺闻没想到沈淮这么狠,直接把熊斌喊过来,听周明这么说,也有些犯傻。

    苏恺闻再怎么跟沈淮示威,再怎么想着法子挤兑沈淮,也不想叫谭启平知道这些事,他毕竟不想给谭启平留下什么坏印象。

    谭启平跟他父亲苏唯军的关系,是政治利益的联盟,不存谁依附谁。还有一个,就算不考虑他与谭晶晶展关系,他既然选择了秘书路线,想要仕途上有所展,目前也只有依赖谭启平对他的提拔。

    苏恺闻当然不希望今天的事情,经熊斌的嘴,传到谭启平的耳朵里去,心里虽然对沈淮怨恨得很,也只能先忍下一口气。

    苏恺闻站起来,长吁了一口气,跟王子亮说道:“既然老熊都过来了,我怎么也要过去打声招呼……”

    王子亮点点头,也站了起来,熊斌不是他能轻慢的。谭启平一到东华,就重用熊斌,依为嫡系心腹;再者,熊斌名义上也是苏恺闻的直接领导,苏恺闻家世再强,也不能不给熊斌面子。

    杨丽丽就跟牵线木偶似的,又跟着苏恺闻、王子亮、周明往沈淮那边的包厢走去。

    沈淮这边刚分好酒,看到苏恺闻跟周明再次推门走进来,好像才知道苏恺闻这里吃饭似的,语气淡淡的说道:“原来苏秘书也这里吃饭啊!”看到苏恺闻身边的年人,剃着光头,恨不得别人不知道他东华黑白两道通吃,心想他便是英皇的老板王子亮。

    苏恺闻给沈淮这话差点堵出血来,只能强作笑颜,说道:“沈淮你也真是的,这么说不是我跟生分吗?我是以为你要跟鹏悦的周总、周区长谈什么机密事,就没有过来打扰你们,你不会怪我失礼?”

    杨丽丽没想到苏恺闻能主动软下语气,再见沈淮还冷着脸,心想苏恺闻作为谭启平的专职秘书,都说软话了,沈淮这也未必太咄咄逼人了?

    苏恺闻看着这包厢里是大圆桌,也不管沈淮的冷脸,笑着说道:“不介意我们也过来凑个热闹……”见沈淮没有什么表示,就擅自主张的吩咐后面站着的杨丽丽,“帮我们添三张椅子来。”

    服务员很快就搬来三把椅子,看着服务员要椅子插到桌边来,沈淮才出声说道:“添两把椅子就够了……”

    杨丽丽愣怔那里,苏恺闻、周明、王子亮三个人,沈淮只让添两把椅子,是打算把谁赶出去?

    周明脸涨得通红,只当沈淮记恨他,他的脸讪然,他岳父场,他也不敢说一句不是,只敢讪着脸站到一旁去,也不敢负气走出去。

    苏恺闻跟王子亮也顾不上周明的脸色,就想坐下来,沈淮目光一瞭,盯住王子亮的脸,问道:“你是谁?谁请你坐下来的?这是周处长的位子,你懂不懂规矩?”

    不仅王子亮脸讪那里,苏恺闻脸也火辣辣的烫。

    沈淮这一巴掌,不禁打王子亮的脸上,狠狠的打他的脸上。

    杨丽丽已经没有胆量再去看谁的脸,只觉得包厢里冷到极点,叫人多站一会儿都会受不住。

    熊斌知道沈淮心里是窝足了火,他当初敢把高小虎的车轧毁,逼得高天河低头,今天抽王子亮的脸、抽苏恺闻的脸,也不叫人意外。

    王子亮东华市再怎么黑白通吃,熊斌看来,也不过是个小角色,但他要防止苏恺闻跟沈淮当众翻脸。

    那样的话,乐子才叫闹大了,那会叫谭启平都下不了台,会叫高天河、吴海峰以及高天河背后的戴乐生站一旁看乐子。

    谭启平也许不会惩罚苏恺闻跟沈淮,但要是让他知道今天的事是周明背后添油加醋,周明这辈子都不要想翻身。

    “周明,你坐下,”熊斌心里长叹一口气,要周明坐下来,又回头看了王子亮一眼,问道,“你就是英皇的老板?”

    王子亮虽然心里恨不得把沈淮剥了皮,但熊斌面前还不敢放肆。

    熊斌东华,不仅仅是谭启平的副秘书长这么简单,他东华的声望,甚至都不普通的副市长之下,王子亮忙抽出名片来,双手递过去,说道:“王子亮,还请熊秘书长多关照……”

    “沈书记是梅溪镇党委书记,也是梅溪钢铁厂的厂长,是谭书记都要重视的人,”熊斌眼睛盯着王子亮,语带警告的说道,“沈书记难得过来吃顿饭,你也不出来招呼一声,是你的不对;你过去给沈书记敬酒赔个不是。”

    王子亮社会厮混久了,苏恺闻、周明虽然看不起沈淮,但熊斌话里的意思,他还能听出来,谭启平“都要重视”,也就是说谭启平“不得不重视”,瞥了沈淮一眼,暗道:这位爷到底是什么来路?

    他黑白通吃,说到底只能对普通老姓蛮横,他那些野路子,借他两个胆子也不敢用某些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