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病倒

第一百二十七章 病倒

    时间:2012-08-24

    晚饭前,沈淮还赶到钢厂召开管理层年终总结会议,把年终奖亲自到管理层团队每个人的手里,还要说些勉强的话。

    钢厂食堂简单扒了两口饭,沈淮又拖到虚弱不堪的身体,到镇政府主持临时召集的党政会议。

    一是接下来的救灾部署工作要讨论、要分工,一是春节期间镇领导值班安排,还就是要重讨论年终奖的问题。

    今年到年尾遇上这么大的雪灾,鹤塘镇以及有些乡镇,已经传出消息要把行政人员的年终金停了,何清社、李锋等人对今年要不要年终奖就有些拿不定主意。关键这两件事前后紧挨着,就显得有些敏感。

    以往年终奖会过年前三四天就会安排放下去,而今年再拖下去,明天就是除夕夜了。

    “大家一年从头忙到尾不容易,不点福利,大家工作都不会有士气,”沈淮喝着滚烫的热水能叫喉咙舒服些,用很低的声音说道,“我看这样好了,我跟何镇长是正科,就把年终奖都捐出来做特殊党费救灾,副科领一半、捐一半;股股级领三千捐一千;其他人员还是照原计划年终奖……”

    乡镇里平时能捞到好处的干部没几个,大多数工作人员,还是靠那点工资吃饭,就指望逢年过节能多些福利。

    沈淮虽然打心底希望党员干部都能够清廉如水、吃苦为先,但也知道大多数党员干部,都是普通人。钢厂里的工人,每个月拿三四元工资,都觉日子过得清贫,都有抱怨、都消极怠工,沈淮能指望政府工作人员,每个月就拿三四元的工资、没有一点怨气?

    沈淮知道何清社他老婆菜市场外街开了一家烟酒杂货店,平时收入不会差,少拿八千元能扛得过去。

    “我赞同沈书记的意见。”何清社说道。

    何清社知道不能把年终奖都取消,不然明年就不要想下面的工作人员还能卖力的干活,不过生这么严重的雪灾,镇上领导总要有个姿态,这样对上、对下也有一个交待。

    再一个,何清社也知道沈淮把他钢厂应得的年终奖励也都作为党费捐了出来,他还真不能吝啬这八千块钱。

    虽说几个副镇长、副书记以及各站所负责人的年终奖,都削掉跟普通工作人员一样,但也没有什么不满。

    开过会,沈淮就回到宿舍。

    虽然陈丹走之前,帮他烧了好几壶热水挨墙脚放后,但坐有如冷窖的房子里,沈淮还是打心底觉得冷清,心里又忍不住哑然失笑:昨天还跟陈丹开玩笑说孤单不会死人,没想今天就一整天没有见到陈丹的人,就有些想她了。

    陈丹觉得用手机太奢侈,还没有买手机;陈丹鹤塘镇的家里也没有装电话——沈淮即使想陈丹,也没有办法跟她说上话。

    沈淮想看会书再睡,但脑子里跟塞糨糊似的胀痛,昏沉沉的,只得挣扎着吃下两粒感冒药去被窝里躺着。

    身子冷得直打摆子,也不知道翻来覆去到几点钟才睡过去,早晨醒过来,觉得身子跟灌铅似的动弹不了;惦记着上午还要去敬老院给孤寡老人拜年,沈淮只能一边感慨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的一把手很苦命,一面挣扎着爬起床来,开车赶到镇政府,先跟何清社、李锋碰面。

    何清社看到沈淮的脸色很差,关心的问了一声,但也没有太意。

    从下暴雪那天开始,大家都几乎没有怎么有好的休息,雪灾跟年终收尾交叉一起,拖到大家精疲力歇,脸色都很差。

    从敬老院给孤寡老人拜过年,沈淮本来想着总算忙过这节,想叫褚强送他去卫生院挂水、好好休养一下。没想到镇上竟然接到唐闸区政府的电话,说是唐闸区组织了一批救灾物资,马上就要由副区长周裕带队送过来慰问。

    “黄鼠狼拜年,惦记着鸡呢。”沈淮身体不适,整个人都有气无力,但坐会议室的椅子上,倒也有心思的开玩笑。

    何清社、李锋等人也都会意的一笑。

    虽说沈淮下一步会努力让梅溪镇划到唐闸区去,唐闸区这时候组织救灾物资送过来,主要也是为梅溪镇接下来划并到唐闸区做些铺垫工作,但区里这么热切,总叫人怀疑他们是不怀好意。

    沈淮让李锋跟其他干部都先回家准备过春节去,他跟何清社、黄良留政府大院里等周裕他们过来。

    细想想,沈淮也有三四个月没见到周裕了,心里也怪想她的;上回跟赵东南园吃饭,也很可惜错肩而过,没能跟她见上面。

    沈淮还想着泳池相遇的那回,周裕穿着泳装那一跌摔得那么性感,她的身体又确实有着撩人魂魄的迷人风情,作为一个男人见过又抱过,大体这辈子都大不可能会忘掉;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想他。

    大家都准备过年了,沈淮就跟何清社、黄良还有褚强四人就坐会议里闲扯淡,他身子也是一阵阵的虚寒。

    听到楼下有车喇叭响,沈淮坐那里,身体上没有一点力气叫他能站起来。

    何清社只当沈淮不起身来,是跟唐闸区的副区长周裕有旧怨,有心拿架子不晾一晾周裕。

    何清社他还是充当和事佬的提醒了沈淮一声:“应该唐闸区的周副区长过来的,我们下去迎一下。”

    沈淮强撑着站起来,走到楼梯口,脚刚抬出去就眼前黑,手没能抓住扶手,整个身子就栽下去……

    为了体现一把手的地位,下楼梯时大家都让沈淮走第一个。沈淮脚虚软、从楼梯上栽下去,前面连个挡的人都没有。沈淮直接滚到楼梯拐角上才停下来,头也“砰”的一声撞墙上。

    周裕她坐车进了梅溪镇的政府大院,没看到有人出来迎,这会儿已经快到十一点了;大年三十,政府大院里看不到一个人影也正常。

    周裕车上停了一小会儿,没见有人出来迎接她们,就猜沈淮这浑蛋真可能不给她一点面子。为免尴尬,周裕没有坐车里苦等,也没让司机继续按喇叭催促,而是直接下车上楼去。

    周裕刚到楼梯拐角,就看见沈淮从上面滚下来,她吓了一跳,人往旁边跳让开,就见沈淮砰的撞墙上,整个人窝拐角那里。

    周裕她还为上回穿泳装沈淮面前摔那么惨而难堪,这回见他自己面前滚下楼梯来,就想幸灾乐祸的取笑他几句。

    话没出口,周裕只见沈淮身子摊展过来,脸异样的红,才意识到出事了,心莫名的有些慌,忙弯腰将沈淮扶坐起来,伸手一摸他的脸颊,烫得吓人。

    沈淮滚下楼梯后,意识就清醒了些,不过身子还是虚得没有一丝力气,眼睛只能看到周裕那张娇美如花的脸蛋,给她脖子上围着的洋红色围巾,衬得格外的雪白粉艳,心想周裕果真还是真美——就看得清近处周裕的脸,看其他物体都是模糊的,只听到周裕问从后面三步并两步下楼来的何清社等人:“怎么回事,沈书记身上怎么烫得这么厉害?”

    沈淮耳朵里也是“嗡嗡”的响,撑着要站起来,只觉得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还不得不靠周裕的怀里。只可惜周裕穿着厚厚的滑雪衬,面料冰凉,叫他无法具体的感受她那丰挺而柔和的胸部。

    沈淮想叫他们不要大惊小怪,只是嗓咙肿涩得开口说话,只是嘶嘶的破音。

    “怕是前天夜里给泼水冻着了?”黄良一只脚跪地上,要将沈淮接过来搀他起来。

    何清社过来摸了摸沈淮的额头,也给他惊人的体温吓了一跳,问黄良:“怎么回事,前天夜里不是去找朱胖子谈工程款的事情,怎么会给水泼了?”

    给泼洗脚水的事,沈淮量大、不以为意,轻轻的揭了过去,李锋、黄良、褚强回到镇上自然也是守口如瓶,毕竟给泼洗脚水传出去也不是多好听的事。

    何清社并不知道沈淮给泼洗脚水的事情,他只知道沈淮答应年后会把镇上拖欠的工程款都补给朱立。何清社也知道这几年朱立给这笔工程款拖得很惨,即使知道年后把一八十万都还给朱立,会叫镇上的财政上变得十分紧张,但沈淮如此拍板,他也就没有提反对意见。

    “怎么回事,沈书记怎么会叫人给泼水?”周裕奇怪的追问道,她心里虽然猜想沈淮指不定是梅溪镇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表面上也不得不关心的问一下。

    黄良三言两语把前因后果说了出来,他怀疑沈淮前天夜里就烧了,这两天都是带病工作,只是大家都麻痹大意,没有觉察出来。褚强倒是知道沈淮感冒了,还帮沈淮买了药,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一时间也有些慌神。

    何清社心里给东西堵住似的,声音都有些哽咽,说道:“我也是糊涂了,看着沈书记这两天你脸色不对劲,竟然没有关心的问一声,还把什么事都堆到你身上,竟把你的身子拖垮了,”又忍不住责怪黄良,“你这个党政办主任是怎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