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盆洗脚水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盆洗脚水

    朱立家就在镇东首,走下梅公路再下花溪村的村便道,七八分钟就到了,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灯光通明,远远看着就看出这小楼气派非凡。

    在路上,李锋把朱立的情况简单的跟沈淮介绍了一下。

    朱立是梅溪镇人,八十年代初是市建公司的经理,八几年的时候赶上第一波下海经商的热潮,朱立停薪留职,回到梅溪镇承包镇建筑站,拉起队伍来接工程,也是梅溪镇最早富裕起来的那一小撮人。

    要不是朱立在镇文化站大楼上栽了一个大跟头,身家怕是不比禇宜良、潘石贵差半分。

    不用李锋细说,沈淮也能想象一些情况。

    当初在建文化站大楼时,朱立差不多垫了三百万进去。

    朱立当时应该没有三百万的身家,一部分资金应该是从民间借贷,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工程会从此叫他陷进去。

    九三年受通货膨胀之苦,私企向银行借贷的官定利率就高达16%,民间借贷通常都是两分息、两分五厘息,甚至更高。

    镇上现在还欠朱立一百八十多万,就算何清社答应以后每年的还款额提高到二十万,这二十万还远远不够支付利息的。

    朱立在文化站大楼上栽得跟头太大,之后主动放弃承包建筑,对镇上领导没有好脸色,甚至心怀怨恨,都不难理解。

    沈淮要褚强把车停在路边,他们沿着便道往里走。

    “这个朱立还是很不错的,早年手头宽裕些,村里这条砂石路就是他出钱修的。”李锋跟何清社一样,在梅溪镇工作了好些年,对梅溪镇的情况都很熟悉。

    走到近处,通过玻璃弹簧门,看到楼下堂屋里坐满了人。

    李锋一脸苦笑,知道年尾坐在朱立家都是讨债的,他这时候陪沈淮过来找朱立,就是自讨苦吃,指不定就会给朱立的这些债主们缠上来。

    “那个胖子就是朱立。”李锋指着那个满脸苦相,挤着笑跟债主们说话的中年胖子。

    沈淮以为朱立应该跟褚宜良一样,都是仪表堂堂、气度不凡的企业家,哪里想到会是个长相猥琐的大胖子。

    李锋没敢直接带着沈淮进堂屋,看着西侧房里有女人的身影,知道是朱立家的女人,拉着沈淮往那里走,小声喊道:“朱立家的,我是镇上的李锋……”

    屋里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有两个女人在里面小声的说话。沈淮没听清楚,他想要走过去敲门,显得更有诚意一点,没想到这会儿门突然打开,“哗”的一盆水就泼出来。

    沈淮没能躲开,迎头当面给泼了当头,从头到尾跟落汤鸡似的,傻的站在那里;与其说突然泼来的这盆水叫沈淮措手不及,更叫他措手不及的是端着脚盆站在门口的朱仪。

    沈淮怔怔的站在那里,怎么也想不明白:世界为什么会这么小?

    也许给他一百天的时间做心理准备,他都不会想到会在梅溪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叫朱仪泼一大盆洗脚水。

    ***********

    李锋并不知道沈淮心里的惊涛骇浪,他只是看到沈淮给当头泼了一盆水就怔站在那里,换谁给这么来一下,都难免会措手不及。

    李锋看到朱立女儿拿洗脚盆站在门口,管不得她也是一脸震惊,见她光脚穿着拖鞋,完全能明白这女孩子当头泼出来的是洗脚水,恨不得上去抽她一巴掌,这他妈叫什么事?

    李锋强遏住心里的怒火,看到朱立的老婆站在房里,就知道是这娘们指使她女儿泼这盆水,发火的大骂:“你们吃了刀药,发哪门子疯?”

    李锋虽然知道沈淮是替他挨了这盆水,但他宁可自己挨上,也要比沈淮挨这一脚盆水要好。陪同过来的黄新良、褚强也都吓了一跳。

    李锋也顾不得惊动债主,走到堂屋那边就“砰砰”的踹门,隔门指着朱立,破口大骂:“操你妈朱胖子,你给老子滚出来!今儿不把你的皮剥了,老子就不姓李。”

    朱立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打开门跑出来,看到李锋跟镇上党政办主任站在外面,还有一个年轻人给泼成落汤鸡,不知道是谁,但看李锋发飚的样子,就算这盆水没有泼他头上,也知道把他给激怒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在堂屋坐着,不是没听你们叫门吗?”朱立对李锋也是满肚子不满,虽然不知道跟李锋给泼的年轻人是谁,但只要是镇上的干部,他也都恨不得泼一盆洗脚水去,只是脸面上的事不能做得太难看,训斥女儿,“你怎么没长眼睛,泼洗脚水不会看看外面有人没人?”

    “朱胖子你妈瞎了眼,”李锋恼怒的冲过来,顶着朱立的肩膀,就猛的把往墙角一推,“老子都出声叫门了,这盆水泼出来,还不是故意的?”揪住朱立的衣领,恨不得立马揍他两拳。

    债主们都涌出来看热闹,有几个梅溪镇的,看到党委副书记李锋要打朱立,忙上马劝架,褚宜良也在里面。

    褚宜良看到给从头到尾泼成落汤鸡的竟然是沈淮,他儿子褚强也跟着沈淮、李锋、黄新良过来,知道朱立家这次闯大祸了,忙过来打圆场,问道:“沈书记,你跟李书记怎么过来了?”

    “褚……褚总,怎么也在这里?”沈淮上半身都湿透了,也不知道是刺骨的冷,还是在这种场合措不及防的跟朱仪相遇叫他如此震惊,说话都禁不止的打颤。

    见沈淮问他为什么夜里在朱胖子家,褚宜良也有些尴尬。

    褚宜良也是朱立的债主,早年借他三十万,一直都没有还上。三十万不是小数字,褚宜良就是能慷慨给镇上捐十万元,也不会想三十万在朱胖子这边打水漂了。

    褚宜良摸着鼻子回答沈淮的问话

    “朱胖子他欠我三十万,不管能不能还上,到年尾总是要过来讨债的,”褚宜良看沈淮如此狼狈不堪,拽着朱立的衣领,把他拖过来,骂道,“朱胖子,这是梅溪镇新上任的沈书记,有什么对不住你朱胖子的,你女儿泼人家一脚盆水?”

    朱立也傻在那里,没想到这年轻人竟然是梅溪镇新上任的党委书记,他虽然常年在外接工程,但对梅溪镇这个性格强势的党委书记还是有所耳闻的。

    “沈书记今天刚知道文化站大楼的事,不顾救灾工作忙碌了两天一夜没有睡觉,坚持拉我过来帮你解决这事,还说希望要把镇上的工程继续交给你做。文化站大楼这破事是杜建没擦干净的屁、眼,你有种把这洗脚水波杜建头上去;你妈瞎了眼,沈书记主动过来帮你解决问题,你泼沈书记一脚盆的洗脚水。”李锋也气糊涂了,发飚的指着朱立那张肥脸就破口大骂,连同把对杜建的怨气也发泄出来。

    李锋把夜访的原委倒出来,朱立就更知道是坏了事,这已经不仅仅是得罪镇书记的问题了。人家本来好意是主动上门来解决问题的,这一脚盆洗脚水下去,不要说解决问题了,镇上从此就扣着他的一百八十来万工程款一毛不再拔,他又能奈何?

    想到闯这番祸带来的后果很可能就是家破人亡,朱立也是急得抓瞎,对沈淮连声说对不起,急得都快要跪下来,看着女儿还犯傻的站在西门,急火攻心,冲过去就要抓住闯祸的女儿打两下,好叫沈淮、李锋消气。

    沈淮抓住朱立,他跟朱立没有接触,但心想他叫朱仪泼这一盆洗脚水真是不冤,情绪复杂的看了朱仪一眼。

    朱仪也是在他爸冲过来要把她的时候才惊回过神来,扔下脚盆扭头就上楼去了,似乎再多看沈淮也觉得恶心。看女儿这么任性,朱立更气恨急火攻心,冲着妻子就骂:“看看你平时惯的,都反了天。”心里更是担心怕女儿如此态度更会叫沈淮、李锋暴跳如雷,把怒火发泄过来。

    李锋是气得没办法,他还不至于失控去骂朱立的女儿,但对朱立就更没有什么好脾气,要不是给人拖住,真想上去狠狠的抽他两巴掌。

    洗脚水本是温的,刚泼身上不觉得冷,站在室外耽搁了一会儿,沈淮就浑身冷得发抖。他知道朱仪也认出他来了,她转身前既震惊又怨恨的眼神,也叫沈淮心里很不是滋味。

    要不是之前那些操蛋事,说不定人家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子,给许多男孩子爱慕、追求着,过着单纯而快乐的校园生活。

    沈淮按住李锋的肩膀,想叫他消消气,但他的身子冻得发抖,咬着牙直打颤,连话都说不出口来。

    还是黄新良跟褚强看着沈淮不对劲,手脚快,搀着他先进屋。看到屋里有取暖器,褚宜良又七手八脚拿过来对着沈淮的身子吹热风,又要朱立赶紧找一套干净衣服来给沈淮换上。

    楼下都是债主,三五人又七手八脚的陪沈淮到二楼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