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零九章 所谓大将风度

第一百零九章 所谓大将风度

    更新时间:2012-08-16

    沈淮坐在办公室里,也颇为感慨,按说他到梅溪镇之前,行政级别就是正科,但在国内的官场环境,他才二十四岁,即使到乡镇,也通常不可能担任党、政一把手。

    能在短短三个月时间,能从镇党委副书记,越过政fǔ正职,直接担任党委书记,至少在东华官场上,也算是小小的升迁奇迹。

    “咚咚咚”,外面的办公室门给敲响,沈淮抬头看出去,见是杜建推开门走进来。

    资产办占了办公楼底层的东侧,郭全跟褚强、胡学斌等人共用一个办公室,沈淮的办公室在里间,两边之间的门通常敞开着;还有一间是资料室兼保险箱室。

    企业办改资产办,沈淮就把办公室搬下来之后,杜建还从没有迈进过这道门。杜建推门进来,郭全、胡学斌、褚强等人都相当的意外,站起来招呼:“杜书记。”眼睛都难掩诧异的神色。

    “杜书记,是到会议时间了?”沈淮走出来,拿过郭全摆在桌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确实是到会议时间了。

    “嗯,喊你跟老郭去开会。”杜建笑了笑,站在门口亲切的跟一家人似的,等沈淮跟郭全拿记录本一起出门。

    郭全压着心里的诧异,完全不知道杜建是吃错了哪门药,但又不便当着面问沈淮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闷声跟在后面上楼去。

    到二楼会议,赶巧何清社从三楼夹着记录本下楼来,何清社对沈淮笑道:“我刚接到陶书记的电话,恭喜你啊;也恭喜杜书记到县里当领导了,以后梅溪镇还是要杜书记在县里继续关照……”

    郭全这才知道梅溪镇的人事调动今天就定了下来,暗感:好快。

    不过郭全打心底也为沈淮暗暗高兴,虽然不知道沈淮担任党委书记,会不会继续兼任资产办主任,但资产办在镇上的地位无疑会进一步的抬高。

    这对郭全来说,也是水涨船高的事情。

    对杜建下楼来的主动示好,郭全也能理解。

    郭全不知道杜建到县里会捞到什么位子,但想来不会有什么好位子。

    不过,昨天梅溪中学这件事发生之后,杜建也许是更想急着离开梅溪镇。不然不要说什么好位子、坏位子,再闹出一桩恶性、事件下来,杜建还有没有可能再捞到一个位子都很难说。

    到会议室门口,沈淮笑着让杜建、何清社先进。

    沈淮有时在想,梅溪镇及钢铁厂之前的局面,杜建是要承担相当大的责任,真要去查,也相信能从杜建身上查出大问题来,但他到梅溪镇来,是想做些事情的,不是刚正不阿来反**的,有时候妥协就是必需的务实态度。

    在国内当官,有时候性格必须要模糊,必须要没有棱角,这叫有大将风度。

    梅溪镇的党政会议每半月召开一次,此外就是遇到重大事件,党委书记有权决定临时召集党政会议进行集体讨论。

    除了出差在外的一名副镇长外,包括李锋、黄新良在内的党委委员以及其他得以列席会议的站所一把手,差不多都已经先到会议室就座了。

    杜建走到会议桌前,说道:“开会之前,要给大家通报一个喜讯,县里考虑让年轻有能力的干部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来,上午的县常委会议做出决定:我要调到县里去工作,沈书记以后就是领导大家继续干革命工作的梅溪镇班长。我们一起祝贺沈书记……”

    会议室里有几个人已经提前知道消息,大多数人都是一脸惊谔,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是有些太突然了,但不妨碍他们拿出所有的热情来跟着杜建一起鼓掌。

    杜建要沈淮坐会议桌正中央来,把他平时坐的位置让给沈淮。

    沈淮推让道:“杜书记一天在梅溪镇,就一天是我们的班长……”还是坚持跟何清社坐杜建的左右手,坐下来,又说了一些“梅溪镇这些年的发展离开不杜书记,杜书记劳苦功高”之类的场面话。

    因为昨天梅溪中学突发事件,今天整个党政会议既定安排也就给打乱了。

    党委副书记李锋先介绍了案件调查以及县公安局调查组对鲁小山问题的审查情况。一旦决定深挖下去,自然不愁挖不到东西。

    特别是李锋既然都决定把鲁小山当成落水狗来踩,以便能洗清自己的责任,自然也就不容鲁小山在这个案子里再做手脚,一直到市公安局接手此案,鲁小山都没有能够让涉案的妻弟跟其他六名嫌疑人有串供的机会。

    杨成明、寇婧确认伤情之后,就立即转交刑侦支队负责。

    为求立功减轻刑罚,当夜就有一人供出鲁小山妻弟在桃坞路经营一家美容休闲屋,其妻弟及同伙看到漂亮的女孩,通常是先连诱带骗的“耍朋友”,诱惑上钩,然而再强迫这些少女到休闲屋卖、淫。而鲁小山妻弟在桃坞路经营色、情场所的保护伞,就是之前从梅溪镇派出所调到桃坞路派出所的一名副所长,鲁小山对此知情……

    市局又连夜查抄鲁小山妻弟在桃坞路经营的美容休闲屋,当场抓获其管理小弟两人、解救七名女孩,年龄最小不足十四周岁。

    市局与县里在紧急沟通后,连夜对鲁小山以及桃坞路派出所的副所长以及另一名涉案民警也采取措施,陡然间成了公安系统的要案。

    整个案子的性质之恶劣,已经远远超过众人之想象,以前大家都在想,鲁小山妻弟这回人是捞不出来;这时候不由的想,鲁小山妻弟这回怕是连命都捞不回来了。

    李锋介绍案情时,也是“砰砰”的拍桌子,表达激愤之情。

    沈淮也没有想到案子的性质会这么恶劣,整个会议上他都沉默着没有怎么说话。

    如果悲剧发生别人的家庭头上,感受也许会弱一点,想到鲁小山妻弟这伙人,目标明确的冲着小黎过去的,沈淮也情不自禁的感到后怕。

    梅溪中学校长周小舟也在会议上检讨过错,引咎辞去镇教育办主任的职务。镇教育办主任一职,暂时由镇长何清社兼任。

    接下来又讨论加强全镇中小学校园及镇区的治安管理工作,说到底还是要钱。

    就剩十来天就要过年了,镇上能花的钱差不多都花光了,也挤不出多少钱来补贴给学校,最后决定由派出所跟联防队在梅溪中学设一个巡防岗,春节期间加强对镇上的台球室、录像厅、游戏机厅等娱乐场所的检查跟管理。

    集资建房跟建桥拓路两个既定议题,倒是草草的讨论了一下,没有得出什么结论来。

    无论是杜建,还是何清社,都想把这两桩事留在沈淮正式担任党委书记后,再由他来做决策。

    “还是缺钱啊?”

    会议后,何清社跟着到资产办来抽烟,他虽然是刚兼任镇教育办主任的位子,但对梅溪镇教育的问题了解还很透彻,毕竟之前教育办名义上也是归他分管。

    沈淮、郭全,加上何清社,三根老烟枪把里间的办公室薰得烟雾缭绕,话题还是围绕着梅溪中学。

    “以前,镇上把税款上缴县里,县里再按专项划转回来,专项资金谁都不敢轻易去碰,所以教育款项,我们都还是拨足给各个学校的,”何清社说道,“九二年,梅溪镇财税包干,县里拨下来的教育款项就没有再增加过,所以教职工的工资也就固定在九二年之前的水平,每月就两百八十元。这两年物价涨得厉害,其他镇上的教师工资都涨得三百多了。对此,学校的教师意见非常大,所以也没有什么心思放在教学上。但是,要补,从县里讨不到钱,镇上只能拿非税收入去补。”

    何清社怕沈淮刚刚到乡镇工作,不了解里面的道道,很详细的把财政块的问题跟他解释,又说道,

    “镇上的财政自主权,也就主要靠非税收入了。不过到年尾了,镇上能灵活掌握的钱,就剩下四十来万。政fǔ里的人还伸着脖子看年终奖呢,隔三岔五的就过来打听,要是低于去年的数,我这个镇长肯定会给人背后骂……”

    “说梅溪镇是后娘养的,倒是也不错。”郭全也忍不住发牢骚。

    “去年什么数?”沈淮问道。

    “八、六、四、三、两。”何清社说道。

    沈淮点点头,表示知道。

    正科拿八千、副科拿六千,股级的站所负责人拿四千,行政编制拿三千,事业编制拿两千,这就是梅溪镇政fǔ机关工作人员的年终奖。整个东华地区的乡镇,差不多都是这个水平。

    经济发展好、财政宽裕的乡镇以及有经营项目的乡镇站所会更高一些,这个都可以自行掌握,不要高得太离谱、在乡镇内部不要太失衡就行。

    这本该是杜建跟何清社到年尾最头痛的事情,不过县里明确要在春节之前完整梅溪镇的人事调整,何清社自然也就把这个问题跟沈淮提出来。

    何清社掌握财政所,扣住最后四十来万不松口,也是为了要应付年终奖这一关。

    沈淮现在还不是党委书记,也就克制不表态。

    何清社回楼上办公室去,沈淮想到要替孙亚琳介绍客户的事,拨通孙亚琳的手机,问她有没有兴趣晚上宴请几个潜力客户。

    “我前后两次到梅溪镇,你也不说接风洗尘一下,尽想着蹭我的饭吃,你还要点脸不?”电话里孙亚琳的声音有些嘈杂,也不知道她身在何处。

    “我一个月工资六百,折合到每天的生活费是二十元。给你接风洗尘啊?好啊,你选地方吧。”沈淮直截了当的说道。

    “……”孙亚琳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岔开去跟旁人说话,过了片刻,才说道,“叫你敲诈一顿也没有问题,不过除了梅溪钢铁厂要把主要帐户设在业信外,你介绍的客户也要物有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