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零六章 贫困爷孙

第一百零六章 贫困爷孙

    杜建放下电话,见周小舟额头都开始冒汗,说道:“县里已经决定派调查组调查鲁小山了,是不是觉得很突然?”

    周小舟心底都开始在打颤,他在推开杜建办公室的门之前,都没有想到局面会突然变成这样,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也没想到杜建也会毫无犹豫的踏上来踩了鲁小山一脚。

    周小舟突然意识到,杜建刚才建议他主动辞掉教育办主任的位子,是对他说的真心话。

    “我是不是现在就去找沈书记认错?”周小舟不确实的问道。

    杜建点点头,他也就想把话跟周小舟说得这么透。

    周小舟主动去认错,对他也有好处,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一切后果都叫鲁小山去背吧,他也不想到连个安全退下去的后路都给堵死。

    杜建原以为沈淮即使有市委书记谭启平做靠山,在谭启平心目里的地位也不会有多高,但从谭启平昨天陪同业信银行高层视察梅溪钢铁厂的情况来看,杜建就意识到他可能错了。

    现在从陶继兴打这通电话来看,杜建能肯定自己错了:沈淮在谭启平心目里的地位,或者说沈淮在市委书记那个圈子里的地位,肯定要比他之前想象的要高。

    谭启平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了,还没有什么动静,但不会永远都没有动静。

    陶继兴想在接下来很可能很快就会来临的人事调整中不给调整掉,能有什么选择?

    陶继兴以前的靠山是吴海峰,吴海峰是前市委书记,虽然担任市人大主任,在东华官场已经渐渐边缘化了。在谭启平与高天河之间,陶继兴即使不立即就倒向谁,但也要对谭启平做出一个积极响应的姿态,至少不能留下小辫子,给谭启平有秋后找他算帐的机会。

    “要是沈书记不肯原谅我,该怎么办?”周小舟想到鲁小山即将面临的下场,打心里就一阵阵的后怕。

    “沈书记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不要担心什么,也不要抱什么幻想,去认错就是了,”杜建说道,“县调查组下来,差不多也要天黑了,黄新良在市里,你陪我接待一下。”

    周小舟走出去,不多久又回来了,苦丧着脸说:“沈书记去了钢厂……”

    杜建轻叹一口气,拿起来,拔打沈淮的手机,关机,又拨打钢厂的电话,找到沈淮,说道:“沈书记,我是杜建,周校长在我这里检讨错误呢。对,就是周小舟。今天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我要承担责任,我刚跟跟陶书记检讨过,不过学校的责任也很大,周小舟作为校长,没能保护老师跟学生,是他的失职。他现在认识到这点,找你反省,没找到你的人,现在在我办公室里检讨错误,要辞掉镇教育办主任的职务。我想,既然县里把梅溪中学委托给镇上管理,镇上就要承担起管理的责任,目前看来,周小舟是不再适合再担任教育办主任的职务……好,好,明天党政会议上一起研究,我会让周小舟在明天的党政会议再作深刻的检讨。”

    杜建放下电话,对周小舟说道:“你给王局长那边也打个电话先自我检讨一下,自己打板子,总归是要轻一些……”

    周小舟点点头,说道:“王局长那边我夜里上门去检讨。”打定主意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算逃过此劫,沈淮已经看他不顺眼了,指不定以后还会给他小脚穿。不过想想,又不甘心,梅溪中学再烂,也是一个全学制中学,全县全学制中学,加上职业高中,拆并到今天,就剩下六所,他要是主动离开梅溪中学,哪里还有空位子等着他?

    *************

    或许是阚学涛给霞浦县公安局施加压力,霞浦县公安局把事情反应给县委书记陶继兴,陶继兴再找杜建的缘故吧?

    沈淮想着背后的玄机,放下电话,跟他办公室外的邵征说道:“等会儿你再找辆车,送我去市里看望今天给打伤的两名师生……”

    帕萨特给褚强开走了,沈淮不想再直接插手案子的具体调查,但小黎坚持留在医院看守她的同学跟老师,他晚上要跟陈丹去医院看一下,再顺便将小黎接回来。他知道,小黎虽然没有受什么伤害,但也给吓了不轻,心理上需要疏导。

    沈淮在钢厂食堂吃过晚饭,就叫邵征开车送他去渚溪酒店接了陈丹,掉头就往市里开去。渚溪酒店,连上前面的试营业,也运转了有一个月,也渐渐走上轨道,陈丹也不需要时时刻刻都盯在酒店里。

    杨成明跟寇萱经过抢救,已经送到单独病房观察。沈淮跟陈丹走进去,黄新良、郭全、褚强以及杨成明跟寇萱的家属都还守在那里,学校方面也有两名老师在。

    沈淮让陈丹先走病房去找小黎,他就在过道里跟黄新良、郭全、褚强以及学校的两名老师说话:“小褚你先送黄主任回去,今天夜里就辛苦老郭守着,一定要确保情况稳定下来,医药费有没有垫足?”市人民医院可不会认梅溪镇的面子,不垫足医药费一定会停药赶人。

    “何镇长临时让财政所送两万块钱过来,暂时没问题。”黄新良说道。他还想着昨天夜里登门时给沈淮赶走的事情,希望沈淮能看到他今天的表现,不过心里也觉得希望渺茫得很,也没有支持留下来守夜。

    “行,等情况稳定下来,再接到镇卫生院住院养伤,”沈淮说道,“学校也留一个人就可以了,这几天就要期末考试了,老师们也都很辛苦。”

    两名老师商议着,最后那个中年女教师决定留下来,毕竟寇萱的家属只有她年迈的爷爷在医院,要是夜里寇萱要起尿,留个女的也方便照顾。

    沈淮先进病房看颧骨、鼻梁骨骨折、脑震荡的杨成明,他在学校里没有看清他长啥样,这时候杨成明脸上给纱布包裹着,人打了麻药,还昏睡着,但看他的妻子,知道杨成明的年纪不会太大,可以也就三十五六岁。

    除了杨成明的妻子外,病房里还有他家好些亲戚在。

    沈淮走进来,他们看着他年轻,没有什么反应;黄新良一说是镇上沈书记过来看望他们,又都义愤填膺的围上去,把沈淮围在里面要求主持公道。

    “殴打杨老师的流氓,已经给市公安局抓起来了,案情正在调查。你们反映打人的流氓跟镇派出所所长是亲戚关系,镇上以及县里都知道了,县里也决定对派出所所长先停职,再调查。一旦查出问题,绝不会包庇。杨老师勇于保护学生,跟社会不良青年做斗争,镇上、学校都会表彰,现在是全力治疗,确保杨老师不留什么后遗症……”

    “你们还不知道,沈书记是第一个冲出来救杨老师,肯定不会对这事坐视不管的。”黄新良讨好的补充了一句。

    沈淮又跟杨成明的妻子以及激动的家属说了些安慰的话,就到隔壁病房看那个给打伤的女学生寇萱。

    沈淮下午时听小黎说过,这个女孩子的爸爸死了,她妈妈也早就抛弃她,跟别的男人跑了,眼下就跟爷爷相依为命。

    寇萱的爷爷,是镇上的竹篾匠,沈淮看着他有印象,以前偶尔能看到他挑着簸篮筐簏等竹器沿村叫买,大家喊他“寇老头”、“寇老爹”的。倒有几年没见到寇老头,沈淮见他老态龙钟、头发花白,心想他怕是要有七十岁,还要负担未成年的孙女,腰也给艰难的生活压弯下来。

    沈淮进来时,寇老头正恼怒的骂孙女寇萱不安分,不听话,不在学校里读书,尽跟社会上的小青年瞎混,才闯出今天的祸,说得唾沫星子乱飞。

    沈淮听小黎说过,寇萱倒不是不安分,而是爷孙俩相依为命、实在穷困,村里跟镇上都没有救济,读高中甚至学费都没得免(九三年梅溪高中的学杂费已经上涨到三百七一年,对穷困家境是个很大的负担),寇萱没有缀学去找工作,又不得不在镇上台球室打工挣学费、生活费,就难免跟整天在台球室厮混的小混混有些接触。

    寇萱半片脸青肿,但没有包裹,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能看出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现在身子很虚弱,大大的眼睛也没有什么神采,但性子看上去很倔强,给她爷爷动气骂得狗血淋头,也只是咬着发白的嘴唇不吭声。

    看病房里这情形,沈淮也不再打什么官腔,走过来拍了拍小黎的肩膀,说道:“我刚刚找医生问过,你同学的伤势,比杨老师相对要稳定一些,可能寒假要在病床上躺一段时间,倒没有其他什么好担心的……”

    沈淮让褚强跟邵征两个人,先开车把杨成明的家属送回去,就让杨成明的妻子留下来陪护。病房里都只能加一张看护的小床,郭全要留下来,可以跟寇婧的爷爷挤一张小床,女教师跟杨成明的妻子挤一挤,小黎想留下来也没有地方能过夜。

    沈淮跟陈丹陪小黎在病房里守到很晚,直到杨成明的麻药退了,说过话,确认伤情稳定下来,三个人才由邵征开车送回镇上。

    镇上这边,县公安局已经派人下来,杜建的态度也很明确,鲁小山当即就给停了职,暂时由姓郑的指导员兼任所长,主持所里的事务。李锋也安排联防队重点检查镇上台球室、游戏机房以及录像厅。

    沈淮暂时也没有心情去过问这些。

    今天的事,小黎也凿实吓着了,回到镇上陈丹也不敢把小黎一个人丢屋里,帮沈淮烧好热水送过来,临了又把那两盒避孕套扔他身上,还骂他一声:“臭流氓!”

    沈淮只能看着两盒避孕套无用武之地。

    蒙头睡到天濛濛亮,听到小黎隔着房门跟金子逗了一会儿就上学去了,沈淮看闹钟时间还早,躺在床上想着怎么把陈丹骗过来做昨晚上没做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