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十五章 问题贷款

第九十五章 问题贷款

    “长青集团是什么投资项目吗?”沈淮知道有些发窘,但想要插手这件事,总得把来龙去脉问清楚。

    “业信银行计划在东华开设分行,孙小姐实际上是业信银行派来东华考察的代表。不过长青集团是业信银行的外资股东,孙小姐也是来自长青集团,说她是长青集团的代表也不错,”

    熊文斌说道,

    “仅仅是业信银行开设分行,也算不了多大的事。不过你也知道,你曾外祖父创建的长青集团,跟东华的渊源很深。谭书记是希望通过这次能加深联系,促进长青集团在东华做更大的投资……”

    沈淮心里悲鸣:

    之前的那个浑蛋,真是十足的不学无术。至少在他的继承权给剥夺之前,长青集团涉及他的根本利益,不要说对长青集团的业务有多了解,就连长青集团是业信银行的外资股东,这么一个重要信息都不知道,也真是够“不关事”了。

    还亏得他回国之后的三万美金生活费,都是在业信银行转帐换汇的。

    沈淮对业信银行有所了解,应该说业信银行早在去年就想把业务开展到东华来,因为梅溪钢铁厂就有一笔一千六百万的生产周转资金,就是业信银行放出的贷款。

    由于业信银行在东华市还没有分支机构,这笔贷款是通过农业银行转帐。

    这笔贷款的来源有些蹊跷,是前市委书记吴海峰与市长高天河在省城参加会议时,共同为梅溪钢铁厂拉来的,是借市政府的名义撮合成的。

    表面上看去,是市委市政府支持东华乡镇企业发展的典范事例,但把光鲜的外表剥去,他们无非是希望梅溪钢铁厂能支撑得更久一些,好给他们的关联企业再多吸一阵子的血。

    业信银行对东华地方也不熟悉,不过有东华市政府出面撮合,这笔贷款也就很轻易的放了出来。

    沈淮还说“表姐”孙亚琳为什么会对他在东华的事迹了如指掌呢,原来还是从“贷款”这条线上顺藤摸瓜——沈淮担任梅溪钢铁厂的厂长,法人代表也换成是他,钢厂向业信银行提交的备案材料,也会有相应的变更。

    孙亚琳既然是业信银行派到东华来考察建设分行的业务代表,没理由不关心很可能是业信银行目前在东华唯一放出的一笔贷款业务。

    沈淮对业信银行的了解,就浮于表面了。

    之前的沈淮对家族业务根本不关心,沈淮此时接受梅溪钢铁厂之后,虽然知道拖欠业信银行一款贷款,财务科还每个月定时把利息款转过去,但也没有想到要去了解业信银行的股权结构。

    沈淮大体知道业信银行是国内成立的第一家股份制银行,以国有股为主,占据控股地位,但为了学习国外先进的金融管理经验,首次引入外资股,银行的管理层也基本上接受外资股东的推荐。

    至于业信银行详细的股权结构以及外资股东名单,显然就不是普通人或者说乡镇干部所能接触到的信息。

    业信银行是国内金融产业对外开放打开的第一条缝隙。

    虽然初衷是成立一家全国性的商业银行,但中央在金融放开上相当谨慎,所以每年业信银行能开设的分支机构,数量是受限制的。

    东华经济发展要滞后多,银行的存贷量规模小。

    正常说来,业信银行不会优先考虑在东华设立分支机构——要是长青集团是业信银行的外资股东之一,对业信银行在国内的发展有足够影响,这个就容易理解。

    “这些年东华在招商引资上,要落后南面的平江等市太多,”熊文斌感慨道,“谭书记也说了,东华的经济要能够快速发展起来,就要狠狠的抓一抓招商引资的工作……”

    东华市这几年外商投资,每年实际利用外资,甚至连两千万美元规模都达不到,真是落后太多了。

    到地市层面,党政分工要比底下的乡镇明确得多,市政府的常委成员,常常有两到三人。

    这种逐渐往集体领导、集体决策发展的政治局面,市委书记想要完全压制住市长是很困难的。省里再支持谭启平,也不可能支持谭启平在东华一手遮天;更何况谭启平还是一个外来户,短时间里没有办法驾驭整个常委班子。

    市长负责经济发展,不过招商引资是大局,市委书记亲自过问也是常态。

    谭启平要能在东华之前极薄弱的环节,在招商引资上,做一些成绩来,既能打高天河的脸,也能叫目前常委班子的平衡发生更多有利于他的变化。

    见熊文斌对孙亚琳颇为重视,沈淮一笑,说道:“我跟这个远房表姐,关系实在一般得很,”又捂着裤裆说道,“你们先进去,我去撒泡尿再回来,就当我们在外面没遇上……”

    沈淮撒泡尿回来,阚学涛在骂值班警员,那四个小混混直接拘留;熊文斌则在隔壁办公室代表市委给孙亚琳赔礼道歉……

    也怪不得外商在国内横行霸道、高人一等,各地方的官员为争引入外资,“卑躬屈膝”的程度,比熊文斌过火多得去了;“一等洋人二等官”这个现象在国内还很普遍。

    沈淮进去后,跟熊文斌配合演了一番“熊秘书长你怎么过来、我都跟高秘书长通过电话说事情不严重,我表姐对市局的处理很满意”的戏,才转到正题上。

    熊文斌讶异的问孙亚琳:“孙小姐跟小沈真是表姐弟?哦,对了,以前听人说过,小沈是海外留学人员,我们市那么党员干部,像小沈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真是不多见呢。”

    孙亚琳瞅着沈淮,倒是一点都不掩饰她眼睛里的鄙夷,打心眼里认定他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只是假借着海外留学的烂名头糊涂国内这些愚蠢官员,连带着打心眼里把熊文斌等人也鄙夷起来。

    看到表姐这张欠抽的脸,沈淮恨不得上去抽她一巴掌,但也不得不考虑很多实际的问题:

    目前看来,业信银行要不要在东华开设分行的决定权,还真有可能就掌握在孙亚琳的手里。这事要是黄了,倒不说对谭启平跟高天河之间的斗争有多少不利,对东华的经济发展,肯定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眼下要发展经济,关键还是要有投资,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更多的金融机构,更多的放贷量,都能有效促进地方经济发展。

    除了增加地方放贷量之外,业信银行的管理,要比国内的银行、信用社正规得多。通过严格的放贷管理,就能大幅提高地方投资效率,这恰恰也是东华目前所极需的。

    但是,孙亚琳眼里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叫沈淮心里发寒:他怀疑孙亚琳有可能会提前收回业信银行放给钢厂的那笔贷款。

    现在钢厂能周转的生产资金,也就两千万左右;要是一下子给抽掉一千六百万的周转资金,那真是要了老命。

    杨海鹏这时候打电话过来,他已经分别将熊黛妮、熊黛玲、周明以及小黎送回去,这时候正从梅溪镇返回市区,沈淮让他直接到市公安局来。

    沈淮对熊文斌说道:“杨海鹏开车过来接我,我直接送我小表姐她们去宾馆吧!”

    熊文斌见沈淮主动把事揽过去,点头说好,这事他本来就是代表市委插个足,以便谭启平以后有借口直接过问此事。

    孙亚琳虽然不喜欢沈淮,但也忍住没有要求市公安局或者市委直接派车送她们回南园宾馆。

    杨海鹏开车过来,沈淮请满脸没有善意的孙亚琳跟她的同伴上车,跟熊文斌、阚学涛他们告别后,就直接往南园宾馆开去。

    一路上,沈淮坐在副驾驶位,没怎么说话。

    倒是孙亚琳坐在后排,忍不住挑衅道:“梅溪钢铁厂年初从业信银行贷走一千六百万,用作生产周转资金。我这趟来东华,了解到一些情况,能说明梅溪钢铁厂之前递交给省分行的申贷资料很有问题。东华市政府都有意帮梅溪钢铁厂骗贷,我说这话没有错吧?”

    沈淮沉默的不吭声。

    如今各地银行放贷,有多少不带病的?这事捅出来,非必就能让吴海峰、高天河挨板子,梅溪钢铁厂却一定会给折腾够呛。现在梅溪钢铁厂总资产一亿两千万,其中八千万是对各家银行的欠债,业信银行一家中止放贷,还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怎么不吭声了?”孙亚琳见抓住沈淮的痛脚,得意起来,恨不得把脸贴到沈淮的眼睛上去,“你求求我啊,我或许能把这事压三个月再报上去……”

    杨海鹏不知道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沈淮跟他这个法国表姐是什么关系,看他脸色有些难看,也只能先开好车,不多嘴问什么。

    “我接手梅溪钢铁厂才三个月不到,你以为这事能要挟我吗?”

    沈淮绷着脸,看后视镜里孙亚琳眼睛里不带善意而且张扬的笑。他翻看之前的记忆,知道孙家子弟之间,关系多不怎么和睦,而之前的沈淮又格外遭人厌,跟着这个“表姐”恩怨不少……

    “我又没有要挟你,我只是说一个事实。”孙亚琳得意扬扬的说道。

    “这位苏菲娅小姐是表姐你的助手吧?对了,表姐你千方百计的把苏菲娅弄到中国当助手,以及这次这么重要的考察活动,表姐你就带着一个苏菲娅到东华来,还深更半夜的跟东华的地痞流氓打了一架,三表舅他们真的就不会多想什么?”

    沈淮从仪表盘上把烟盒拿起来,抽一根烟点上,也不管车里空间密闭,吞吸了两口,叫车厢里烟雾迷漫起来。

    孙亚琳给烟呛得咳嗽,但她不关心这么,听着沈淮话里意有所指,汗毛都立了起来,声音尖锐的质问:“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忘了跟小表姐你说一声,我回国后,很下功夫去学了英语,”沈淮回过头来,露了一个笑,说道,“我想表姐你一定很希望我把刚才警车里听到的话都忘掉吧?”

    “你妈、的浑蛋!”孙亚琳没想到沈淮竟然无耻的偷听她们谈话,这时更无耻的拿来要挟她们,咬牙切齿的直接伸手去揪他的衣领,“中止对梅溪钢铁厂的放贷,我是照章行事,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对这个从小学习暴好、又有余暇时间学习跆拳道、身材高大的“表姐”,沈淮很是无奈,打又打不过,只能姿态很丑的给她勒着脖子,身子欠过去,嘴巴却很强硬的说道:“梅溪钢铁厂是荣是蓑,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但事关九百个工人的饭碗,你要敢砸了,不要以为我就不会公事公办,先把你踢回法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