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二十二章 新规划 二

第九百二十二章 新规划 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谢芷不清楚胡林在知道熊文斌提出的新规划方案后,反应会强烈到什么地步,但她能知道,新规划方案对徐沛的吸引力会有多大。

    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最早由沈淮在霞浦以财政拔款的形式成立,以用于推动霞浦县周边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

    之后为了获得徐沛支持梅钢进入徐城发展、熊文斌在徐城立足,沈淮同意将建设基金的管理权交给省zhèng fǔ及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并继续从霞浦县财政拔款注入建设基金,以实际行动响应徐沛在省里提出的地方zhèng fǔ之间财税分配新调整。

    不过,由于建设基金的前期以及后续都主要由霞浦县财政拔款投入,徐沛也不好意思吃相太难看,真就直接将这个基金掌握自己的手里来,权衡再三,还是请梅钢系的老将、东华前市委书记吴海峰出面担任理事长,管理、领导建设基金。

    然而真要将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跟淮海融投发展成淮海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下设的两大支柱,徐沛怎么可能真就甘心将建设基金的控制权继续留给梅钢掌握?

    而就沈淮及梅钢来说,没有那么大的头、不戴那么大的帽子,关系本来就很脆弱,继续独掌建设基金的控制权,引起徐沛等大佬的猜忌跟离心,不是什么好事。

    融信拿下滨江地块,比原计划要多掏出十个亿。

    这十亿对徐城市zhèng fǔ而言,就是计划外的额外收入徐沛要是推动将这十亿注入建设基金,徐沛自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向建设基金理事会、管理层派遣嫡系,使建设基金的运转正规划,又不脱离他的掌握。

    而这十个亿将来会用于城东大道及跨江大桥的建设,对徐城市来说并无什么实际xìng的损失,同时还能保证徐城市在淮海经济区里的地位及影响力不至于叫东华压下去。

    徐沛、熊文斌去推动这件事,徐城市地方上的支持声音也会很大,周任军想反对也是独掌难支。

    唯一的问题就是需不需要在城东大道上投入这么多的资金。

    城东大道的建设方案,也不是今天才有人提出来,但此前的建设方案,相比较熊文斌提的新方案,是个阉割版。

    城东大道早初是作为徐城的东环城公路进行规划设计,预算投入才两个亿;要是从城东大道南端建跨江大桥衔接南岸,仅这座近四公里长的六车道公路大桥,投资就要再额外增加近十个亿。

    虽然渚南方面一直请求、呼吁,但不用周任军那边拖后腿,徐沛最终也只同意在城东大道南端预留大桥的接入口,先启建城东大道,留待以后财政宽裕再在南端续建大桥,说白了就是地方财政太紧张了。

    徐沛担任徐城市委书记,需要平衡徐城六区四县之间的平衡关系,不能只顾着往渚南倾斜。

    但不得不说,渚江大桥的堵,不仅是徐沛以及渚南方面心里的痛,如今已经严重到阻碍渚南招商引资及产业发展的程度,未来即便新京宁线的跨江通道建成,也不能彻底缓解过江交通压力。

    只是,不调整徐城未来城市发展的大方向,原计划仅投资两亿的城东大道,就直接升格成八车道跨江、投资十数亿的建设方案,也亦很可难获得徐城中高层官员的支持。

    徐城每年的市政基建投资就十多亿,有融信多缴十亿的土地款,但一年在市政建设的拨款顶天也就二十个亿。

    徐城六区四县,每个地方都急需市政基建投资,不管用什么名义、渠道,市里凭什么将十几二十亿的宝贵资金都投到仅仅是定位于东绕城公路的城东大道上?

    城东大道要是作为未来徐城市的中轴大道发展,地位跟建设优先权就完全不一样了;唯有将中轴大道建设起来,整个城市未来二十年、三十年发展的大框架才能清晰的勾勒出来。

    这就又涉及到徐沛会不会支持熊文斌颠履xìng的修改徐城发展总规划。

    谢芷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但也不得不承认熊文斌的新规划方案大胆之极。

    徐城作为淮海第一大城市,城区人口有三百万,是东华城区人口的三倍,此时的建成区也才三百平方公里而已。

    而照熊文斌的新规划方案,绕城高速会圈出一千二百平方公里的区域来,几乎是此时的四倍;而以城东大道为中轴线,城东大道以东的近一半区域,此时几乎就是空白;而渚江南岸区域,此时也发展不到十分之一的规模;此时的徐城主城区,只是龟缩于新规划方案的西北角。

    不过,谢芷相信新规划方案,对徐沛是有诱惑力的。

    熊文斌的新方案,虽然超前了些,但徐沛要没有什么动作,保不定他的继任者会推动实施新方案,那这么一来,徐沛就会成为夹在赵秋华与新继任之者,徐城市最没有作为的一任市委书记。

    倘若徐沛支持熊文斌的方案,只要中轴大道跟东绕城高速一建,未来徐城大的城市格局就会确定下来,徐沛就会成为徐城未来城市格局的奠定者、奠基人。

    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有多大,谢芷能想明白,而且徐沛从来也都不是什么保守派。

    渚南开发区是徐沛到徐城后一手推动发展起来的,新规划方案通过,城东大道及新跨江大桥开建,对渚南未来发展的意义有多大,实在不难想象。

    而梅钢承诺会同时在新跨江大桥南端投入巨资启动渚南中心商务区、白雁矶景区建设,将进一步弥补渚南开发区在旅游、商务、商业及居住等城区建设上的短板,为南岸经济腾飞提供新的强劲引擎。

    谢芷看到她爸、她哥、她姑父、苏恺闻以及叶选峰等人面面相觑,心里想,他们大概也在想胡林及融信众人知道此事后,会如何跳脚?

    从现有的城东大道跨江往南以及白雁矶一带,与此时的滨江商圈斜江而立。

    新规划一定通过,未来徐城真正的第二商圈中心,必然会座落在南湾湖新区内,而跟梅钢明确要在南岸投资建设渚南新区的商务、商业中心一样,滨江商圈必然也将降格为秦江区的商业、商务中心,未来发展空间、潜力以及市里对滨江商圈的市政建设投入,都会相应的降格。

    融信为熊文斌的新规划方案及梅钢在渚南建设商务区提供二十亿的启动资金不说,还硬生生的让自己豁了老命抢得的滨江地块在未来的发展空间跟潜力降了一个等级,胡林、罗晓天他们心里怎么可能会好受?

    新方案一旦通过,就意味着是徐沛、熊文斌联手推翻赵秋华九一年主持通过的旧规划方案;赵秋华要再多一点羞耻心,都应该辞去省长的职务。

    滨江商圈建设,融信在赵秋华、周任军的支持下横插一脚,徐沛虽然最终接受融信进来、梅钢退入的结果,但心里未必甘心,而现在沈淮、熊文斌,将抽打赵秋华他们的闷棍递到徐沛手里,徐沛会犹豫着不抽下去吗?

    更关键的,这个闷棍还是融信他们自己提供的。

    要没有融信向市里多提供的十亿土地款,城东大道及新跨江大桥没有可能高规格启动建设,熊文斌的新规划方案没有现实着力的锚点,就会沦为纸上谈兵。

    即使将未来、将前景描绘得再好,而没有近期实际能抓到手的利益,熊文斌想获得广泛的支持也是极难。而苏恺闻当下得到的反馈信息而知,渚南以曹政江以首的官员,必然会登上熊文斌的战车。

    而梅钢将手里炼油厂旧址转给融信,获得十一亿的资金,子弟充足,将掌握更大的主动权。

    渚南中心商务区跟滨江商圈斜江而立,而是梅钢拿融信供给十一亿的资金,更快、更好的启动渚南中心商务区建设,胡林、罗晓天会有什么脸sè?

    “会不会沈淮他们启动滨江项目,就是给融信下的套?”谢成江问出一个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谢芷看向她爸及叶选峰。

    叶选峰沉吟道:“融信介入新津港、与省钢联合建新津钢铁,就有跟新浦打擂台的意思;沈淮针对胡林下套的可能xìng不小。”

    谢芷倒觉得这种可能xìng不高。

    融信不上钩,梅钢是确实要投入天量资金对滨江地块进行综合开发,设套让别人上钩,没有必要把自己也豁进去,更大的可能是早在省委书记钟立岷邀熊文斌到徐城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熊文斌、沈淮他们就对徐城市的发展有了通盘的考虑、制定出相对完善的发展计划来。

    在徐棉事件之后,熊文斌、沈淮迅速提出滨江商圈开发计划;融信夺得滨江商圈开发主导权之后,熊文斌、沈淮就推动更大规模的城市发展计划,实际上这两步是层层递进的。

    要没有融信的横插一腿,梅钢与熊文斌也只有能力从第一步滨江商圈建设开始做起;而融信夺去滨江商圈的开发主导权,梅钢不用承担第一步的建设重任,节约了大量的资金不说,实际还从融信获得二十亿的资金,用于启动第二步的发展计划,进而将徐城市未来的大框架确定下来。

    融信自以为从梅钢手里夺得滨江商圈开发的主导权,实际上则将更高的主动权拱手让了出来。

    说白了,整件事就是融信自己犯贱硬凑上去的。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