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9 10章 和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虽然沈淮此时拿出协议逼胡林签,捅出来的匕首有些血淋淋,但徐沛不会同情胡林半分,而是眉宇沉毅的看向胡林,与沈淮一起逼迫他们当场签下协议。 .

    徐沛现在的逻辑很简单,他就要让滨江商圈开发能够推动下去,沈淮要成为阻力,他就会站在胡林这边逼迫沈淮妥协;胡林要是成为阻力,他就会站在沈淮这边逼迫胡林妥协。

    胡林叫沈淮当场捅这一刀,说到底都是胡林自找的——他没有说不客气的话,就已经是相当的客气了。

    周任军脸sè也颇为难看,他完全没有想到沈淮会用以退为进的方式掌握住主导权,按说他们也不能算失利,但心里头就是无比的憋屈,憋屈得要吐血,偏偏还不能说沈淮的不是:

    融信跳出来搅梅钢的浑水,截梅钢的胡,梅钢没有撕破脸恶斗到脸,而是选择妥协退出,现在叫梅钢找回些场面,这在官场、商场,都是再简单不过的平衡之道——只是怎么想都不是那个滋味。

    周任军见胡林脸sè绷得极其难看,但他与胡林隔得颇远而坐,也没有办法单独跟胡林说什么话,只能得沉默着不吭声。

    罗晓天侧过头跟胡林说道:“这样的价码,对融信来说了很合适,梅钢表现出诚意,早有所准备,我们确实可以先研究一下合同……”

    徐沛施压只是一方面的原因,罗晓天更清楚,要是此事被渲染成胡林纯粹是为了跟沈淮斗气而最后给沈淮摆了一道,对胡林的声望及威信打击将是难以估算的。

    现在胡家安排他进入融信,目的还是要让他接掌这家资产上千亿的央企。胡林单单凭着胡家子弟的身份,而没有一点威信跟声望,是很难在融信站稳脚的。

    罗晓天心里清楚,胡林无法顺利掌握融信的大权,他一个没有什么根基的外来户,想要真正的坐稳融信地产总经理的位置无疑是痴人做梦。

    胡林也非全无隐忍的人,也知道他此时不选择隐忍,很可能会满盘皆输——罗晓天声调略高,如此明显的暗示他自然能听得出来,就顺着罗晓天的话,硬着头皮说道:

    “说实话,融信很看好滨江商圈的开发潜力,但也很担心会伤了彼此的和气——既然梅钢有备而来,想来梅钢也真是有退出的心思,那我真就放心了。”

    胡林把话说得大气,但看着沈淮嘴角那不加掩饰的嘲弄,心里一抽一抽的痛。

    朱立见胡林不反对现场签约,当即就欠起身子看向罗晓天:“罗总,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研究一下合同?”

    胡林心里头血在飚,将沈淮、朱立祖宗三代都骂了一遍,又不得不故作大方的跟罗晓天说道:“你看一下数字有没有问题,其他嘛,我相信渚江建设不会给我们设什么陷阱的。”

    罗晓天也知道到了融信、梅钢这层次,连进入程序的大宗建设用地拍卖都可以在徐沛、周任军三言两语间随便取消,大家实在没有必要玩合同陷阱这种低级游戏了。

    罗晓天接过厚厚的一叠纸,翻看几个数字都没有什么问题,就拿出笔直接签了名字。

    看事情有了了结,徐沛站起来,让站在一旁的服务员将手里的酒瓶拿给他,说道:“融信、梅钢能不伤和气的坐下来磋商此事,达成协议,在正确的方向上共同推动徐城市的城市、经济发展,我代表市委市zhèng fǔ感谢大家,我来给大家倒酒,表示敬意……”

    听着徐沛拿起来接过酒瓶是要亲自给大家倒酒、敬酒,大家都忙不迭的站起来。

    胡林虽然又挨了一刀,也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但看徐沛第一个朝他走过来,只能装作惶恐的说道:“我该给徐叔您倒酒、敬酒。”

    “不,”徐沛有力的按住胡林的肩膀,半真半假的笑道,“你以后可就是建设徐城、发展淮海的有功之臣,我是代表徐城市委市zhèng fǔ给你倒酒、敬酒;等会儿咱爷儿该怎么喝就怎么喝。不过,融信要是开发滨江地块不尽力,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啊。”

    融信介入滨江地块开发,从梅钢手里争夺滨江商圈建设的主导权,胡林针对沈淮是一方面,但也有胡林支持赵秋华、周任军、针对自己的意思——徐沛这次也是不得不把滨江商圈建设的主导权交给融信,但胡林或融信真有什么把柄给他抓住,他绝对不会手软,说话半真半假也没有必要太客气。

    胡林见徐沛几乎都将jǐng告摆到脸上来,心里头更是说不堵,但也只能不断的点头应允,说道:“融信要是建设不好滨江商圈,就是徐叔您不骂我,我都不会再有脸见徐叔您。”

    徐沛给胡林、罗晓天酒杯里添上酒,又给今rì陪同胡林前来赴宴的顾泽雄斟酒。

    顾泽雄在进西菊阁之前,就给沈淮讥讽的“赞”了一句“勇气可嘉”,差点活生生的吐出血来,还指望进来胡林、罗晓天能替他找回过场,给沈淮一个难看,哪里会想胡林的脸叫沈淮更是抽得难看?

    人就这样,当看到别人的境遇比自己还要凄凉,之前所遭受的屈辱感就不再那么强烈。看到徐沛都已经给胡林、罗晓天斟酒了,他也就双手捧杯,恭敬的去接徐沛手里已经倾斜过来的酒瓶口。

    虽然顾泽雄是给胡林找过来给沈淮难看的,也是因为有顾泽雄以及顾家背后的房地产企业支持,胡林才更有信心跳出来截胡,但顾泽雄的出现没有太复杂的政治意图,故而徐沛待他的态度也就要客气得多,亲切的问起顾家老爷子在医院里的情况:

    “顾老先生身体还好?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顾老先生了,还记得当初随王源总理拜访顾老先生的情形。内地改革开放二十年,顾先生不仅亲自投身内地的实业发展,还为zhōng yāng制定经济发展政策献计献策,是为我们这个国家做出大贡献的人。”

    听徐沛如此盛赞在医院里吊命的老父亲,顾泽雄心里自然好受,但想到要是老父亲在医院里吊不住命,顾家在内地还能保保留住几分影响力?

    看着徐沛又要走过来,给他们这边的人斟酒,沈淮忙主动走出座位,从徐沛手里接过酒瓶,说道:“我们当了逃兵,不敢让徐书记您给我们倒酒。”

    徐沛心里是极忌讳梅钢系再得势,但在这件事上他也确实是更恼火胡林跳进来的搅局,此时听沈淮说这些乖巧暗讽的话,也是出乎意料觉得有趣:不知道胡林听了沈淮这夹枪带棍的话后又不得不坐在这边的心情会是如何?

    徐沛自然是笑呵呵的将酒瓶交给沈淮,由沈淮完成接下来的斟酒。

    沈淮从徐沛开始,再依次给周任军、熊文斌、李青福等人斟酒——虽然这桌人只有胡林、罗晓天、顾泽雄三人享受省委副书记徐沛亲手倒酒的高规格待遇,但此时这更像是天大的讽刺,血淋淋的扎在胡林他们的心头,扎得他们就算是看一下沈淮的脸心里就痛得抽。

    接下来的酒宴,胡林他们自然苦苦支撑;而在徐沛、周任军等人面前,沈淮也不能忘形一而再、再而三的抽胡林的脸。徐沛作为省委副书记不说,李青福作为徐城市委秘书长,也是享受正局级待遇的高级官员,自然不会为刻意的调动酒桌气氛说什么插科打诨的话——接下来的酒宴自然是无聊之极,徐沛也只坚持不到一个小时,就借口有人汇报工作,提前与市委秘书长李青福离席。

    徐沛、李青福一离席,大家就不用再装。

    胡林不再苦苦的支撑那早已经崩溃的笑脸,与罗晓天、顾泽雄就起身跟还坐在酒桌上的周任军告辞,狼狈不堪逃也似的就想紧随徐沛之后离席。

    沈淮拉着朱立站起来就追出去,边走边说:“我们送送胡总、罗总跟顾先生,”但追到外面,沈淮就换了口气,冲着想极可能走得稳健些而落在后面的顾泽雄讥笑道,“顾先生现在知道为什么我打开始就夸你勇气可嘉了?”

    “沈书记,莫要太欺人太盛了。”顾泽雄忍不住停下脚步反唇相讥。

    沈淮敛起嘴角的讥笑,沉着脸sè盯住顾泽雄的脸看了顷刻,才不屑的教训道:“要想人不欺,先要不欺人——我希望以后能有跟顾先生真正过招的机会。”

    “我虽然不才,但也不会叫沈书记你失望的。”顾泽雄负气的说着狠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着牙齿说出来,但沈淮眼里的不屑一顾,叫他完全没有说狠话的爽感,只是更叫他火冒三丈。

    看着胡林、罗晓天、顾泽雄狼狈不堪的钻进车里,随沈淮追出来再痛打落水狗的朱立问道:“还是要把顾家拖进局?”

    沈淮摇了摇头,笑道:“不是顾家,而是顾家这位少爷——这个敌人放走了,我们得损失多少盟友啊?”

    朱立笑了起来,知道沈淮说的是顾家内部为争财产而存在的激烈矛盾——不要说顾家大房、二房了,就是此次刚坐稳宝和船业董事局主席位子的余薇,也绝对不会希望看到对她敌意最强的顾泽雄能得势。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