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零七章 路遇

第九百零七章 路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年头求chaye.chaye月票)

    沈淮接到熊文斌的电话之后,才不慌不忙的从霞浦出发,以示他事前对此事毫无察觉;徐沛那边等得再焦急,等着火冒三丈,也怨不到他头上来。

    不过,在他与王卫成坐车赶往徐城的高速公路上,就不断有电话打进来。

    融信介入滨江地块竞拍,惊动的可远不止徐沛这几个人。

    商品住宅市场还刚刚启动,徐城市中心的商品房每平米也就两千元左右,但市中心的商业及办公用地,则可谓是寸土寸金。徐城虽然离二线城市还差一线,但三百万城市人口、四百郊县人口,对商业的需求集中释放到市中心极狭窄的一块区域,也撑起极大的商业繁荣。

    徐城市常委会通过决议,决定要以滨江地块综合开发为核心,推动周边城区改造,以发展徐城市的第二商贸金融中心、要建设徐城市的滨江商圈。

    消息灵通人士,自然也不难看到其中的巨大商机。

    一些手段通天的人及企业,甚至就赶在此前一个月内,连续推动秦江区好几宗商业、办公用地挂牌拍卖,抢先将周边一些建设用地抓到手里,想着多分一杯羹。

    这些用地面积都不大,小则十几二十亩,大不过百十亩,但竞拍地价都很低,每亩一百万以上都不多见,绝多大数都要比梅钢给滨江综合地块定的底价还要低到一半以上。

    待梅钢正式启动对滨江地块的综合开发,待滨江商圈概念正式出炉、形成雏形,之前拍得的几幅地,无论是自行开发,还是加价转手,都是极赚的一笔买卖。

    大家此前都在拨打如意算盘,谁都没有想得到融信会临时插一脚进来。

    融信插一脚进来也不完全是坏事,从侧面也说明滨江区域确有极大的商业开发价值,参与滨江商圈大有可能,但融信参与进之后,此前都板上钉钉的事情,就变得极不确实xìng。

    能在这种事上分一杯羹的,都不是什么善茬,他们对沈淮与胡林之间的矛盾,对省里徐沛与赵秋华之间的矛盾跟龌龊,自然也是早就有耳闻。

    其他不怕,他们更担心融信这次插一脚,纯粹是胡林想找沈淮的不痛快——大家都知道沈淮也是很有脾气的人,万一梅钢果断止损,拍拍手不干了,融信那边也没有诚意开发滨江区域,那他们赶在之前一个月抢到手的这些建设用地,还要怎么开发跟转让,不是就砸在手里了?

    不是谁都跟梅钢、融信那般财大气粗,甚于一两千万资金长期积压在土地里不能盘活,徐城市都没有几家建筑、地产企业能够无动于衷。

    这时候沉不住气,坐立不安,自然也只能千方百计的四处打听消息,一是打听融信真实的想法,一是打听梅钢这边会有什么应对。

    或直接或请托,自然就有很多电话直接打到沈淮这边。

    大家都是官场上混得脸熟的,沈淮也不会驳别人的脸面,也不说这事跟他没有关系,只是推说他也刚知道这事,还需要进一步了解跟接触,梅钢系也不会因为有竞争者出现,就轻易会认输。

    当然了,也有人不方便打电话过来探听消息。

    ****************************

    谢芷在得知融信向徐城市土地储备中心递到投标材料及保证金之后,没有耽搁,就立即赶往徐城。

    徐棉事件刘建国被赶出徐城之后,谢芷就极力主张金鼎集团介入徐城市滨江商圈的建设,也赶在这批抢地cháo里,以一亿四千万的代价竞拍购入徐城炼油厂旧址北面一幅高达一百二十亩的建设用地。

    他们就是打算待梅钢启动滨江地块综合开发的同时,他们也在北侧开发建设一座综合卖场。

    谢芷虽然不负责地产公司那边的业务,但这个项目是她极力促成,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即使还没有谁责怪她,她也没有办法在东华装聋作哑、置身事外。

    谢芷开车进徐城市东收费站,缴费将要踩油门进市里,意外看到沈淮等人停车在路边歇脚——谢芷此前不是没想过打电话给沈淮询问消息,但除了不愿意跟沈淮联络外,也知道沈淮在电话里未必会跟她说什么实情,也想先赶到徐城跟她哥见上面再说。

    此时在高速路收费站外看到沈淮停车在路边,谢芷也不觉得奇怪——要是胡林那边特意搞突袭,沈淮可能就跟她差不多知道此事,从霞浦赶过来,跟她在高速路出口遇上,实在正常得很。

    谢芷依旧极不喜欢跟沈淮接触,但这么大的事情,又不能由着她的xìng子,只能硬着头皮打方向往路边靠过来。

    “三嫂这时候也去徐城啊?”沈淮见谢芷在路边停下车走过来,咧嘴打招呼。

    在宋家小辈里,宋鸿奇排行老三。

    王卫成也都客气的跟谢芷打招呼。

    “融信介入秦江滨江项目,你这边之前一点迹象都没有看出来?”谢芷也不知道要跟沈淮怎么寒暄,索xìng开门见山的进入正题,直接询问滨江项目的事情,她瞥眼看到沈淮脚下有一滩水迹,心知是这个没道德的男人出收费站停车路边,是在路边撒尿。

    “能看到什么迹象?”沈淮像个小气鬼似的,将只剩下一小短截的烟屁股又狠吸了两口,才丢到脚下捻灭,说道,“胡林他要不是纯粹找我的不痛快,会拖到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交材料跟保证金?”

    谢芷对沈淮的话将信将疑,倒不是其他,实在是这些年来没见沈淮吃过谁的亏——胡林针对沈淮、针对梅钢又不是一回两回,以前有几次能在沈淮这边能讨到好的?而谢芷看沈淮这时也不像气急败坏的样子,她心想沈淮真要为这事气急败坏、失了方寸,早两年就给胡林逼得没有容身之地了。

    “一个多月前,也是你在新景天建议金鼎参与滨江地块的开发,”谢芷希望这么说能给沈淮一点责任上的压力,问道,“现在这情况,你们打算怎么应对?”

    “……”沈淮毫无压力的耸耸肩,说道,“胡林应该也在徐城,徐沛书记让熊副市长打电话叫我过来谈这事,胡林也不可能不露面——我这边要怎么应对,关键还是看胡林到底想干什么。”

    沈淮虽然没有直接说梅钢将如何应对,但听到徐沛如此重视此事,在知道融信介入此事之后就立即将沈淮、胡林都叫过去当面做协调工作,谢芷也是稍稍松一口气。

    不管赵秋华、周任军背后有心想对徐沛动怎样的手脚跟心思,徐沛可能会做些退让,有可能不会倾向到底支持哪家承接滨江地块的开发,但绝不会坐看谁将整件事搅得鸡飞蛋打。

    这样,整件事的破坏xìng就不会太强。

    金鼎手里地块以及将来要开发的卖场,是dú lì于滨江地块之外,无论是融信还是渚江建设主导滨江商圈的开发,只要能实实在在的推动滨江商圈建设,金鼎都能从中受益,不用怕会孤零零的给架在那里不上不下。

    谢芷想想也是,胡林介入进来,公开竞夺滨江商圈建设的主导权,谁也不能说他的不是,毕竟徐城市里也是正式的通过招挂拍程序转让滨江地块。

    不过,胡林他要是纯粹想找沈淮的恶心,要是纯粹想将这事搅黄,不要说徐沛不答应,省委书记钟立岷也不可能一声不吭。要是最终逼得徐沛与钟立泯联手去告状,胡林就算是胡家子弟,等着他的后果也将是吃不了兜着走。

    胡林不会愚蠢到纯粹来搅局的程度,那他插一腿进来,多半还是因为融信地产新成立,极需要一个大型地产项目立足。

    融信将滨江商圈开发的主导权拿过去,最终要是运营成功,除了对胡林在融信集团立足、培养嫡系有极大的助益,也能极大支撑周任、赵秋华在徐城市、在省里对抗徐沛所带来的压力——而融信地产除了背后有融信集团、融信银行支撑,不愁没有这个资本实力外,在省市有赵秋华、周任军等人的支持,也具备主导滨江商圈建设开发的条件。

    这么看,胡林介入进来,只是要跟沈淮抢下一手妙棋。

    谢芷将思路理清楚,就没有那么惶急,但她也做不出过桥拆河的事情,不能从沈淮这边打听到确实的消息,连句客气话都不说,上车离开前问沈淮:“鸿军大哥是不是晚上也会飞过来?”

    渚江建设实力还是弱小,真要将滨江项目做起来,能在香港找到更多合作方的宋鸿军是必不可少的角sè——谢芷对此也甚为清楚。

    沈淮点点头,说道:“飞机没有延误的话,老大八点钟应该能飞过来;怎么,你不会想请我跟老大吃夜宵?我明天县里还有一个会要主持,我见过徐沛书记,八点钟跟老大见过面,我会连夜赶回去……”

    谢芷还想知道沈淮与省委副书记徐沛以及胡林见面之后能谈出什么结果,说道:“我晚上也会回东华,好些天都没有见到鸿军大哥,我请你们吃夜宵,然后再一起回去。”

    听着谢芷主动邀他同行,沈淮他自己都觉得怪怪的,耸耸肩说道:“那再联系。”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