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零三章 截胡

第九百零三章 截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胡林、戚靖瑶、罗晓天他们进尚溪园,沈淮自然不愿意陪着进去敷衍,站在台阶前跟罗晓天打招呼,说道:“今天真是不巧,我还有事不能陪罗总,罗总以后与胡总以后到东华来,提前打我的电话。『 5 .c o m 』”

    罗晓天虽然是沂城市委书记江华提拔起来的人,如今又随胡林进了融信,打此之后要算胡林的嫡系,但要说到能力跟视野,罗晓天要比胡林、戚靖瑶强上许多,熊文斌对他的评价也颇高。

    虽然各自的立场不同,沈淮对有能力、目光没有那么短浅的人还是能保持基本的敬意。虽然不想凑进去自找不痛快,但沈淮还是额外跟罗晓天招呼两句。

    罗晓天也是客气的说道:“沈书记你忙,下回有机会我们再找地方喝酒。”

    胡林打量沈淮两眼,哈哈笑道:“我早就听说孙府菜以尚溪园最为正宗,尚溪园的女老板又长得分外的漂亮。刚才看沈书记你的车停在外面,我还以为沈书记要过来打野食呢,没想沈书记你这是打完野食走人啊。”

    沈淮眼睛微敛,看来他今天跟胡林遇见是必然,遇不见才是偶然。

    他平静的盯着胡林看似在开玩笑的笑脸,嗓子微沉的说道:“胡总的话真是风趣,我还真担心胡总进了融信,会拿党员干部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呢。看来,我还是没有胡总这么放得开啊。我就想着哪天累了,就到江湖跟胡总多学学,说不定说话也能有这么风趣。胡总你说有没有这可能?”

    “哪多半还是会有这可能的。”胡林眯起眼睛一笑,转身就走了尚溪园的过厅。

    沈淮与胡林风轻云淡的说着话,却叫陪同过来的高扬听了心惊胆颤,心想这两个主都不是善茬,要是言语间有什么不对付,当场闹翻脸,还得是他收拾残局,看着胡林不再多说什么进酒店,心里算是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经服务员领着走过前厅的玄关,戚靖瑶不经意间转头看到侧面的过道里,站在一个容貌清艳的年轻女人往这边张望,看长相跟他人描述给她听的陈丹很像,禁不住多打量了两眼,当真是有一种入骨的迷人风韵,也难怪沈淮为这个女人舍得一身官皮给扒掉,也不受胡林的威胁。

    戚靖瑶看不得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人,心里恶意的幻想往陈丹脸上泼点东西才叫痛快。

    陈丹认得戚靖瑶、高扬,她刚才要从酒店里出来,隔着大门看到沈淮站在台阶前跟戚靖瑶、高扬一行人说话,就等到戚靖瑶、高扬他们由服务员领着进二楼的包厢,才拿着东西出来坐上车,问沈淮:“戚靖瑶跟高扬怎么跑到我这边来吃饭?”

    “他们迫不及待的过来踩场子,应该有什么动作会让我大吃一惊?”沈淮挠了挠额头,拧动车钥匙把车发动起来,跟陈丹描述胡林、周益文、罗晓天等几个人的模样,叫陈丹记住脸。

    “他们会有什么动作?”陈丹下意识往酒店里看了一眼,问沈淮。

    “能有什么动作,无非是想在徐城的滨江地块开发上截我们的胡。”沈淮撇撇嘴说道,踩起油门,载着陈丹回老宅。

    “他们怎么截?滨江地块开发,不是财大气粗就可以的。融信拿上百亿的资金出来,倒不是绝无可能,但这么多资金投进去,最终还要通过市场运作,将开发出来的大量物业都消化掉、获得收益才算成功。融信地产也没有运作过什么大项目,现在能有这么能力?”陈丹疑惑的问道。

    沈淮撇撇嘴,说道:“胡林知道他的资历尚浅,进融信集团也只是从资产管理部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干起,而让罗晓天站出来去支撑融信地产的框架。不过,胡林想要顺利的接掌融信,想在融信集团内部培养嫡系,未来必然也会侧重推动融信地产的发展。罗晓天是个能力很强的人,但就目前而言,融信地产也只有在淮海省做大型及超大型开发项目,才能让罗晓天的能力如鱼得水的发挥出来。所以,胡林想在滨江地块开发上,截我们的胡,一点都不会叫我意外。目前也只有胡林有这个动机,跟这个能力……”

    沈淮皱眉看着车窗前的路面,继续说道,

    “至于有没有这个能力,另说了。目前zhōng yāng已经明确要把房地产发展成支柱产业,后续会出台更多的支持政策。无论是经济的发展推动城镇化发展,还是未来三五年内城镇职工住宅分配制度要进行彻底的变革,都会促进房地产业快速繁荣发展。这个趋势,不难看到。胡林他们不蠢,在融信这么兴师动众的成立地产部门,也是能看到未来的趋势。至于滨江地块开发目前是还带有一定的风险,融信地产未必能有这么强的运营能力,但真要做败了,也是融信集团承担后果,对胡林来说,他想做的事情,至少能做成一部分。”

    “你说他让罗晓天出面担任融信地产的党组书记、总经理,是打算到时候能弃卒保车,踢罗晓天出来当替罪羊,不影响他在融信的影响力继续扩大?”陈丹问道。

    “影响多少会有一些,但这个险还是值得胡林去冒的,”沈淮挠了挠额头,说道,“我们不讨论这个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有什么动作,我们有什么应对。难不成,胡林今天搞一出打草惊蛇,我真要几宿睡不着觉才成?这时候犯不着为这事头痛,该喝酒喝酒,看他能整出什么妖蛾子来……”

    ***************************

    梅溪老街西首的尚溪园,是建国前的老棉纺厂仓库加周边的旧院子改造而成,沿街走过来看尚溪园古朴清致,内部的装潢却是富丽堂皇。

    服务员领胡林他们进了包厢,恰临老街,胡林站窗前往楼下看,能看到一个女子提着几只密封盒住进沈淮的车里扬长而去,转身问戚靖瑶:“沈蛮子今天真给周岐宝放那么大的权?”

    “也谈不上放多大的权,只是没有多明显的加以限制,”戚靖瑶说道,“县里今年能用二十四五亿,但绝大多数开支都有预算约束,给周岐宝调整的空间很小。而说到县里的财权、事权,目前还主要集中在几大国资集团;这些国资集团又都有他的嫡系,如戴泉、徐建、宋晓军、王卫成等人掌握,县里还没有其他人能插得上手……”

    沈淮将新浦开发集团拆分成新浦港开发投资集团、产投集团、城投集团的事情,胡林也不可能不关注,不可能不了解清楚。

    虽然在短短三四年间,霞浦县的地方财政收入得到极大的提高,但由于以前的基础太落后、太薄弱,从城乡道路、公共交通、医疗卫生、中小教育等最基础的硬件基础上,都需要投入大量的财政预算进行建设,这也使得霞浦县未来十年、二十年间变成投资型zhèng fǔ。

    沈淮围绕新浦港、临港新城及新浦产业聚集区建设发展等核心事务,在霞浦县zhèng fǔ之下,成立国有投资集团,未来可能将地方财政六到七成的预算直接拨给这几家国有投资集团,实际上也将掌握霞浦县投资型zhèng fǔ未来最大的权柄。

    而霞浦县这几家掌握公共事务及基建投资的国有集团,又错综复杂的参加到梅钢主导的诸多工业及基建项目里去,实际上就算沈淮将来离开霞浦、不留其他的后手,霞浦县也会相当牢靠的绑在梅钢系的战车之上。

    “姓沈的在霞浦还真做出些事,根基深也是理所当然;我们想在霞浦折腾他确实会很难。以前我们做出尝试,暂时也没有必要再去尝试。”胡林负手站在窗前,一扫刚才在楼下的轻佻。

    “不知道他看到我们到尚溪园来吃饭,会不会联想到什么?”戚靖瑶说道。

    “他没那么蠢;我就要看他寝食难安,这样我们才能抓住主动。”胡林yīn柔的说道,又问高扬,“圣晷的徐至,有没有过来?我倒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想朱立这些个叫沈淮从乡镇带出来的乡巴佬,到底有多少水平!”

    “过来是过来了,”高扬拿手机给胡林看,说道,“他看到我们约见的地方是尚溪园,拿设计稿开车到停车场,就没敢再过来;看来他还是对沈蛮子心有余悸。”

    “徐至这个人,应该还有用处,我们也不要为难他了,让刘南到停车场去拿设计稿?”戚靖瑶说道。

    胡林点点头,让戚靖瑶的秘书刘南下楼去跟圣晷建设设计事务的副总徐至见面,把渚江建设对滨江地块综合开发项目的设计初稿拿过来。

    有了这份设计稿,在月底徐城市组织的滨江地块拍卖上,他们就不难把渚江建设的底牌推算出来。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