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八十四章 妥协的条件

第八百八十四章 妥协的条件

    梅钢系的根本还是在以梅钢为核心的产业集群上,沈淮也不可能、也不会永远都在霞浦。霞浦的人事权及财政权始终都要交出来,此时交出来,能有利于淮海湾整个区域的发展,有利于梅钢外围的产业环境更好的发展,沈淮也无意一定要跟徐沛唱对台戏。

    让步需要彼此都有些诚意,而且田家庚、钟立岷支持梅钢发展,说到底也是支持大局利益,支持淮海湾、淮海省能有更好、更快的发展。

    就算徐沛现在就提出要在霞浦搞省直管县试点,沈淮也会支持以换取熊文斌能在徐城顺利开展工作。

    徐沛提出的两个条件,比省直管县试点的限制还要少一些,沈淮自然没有坚决反对理由。

    组织人事权没有沈淮置喙的余地,真要实施,他配合就是,他现在还是说zhèng fǔ建设基金的事情:“霞浦占有很好的地理优势,在过去几年里,也受到省市的政策支持,今天才略有些成绩。七月中旬霞浦周边区县都受灾严重,有相当一部分是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足造成的,我们县委班子在那之后,决定成立zhèng fǔ建设基金,也是认为我们有些发展,也有义务承担更多的责任。但在zhèng fǔ建设基金的使用安排上,霞浦县的视野毕竟是狭窄的,也没有能力做更多的协调工作,现在能由省里接管,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不仅我,我想我们县委班子的其他成员,也会支持的。”

    徐沛对这样的结果还是相当满意的,说道:“省里接手,也是想让这个zhèng fǔ建设基金更好的发挥作用。沈淮你在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里,还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啊,这个zhèng fǔ建设基金,还是需要你来担当理事长……”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协调能力,徐书记您硬要把我赶上架,那只会限制基金更好的发挥作用,”沈淮坚决的推辞道,“建设基金成立之后,我也真是一直都在为协调、为怎么更好发挥基金作用的问题头痛。徐书记您今天不提及,我也会跟徐书记您请援,我还一直都想着让郭市长或者李主任出马担任基金会的理事长呢,他们的能力,可都要比我强太多……”

    “李谷跟成泽都忙,不能给他们身上再压担子了,”徐沛否决掉沈淮的提议,说道,“你一定不想承担这个责任,我倒想起一个合适的人选。吴海峰以前是东华市委书记,各方面都很熟悉,我们可不能纵容他真在省政协养老,我觉得请他出来主持基金会的工作,倒是合适。选峰,你觉得呢?”

    叶选峰这时候自然明白徐沛列席今天的筹备会议,与沈淮有这么一番谈话,可以说都是两个多月前,钟立岷约见熊文斌、沈淮一事之后的后续发展。

    钟立岷调熊文斌到徐城,是希望能对徐城的产业、城市发展有所促进,从而在整体上能对淮海湾经济区发展有更大的促进。

    徐沛一定要压制熊文斌,不叫他在徐城有所作为,只会让他自己成为阻力、陷入孤立。

    无论是谁,逆大势都只会叫自己陷入孤立,强也只能强于一时,徐沛是有政治野心的人,这个道理他不会不明白。

    他此时选峰顺势而为并争取更多的利益,并不叫人奇怪。

    而沈淮懂得舍弃,又坚决的推辞在基金会担任职务,叫叶选峰更加头痛。

    徐沛貌似就淮海zhèng fǔ基金理事长的人选问他的意见,叶选峰又岂会不知道,这哪里有他说话的余地?

    沈淮将淮海zhèng fǔ基金让出去,以换取梅钢在徐城更大的发展机会,到底是得大于失,还是失大于得,现在都还难说得很,而沈淮懂得有底气的妥协,无疑表明他以后施展的手段,将更加的圆滑成熟。

    至于这个zhèng fǔ建设基金会理事长职务,到底谁来担任,并不重要。

    毕竟zhèng fǔ基金从霞浦县剥离出来,由省zhèng fǔ及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接手,大型基建项目的最终决定权,那就在领导小组手里。

    有时候大家需要的更多是各自表现出来的姿态。

    沈淮的顺从跟配合,无疑有利加强徐沛在淮海省的权威;而徐沛对梅钢能有一个公开支持的姿态,都会极大改善此前诸多中间派跟梅钢不合作的态度。

    徐沛推荐吴海峰担任zhèng fǔ基金理事长,也是让彼此的妥协看上去更温和一些。

    理事长谁担任不重要,但这个zhèng fǔ基金不能说不重要。

    霞浦县今年就往这个zhèng fǔ基金里投入了五个亿,照徐沛在席间说的比例,明年霞浦县保守估计还要继续拿十个亿出来。现在由省里接手这个zhèng fǔ基金,再从其他富裕区县划出一定的财税收入,明年这个专用于淮海湾地区基建的zhèng fǔ基金规模就能超过二十亿。

    田家庚九四年调到淮海省担任省委书记,为了推动徐东高路建设,亲自出面多次协调,前前后后一年多时间,才筹足十几亿的建设资金。

    现在省级财政改善了许多,但一年也就七八十亿,除去各项开支之外,能节余下来能用于全省基建投资的预算支出,甚至都不足十亿。

    淮海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掌握这个zhèng fǔ基金的支配权,再配合一定的金融杠杆,获得诸省级银行的支持,明年就能在淮海湾经济规划区内主导高达三四十亿的基建投资。

    这个份量到底有多重,叶选峰是能明白。

    当然,从这些数据里,也能看出沈淮一年调动各种资源,能在霞浦实施高达二三十亿的基础设施建设,规模是何等的巨大。

    同时,这其实就意味着,淮能集团这边再拖延下去,淮海省明年就有能力dú lì推动徐东铁路升级改造。

    *************************

    徐沛吃过饭,就与随行人员离开。

    沈淮也与吴海峰通了电话,告诉他中午跟徐沛见面谈话的一些情况。

    政协、人大虽然是官员退居二线、养老的地方,但像吴海峰这样六十多了,其实过一两年也要彻底的退下来。

    唯有淮海zhèng fǔ基金这样非正式的官方机构,只要身体健康,jīng力充沛,理事长之类的职务,重视的也是任职者的声望跟影响力,对年龄不会有那么严格的限制。

    沈淮现在将这个zhèng fǔ基金交由省zhèng fǔ及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接手,这个zhèng fǔ基金即使没有正式编制,大家也都会默认其具备相应的规格跟级别,也就是常常所谓的享受XX待遇。

    能担任淮海zhèng fǔ基金理事长,吴海峰的正式退休年龄能往后推延,政治待遇不会降低,能发挥的政治影响力甚于不会比他现在担任的省政协副主席稍差。吴海峰听到这个消息,又怎么会不高兴?

    吴海峰还想喊沈淮晚上过去喝酒,不过沈淮晚上要陪成怡去吃陈曼丽的喜酒,只能下次到徐城来,再去吴海峰家里吃饭。

    沈淮与徐沛的这次见面谈话,自然是非正式的,不会有任何文件xìng的记录留下来,叶选峰却不得不去想,沈淮与徐沛的这次见面,以及省委书记钟立岷两个多月在沂城见沈淮、熊文斌,对淮海省的经济及权力格局,会发生怎样的深刻变化,也不得不去想,梅钢下一步会走出怎样的天地。

    叶选峰也不清楚,省长赵秋华、徐城市长周任军以及东华市委书记陈宝齐等人,在知道沈淮与徐沛今天在淮海迎宾馆见面的消息之后,心里会有怎样的想法?

    ***************************

    徐沛公开站出来表态,徐东铁路升级改造上的一些分歧顿时就消融了许多,筹备会议程就没有那么紧张。

    下午庭院里的雪还没有消,沈淮、成怡就与李谷、秦大伟在迎宾馆西园里赏梅看雪。

    将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交上去,是沈淮预料之中的事情,也是准备在做的事情。

    两个多月前在沂城,沈淮与熊文斌,给钟书记留下来谈话时,钟书记就提出省里能掌握的建设资金紧张、在重点基建工程主导xìng不强这个问题。要是省里能有二三十亿的资金可以zì yóu支配,徐东铁路改造工程也不至于拖上两年都没有正式启动。

    而这个zhèng fǔ建设基金,掌握在霞浦县手里,即使资金再充足,但受实际的行政级别限制,在重点基建工程上难有主导权。

    沈淮最初的想法,还是希望由李谷来主导淮海zhèng fǔ基金,去推动省内一些重点基础工程的建设。所以在具体的理事长人选上,在跟徐沛谈话时,沈淮才将郭成泽跟李谷同时推出来,没想到徐沛将郭成泽跟李谷同时否决掉,改推荐吴海峰出来。

    不能说徐沛的不是,让吴海峰担任基金理事长,意味着梅钢系的影响力继续扩大,徐沛至少在表面上,相当大度的没有施加半点压制,但这事的另一面也说明徐沛对李谷存有戒心了。

    沈淮下午还要接着开会,成怡就先去陈曼丽那边。她也会有一些同学从外地赶过来参加陈曼丽跟程爱军的婚礼,沈淮只能等开过会再过去跟成怡汇合。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