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八十章 故人为官

第八百八十章 故人为官

    这时候,熊黛妮走下楼来跟成怡、沈淮打招呼,她穿紧身的牛仔裤,只是腰间系着长围裙,将修长丰腴叫人看了心动的双腿遮住,一副正在楼上忙乎家务的样子。

    “我爸妈他们这两天刚搬过来,保姆还要新找,七七也丢给他们照顾,家里几乎什么都没有收拾,黛玲在学校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家里乱七八糟的,我妈偏偏还请沈淮跟你到家里吃饭……”熊黛妮听着楼下的说话声,也不可能真躲在楼上不下楼来打招呼。

    白素梅听黛妮说这么客气又略显生分的话,嗔怪的瞪了她一眼,说道:“沈淮又不是什么外人,还能嫌家里吃饭差了?”

    沈淮心知熊黛妮故意说得客气,是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跟他的疏淡关系,笑道:“白老师手艺拿出来,不出去做大厨那真是可惜了。”

    熊文斌这时候正跟人通电话,沈淮也不忙着走过打扰。

    黛妮要帮她妈做饭,让黛玲拉着成怡到楼上去说话去,沈淮就站在院子里看雪花飘下来。

    熊文斌家新搬进的院子,是市zhèng fǔ这边帮着安排,算不上多奢华,但省委及徐城市委市zhèng fǔ的主要领导,大体也都是住这样的房子。

    青水河这一带的社区看上去有些老旧,从燕京路拐下来,都是一些不怎么起眼的小巷子,夹巷就三五户人家,粉白的院墙高高耸立,将巷道头顶的天空夹成一线,似乎要将院子里的小楼完全的遮闭住不叫他人窥探。

    巷子到头就是青水河,沿河有窄窄的绿化带,平时都看不到有什么人,冷清得很,然而这里却是全城的心脏地区,满城不知道有多少权贵抢破头想挤进来。

    他父亲到淮海任职,省里也给安排这样的院子,沈淮就去过两三回,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只记得跟这边隔着一条巷子。

    院子里自成天地,墙角地里种了一畦万年青,摆了几盆花草,青砖铺地,看上去颇有特sè,应该是在熊文斌入住之前,市里专门安排人手收拾过。

    熊文斌打过电话,走过来,说道:“沂城那边还有些收尾工作……”

    沈淮点点头,熊文斌算是正式离开沂城,手头一摊事哪里可能说丢就丢?

    “你到徐城也有两天,跟徐沛见过面了吧?”沈淮问道。

    熊文斌点点头,说道:“我这两天主要还是熟悉新的工作环境,昨天遇到徐沛,给他拉到办公室里谈了一个小时,徐城、淮海经济区的经济问题,都泛泛的谈了一些;徐沛还提到,有机会要找你好好聊聊……”

    熊文斌的新任命,徐沛在公开立场是表态支持的,但徐沛真实的心思是什么,谁都不好猜测。涉及到田家庚的意志,背后一切都变得很复杂。

    徐城虽然是淮海省的省会,但除了市委书记徐沛上兼省委副书记、地位额外重要之外,市长周任军、副书记黎光明跟纪委书记曹谢阳也都只是省委委员。

    熊文斌到徐城担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又经钟立岷提名,补选上省委委员,分管经济、金融、产业发展、市政建设、市府办等工作,可以说是权柄重大。但是,倘若徐沛对熊文斌的任命有极强烈的抵触,无意配合,熊文斌想在徐城开展工作,还是极难。

    而徐沛到底是什么心思,他们这边也很难去揣测,沈淮心想着,这也只能是熊文斌在工作中去慢慢的体会了。

    至于徐沛跟熊文斌提及想跟他见面谈话,沈淮猜测也应该是受田家庚及钟立岷意志的影响,钟立岷、田家庚都明确倾向支持梅钢的发展,徐沛无论是在计经系内部跟田家庚保持一致,还是在省里跟钟立岷保持一致,表面上都要对梅钢有平易近人的姿态。

    至于徐沛是不是真想见他,或者只是说些客气话,沈淮都无从揣测。

    但想到这里,沈淮心思一动,说道:“既然徐沛提到希望找我谈话,或许我可以主动找他谈徐东铁路的问题……”

    熊文斌沉吟片刻,点点头,说道:“徐东铁路的标准不能降,不过钟书记那边也很难就这件事公开说什么,但事涉徐城市的利益,徐沛能表态支持,阻力就能减轻许多。”

    “徐沛表态支持的可能xìng极大,他跟赵秋华毕竟是有区别的。徐东铁路明年动工兴建,三四年后建成,徐东铁路的潜力发挥出来,正赶上徐沛他主政淮海,”沈淮说道,“此外,还要看他对老熊你在徐城的工作,是真支持还是假支持了。”

    白素梅与熊黛妮那边将最后两道菜准备好,温上酒,在屋里喊沈淮、熊文斌两个人进屋吃酒,沈淮转身之际,看到有个人在院门探头往里看。

    光线暗,沈淮看着来人脸熟,一时没有认出谁来。

    熊文斌倒是眼尖,说道:“黎副主任,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走过去,打开铁门,让来人进来说话。

    沈淮这才看清楚来人原来是原徐城炼油的党组书记黎文曾。

    梅钢接手徐城炼油的炼化业务之后,黎文曾等人选择从徐城炼油脱离出来,当时带着从徐城炼油剥离出来的商场、写字楼等多元化优质资产,负责与市商业局共同组建新的市商业集团等工作。

    之后,沈淮一直都没有再见黎文曾,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

    这时候看到黎文曾到熊文斌家来串门,熊文斌又喊他“黎副主任”,沈淮也有些摸不清状况,不清楚黎文曾现在担任什么职务。

    “文曾现在是市zhèng fǔ办副主任,”熊文斌见沈淮眼睛里有疑惑,介绍起黎文曾现在的职务,说道,“文曾刚从市商业局调过来。周市长说他跟我是老相识,我在徐城的一些工作,让文曾主要来协助我。”

    “我跟黎主任也是老朋友了。”沈淮笑着跟黎文曾握了握手,看他肩上有些雪,想必也是家住附近,走路过来的。

    黎文曾也是热情的跟沈淮握手,笑着说道:“前些天,我陪同周市长他们去渚南炼化参观,跟风华他们还谈起沈书记你呢。我想着有机会等沈书记到徐城,找你好好喝酒……”

    两年多前,梅钢接手徐城炼油的炼化业务,黎文曾跟当时担任市委副秘书长的孟建声,是代表徐城市的主要谈判代表。

    两年前徐城炼油厂的经营状况很糟糕,但级别相当高,黎文曾一度享受副厅级待遇。

    徐城炼油作为副厅级企业,主要的炼化业务跟资产以及上市公司这张壳,却要给名不见经传、行政级别只能算是镇属企业的梅钢接手,黎文曾等徐炼高层,心里是极抵触的。

    只是迫于省市高层的压力,他们不得不配合谈判以及资产移交,但除了谈判等正式工作接触之外,沈淮私下里想跟黎文曾他们接近关系,都是给拒之门外。

    只是,谁能想到风水会转得这么快?

    沈淮支持的熊文斌都已经省委委员、徐城市委常委了,黎文曾比熊文斌还要大两岁,不升反降,现在只能屈身给熊文斌当大秘。

    再细聊,沈淮才知道黎文曾到新组建的市商业集团担任党组书记、总经理,很短时间之后就给调到市商业局任副局长。

    市商业集团曾归市商业局管辖,随后脱离出来,由市zhèng fǔ、市国企工委直管。徐城市商业集团作为市属重点大型企业,控股的优质商业资产近三十亿,黎文曾在市里没有强援,给踢出来也正常得很。

    只是黎文曾到商业局,也没能舒舒服服的过几年rì子等退休,头发都已有些花白的他,反而又给调到市zhèng fǔ办来干伺候人的工作,想来他以前应该是得罪过什么人。

    沈淮不便直接问黎文曾得罪过谁,但心想周任军安排黎文曾协助熊文斌工作,这段时间看似给徐沛折腾得很老实的周任军,心机算计还是要比他之前想象中的深沉一些。

    熊文斌在官场沉浮多年,这种小事也不用旁人提醒什么。

    既然黎文曾这时候过来找熊文斌汇报工作,沈淮也就要他留下来一起喝酒,也不会再提他两年前的踞傲姿态,笑着说道:“我给风华打个电话,看他有没有空过来陪我们喝酒。”摸摸裤兜,才发现他将手机塞成怡的大衣兜里去。

    黎文曾说道:“我来打电话给风华。”掏出手机,给渚南炼华总经理魏风华打电话。

    魏风华听到沈淮、熊文斌喊他过来喝酒,哪里会有什么不方便?五分钟不到,他就坐车赶过来,热情的说道:“上回跟宋总喝酒,就听说熊市长要来徐城工作,左盼右盼,都不知道熊市长都已经搬到徐城了。前两天,黎主任遇到我,也没有跟我听……”

    前两天黎文曾都还不知道熊文斌具体到任的时间,也是昨天市长周任军才突然通知要他在市里协助熊文斌工作——想想两年多前,魏风华不过是手下的中层干部,能不能提拔任用,还要看他的赏识,此时两人却只能地位对等的相处,黎文曾心里多少有些苦涩,但只能接受眼下的现实。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