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七十九章 冬雪

第八百七十九章 冬雪

    转眼进入十二月,入冬后的徐城,柏油铺就的街面就有些冻得发白了。

    傍晚时分,沈淮驱车赶到徐城,街灯还没有亮起来,yīn霾的天sè叫徐城笼罩在黑沉沉的暮sè里,有些黑黢黢的粉灰落在车窗,待看到融化有水迹往下淌,沈淮才知道下雪了。

    “下雪了呢。”熊黛妮好奇的贴着车窗,看着外面飘舞而下的雪花。

    东华整个冬天也就下一两场雪,虽然徐城的纬度比东华还要略靠南一些,但冬天要比东华湿冷,仿佛从北方而来的寒流沿着嵛山的西坡南下,都汇聚到徐城来。

    在东华还只需要穿一件稍厚些的呢子外套、里面套件薄毛衣之际,驱车三四小时赶到徐城,看到徐城入冬后的第一场雪,还是叫人颇为惊喜。

    而对经历过两段人生的沈淮来说,十二月上旬的初雪天气谈不上有多罕见,眼前要拐进燕京路,搁在仪表盘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沈淮拿起手机见是成怡的电话,让熊黛妮帮他将耳机插上。

    “让我下车吧。”熊黛妮说道。

    “你坐我的顺风车,再说我们路上也没有干啥啊。”沈淮说道。

    “你倒是想干?”熊黛妮娇嗔的瞪了沈淮一眼,嗔怪他经过九亭服务区时怂恿她进宾馆休息的事情,虽然单位同事临时打电话来询问工作上的事情,好事没能做成,但熊黛妮此时的心思多少有些沉浸那上面,心里暖洋洋有些迷醉,怕在成怡面前露了马脚,同时又不想看着沈淮与成怡亲昵,她坐在一旁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宁可眼不见心静。

    熊黛妮又是风情妩媚的一笑,又轻轻的摸了摸沈淮的脸颊,说道:“女人很敏感的,我还想着晚上开开心心的吃饭呢——等会儿见面,你仔细不要说漏嘴了。”

    沈淮嘿嘿一笑,看着经过的出租车颇多,见熊黛妮坚持要下车,无奈停到路边,看着熊黛妮坐上出租车,再接通成怡的电话,约好直接到省人行等她下班。

    熊文斌的调令已下,过两天就会正式在徐城官场上露面,这两天也是刚把家迁过来——沈淮赶过来参加徐东铁路复线改造筹备会议,晚上就约在熊文斌的新家吃饭。

    徐东铁路复线改造的筹备会议,沈淮本无意参加,但华东铁路局及淮能考虑到巨大的投资额,在最终确定方案之际,有意降低标准。

    沈淮与叶选峰私下沟通了多次,叶选峰那边不置可否,但将问题推到华东铁路局等方面,沈淮就不得不赶过来,跟华东铁路局的代表见面,做沟通工作。

    沈淮希望徐东华路这次升级改造,能直接上时速160公里的快速列车,这样才能将徐城到东华之间的客车行驶控制在2小时左右。

    在最初的方案里,也提出这样的规划,技术上不存在什么问题。

    目前国内铁路在第二次大提速时,已经有好几条线开出这样的快速列车。在广南,甚至已经建成行驶时速上200公里快速列车的专线——高效快捷的客运,在提高人地交流效率之际,也能节约出更大的运力给货运。

    实际上的阻力,除了投资额巨大、未来的经济效益叫各家发起单位有所担忧之外,地方交通部门及汽运企业的反对声音也不弱。

    徐东高速建成之后,往返于徐城到东华之间的豪华大巴车,大体也需要三个小时的行驶时间。一旦行驶徐城与东华之间的快速列车,将旅行时间控制在2小时左右,汽运企业利益受损是必然的,未来的增长空间也将变得极为有限。

    徐东铁路升级改造之后,更高的客运、货运效率、空间,也会直接影响到徐东高速的经营效率;因此,跟徐东高速公路利益捆绑的省交通厅及相关部门也不主张徐东铁路改造标准定得太高。

    徐东铁路改造升级的运行效率水平,将直接影响到整个淮海湾地区未来的发展空间;梅钢与新浦开发集团,都是徐东铁路股份公司的发起人之一,使得沈淮有立场在标准的问题说话。

    **************************

    沈淮赶到省人行,也不想上楼惊动谁,就将车停在人行大楼侧面的小巷子里,等成怡下班。

    成怡在套裙外就穿了一件深咖啡sè的薄呢外套,叫冷风吹过的脸蛋,红润似染。虽然才短短的一小段路,她还是将领子竖起来,将修长晶莹的脖子遮起来,走近来见沈淮坐在车里正跟人发手机,敲了敲车窗,让沈淮将车门打开让她进去:

    “跟谁聊得热乎呢?”

    “融信高层发生变动,胡致远确定要去人大财经委任当主任。大家都在讨论,胡家会让谁去执掌融信呢……”沈淮说道。

    成怡在省人行,对zhōng yāng财经体系内的变动消息也敏感,胡致远要从融信离任的消息,早两个月就有传闻,现在确知胡致远离开融信,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说道:“那也不可能是胡林啊,会是谁?”

    前总理胡致诚之弟胡致远,今年有六十五岁了。

    央企管理层的任职年龄限制,没有党政军体系那么严格。

    胡致远就算拖到七十岁不离开融信集团,zhōng yāng也不会有人硬要把他拉下来,毕竟胡家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不过胡致远出人意外的提前离开融信集团,倒不是说胡家想对融信集团放手了,大家都猜胡家更可能是安排胡林进入融信集团接班做铺垫工作;早前也有相关消息传出来,不是空穴来风。

    胡林资历尚浅,即使这时候进融信集团接班,怎么也需要扶持过程,才有可能真正的去掌握融信集团的权力。

    另外,老子刚离开融信,儿子就紧跟着执掌融信,吃相也太难看了。除了必要的过渡期,融信未来甚至还会有分拆合并、改头换面的可能。

    大家都在猜测胡家前期会让哪个亲信当融信集团的掌门人过渡一下,也都在猜胡林正式进入融信集团,会先负责哪个部门。

    沈淮等成怡下班,闲着也是闲着,也就发短信到处打听八卦,现在还没有确定的消息传出来。

    “哦。”成怡也不愿意跟沈淮一见面就谈这种严肃的事情,随口问了两句,见沈淮也不知道确定消息,就撇着这么话题不提。

    她刚坐进车,还觉得刚才出大楼时给夹雪的寒风吹得身子发抖,提包的手也冰得木木的,哈着手也不觉得热,就将手伸到沈淮的大衣底取暖,问沈淮:“你这次怎么还自己开车?”

    成怡也知道沈淮喜欢开车,不喜欢前拥后簇、看似威风却没有什么zì yóu的生活。她这么问,也是担心沈淮平rì工作就繁重,还要开两三个小时的车,人会更辛苦。

    “这次过来没有什么事,就开个会,还在要徐城过周末,让司机陪着,不是耽搁别人家人团聚吗?我可没有这么不人道。”沈淮看着成怡的耳朵冻得有些红,问道:“怎么穿这么少?”

    “没想到下午会降温下雪啊;中午气温还挺好高的。”成怡声音娇柔的说道。

    虽然车里打着暖气,但成怡还是耍赖的将冰冷的手伸在沈淮的怀里不取出来,慵懒的将高跟鞋脱掉,侧着身子蜷脚坐在副驾驶位上。

    有几天没见到面,成怡也不着急赶去熊文斌家吃晚饭,就侧坐在车里,在雪落无声、暮sè深sè、街灯明河的将晚时分,跟沈淮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成怡外套里穿着套裙,黑sè裤袜将小腿收束得又长又直,煞是好看,沈淮让她将小腿伸过来给自己摸摸,挨了成怡一记白眼。

    沈淮这时候也不愿意太早赶去熊文斌家。

    沈淮倒不是怕成怡跟熊黛妮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会叫他跟熊黛妮之间的事情露出马脚。也不知道徐沛市zhèng fǔ这边替熊文斌安排住房的人,是无心还是有意,愣是将熊文斌一家,就安排他家左右。

    虽然也不是紧挨着,但赶着省委省zhèng fǔ机关上下班的晚高峰过去,说不定路上就有可能遇到,那多不自然啊!

    沈淮等到熊文斌打电话过来催问,才跟成怡开车过去,借着夜sè的掩护,直接车停到熊文斌住所的院子里。

    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保姆,沈淮开车过来,白素梅与熊黛玲跑过来开院门。

    白素梅也是热心人,看到沈淮跟成怡过来,第一问题就是问他们什么领证结婚:“时间过得真快哩,你们订婚都快有一年了,什么时候办婚酒啊?”

    “白姨,你现在可是比我妈还热心啊,”成怡笑着说,“我刚回国参加工作没两年呢,可不想这么早就奉献给家庭。”

    熊黛玲在旁边帮腔道:“妈,你的脑筋太老了,一辈子就知道伺候家庭。现代女xìng要dú lì,首先要有自己的事业,才会有人生价值……”

    “我的脑筋已经跟不上你们年轻一代了。黛妮也是的,跟周明都离好些年,周边人都劝她谈一个,她倒好,说离婚人zì yóu了。我就不知道了,我这些年,替她们姐妹俩做牛做马,人生就没有价值了?”白素梅横了小女儿一眼,不满她的人生价值观,唠叨道。

    “黛妮姐今天也回徐城了?”成怡没看到熊黛妮,还以为她没从东华回来呢。

    “嗯,也才回来没有一个小时,就知道忙事业。”白素梅说道。

    “那怎么不坐沈淮的车啊?沈淮也是一个小时前刚到徐城。”

    成怡是说者无意,但熊黛玲听者有心,疑惑的看了沈淮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