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七十四章 归途

第八百七十四章 归途

    熊文斌随同省委书记钟立岷到下面的区县视察,戚靖瑶、胡林他们也一早就离开沂城,余薇、高新彥赶往cháo江平息查税风波。

    东江电力的组建、淮电东送项目前期筹备,以及新浦港集装箱运输及码头业务打包由香港上市企业海盛集团增发新股收购等工作,虽然各方面意见都取得一致,但真正要落实下去,还需要有一个过程。

    熊文斌的新任命,即使赵秋华、徐沛那边不施加阻力,整个程序走下来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成。

    短暂的热闹过后,注定是长时间的沉寂——沈淮自然也不会在沂城停留,中午简单吃过饭,就驱车回霞浦。

    宋鸿军嚷嚷着还有热闹可看,不着急回香港,也跟着回霞浦,赶都赶不走。

    燕钢在冀河的新厂项目,从去年底就由冀省、清河市、燕钢以及纪家的力量着手推动,也是到今天才正式奠基、启动建设。

    这放在国内外都要算是速度快的。

    主要还是受亚太金融危机影响,上半年的外贸出口增长几乎停滞,国内消费增长也不理想,国内煤炭消费量甚至出现小幅度的下降,燕钢以及分管项目审批的部委,都对国内大规模的新增钢铁产能有很大的犹豫。

    从七月初开始、几乎遍及全国的洪涝灾害,使国内经济进一步受挫的同时,也叫zhōng yāng最终下定决心加大国内投资建设的力度,放宽财政、金融政策。

    虽然财政部一千亿额度的建设国债还没有正式放行,公众层面没有从过去持续多年的货币收紧氛围里摆脱出来,但跟zhōng yāng呼吸合拍的燕钢却是chūn江水暖鸭先知,在相关部委放行之后,他们在冀河提前一步启动新厂建设,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燕钢在冀河的新厂项目,设计产能最终敲定在两百万吨,比最初期待的三百万吨产能要低一截,但总归是顺利启动了。

    而对燕钢集团来说,大的趋势还是要从燕郊地区整体外迁。

    燕钢第一家百万吨级以上的新厂建在冀河,后续未必会将全部的产业基地都建成冀河,冀河也必将是其最为核心的产业基地之一。

    有更为广阔的产业发展前景,才能更快的推动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相关的石清铁路、冀河港、冀南运河、津冀、石清高速等重大工程的建设。

    整件事也算是成怡他爸到冀河任职后,推动的第一个重要项目,也是他提出促进冀省南北区域经济结构均衡发展的第一步,成文光今天自然也是赶到冀河参加燕钢新厂的奠基仪式。

    沈淮不会到燕钢的新厂项目上露面,但计划也是今天要赶到冀河跟成怡他爸及纪成熙见面的;今天同时也是梅钢与鹏海集团合资成立的冀河钢铁物流及深加工园一期主体工程竣工的rì子。

    新浦厂的产能释放极快,到下半年就差不多满负荷运转。所生产的钢材需要更好的投放到京津冀晋市场。故而,冀河钢铁物流及深加工园的建设,以及前期由淮能、长青集团投资建设,年前由梅钢接手的中转综合码头续建,推动速度都非常快。

    沈淮希望物流园能在年底之前就投入使用,杨海鹏近一年来整个人主要就盯在冀南推动各项工程,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物流园至少能比预期提前两个月、十月上旬就能正式投入、迎接中小贸易商进驻。

    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加上综合码头的总投资超过八个亿,也算是大项目,主体工程竣工典礼,也顺带请成怡他爸过去剪彩。

    不过跟钟立岷的见面更为重要,沈淮也只能先顾着沂城这边,最终没能去成冀河。

    沈淮在回霞浦的路上,跟成怡他爸通了电话,说了钟立岷要推荐熊文斌担任徐城常务副市长的事情,又为今天不能去冀河见面一事跟成怡他爸道歉。

    沈淮坐车从高速路收费站出来,就接到谢芷打过来的电话,问他在不在东华。

    “刚从沂城回来,才出收费站。”沈淮当然知道谢芷不会无缘无故的打电话找他,他这几天一直都在等那边主动有电话打过来。

    “叶总中午刚到东华,还是为考察合资开发嵛山旅游资源的事情。肖副县长也是热情,把鸿奇也拉到嵛山做客。叶总也说,你在嵛山任过职,对嵛山的情况比较了解,淮能真要考虑多元化发展,开发嵛山旅游资源,还是要问问你的意见。你要是方便,大家是不是一起吃顿饭?”

    沈淮见宋鸿奇还有心思留在东华,心想宋鸿奇大概是想介入他跟叶选峰的谈话中;所谓开发嵛山旅游资源跟他咨询意见,不过是借口罢了。

    见宋鸿军凝神听了个仔细,沈淮捂着通话键跟他笑道:“那边现在说话总算是客气了些?”

    “我就说有热闹好看吧,亏得没有叫人赶回香港去。”宋鸿军咧嘴笑了起来,为没有回香港而庆幸。

    “你要愿意长住在东华,我都还巴不得呢,”沈淮说道,“各种事背身上,你以为我不嫌累啊……”

    沈淮不指望叶选峰、刘建国这些天会幡然悔悟,但宋系这面旗这时候还不能丢掉,而对老爷子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可能会希望看到叔侄、父子、兄弟睨墙的那一幕——沈淮也不能拒绝大家坐下来谈。

    既然宋鸿奇、谢芷今天也在场,见面也没有必要搞得太生硬;沈淮又打电话给周知白、宋彤,让他们晚上也一起过来吃饭,就当是家宴。

    挂了谢芷的电话,沈淮这边还是没得消停,市zhèng fǔ秘书长冯至初的电话又打进来,好像大家都有眼睛盯在收费站左右似的,就等着他从沂城回来。

    “沈淮啊,你回东华了没有?”冯至初在电话里的声音很爽朗亲热,不知道的人听他的声音,还以为他跟沈淮的关系有多亲近呢。

    “老冯,你是不是在收费站也安插了眼线?我刚下高速,你的电话就追过来了。有什么事情吗?”沈淮故作糊涂的笑着问道,心想钟立岷要推荐熊文斌担任徐城常务副的消息经苏唯君传开,郭成泽这时候也应该知道消息,就是不清楚郭成泽这时候让冯至初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徐沛在背后授意进一步试探他这边的情况。

    “你这次去沂城找宝和船业的余总,谈港口投资的事情,郭市长很关心这件事,想着你跟余总见面,今天也应该有初步结果了,郭市长让我打电话问一问,”冯至初在电话里说道,“有个香港朋友,说今天宝和船业在香港证券市场的股价,跌得有些惨淡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那边清不清楚。要是宝和船业有什么需要市里面协作、协调的,郭市长也说了,只要宝和船业那边提出的是合理要求,市里都会尽可能配合……”

    宋鸿军让人在香港证券市场托宝和船业的股价,也不可能说一下子就投入巨资将股价拉上去,整个上午时段都在低位悄悄吸筹。

    由于香港证券市场已经深跌有一年多时间,现在宝和船业即使是放量狂泄,交易量也极为有限,鸿基上午才低价吸进不到五千万港元的股票,仅占到宝和船业不到1%的股份。

    宋鸿军是想将宝和船业在市场上的游离筹码都吸进来,再拉股价,但这样持续的时间会很长,会叫余薇在宝和船业内部及顾家那边受到不必要的压力跟挫折,反而不符合整体利益,沈淮则坚持要宋鸿军在下午收盘之前,将宝和船业的股价拉回来。

    现在离收盘还有一个小时,就现在来看,宝和船业的整个盘面,都极其难看。

    见郭成泽、冯至初关心这事,语气也变得亲切而关爱,沈淮心知徐沛在明确知道田家庚向钟立岷推荐熊文斌的消息,也选择一种缓和的姿态来应对这事。

    沈淮不知道徐沛这样的态度能持续多久,但他目前还没有资格跟徐沛叫板,那边选择缓和的姿态,他也只能借坡下驴,在电话里跟冯至初说道:“我马上就到市里,郭市长要是有时间,我过去跟郭市长当面汇报一下情况。”

    在电话里约好去见郭成泽的事情,挂了电话,沈淮跟宋鸿军笑着说道:“宝和船业的股价,现在就可以拉上去了;你不要光想着低价吸筹,把正事给忘了。”

    宋鸿军知道沈淮主动过去跟郭成泽汇报工作,是以示温和、顺从,但背后还是要将这边的力量展示出来——他们这边最终能赢得尊重的,真正的从来都不是靠温和跟顺从。

    宝和船业上午开盘就狂泄十四五个点,之后三个小时的交易时间,股价就都在谷底波动,但也没有再跌下去。

    宝和船业持续跌了一年多时间,股价跌去一大半,要不是受故意泄漏出来的查税风波消息冲击,现在还真没有多少中小投资者,愿意将手里的筹码丢出去。

    下午三点钟左右,宝和船来的股价虽然没能从谷底走出来,但交易量及卖单规模,已经是极小——鸿基的交易员,打出一百万港元的卖单,就将股价拉高五个点,之后就是上下剧烈震荡。当沈淮坐车到市zhèng fǔ大楼前,鸿基在二十分钟内动用不到两千万港币就将宝和船业的股价拉回原位。

    宝和船业的股价,被这么暴力的拉回来,对其他不明就里的投资人,冲击是极大的。

    一方面有人质疑上午放空消息是估计打压股价、方便吸筹,诉告证监部门要求彻查,一方面有些投机客也大敢跟进炒买炒卖宝和船业的股票。

    鸿基那边收手后,宝和船业还有大量的资金涌进抢筹,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宝和船业的大股东坐不住,开始进场增持了。相比较开盘价,宝和船业的股价到收盘前反而开始往上冲,一扫上午垂死挣扎的悲凉。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