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六十七章 醉酒

第八百六十七章 醉酒

    听沈淮说钟书记要他们一起过去聊聊,本有些醉态的罗晓天、高扬吓了一身冷汗,头脑顿时间就清醒了不少,仿佛背脊就跟给谁拿鞭子抽了一记似的,头发几乎都竖起来的盯着沈淮看,下意识的怀疑沈淮是胡乱拨一个电话出去然而拿话诈他们。

    转念又想,省委钟书记下去视察,这时候也应该回迎宾馆了,而沂城市委书记江天等人就陪钟书记身边,沈淮又怎么会拿这种事诈他们?

    就在这当儿,罗晓天搁桌角的手机陡然也响了起来。

    高扬就坐在罗晓天的旁边,看到手机屏显示是“江书记”,心知是江华打过来的电话。

    罗晓天接通电话,江华那浑厚略带沙哑的嗓音清晰的传过来,让罗晓天领着大家现在就去西区,钟书记等着他们。江华就在省委钟书记身边,在电话里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挂了电话。

    这时候,高扬才猛的意识到,沈淮早就知道省委钟书记晚上要找他谈话,才坚持滴酒不沾,可笑胡林刚才跟他们还一直拿这事挤兑沈淮。

    高扬看了胡林一眼,见胡林的脸sè也是极其难看,大概也是觉得今天面子真是丢尽了。

    高扬转念又想到一个问题:沈淮是在什么时候知道省委钟书记要找他谈话的?是他在来沂城之前,还是在他来沂城之后?或者说省委钟书记是早就把跟沈淮见面谈话的事安排进行程,还是到沂城后,知道沈淮跟胡林在沂城,心血来cháo找他们过去谈话的?

    有些人喝了酒,头脑会有麻痹之感,有人酒劲来得快,有人酒劲来得慢;高扬算是酒量好的,但他酒量再好,刚才喝了不下一斤茅台,也有三分醉意渐涌上来,只是叫突然生出来的这事一惊,吓了一身冷汗,人不仅清醒起来,脑子甚至比平时转得更快。

    高扬当然知道两者之间有极大的区别,而且照眼下的情形来看,更可能是前者。

    要是省委钟书记到沂城后,听到江华、熊文斌,或者其他什么人,在他跟前提到沈淮与胡林在沂城,心血来cháo,临时起意想找他们过去谈话,那胡林就不应该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江华书记那边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事先通知这边。

    沈淮至少在他们这边酒席开始之前,就知道见面的事情,而听沈淮刚才跟钟书记秘书傅威通电话的语气,钟书记那边显然是才知道胡林在沂城,才临时起意让他们一起跟沈淮过去。

    省委钟书记跟沈淮约好在沂城见面?

    想到这种情形,高扬后背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

    不过,也不能排除沈淮到沂城后,知道省委钟书记在沂城视察,才千方百计的通过钟书记身边的人,安排这次见面——要是沈淮确有事想见钟立岷,熊文斌下午都陪同在钟立岷,也有机会单独递话过去。

    到底是哪种情形,高扬一时也揣摩不清楚,他见胡林以及周益文脸上的都有疑sè,想来他们一时间也难肯定,但能肯定的是,沈淮在这边酒席开始之前,就知道这次见面,所以从酒桌开始才坚持滴酒不沾。

    想到酒,高扬又头痛起来,省委钟书记喊他们过去谈话,他们不能不去,但是他们满嘴酒气的过去,又成什么体统?

    想到沈淮刚开始说的话,高扬头皮也是发麻,沈淮刚开始看着是好心,提醒让他们少喝酒避免给钟书记撞上,实际还是冷眼看着他们往坑里面跳——也不能说这坑就是沈淮挖的,从头都尾,都是他们配合着胡林一心想要把沈淮、宋鸿军给灌醉了。

    不想高扬这时候头脑清醒得很,也没有什么走路不稳、需要人扶的醉态,看余薇、戚靖瑶都脸sè酡红,心想夜里陪同投资商在酒桌上喝些酒也很正常,只要没酩酊大醉,想来省委钟书记也能体谅地方的难处。

    余薇与高新彥对望一眼,没有说什么,跟在沈淮之后往前走:虽然大家都说钟立岷是平衡派,但钟立岷好歹是省委书记,只要钟立岷支持宝和船业参与新浦港的建设投资,胡林他们就不大可能会公然不择手段的恶意打压他们。

    **********************

    赶到西区钟书记下榻的那栋楼,迎宾馆的总经理,同时又是市zhèng fǔ副秘书长的沙建新站在楼前等他们过去,说道:“钟书记回来后,没有让其他人陪同,就苏秘书长、江书记、熊副市长他们陪着,简单的吃了些东西,这时候在二楼露台上聊天呢……”

    “你上去跟江书记说一声我们到了。”还保持着清醒的罗晓天跟沙建新说道。

    沈淮刚才在宴会厅催他们走得紧,罗晓天没机会到厕所吐一下。

    虽然他感觉不太糟糕,就是手脚有些麻,但他心里清楚,一斤茅台不到十分钟灌下肚,对他来说也有些过量了。

    沙建新虽然是市长岳秋雄的人,但同在沂城官场,罗晓天想着让他上楼请示、拖延一下时间,自己跟高扬,就有机会到洗手间将喝进肚子里的东西扣出来,洗把脸、漱下口,也能让身上的酒气淡一些。

    沙建新也闻得罗晓天身上的酒气太浓了一些,正要上楼去请示,替他们拖延一些时间,就听着里面楼梯有几人说说笑笑往楼下走,紧接着就见江华侧着身子在前,护着钟立岷下楼梯来。

    省委秘书长苏唯君以及岳秋雄、熊文斌等人,跟在后面走过来。

    钟立岷走到楼厅里,看到余薇,又不确认的看了沈淮一眼,问道:“沈淮,这位是宝和船业董事局主席余薇余女士?”

    “是的,钟书记。”沈淮说道。

    “钟书记,您好;怕打扰您工作,刚才就没过来拜访钟书记您,还请钟书记不要怪罪。”余薇看着样子钟立岷是下楼来迎接她的,便走过去与钟立岷握手。

    “余女士真客气了,宝和船业到淮海来投资,帮助地方建设、发展经济,要说拜访,也应该我去拜访余女士你,”钟立岷声音爽朗的说道,又看向胡林,笑道,“胡林你怎么到沂城后,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啊?”

    胡林与他父亲胡致远在广深及香港地区生活近二十年,钟立岷也曾在广深任过职,钟立岷认识到胡林,口气亲切的拿他当小辈称呼,实在不奇怪得很——其实也就沈淮少年时间就到海外,然后又给安排淮海一隅,不然像宋鸿奇他们那样长期留在燕京生活,省部级甚至更高层的官员,能当面亲热喊叔叔伯伯的,没有一百,也要有八十。

    只是表面上喊得再亲切没用,谁都知道钟立岷跟胡家的关系并不亲近。

    余薇扮演的是投资商的角sè,现在省市都重视招商引资,故而钟立岷亲自下楼来迎接一下,也没有什么奇怪。

    半天没露面的沂城市委书记江华,这时候也热切的说道:“下午钟书记到沂城港视察,刚知道余女士你在沂城,就想着就港口建设及发展问题,听听余女士你们专家的意见呢,”又看着沈淮热切的而笑,“不过说到在港口建设跟发展上的专家,沈淮你等会儿可是要为沂城港建设跟发展,多提些意见啊。钟书记不提这个要求,我也会揪住你不放。不然,你跑过来撬沂城墙角这事,我可没有那么容易放过你……”

    江华的话,惹得大家一阵笑,就好像真是钟书记心血来cháo,想找余薇了解港口发展的问题,就好像真是谁都没有怀疑钟立岷有故意安排与沈淮在沂城见面的可能,只是他内心的不安跟烦躁,在看到满身酒气的罗晓天时,眉头轻轻一皱,也没有说什么,大家说说笑笑,又热热闹闹的往楼上走。

    说是把大家喊过来闲谈港口建设发展,但到露台坐下说话也有讲究——余薇虽然给胡林逼得那么不堪,但她这时候跟胡林都是客,是投资商身份,自然安排坐在钟立岷身边说话;江华又客气的安排沈淮靠省委秘书长苏唯君坐,沈淮则坚持高扬是东华市里领导,他要跟着东华市里领导走,高扬没办法,只能给沈淮揪住坐到里面去,想躲在外面也不成。

    高扬在宴会厅是给吓了一下,人也清醒了一些,但一斤多茅台下肚,那么多的酒jīng还在他身体里发挥作用,酒劲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退掉?

    等他给沈淮拉到省委秘书长苏唯君身边坐下,没听着别人说几句话,酒劲就又开始上涌,禁不住的乏起困来,手脚本也有些麻痹的感觉,这时候涌上来的酒劲,那才是真要了他的老命。

    听着钟立岷、苏唯君、余薇、江华、沈淮谈话,高扬都有些耳鸣目眩,甚至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脑子里也有些迷糊,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飞快的搅着脑汁,诱惑他趴在桌子上睡一觉。

    手掐大腿都有些不顶用,高扬只能狠着心咬自己的舌根一下狠的,苦苦煎熬,跟不断汹涌上来的醉意、困乏做最后而残酷的斗争,才勉强支撑住不在省委钟书记跟前出丑——也不知道支撑了多久,高扬喝着浓茶,就在他觉得好过一些,酒劲就要熬过去之际,就听见身边“哗啦”一阵响,转身就看见坐在外围的罗晓天,不知道怎的连人带椅子滚倒在地上……

    罗晓天摔倒之后,就陡然惊醒过来,慌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他,脸涨得跟猪肝一样红,都不知道要怎么替自己解释。

    沂城市长岳秋雄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晓天待客就是热情,陪客人总是先把自己豁出去。晓天,你先去休息吧。沙主任,你扶一下晓天,不要让他再摔着了。”

    罗晓天脑子一阵发木,见江华也是眼神严厉的示意他先去休息,只能手脚冰凉的叫沙建新扶着先离开,但他们走下楼没多久,就有呕吐声传来,那浓郁的酒气顺着楼梯口飘过来,叫大家闻着直皱眉头。

    高扬这时候才彻底的吓醒过来,但心里也清楚,刚才虽然熬住没有出丑,但醉态必然也都落在钟立岷、苏唯君等人的眼里,那也意味着只要钟立岷在淮海一天,陈宝齐私下许诺直接提拔他任副市长的可能xìng就无限接近于零,替罗晓天心感悲凉的同时,又暗恨自己怎么就没能狠狠心,在进沂城之前掉头回去呢?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