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劝酒

第八百六十六章 劝酒

    胡林走上来就揭宋系内部的创疤,无非也是拿淮能的事jǐng告余薇。

    胡林急于动摇余薇的信心,却忘了沈淮这些年来跟宋系的关系,与余薇此时的处境有异曲同工之妙;沈淮及梅钢系现在的地位,绝对不是靠妥协跟屈服所得来的。

    淮能及叶选峰等人,以及站在淮能及叶选峰等人背后的他的二伯及贺、戴等人,绝对不是什么弱者。恰恰是他们太咄咄逼人,沈淮及梅钢系才在淮电东送项目上,予以如此凌厉的反击。

    余薇虽然往来淮海的次数谈不上特别多,但沈淮相信她也能清楚宋系内部恩怨纠葛,相信她也明白此时选择妥协、屈服,那她以后就没有再挣扎的余地。

    沈淮强势的回应胡林,也是要给余薇以信心,要她明白,梅钢系有能力、也有决心帮助她渡过眼下的危机——要是他此时的态度软弱了,会削弱余薇挣扎的意志。再者,要没有外力相助,余薇想挣扎出胡林与顾家联合起来的钳制也确实有些困难。

    入秋后,渐晚时分就没有那么炎热,从树林缝隙里照过来的阳光也没有那么炽热,照得人脸膛红堂堂的。只是胡林额头暴露的青筋隐约在抽搐,大概也是在极力克制内心的愤怒。

    罗晓天知道胡林从来都不是有好脾气的人,当真是怕他当场发作,叫场面搞得一团糟,然而再看沈淮气定神闲,温润的眼眸子里锋芒却还是凌厉,似乎胡林要还有挑衅的言行,他还会毫不犹豫的予以回击。

    虽然今天的晚宴是余薇所设,但罗晓天作为沂城市委秘书长,此时又是在沂城市委市zhèng fǔ的招待迎宾馆内,要是见面就撞得火星四溅的沈淮与胡林,再不知克制的烧一把大火起来,将省委钟书记都惊动到,他罗晓天绝对脱不开干系。

    只是罗晓天也为难。

    沈淮的桀骜不驯,他虽然没有接触过,但也早有听闻,再看他的气势,似乎也是打定了主意,没有寸步退让的意思;至于胡林,更是叫罗晓天头痛万分。

    胡家子弟,家教肯定是有的,但就算胡林平时待人再温和,家教再严格,这样的角sè,从生来就没有受过挫折,没有受到打击,也没有谁会真正的去忤逆他的心意跟逆鳞,又怎么能指望着他这种出身的人会有跟从底层爬上去的官员一样的圆滑跟隐忍?

    这种人,从骨子里就是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也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世界就是围着他转的。平时没有人去忤逆他们,他们xìng情温和、有教养,知进退;一旦受到忤逆、或受到严厉的挫击,会有什么反应,那还就真难说得很。

    也许胡林心里也清楚,他未必能啃得动沈淮这块硬骨头,也许会选择隐忍,不当场发作,但他心里的恼火不会轻易熄灭,这时候罗晓天就要担心胡林会不会迁怒他们这些无关的人物了。

    罗晓天好说歹说,先把沈淮、胡林哄到宴会厅,在酒桌前坐下来,又有周益文、戚靖瑶、宋鸿军在旁边唱红脸,总算是让大家之间的气氛稍稍缓解一些,不那么剑拔弩张。

    高扬在旁也是胆颤心惊,他原以为胡林亲自赶过来,就算不能叫余薇当场改变立场,也能叫余薇暂时收回跟梅钢合作的念头,谁知道余薇对这边的态度如此敷衍,叫胡林心里不忿,与沈淮见面就火星四溅。

    要是在言语交锋中,胡林能占到些上风,也就罢了,谁能想到沈淮的语锋如此凌厉,当场就叫胡林一肚子怒火憋在心里发泄不出来。

    沈淮的口才凌厉,高扬、戚靖瑶与他共过事,也都是清楚:几百人的大会,沈淮脱稿侃侃而谈说上一个小时,博闻强识,熟悉各个方面的环节,只要他气势不弱,或无主动退却的意思,高扬不以为现场有谁能跟他争口舌之利。

    高扬在过来的高速路上,知道余薇已经逐顾泽雄回香港,他心里就急得直骂娘——但再骂娘,他也知道没有折返的道理,打定主意给沈淮当面奚落几句就是,也没有想到胡林听到消息后,会亲自赶过来凑这场热闹。

    要是胡林在酒桌上跟沈淮再有什么冲突,他怎么办?他能怎么办?

    “宝和船业最终决定在哪里投资,跟谁合作,都是宝和船业股东跟董事局决定的事。不过余总人还在沂城,沈淮就跑过来撬墙角,老罗,你倒要好好的敬一敬客人,可不要叫人觉得沂城就是软杮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啊。”胡林心里的恼火,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消去,服务员拆瓶给大家的杯中倒酒,他眼睛就盯着罗晓天,让罗晓天灌沈淮的酒,今天吃过的瘪,在酒桌上怎么也要找回些来。

    在酒桌上,余薇、高新彥不敢表现太突出,即使坚定参与新浦港投资,在酒桌上也不会明显倾斜过去。高扬、戚靖瑶、罗晓天都是他这边的,酒量都好,他要又戚靖瑶的秘书刘南拉上桌,火力很强;胡林想着将沈淮、宋鸿军以及勉强凑上桌的王卫成灌趴两个,也能稍解他心头之恨。

    喝葡萄酒的高脚杯,一瓶茅台分三杯,只能倒浅浅的半杯,这一杯杯的灌下去,三四杯就能叫人趴下来。

    “这个,我们是要跟罗秘书长赔礼道歉,”沈淮坐在那里不动,见胡林竟然想在酒桌上找回场面,心里只是一笑,看向戚靖瑶,“戚副书记,你先代表霞浦县委敬一下罗秘书长;宝和船业也是你负责联络的投资商……”

    戚靖瑶恨得想将杯中酒泼沈淮的脸上去,但暗中捏了胡林一下,这桌酒场面比较复杂,沈淮浑水摸鱼的本事强,她得让胡林小心再中了沈淮的什么计。

    不过,她明面也只能笑盈盈的站起来,跟罗晓天说道:“这一杯我是喝不下去,我喝一半表个心意;罗秘书长要是接受我们的歉意,就随意喝一口。”

    罗晓天心里巴不得把自己喝挂不用在这里煎熬,但事情又由不得他做主。把沈淮跟胡林两人丢在酒桌上,真要再起什么冲突,把桌子掀翻掉,他在江华面前怎么交待?

    “半杯也多了,省委钟书记晚上也会住迎宾馆,”沈淮拦着不让戚靖瑶喝那么多的酒,又跟罗晓天说道,“罗秘书长也少喝些,喝酒的机会多得是,今天要是叫钟书记看到,大家脸上都不会有什么好看的。”

    罗晓天也不知道江华及省委钟书记那边还要不要他过去,这时候压根不敢多喝酒。

    罗晓天算赵系,但省长赵秋华只能决定他能否继续坐在市委秘书长的位置上;他再要往前调整,那就是省常委会议讨论的范畴。钟立岷虽然不会主动提拔他,但他要是满嘴酒气的过去,给钟立岷留下什么坏印象,钟立岷还是能决定不提拔他的。

    见沈淮先将戚靖瑶推出来挡酒,这会儿又拿省委书记钟立岷在沂城当借口,反过来再劝罗晓天少喝酒,还护着不让戚靖瑶多喝酒,好像戚靖瑶是他女人似的,搞得他里外不是人,更是不爽的说道:

    “我们这边喝酒,又不用跟钟书记请示什么;钟书记也不会不允许正常的公务应酬。罗秘书长,你那边,我等会儿帮你跟江华书记请个假。沈淮,你喝个酒都叽叽歪歪的,也难怪叫人看不起。你要真以为钟书记晚上会有什么重要工作找你谈,你可以赖着不喝,我也不能拿酒瓶,往你嘴里灌酒。靖瑶,你跟罗秘书长喝下这杯酒,就当在沂城渡假,沈淮这时候还能把他的县委书记帽子搬出来管你喝酒不成?”

    罗晓天想着等会儿不再省委钟书记跟前露面就行,虽然胡林拿酒斗气也不算多高明,但他多少也要照顾胡林的情绪跟面子,端起酒杯站起来,跟戚靖瑶碰过杯,说道:“来着都是客,沂城跟东华是兄弟地市,余总能在沂城投资,那是再好不过,余总决定到东华投资,我们也是替东华高兴。戚书记,咱们还是照酒桌上的规矩,你喝一半,我喝下去。”当下就将杯中三两多白酒,一饮而尽。

    宋鸿军见罗晓天看着眼前一个坑闭着眼睛就往里跳,坐在旁边哈哈一笑,说道:“罗秘书长这么喝酒,心里是有怨气啊。省委钟书记在,沈淮放不开,我来跟罗秘书长碰一下。罗秘书长,你说怎么喝?”

    “让罗秘书长缓一缓,这杯酒,我陪宋总你喝。”高扬也知道总是要让胡林在酒桌上出些气,不让宋鸿军围攻罗晓天,站起来拦截,让胡林知道自己是坚定站在他那边的,而且酒桌上喝酒,也伤不了多少和气。

    “满杯满杯,你跟高秘书长两人都满杯,鸿军你可不要像沈淮那样,让人瞧扁了。”胡林说道,让高扬跟宋鸿军将杯中酒都喝掉。

    沈淮一边劝戚靖瑶少喝酒,一边又让戚靖瑶的秘书刘南站出来代戚靖瑶多喝酒——刘南虽然是戚靖瑶的秘书,但在酒桌上还不敢忤逆沈淮的意志,本来他是给胡林拉上桌当主力的,这会儿却给沈淮支使着站出来堵枪眼。

    胡林也不管,看着宋鸿军站出来,以为宋鸿军是替沈淮堵枪眼,就算刘南给沈淮指使来指使去,刘南身份最低,也堵不了多少枪眼就会先把自己灌趴下,倒方便他们先集中火力将宋鸿军打趴下,

    开席不过十分钟,宋鸿军就四杯白酒下肚,被迫跟在刘南之后先去厕所吐,但走之前,还强逼着罗晓天、高扬两人对喝了半杯酒。

    罗晓天、高扬差不多也猛灌了一斤茅台下肚,虽然能坚持不去厕所,但战斗力也给严重削弱;余薇、高新彥凑在里面,也喝了不少,满脸通红。

    王卫成给沈淮拦着没怎么喝酒,但胡林、周益文以及戚靖瑶也没有怎么喝酒,罗晓天、高扬虽然都醉态,但多少还有潜力可挖,战斗力也是他们这边玩高一筹。胡林眼睛瞅着沈淮,说道:“你要再不喝酒,这酒就喝不下去了,”又跟戚靖瑶说道,“靖瑶,你在霞浦要靠沈淮多照顾;你先敬他半杯酒,他总不可能连女人的酒都赖。”

    戚靖瑶也看沈淮屁股能坐多稳,站起来就将杯中酒喝尽,满脸酡红、醉态酣然的盯着沈淮——余薇、高新彥也甚是奇怪,谁都知道酒喝多了不好受,但在这种情形下,沈淮还能继续赖着不喝酒,也叫她们想不明白?

    高扬看得出,余薇似乎也不喜沈淮放不开,继续赖酒,便跟罗晓天说道:“沈书记的面子比较大,要不我们也陪同一下?”

    看着高扬、罗晓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沈淮笑道:“那行,我先跟钟书记那边请个假;钟书记那边许我的假,我就陪你们一醉方休……”

    沈淮拿出手机,拔通钟立岷秘书傅威的手机,说道:“傅处长,我跟胡林、罗晓天,宝和集团的余总、高总,还是我们市的市委副秘书长高扬在一起喝酒呢。对,就是谈港口投资的事情。鸿军刚刚给罗秘书长、高秘书长灌趴下,不能去见钟书记了。好的,我们现在就过去见钟书记,”放下手机,跟胡林说道,“钟书记刚忙完,也不知道怎么就知道我跟你都在沂城,让我们大家一起过去聊聊;沂城的江华书记、熊副市长,都在钟书记那边呢……”说着话,站起来,看向傻了眼的罗晓天、高扬他们,“走吧!钟书记等着我们呢。”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