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合作的基础

第八百六十四章 合作的基础

    沈淮请余薇、高扬、戚靖瑶等人到会客厅坐下。

    余薇表示晚上要在迎宾馆设宴,熊文斌晚上要与江华等人陪省委钟书记,不一定能脱开身,她则坚持要请熊文斌的家人白素梅与熊黛妮、熊黛玲姊妹俩晚上出席。

    既然顾泽雄都给赶回香港去了,大家就不会再纠缠他刚才的无礼,话题还是集中到港口投资的问题上来。

    宝和船业两年多前就大规模的参与西陂闸港的开发跟建设,除了与市港投集团、天益集团成立合资企业,在西陂闸参与港口、工业园、办公楼等项目投资,还dú lì投资当时可以说是淮海省最大规模的造船基地宝和西城船厂。

    西城船厂一期就计划建造两座年总造船能力达二十万吨的大型船坞。

    在东南亚金融危机还没有爆发之前,香港及东南亚的海运出现下滑,西城船厂的建设进度在前期快速推进到一半左右,也因为缺乏资金以及市场前景不明朗而陷入停滞。

    虽然经过各方面的努力,到今年七月下旬,西城船厂的第一个造船平台还是艰难的完成竣工,但这并不能让余薇在顾家及宝和船业内部摆脱指责。

    沈淮也知道,他这时候再故作高深、玩弄yù擒故纵的手段,只会让余薇在戚靖瑶等人的影响下摇摆不定。

    要想不叫胡林、陈宝齐等人再在背后搞浑这事的机会,他请余薇、高新彥等人坐下,就直截了当的进入正题:

    “余总那天在北山鹏悦跟我说,有意投资新浦港,我虽然没能专门抽出时间找跟余总谈这个问题,但我也跟鸿军,跟恒洋的曾志荣以及航运的周知白都交换过意见。谈合作,主要就是为了更好的解决大家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对霞浦县来说,新浦港要发展成跨区域连接的综合xìng枢纽大港,目前的建设只能说是打了一点底子,未来需要更多的资源投入、参与进来。建设港口的资本,优秀的、有着丰富经验的港口企业及人才,更丰富的业务渠道,等等,都在这个资源范围之内,只要能在这些方面对新浦港有所促进,霞浦县都是欢迎的。而就目前已经参与到新浦港建设的企业,也都需要经新浦港中转的物流规模越早形成规模,需要有更多的合作者参与进来。具体到以新浦港为主港进行发展的新浦航运集团,目前资本实力还很弱小,船队运力规模不大,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主要发展方向,需要更集中在渚江及沿淮海湾区域的港口发展各种船运业务,远洋则会主要集中铁矿石、煤炭等相对狭窄的领域。我将霞浦县以及已经参与新浦港建设的企业,包括新浦航运集团在内,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摆在余总、高经理面前,我也想知道宝和船业当前所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双方合作,能不能对解决彼此的问题有所裨益,这才是最主要的合作基础……”

    地方官员面对投资商,语气都会表现得诚恳而热情,戚靖瑶、高扬也没有觉得沈淮对余薇所说的这番开场白有何出奇之处,唯有余薇与高新彥等人心里却是震撼。

    余薇谈不上是多务实的人,心计更深沉一些,但是沈淮从解决问题的高度,直接切入的就是宝和船业当前所紧迫面临问题的核心,余薇又怎么会听不明白?

    而对高新彥等从实际层面掌握宝船业具体运营的管理人员来说,更清楚沈淮实际就已经是把一条有助解决双方问题的合作道路指出来,让他们选择。

    宝和船业过去十数年,主要发展内地到香港以及往来东南亚地区的近海运输业务,相关的港口、造船、海运甚至集装箱等船舶配套设备相关的投资业务,都集中于这个领域。

    余薇近年来逐渐掌握宝和船业的大权,也是承续这样的经营理念,并贯彻到在西陂闸港的投资中来。

    亚太金融风暴,单就港口、航运、造船相关的行业来说,就是东南亚及大陆地区的近海航运领域,受创最严重,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元气。

    同时,随着国内经济政策rì益放开,跟海外的直接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越来越多的开辟与海外的直航贸易通道。即使未来香港的中转贸易量会有持续的增涨,但主要也会是程序及财务上的流程经香港中转,涉及到运输、仓储以及保税加工等实体流程经香港中转的规模量则有萎缩的趋势。

    宝和船业作为国际化的船运企业,不会太多的参与大陆内河及近港接驳运输业务,投资及业务结构迫切的需要往远洋业务方向调整。

    这种情形之下,宝和船业在西陂闸港铺开来的投资摊子就显得有些太大了。而且在西陂闸港的投资项目要继续完成下去,还需要投入十四五亿港元的资金,也对宝和船业造成极大的压力。

    对余薇来说,较为理想的方式,就是拿宝和船业在西陂闸港的权益,跟梅钢系在新浦港的权益,进行置换。

    进行部分权益的置换,宝和船业在无需新增加资金投入的情况下,就能够在远洋业务上有所增进,同时让梅钢系参与到西陂闸港的投资项目中来,利用梅钢系在内地的融资能力,解决西陂闸港项目后续建设所需的部分资金,避免沦为烂尾工程,还将拥有更好的市场前景。

    合作能达成这三点效果,宝和在西陂闸港的项目就能更快、更好的解决当前的问题;而西陂闸港几个项目,在当下的宝和船业又占极大的比重,问题解决掉自然也极大有助整个集团走出低谷。

    而沈淮也明确表示,宝和船业参与新浦港的建设,不需要立即就投入多少资金,在业务渠道、管理体系建设及优秀管理人才输入方面,对新浦港有所裨益,双方就有合作的基础。

    同时,沈淮也坦诚的承认,新浦航运集团作为梅钢系的核心企业之一,目前业务发展方向主要还是集中沿淮海湾及渚江诸港口的杂散货运务,与宝和船业的航运业务避免直接的竞争,还有很强的互补xìng,这同时就又强化了双方合作的基础。

    也就是说,在高扬及戚靖瑶还以为沈淮是在说客气话之时,沈淮其实就已经直接向余薇、高新彥等人将双方合作的基础点透。

    余薇这时候也就能明白,沈淮打开始就清楚她跟宝和船业最需要跟霞浦进行怎样的合作,也清楚顾泽雄及他背后的顾家就是双方合作的最大障碍,所以就在刚才,才毫不犹豫的借题发挥,将顾泽雄一脚踹翻在地,好方便她将顾泽雄直接赶回香港去,省得留在这里碍手碍脚。

    再看高扬、戚靖瑶此时依旧在敷衍而笑,虽说余薇不会单就此事,就完全改观对沈淮的恶感,但也能明白,单就从能力、视野以及直指人心的说服力,高扬、戚靖瑶真是不及沈淮的。

    女儿寇萱的事,虽然叫余薇心存芥蒂,但也明白她要想一年半载之后不被顾家扫地出门,暂时选择跟沈淮合作,是她眼下唯一能走的道路。

    戚靖瑶、高扬刚开始还没有跟进节奏,但接下来听余薇、高新彥等人很快就直接谈及宝和船业目前遇到的一些具体问题时,也就意识到情况比他们料想的还要糟糕。

    除了西城造船基地外,宝和船业在西陂闸港的许多投资,包括一家集装箱特种制造厂,多是跟市港投集团、天益集团合资,故而有些具体项目上的合作跟权益置换,都没有办法绕过胡林、陈宝齐那一边。

    沈淮的意见很明确,有天益集团参与的项目,梅钢不介入;而市港投集团即使此时算赵系的一支,但始终都是市属国有资产,那就具体的合作具体再谈,沈淮也没有jīng力涉及更具体的谈判中去。

    不过,今天就能谈成这样子,已经远远超乎余薇的期待。有这么一个基础,她就能获得董事局更多的支持,将整件事推动下去,而无惧顾家此时在背后捣鬼。

    但看着余薇与沈淮陡然间亲近起来,戚靖瑶、高扬心里自然焦急,宝和船业虽然在顾家庞大的资产里算不了什么,但在淮海湾地区的投资比重不容小视,余薇与宝和船业,跟梅钢系勾结起来,对他们绝对不能算什么好消息。

    戚靖瑶作为副书记,沈淮盯上她,她一时就没办法脱身,还是高扬找了个借口,趁沈淮、宋鸿军跟余薇聊得正欢之时,走出去打电话给陈宝齐汇报这事。

    过了良久,戚靖瑶手机收到胡林一条短信:“我已到徐城,很快就到沂城,替我问候余总……”

    戚靖瑶知道胡林对沈淮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此时能亲自赶到沂城来,大概也是正式将沈淮视为劲敌面对了,心想大概也只有胡林直接向余薇施压,才有可能打消她跟沈淮合作的念头。

    戚靖瑶凑过头来,附到余薇耳畔说道:“胡林晚上也到沂城来,让我代他问候你一声……”

    余薇心里一颤,在国内胡家跟宋家的分量孰轻孰重,她还是能分得清楚。

    此外,金石融信作为资产规模上千万的央企,受胡家控制在香港及广深地区耕耘了十数年,叶茂根深。宝和船业作为香港上市企业,目前最大的造船基地在广深,金石融信及胡家对宝和船业董事局的其他董事成员以及站在这些董事背后的香港及内地股东、投资人影响力极大,也非此时才从淮海湾地区刚刚崛起的梅钢系所能比——何况,还有顾家。

    要是胡林一定要阻止她跟沈淮合作,她该怎么办?

    戚靖瑶跟余薇说的话,大家都听得见;沈淮看得出余薇眼里的无措跟慌乱,心里淡淡一笑。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