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四十九章 生存危机

第八百四十九章 生存危机

    听谢成江又说及钟立岷、赵秋华、徐沛夜里的反应,宋鸿奇又是轻叹:

    钟立岷到淮海省后态度是模糊的,但不意味着他没有态度。

    推动沿淮海湾经济带往北发展,既然提出淮海湾经济区概念,是赵秋华、徐沛两派在做的事情,钟立岷不掺和进来;淮煤东出及徐东铁路复线工程,是前省委书记田家庚就推动,淮能集团主导、省国投、淮煤集团、华东铁路局参与的工作,钟立岷不掺和进来——钟立岷对淮海省旧有的权力格局持模糊态度,努力平衡各派系之间的利益关系,而不将别人手里的旗帜夺为己有,是他的保守姿态使然。

    不过,沈淮现在联合李谷、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正式提供“淮电东送”这个概念,提出沿渚江经济带往上游淮西地区延伸,是淮海湾经济区、淮煤东出之外,新的一面旗帜,钟立岷作为省委书记,旗帜鲜明的站起来支持,从哪个角度,都不能说他的不是。

    而且,省委书记钟立岷请叶选峰他们过去参与讨论,流露劝和的意思来,就已经尽了道义,但没有替淮能集团对沈淮额外施加压力的义务。

    说到底还是他们这边反应慢了半拍,错估了形势,听到钟立岷请他们过去参与讨论,见钟立岷有替他们劝和的意思,就将希望寄托在钟立岷身上,却没有认真的去考虑钟立岷劝和的意愿跟立场有多强。

    同时,他们这边也将沈淮的意志想得太弱,以为省委书记钟立岷稍有意向xìng的态度流露,沈淮就会丢盔弃甲、放弃立场,却忘了沈淮当年恶斗谭启平的凶悍。

    要是他们能在见钟立岷之前这十几分钟里,请人出来说项,加强钟立岷的劝强意愿或软化沈淮的态度,情况就有可能又不同。

    不过宋鸿奇也无法怨叶选峰他们应对不当,换作他当时在场,听到这样的消息多半也会惊慌失措,难生急智。

    叶选峰、谢海诚等人也站在客厅里唉声叹气,虽然知道宋乔生赶去见老爷子了,但也都怀疑老爷子会不会站出来拉淮能一把,毕竟所有的出路,都是他们自己一条条堵上的。

    *****************************

    八月底,燕京已经是入秋天气,夜sè微凉。

    宋鸿义随他爸到老爷子这边,看到好些天都不知道行踪、以为他一直都留在香港的宋鸿军,这时候竟然也在老爷子这边,心就凉了半截。

    “一支部队,不经过血跟火的淬砺,战斗力是不会强的。就是干部队伍建设,也是不琢磨不成大器。淮能现在面临生存危机了,你们觉得不是好事,我觉得啊,未尝不是好事。梅钢现在是有些气候了,之前走哪步不是提心吊胆,这个滋味现在让淮能尝一尝,未必不是好事……”

    老爷子坐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看着浅云遮掩的夜空,意态懒散的说着话。

    宋乔生见老爷子意态懒散,就知道能抱的希望不大,但事关重大,硬着头皮也要把话说出来口:

    “现在国务院整并央企的思路,大体已经明确下来,王源会在他的任内将这件事做掉,最迟不会拖过零一、零二年。淮能集团,是存在一些很严重的问题,有危机感,加强竞争意识,都是好的,但现在最紧迫的情况,已经不是练不练内功的问题,而是在央企整并名单正式出炉之前,淮能不能介入淮电东送工作,不能强化在沿淮海湾及渚江流域的地位跟作用,不管内功练得多好,国务院都不大可能会单独留着淮能。真到那一步,对大家的士气、人心,打击就太大了。选峰的工作能力或许是真有些欠缺,文慧在燕京也是挂着闲职……”

    老爷子不满的看了老二一眼,不悦的说道:“老小刚从淮能调出来,现在你让她再回淮能,你是想让别人看我们老宋家的笑话?你干了几十年的组织工作,有些原则到自己头上,怎么就不知道坚持?选峰视野或许狭窄一些,但他的工作能力,你、成国、相怀都有肯定,现在就把人家一棍子打死,你们这也不是培养干部的正常心态。”

    给老爷子一顿抢白跟教训,宋乔生也无语反驳。

    现在所得到一些片面消息,根本叫他摸不清楚事情的全貌:成文光那边藏在云里雾里,有没有暗中使劲?田家庚在离开淮海之前有无就此做出安排,后续有没有推动相关工作?钟立岷是纯粹因为要在淮海下站,想留个好官声,还是有更进一步的企图?

    宋乔生对这些都摸不清楚,甚至连沈淮到底想得到些什么,他也只能从老爷子这边试探,这样的局面叫他怎么不被动?

    见老二沉默下来,老爷子继续说道:

    “淮能现在不介入,也不说以后就不能介入了。听鸿军跟我介绍,现在搞东江电力,还只是初步整合渚江上游的水电、煤电资源,只是启动淮电东送的前期准备工作。这一步工作完成之后,后期启动大规模火电、配套煤矿以及电网建设上,淮电东送才算得上真正的启动。条件合适的话,淮能到时候再介入,也不迟。成国、相怀、老四、选峰、海诚那边,你就直接将我的话,说给他们听。我们这个国家、民族,都在前进,都在成长,大家把份内的工作做好了,对未来有什么好担忧的?”

    宋鸿义再愚蠢,也听得出老爷子的立场,不仅现在不会站出来去给沈淮施加压力,甚至都不支持淮能现阶段就介入“淮电东送”第一阶段工作。

    在渚江上游围绕淮电东送所进行的水电、煤电、煤矿资源前期整合工作,一经完成,叫沈淮抓在手里,所谓“往后淮能还可能介入进去”,那还不是更要得到沈淮的首肯?

    ***************************

    虽然大家心里都清楚,老爷子那边只是他们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能寄以太多的期望,但眼睁睁的看着这根稻草在眼前沉下水,心里的凄凉更是不堪。

    “做好份内的工作,以后条件合适,还可以介入!”

    哪不是说,淮能这往后是生是死,都要看沈淮的脸sè?

    软刀子割肉,才叫人心更生畏惧。

    要有选择,大家都宁可现在就断臂求生,沈淮有什么条件提出来,能谈则谈,大不了断条胳膊出去。要是三五年内,都不知道沈淮最终会怎么去折腾淮能的命运,这样的滋味,怎么可能更好受?

    刘建国最沉不住气,拍着桌子说道:“江东省要搞成厂网分离,淮电东送才搞得成。这件事不让淮能参与,那大家都不要想干,大不了一拍两散……”他拿起手机来,就拨了一串号码出去。

    谢芷抬头看了刘建国一眼,而她爸、叶选峰他们都没有阻止,心想他们或许真想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刘建国他舅身上,就算电力部裁撤了,在电力系统内,贺的影响力绝对不是小姑宋文慧所能及的。

    贺未必没能力在江东省电力系统内部找到人,将厂网分离这事搅黄掉。

    然而这希望燃起来没有久,就熄灭了。

    刘建国的电话一直都拨不通;过了良久,刘建国的手机有短信声响起,谢芷坐在刘建国的对面,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短信简单却意味深远:“大家把份内事做好。”

    谢芷心想贺不接刘建国的电话,大概也是清楚他这个外甥是什么秉xìng,会胡乱说什么话。

    贺虽然还坐在电力部部长的位子上,但现在国内部委及国企改制的声音rì趋一致,而在改革的滚滚洪cháo面前,就连能力稍弱、姿态稍稍保守的胡致诚都不得不腾出位子,贺站起来就是弃子。

    “大家把份内事做好。”

    看到贺成国回复来的这条短信,大家也是面面相觑。

    从字面上,这句话不难理解,然而什么才算是份内事?

    谢芷轻声说道:“贺部长的意思,应该还是要淮能集团,将‘煤电联营’、‘淮煤东出’这两件事做好。淮西等地每年可开采、外输的煤炭资源潜力达到两到三亿吨,淮煤东出就算只占其中一半的份额,也是每年一亿到一亿五千吨的量。即使将来淮西建设的坑口火电集群每年外输电力达到一千亿度规模,就地消耗的煤炭也就三四千万吨左右,而经徐东铁路、新浦港、渚江航道往华东沿海省市输出的煤炭资源,每年依旧可以达到最高一亿甚至一亿两千万吨的规模。”

    谢芷也不想说得太多,毕竟淮能集团的事,还轮不到她指手划脚说什么。她就是觉得,只要淮能将这些事情做起来,在淮海湾及周边区域经济的地位,依旧会拥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还是能抓住不被分拆的最后一线生机。

    不过,淮能要抓住这线生机,也不容易。

    徐东铁路复线改造,除开华东铁路局,省国投、淮煤集团都有参与。

    特别是淮煤集团,早在两年前就与梅钢合作,在新浦建设煤炭交易市场,建设煤炭中转港,今年经新浦港中转的外输煤炭,就将达到一千万吨,而淮能煤业在淮西收购整合地方煤矿之后,总产能才七百万吨。

    淮煤集团这次又参与东江电力的建设,算是正式介入火电市场,未来自然更是大规模开发淮西煤炭资源的核心主力。

    淮能要是给沈淮打得再弱势一些,动作再迟疑一些,淮海省zhèng fǔ完全就有可能以淮煤集团为主体,将徐东铁路复线改造工程的主导权拿过去,彻底的将淮能踢到一边去。

    胡舒卫、罗庆带着六十多个骨干,从淮能电力出走,未来自然是东江电力建设淮西火电集群的主力,这也给淮能电力带来极大的危机。

    这么一批核心工程师出走,淮能电力可能连维持现有的电厂运营,都会有不小的麻烦,想再新建火电厂,短时间就会面临人才匮乏的困境——现在甚至还不清楚,东江电力正式组建之后,淮能电力还会不会源源不断的往那边流失人力资源。

    内忧外困,头顶还悬着一把随时会要老命的利剑,即使这次看不出有调整叶选峰的意思,但谢芷也不觉得他接下来的rì子会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