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淮电东送

第八百四十八章 淮电东送

    知道宋乔生此时已经坐车赶去见老爷子,请老爷子出面斡旋调停,谢海诚、叶选峰等人,眼睛都是一亮,就跟抓到最后一根稻草似的,似乎看到些希望。

    不过,叶选峰的眼神很快又陷入黯淡,坐在一旁沉默不言。

    谢芷将叶选峰这细微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也不觉得奇怪:即使鸿奇他爸请老爷子出来,也不可能说一点代价都不付出来就想叫沈淮让步;而且,淮能陷入当下的境地,虽然诸多事都有鸿奇他爸及贺、戴等人的首肯或者授意,但一定要有人为此承担责任,除了叶选峰,还能是谁?

    不过,谢芷更怀疑老爷子会不会出来劝和,也怀疑即便老爷子不忍心看到淮能两三年后被分拆,出来劝和,沈淮提出的苛刻条件,也可能会叫这边承受不了。

    谢芷心里正胡思乱想的,这时候,院子外有车子停过来的声音。

    谢芷不知道谁会这时候过来,坐在偏厅的保姆走出来看了一眼,回头冲着客厅里说道:“小宋书记到了。”

    听到说是鸿奇开车到了,谢芷就站起来,跟着保姆走出去开院门,但心里又觉得奇怪:如果说她爸在她陪叶选峰去见省委书记钟立岷之后,再给鸿奇打电话说这事,鸿奇临时决定赶到徐城来,这一路过来怎么也要三个多小时才够;这才过去一个半小时,鸿奇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不过这节骨眼上,谢芷也不会不懂分寸的胡思乱想什么,或许鸿奇知道小姑宋文慧到徐城,就已经坐车上路了。她帮着保姆将铁艺的院门打开,让鸿奇的司机将车开到院子里来。

    宋鸿奇在电话里,就知道淮海省委书记钟立岷的态度,他下车也是更关心超高压项目的具体细节,进屋就问起相关的情况。

    谢海诚、刘建国、苏恺闻,甚至郑宜梧他们刚才也是病急乱投医,忘了国内在电网线路、火电以及煤炭等领域的项目投资跟建设,国家及地方政策都有很大的区别。

    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就算沈淮攥着上百亿的现金,也不是说想上就能上的。

    就像新浦炼化,前年年底就基本具备了启动条件,但就是立不了项、通不过审批,项目硬生生的拖了大半年,最终还是因为成文光搓和中海石油参与,才最终破冰。

    听鸿奇过来,提到这个问题,谢海诚、苏恺闻、刘建国他们,都看向叶选峰、谢芷他们:现在还不能将最后的筹码都压在老爷子身上,要是能在超高压项目自身找到致命的漏洞,找到跟国内现行经济政策严重抵|触的地方,即使淮海省委省zhèng fǔ大力支持,他们这边也不是没有拖延的手段。

    谢芷在省委参加讨论里,心思很乱,但大概的细节都还听在耳中,知道叶选峰今晚承受的压力已经够大了,就替他回答这个问题:“整个超高压项目,分三个环节实施,从淮西引入江东主干电网的超高压线路,由江东省电力集团负责投资建设;梅钢与淮海省相关单位,负责渚江水电站及淮西坑口火电的投资建设;梅钢与淮煤集团负责配套煤矿的投资建设。”

    梅钢集团的股权结构复杂,想直接投资建设超高压线路,有政策上的障碍。江东省即将推行厂网分离试点工作,由江东省电力集团单独负责超高压线路的投资建设,梅钢或者业信银行通过购买公司债的方式,向江东省电力集团提供相应的建设贷款即可。

    而到火电集群及大型配套煤矿的建设,在政策上虽有一定的限制,但不是那么严格,梅钢在股权结构上,国有股总体比例不高,但在不同层次的平台上,分配有差异,沈淮应该是完全有办法规避政策限制,直接将淮西要建设的火电集群跟大型配套煤矿控制手里。

    宋鸿奇到地方后,着重研究地方上错综复杂的资产关系,但也知道沈淮在这方面的研究,不是他能比。他不妄想从大的框架上抓沈淮的漏洞,示意谢芷继续说下去。

    “……整个项目也会分三个阶段实施。首先,梅钢将与省国投、淮煤集团、淮西市zhèng fǔ,会联合起来注资成立东江电力集团,成为投资建设火电集群、大型配套煤矿、参与超高压项目的主体。在此同时,省供电总公司将建设达六年之久、二期围堰在这次洪水灾害中被冲垮、损失惨重的渚江水电站的资产拿出来,置入由省供电总公司与东江电力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由东江电力集团向这个合资公司注入六个亿的资金,换取20%的股份。合资公司国有控股xìng质不变,而有这六亿资金的注入,曾经是淮海省最大工业工程的渚江水电站就可以继续后续的建设。同时,淮煤集团将此次受灾最严重的青峰煤矿资产拿出来,置入合资公司,由东江电力集团注资四亿控股扩产,确使青峰煤矿产煤量提高到六百万吨。东江电力集团全资收购淮西电厂,同时启动装机容量六十万千瓦的二期电厂工程筹建。以上是整个方案的第一阶段,所有项目的审批权都在省市一级,无需通过部委的审批,最快下个月就能全面启动,各方面计划投入二十亿的资金……”

    淮海灾后救治、重建及经济提振,需要立即有大笔的资金注入进去。

    只要渚江水电站建设不停顿、淮煤下属的青峰煤矿能立即启动大规模的改造扩产,装机容量高达六十万千瓦的淮西电厂二期工程能迅速启动建设,淮西市及周边区县的经济循环就不会出现大幅度的停顿。

    这二十亿是淮海省西片区域经济发展不往下掉的兴奋剂,同时也涉及到渚江水电站及青峰煤矿这两大块的省属国有资产不会因受灾而遭遇到重大损失。而省里无需向这两块投入大量的救助资金,财政上的救灾压力也就能稍稍的松一口气。

    沈淮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对味投饵。就凭着方案第一阶段的计划,省里就无法拒绝。

    “在第一阶段实施的过程当中,才是超高压项目的正式启动,也是整个方案第二阶段的开始。过程多长,最终还是看国家审批速度。一旦国家立项、环保批文下来,江东省电力集团就会启动淮西与江宁之间的超高压主干线路建设,东华电力集团会同时投资二十亿,启动两组共达一百二十万千瓦装机容量的三期电厂建设以及淮西电厂旧厂改造工程,确保超高压线路建设完成,包括渚江水电在内,淮西向江东省的输电能力达到三百万千瓦装机容量;大型配套煤矿产能扩大到一千五百万吨。同时省供电总公司启动厂网分离试点工作……”

    谢芷说到这里,宋鸿奇、谢海诚、苏恺闻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到方案实施第二阶段,沈淮就开始针对淮能了,不仅淮能在整体规模上有可能被东江电力拉近;省内启动的厂网分离工作,更会直接削弱淮能对淮海湾电力市场的控制。

    “第三阶段,省供电总公司在完成厂网分离试点工作之后,即逐步启动全省主干电网升级改造;江东省启动二期超高压线路建设,东江电力启动四期电厂建设,建成后淮西向江东省输电能达到六百万千瓦,同时向省内主干电网供电能力达到两百万千瓦——如果顺利,整个方案在五年内实施完毕,这也只是‘淮电东送’的一期工程……”

    听到“淮电东送”这个词,便是一直负气坐在沙发上不吭声的宋炳生,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谢海诚也是轻叹一声,“淮电东送”这个概念正式浮出水面,而且主导权旁落他人之手,“淮煤东出”的含金量就会急剧下跌,淮能得以在立足的根基就松动了一半。

    而淮海省电网分离、升级之后,东江电力将直接向省内供电,对淮能形成直接的竞争,淮能集团在沿渚江、沿淮海地区就更不存在什么“无可替代”的地位。

    大规模的央企整并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启动,但就前期的一些试点工作,也能叫人看到总理王源的主要思路。无法在地域经济或国家命脉产业中取得核心地位、竞争力不突出的央企,都极有可能被分拆整并——这也是沈淮早在去年就提醒这边的淮能集团的死穴。

    谢芷看着众人的反应,心里也是默然,继续说道:

    “在方案实施的第一阶段,霞浦县zhèng fǔ、梅钢还将与省国投联合在淮西市青峰区,推动电力产业园建设,主要利用淮西廉价丰富的水电、煤电资源,针对冶金、材料等高耗能重工项目开展重点招商引资工作,推动园区重点工业企业与东江电力之间的直购电试点工作。梅钢的镍铁熔炼、徐城水泥新厂项目,这两个总投资达十亿的项目,会最先在电力产业园启动建设,最终的目标,是要推动沿渚江经济带,往中上游的淮西市延伸……”

    徐城水泥的新厂项目早初也考虑过淮西,后来综合考虑,又主要考虑在新津建厂,现在由淮海融投主导转移建到淮西去。

    这里面除了是针对渚江中上游即将崛起的建材市场,同时也是这节骨眼上想要平衡渚江两头的增长速度,短时间里也是很难找到有足够分量,又适宜迁建到淮西的工业项目。

    渚江中上游受灾严重,经济要想在下半年就恢复起sè,也需要迅速启动这么一个工业园。而对梅钢来说,倘若超高压项目审批受阻、拖延下去,东江电力第一阶段实施之后近百万千瓦的过剩电力产能,也需要有这么一个重工产业园进行释放。到时候梅钢在这个产业园内除了镍铁熔炼外,甚至可以在淮西再建一个更大规模的电炉钢生产基地。

    谢芷将细节大约介绍完,见她爸、鸿奇都不作声,她心里也是轻叹,沈淮显然也是做了两手准备:一是三五年内就将淮能直接打垮、分拆掉,到时候梅钢、东江电力,甚至还能接手淮能分拆出来一些业务,进一步的壮大自身;要是他们这边韧xìng大,沈淮也不是没有做好纠缠七八年甚至十年的准备。

    其实将这些想透,鸿奇他爸见老爷子会有什么结果,也就不难猜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