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四十七章 钟立岷

第八百四十七章 钟立岷

    长期以来,省委书记钟立岷给人的印象是模糊的,沈淮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到钟立岷。

    今年已经六十四岁的钟立岷,甚至可能连这一任的省委书记都干不满,就要退下来,中等身材,脸容枯瘦,深夜灯光下,脸上也是倦容难掩;刚做过早期的胃癌手术,差点叫他因病就直接退下来。

    无论是年龄还是身体原因,只要钟立岷在淮海的立场稍不如上层一些人的意愿,都有借口让他提前退下来。

    沈淮心里猜测,这大概也是钟立岷到淮海省态度模糊的主要原因?

    李谷与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在之前跟钟立岷单独汇报的方案里,都刻意的绕开没有提及淮能集团,而叶选峰此时也给喊过来参与讨论,这里面或许有苏唯君的作用在里面,但沈淮相信更主要是省委书记钟立岷的保守立场使然,故而他开始就非常明确的表明立场,拒绝淮能集团参与。

    大概是沈淮的态度叫人感到意外,钟立岷眼睛扫过众人一眼,便作沉吟,似乎没有直接发表意见的意思;而赵秋华则笑眯眯的,眼睛看着徐沛。

    邀淮能集团参股淮海融投的是徐沛,邀叶选峰参加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工作小组的也是徐沛——要不是这两桩事在前,他相信沈淮大概不会如此干净利索的将淮能集团踢出局。

    虽然梅钢与淮能公开的划清界线,也是徐沛的目的之一,但在梅钢就要全面压制淮能之际,赵秋华很想知道徐沛会不会在这时候替淮能说句“公道话”;同时,他又很想知道徐沛替淮能说“公道话”了,沈淮的态度会不会有所软化吗?

    相关方案,沈淮那边制作了几本项目书,没有多到与会者人手一本,但钟立岷、赵秋华、徐沛手头都有厚厚的一叠。

    梅钢将前期计划做得这么详细、这么充分,江东省电力集团党组书记向宝文甚至亲自到徐城来配合,赵秋华不会相信这是梅钢仓促间所筹措的。

    赵秋华的眼睛又看了李谷一眼,长期以来李谷跟徐沛都站在同一条阵线上,这次李谷却绕过徐沛,与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直接找钟立岷汇报工作,程序上完全没有问题,但他心想徐沛的心情应该会比较复杂。

    不过,同时叫赵秋华费思量的,就是田家庚在离开淮海之前,有没有就这个项目做什么安排?

    如果这件事是田家庚早就有安排,而徐沛之前又做那么针对梅钢的动作,那李谷在整件事在帮沈淮向徐沛隐瞒,徐沛即使心里气恼,也没有什么立场说李谷的不是。

    赵秋华的视线又扫过淮煤集团党组书记孙浮敬、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等人,他也觉得有些糊涂了,或许真有可能是田家庚在离开淮海之前,就做的安排。

    不过,赵秋华心里也清楚,长期以来,他们这边一直都担心梅钢随时会启动更大规模的新浦钢铁二期项目,而一旦梅钢的钢铁产量突破千万吨,对省钢及省钢跟金石联合启动的新津钢铁项目,压力将是极大,同时也将直接影响到他们对新津港的开发进程。

    现在,梅钢将手里积累的资金,拿到淮西优先做超高压项目,做电力产业园,实际上叫省钢集团及新津钢铁项目之前承受的压力得到极大的释放。

    从这个角度去想,赵秋华还是要促成这件事,至于沈淮是不是坚持踢淮能集团出局,至少暂时跟他们这边没有太直接的利害关系。

    叶选峰也是从未受过这样的羞辱,任他在官场修炼多年的xìng子,就在沈淮说出要踢淮能出局那一瞬,他的老脸也是涨得通红,将叫他狼狈**裸的暴露在众人之前。

    然而,在淮海省三巨头面前,没有他羞恼成怒、拂袖离场的余地,沈淮如此强硬的表明立场,留给淮能集团,也可能说是留给他挽回势力的余地就变得极为有限:省委书记钟立岷虽然不会趁火打劫,但也没有立场去试沈淮的骨头硬不硬,那省委副书记徐沛现在能不能有明确的意见就变得至关重要。

    整个超高压项目,或许更依重梅钢一些,但梅钢也只是参与的一方,在淮海省,淮西市、淮煤、省电总、省国投甚至淮海融投,都是这个项目的参与者。

    只要徐沛有明确的意见,钟立岷、赵秋华的态度又可有可无,那这样省里的态度就有了倾向xìng,就能帮淮能挽回些败局。

    见叶选峰看向徐沛,谢芷靠会议室的墙壁而坐,也明白其中的关节,也朝徐沛看过去。

    沈淮再强势,也不可能蛮横到不让参与者表达他们的意见、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那样的话,以后谁还敢跟梅钢合作?

    就在众人暗自揣测之际,徐沛也很快给反应,他压着项目书的手指轻敲了两下,叫叶选峰、谢芷、谢成江等人jīng神一振。

    他们都知道这是徐沛要开口说话的表示,也都知道徐沛真要是态度糊涂的话,就不会在省委书记钟立岷正式问他意见之前开口说话。

    然而就在叶选峰、谢芷、谢成江满怀期待的等徐沛开口表态之际,叫别人认为不会先表态的省委书记钟立岷却是轻轻的一声咳嗽,跟一粒石子丢进平静湖泊里似的,叫叶选峰他们的心里惊起千层波澜。

    他们也顾不上礼不礼貌,都错愕的直接看向省委书记钟立岷,不知道他是要说话,还是纯粹因为喉咙不舒服。

    “梅钢以及霞浦县地方,能在当前这个节骨眼站出来承担更多的责任,省委省zhèng fǔ是欢迎跟支持的。我的意见,是希望梅钢、省国企工委、淮煤跟淮西市地方,尽快抓紧时间完善相关方案,推进相关工作进展。省里,我、赵省长、徐副书记,也会尽力的配合跟支持你们做好这件事。江东省电力集团的向宝成既然人在徐城,那省zhèng fǔ分管的副省长,明天就跟人家见个面,表明一下省里的姿态,”钟立岷说到这里,才看向赵秋华、徐沛,问道,“老赵、徐副书记,你们看这样安排怎样?”

    谢芷惊呆在那里,钟立岷说这样的话,实际就杜绝了徐沛再在这事上表态的可能,怎么会这样,钟立岷长期以来不是面目糊涂的平衡派吗?钟立岷让苏唯君通知他们过来参与项目讨论,那就表明他有劝和的意思,他即使不愿意额外的向沈淮施加压力,但也不应该拦着不叫徐沛表态啊?

    谢成江惊诧之余,手中的笔落到地上,只能狼狈不堪的低头钻到桌子底下去捡笔,当然也没有管他。

    而叶选峰一脸错愕,都没有什么反应之际,钟立岷又继续说道:“在这里,我代表省委省zhèng fǔ,还要向为淮海电力、能源建设做出巨大贡献、也一直关心、支持地方发展的宋总,表示感谢。”

    “钟书记言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宋文慧说道。

    谢芷想不明白钟立岷的立场为何会变得如此鲜明,她看向坐在徐沛左手边的苏唯君,心想苏唯君与钟立岷接触最多,钟立岷到底是怎样的脾气,应该能比他们更清楚,然而苏唯君低着头整理桌前的笔跟本子,即使身为省常委成员之一,犹不忘随时记录下省委书记的发言。

    不过,谢芷心里也清楚,苏唯君这样的姿态,也无疑是告诉他们,省委省zhèng fǔ这边大局已定,省里不会在这节骨眼上,不会拒绝这个项目,更不可能为淮能集团对梅钢施加额外的、不必要的压力。

    钟立岷鲜明表态之后,赵秋华就更没有什么压力,说道:“我明天下午有空当,向宝文那边,我出面见一下。”

    既然不能搅黄,赵秋华就不会放过分点功劳的机会。

    这时候,谢芷感觉到沈淮的眼神扫过来,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但叫他的眼神灼了一下,心虚的避开,但那一瞬的眼神接触,也叫她感受到沈淮眼神里的冷峻、不屑——似乎在嘲笑他们自不量力又完全错估形势——以及那坚不可摧的意志。

    谢芷也注意到她哥在躲沈淮的眼神,她心里想不明白,五六年前,沈淮是什么样一个货sè,为何今天他的眼神会叫人如此畏惧?

    *************************

    接下来的讨论,谢芷不知道叶选峰跟她哥是什么心情,总之她心里乱糟糟的,留下来坐立不安,心里的难堪也是更甚,却又没有办法提前离开会场。

    过十一点,项目的情况才介绍讨论完毕,谢芷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想什么事,只是随叶选峰、她哥狼狈的下楼离开。而在上车时,叶选峰的额头猛的磕在车门框上,也可见他内心的惶然,谢芷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开车回去时,谁也没有心情多说一句话,赶到谢棠家,谢海诚、宋炳生、刘建国等人都还坐在客厅里,似乎从他们离开后就没有挪过位置,另外,苏恺闻跟郑宜悟也赶了过来。

    叶选峰与徐沛沟搭上,是苏恺闻出面牵的线;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他老子苏唯君不露面,他倒要出面表示一下。

    谢芷还是在离开会议室之后,才看到鸿奇发给她的短信:他在赶来徐城的路上。

    见四叔、她爸他们沉默着看他们进屋却没有问什么,谢芷也知道苏恺闻多半刚才跟他父亲苏唯君通过电话,已经知道省里在这件事上鲜明的立场。

    事情到这一步,还能有什么可挽回的余地?

    谢芷坐到她爸身边,低声问道:“鸿奇他爸,知不知道现在的这个情况?”

    谢海诚点点头,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谢芷猜想鸿奇他爸知道情况,但也没有更明确的回应,他们在这里只能干等着。

    这时候谢成江拿着手机递过来,给他们看宋鸿义在燕京发来的一条短信:“我爸去见老爷子了……”

    谢芷注意到她爸、叶选峰,仿佛像抓到最后一根稻草似的,眼睛亮了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