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四十五章 特高压

第八百四十五章 特高压

    (求月票。有月票的兄弟投一张来吧)

    “江东电力集团,跑过来凑什么热闹?”刘建国也觉察到事情可能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却又不明白事情有多严重,看着别人听到苏恺闻打来的电话之后像给点了穴似的,忍不住发声问道。

    谢芷低声问她爸:“向宝文过来,是谈特高压项目吗?”

    向来足智多谋的谢海诚,这时候心里也完全没有底。

    电流通过电路输送,在同等电压下,会有跟输电距离成正比的损耗;而随着电压的提高,同等距离的损耗又会成几何级数下降——这是初中物理就教授过知识。

    当前地方上主要以地级市骨干火电厂为主干,形成以110万千伏高压线路为主流向区县覆盖的区域电网模式,获得相当良好的经济效益。

    淮能集团目前在淮海湾的火电布局,就是这种模式,在东华,以新浦、梅溪、天生港等火电厂集群,形成总装机容量达一百五十万千瓦的发电规模,向东华全域供电。

    平江、徐城等地,则以青沙电厂、渚南电厂为供电骨干。

    要想一家火电厂,往更远的地方输送电力,还能控制住电网损耗比例,那只有大比例的提高输电电压,但是500万伏、1000万伏特高压输电线路的工程投资格外巨大,绝非普通高压线路能比。

    此时,唯有巨大的输电规模,才能将线路工程上的巨额投资摊薄。

    此前也不是没有人提及过要在淮西上特高压项目,淮西地方甚至一直都在做推动工作。淮煤东出这个概念被正式提出之后,淮电东送作为一个子概念,各方面也在加紧研究,但始终没有得到重视,原因是多重的。

    仅仅是将淮西电力输送到江东省缺电的核心地区去,就需要架构三四百公里的特高压线路,仅初步的线路投资就需要二三十亿。

    同时,为了使这个特高压线路的巨额建设成本摊薄下来,在淮西形成的输电规模不能小,火电集群的装机容量可能要达到四百万千瓦以上,才会有经济效益。

    这么大规模的火电集群,投资就至少需要六七十亿。

    而这么庞大的火电集群,同时需要有一千二百万到一千五百万年产能的新增煤矿为此配套服务,这个投资又高达二十亿左右。

    淮西特高压项目,要想做下来,初步投资再节减,也要一百个亿。这同时又涉及到江东、淮海两省,涉及电力、煤矿两大行业的超大型项目,环节错综复杂。

    不要说目前地方电网都有自己的骨干电厂,都有自己的核心利益要维持,区域电网之间矛盾重重,最终整个项目分为线路架设、火电集群以及新增煤矿三部分,各方面参与三个环节的出资比例怎么确定,最终的利益在三大环节上怎么分配,都是有着极大分歧。

    可以说,淮西特高压项目的难度,要比徐东铁路复线改造工程高出一个数量级,更难啃,更艰巨。

    沈淮要给大家带来的“惊喜”,就是要在淮西上特高压项目吗?梅钢有能力主导这么大难度的项目吗?

    如果不是,江东省电力集团党组书记向宝成为何又在今rì专程赶到徐城来,跟李谷、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见面?如果不是特高压项目,李谷、段敬明需要专程跟省委书记钟立岷当面汇报工作?

    想到如此,大家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以徐城炼油借壳重组为契机,启动渚南、新浦大炼化项目,已经过去有两年时间,梅钢憋到今天都没有什么大动作,大家都以为沈淮接下来会上更大规模的新浦钢厂二期工程,没想到他憋足了劲,就等着在这关头,要他们的后脑勺上抽一闷棍。

    也难怪前段时间叶选峰出现在嵛山,推动淮能集团介入嵛山的旅游开发,沈淮对此完全的无动于衷——也是,面对一个上百亿的超大型项目,淮能集团介入嵛山的旅游开发,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大家脸都yīn下来,刘建国还故作轻松的说道:“估计他们也是刚刚接触谈这事;退一万步说,特高压项目叫他们谈成了,又能对淮能怎么样?”

    谢芷抑住心里的嫌恶,看了刘建国一眼,心想这家伙除非靠着他爸妈、他舅在外面招摇撞骗,还有点什么能耐?

    淮能集团目前在淮海湾地区的地位,是由煤电联营及渚江中下游形成的火电集群决定的。

    淮能电力在渚江中下游形成近四百万千瓦的发电规模,每年用煤近一千七百万吨。淮能煤业投资十亿,收购淮西地方矿井并增产扩产,目前才形成七百万吨的开采规模;淮能视淮煤为竞争对手,其他近一千万吨的用煤缺口,现在主要改向淮西地方上的煤企购买。

    煤矿是淮西的支柱产业,经过这两年的高速发展,淮西煤矿总开采量还不到五千万吨,其中还叫淮煤集团占去五分之二。一千万吨煤采购量,就足以叫淮西地方官员都要看淮能的脸sè行事。

    一旦梅钢主导特高压项目上马,火电集群及线路上的巨额投资不说,为特高压项目配套,每年就需要一千六七百万吨燃煤,就能立即对淮能在淮西市目前所形成的影响力形成压制。

    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到徐城来,跟沈淮秘密会面,却不知会淮能一声,就是明证。

    而淮能集团掌握徐东铁路复线改造工程的主导权,并不是因为淮能集团是央企,事实上还是跟淮能集团目前的核心业务密切相关。

    淮能电力已经在渚江中下游形成四百万千瓦的发电规模,未来十年,还计划在沿淮海湾及周边省市新增八百到一千万千瓦的发电规模,对煤炭的直接需求就会再增加三四千万吨。

    就是因为淮能集团未来有这么大的铁路物流需求,所以才牢牢掌握着徐东铁路升级改造的主导权,才掌握着淮煤东出的主导权。

    表面上看去特高压火电集群在渚江上游,淮能的火电集群在渚江中下游,风马牛不相及,情况却远非这么简单。

    一旦梅钢主导的特高压项目,在渚江上游形成巨大的发电规模,淮煤东出的概念就会被淮电东送所削弱;而且淮海省地方也有就可能会适机推动厂网分离工作,使淮海省地区电网跟下面的电厂分离开来。

    这样,淮能集团控制地方电网的能力就会被极度削弱。

    倘若淮海省电网再升级改造,形成以220万伏线路为主的骨干线路,淮西火电集群就可以将电力直接输送到徐城一线,对淮能电力形成直接的竞争。

    厂网全面分离后,梅钢更可以直接在东华建火电厂向地方电网供电,不会再受淮能的限制。

    这或者就是淮海省供电总公司周军今天在场的一个原因。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梅钢主导的特高压项目上马,淮能集团这几年来在渚江两岸、在淮海湾区域电力市场所形成的主导地位,在淮煤东出上的主导地位,就迅速的被压制,甚至还有可能进一步的被边缘化。

    而一旦淮能在淮海湾电力市场、在淮煤东出上的主导地位不再,甚至被边缘化,在未来三五年间王源总理亲自推动的央企整合大cháo中,又如何保证继续拥有dú lì的地位,不被别的央企兼并重组?

    这不就是沈淮去年十月份,在田家庚离开淮海前夕,就jǐng告过这边的事情吗?

    那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沈淮在去年田家庚离开淮海前夕,就在暗中筹备相关事宜?

    那整件事背后,有无田家庚的意志在?

    要是有田家庚意志在内,情况对淮能来说就更加严峻跟危险,几乎他们想在国务院设立项目审批碍障都不可能——淮海省里的态度,那就更不用去猜测了。

    而胡舒卫、罗庆上个月,从淮能电力一下子拉走六十多个骨干,其实就已经是沈淮在走最关键的一步棋了吧?已经开始为特高压项目的火电集群筹建工作正式做准备了吧?

    谢芷想到这里,心里也觉苦涩,似乎也能听见叶选峰他内心深处的悲鸣。

    谢芷这时候才想明白宋彤离开为何如此的气愤,小姑宋文慧专程到徐城来,其实是想作最后的挽救,其实是不忍心看沈淮对淮能下这么狠的手——即使不能阻止特高压项目的上马,她也想将淮能集团拉进来,共同参与特高压项目,这样基本能确保淮能在淮煤东出上的地位不被严重削减。

    然而小姑宋文慧一片好心,却叫叶选峰他们如此践踏,也难怪宋彤会如此气愤,最后连她都恨上了。

    谢芷左思右想,也无以为计,暗感最后的机会,就在刚才叫叶选峰、刘建国以及她爸、她哥联手葬送,难道这时候再叫鸿奇他爸出来做工作,求沈淮一个心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大家都没有吃饭的心思,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就打电话跟宋乔生、贺成国汇报这事,还是等消息明确下来再说——谢成江的手机在静寂的客厅,又乍然震动起来,吓得谢成江差点将手机扔掉。

    谢成江翻开手机盖,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眼睛里先是疑惑,继而露出一丝喜欢:“苏秘书长的电话!”

    谢芷心里想,省委秘书长苏唯君打他哥电话做什么?转念又想到,苏唯君应该是情急跟这边的联系,一时间找不到其他人的联系方式,大概是苏恺闻那边问得他哥的手机号码,就直接打了过来。

    田家庚担任省委书记期间,苏唯君在省里不受重视,但钟立岷作为平衡派调到淮海来,在淮海没有什么嫡系亲信,党务及省委rì常工作就不得不依重苏唯君的协助。

    看看时间,李谷、段敬明找钟立岷汇报工作,应该有一个小时了,如果纯粹是噩耗,苏唯君不应该亲自打电话告诉这边。

    苏唯君打电话过来,就说明事情还有转机。

    谢海诚、叶选峰都想通这关节,立即看向谢成江,示意他接苏唯君的电话。

    “叶选峰在不在你那里?钟书记想请他到省委走一趟、谈些事情……”

    听到苏唯君在电话里这么说,叶选峰、谢海诚等人脸上露出狂喜:变数,变数,心想沈淮大概也没有想省委书记钟立岷才是最大的变数。

    钟立岷作为平衡派调到淮海省来,主要就是zhōng yāng想平衡胡系跟计经系在淮海的关系,但钟立岷显然也不可能罔顾宋系的利益。

    沈淮要甩开淮能集团上特高压项目,虽然徐沛、赵秋华或许会乐意再添一把火、不加阻止,但钟立岷没有立场添油加醋。

    只是苏唯君接下来的话,又叫众人心里继续忐忑起来:

    “钟书记也通知沈淮过来谈话,听过淮能的宋总也在徐城,钟书记也请了宋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