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道不再同

第八百四十三章 道不再同

    保姆跑过来将铁门打开,谢芷将车停到院子里,走上台阶,刚要出声喊谢芷,却意外的发现小姑宋文慧跟四叔宋炳生沉默的坐在客厅里。

    谢芷喊宋文慧小姑、喊宋炳生四叔,都是跟宋鸿奇喊的,由于之前完全没听说小姑宋文慧最近会到徐城来,在四叔家的客厅里乍看到她,谢芷吃了一惊,但看她跟四叔沉默的坐在客厅里,脸sè都不怎么好看,心尖儿更是一悸:小姑突然到徐城,不是探亲访友来的。

    谢芷看到谢棠站在楼梯拐角上给她使眼sè,她也没有急着上楼,走进客厅里给宋文慧打招呼:“小姑什么时候到徐城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要不是我刚好过来,都要跟小姑您错过去呢?”

    宋文慧疏淡的点点头,说道:“今天临时有空,就坐飞机过来了。”

    谢芷也能隐约猜到小姑宋文慧过来是为什么事情,也不想触霉头多问什么,寒暄了两句,就想着上楼躲谢棠房间里去,沉默了半晌的四叔宋炳生,这时候却突然开口说话:

    “现在都在说,要给企业更多的自主权。即使退一万步,过两个月电力部裁撤掉,淮能集团也是受央企工委领导跟监管。不能说选峰以前是老贺的秘书,我们就有权力对他的决定指手划脚说什么。一定要说,我现在说话也没有谁愿意听,你自己找选峰谈吧……”

    小姑宋文慧虽然没有吭声,但空气里浓重的火药味,还是叫谢芷嗅着危险。这样的话题,不是她应该参与的,忙站起来上楼去找谢棠说话去。

    刚走到楼梯拐角,她手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谢芷拿出来看是她哥打过来的电话,推门走进谢棠的房间,将接通电话,她哥果然是知道宋文慧到徐城的事情,问她有没有到徐城。

    “你的jǐng报来晚了,我已经到谢棠家了,刚跟小姑碰上面,”谢芷头大如麻的说道,她要是早知道小姑过来,肯定不会往这边撞,有些事很难说什么是是非非,多年来恩怨纠葛,叫大家都裹足甚深,想要冰释前嫌又谈何容易,她也不想看到手足相残的场面,轻叹一口气,在电话跟她哥说道,“小姑看样子是要等叶总过来谈话,你们就不要凑热闹了……”

    “哪能啊?爸已经接到电话了,逃也逃不了,还想着打电话给你,让你不要凑过去呢。胡舒卫、罗庆从淮能集团跳出去,一次从淮能电力带走六十多个管理及技术骨干,外面都说梅钢跟淮能从此划清界线了——沈淮都把事情做到这一步,做得这么绝,她还过来做什么工作?”

    谢芷不想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坐在谢棠房间的地板,两人背着床沿,看着窗外的斜阳。

    夕阳从西边的水杉林梢沉下去,楼下就陆续有车子开进院子的声音传出来,谢芷脑袋伸出去,就见她爸、她哥与叶选峰坐同一辆车过来,这些天一直活跃的刘建国也开车跑过来凑热闹。

    谢芷不喜欢刘建国,觉得他不学无术,在梅钢借壳一事上给沈淮踩痛尾巴之后,就对沈淮痛恨有加,使劲的挑着这边跟沈淮斗。

    刘建国跑过来凑热闹,注定不会叫这次的谈话太平静,但刘建国是贺的外甥,就好像是贺给叶选峰安排的“监军”,这边有什么事情,又不能将刘建国拒之门外。

    谢芷不想下楼掺和这事,刘建国却不放过她,进屋就问:“谢芷呢,谢芷不是早就过来了吗?”

    谢芷听到刘建国进屋就大呼小叫,心头厌烦,却又不得不下楼去招呼。

    刚下楼,就听见院子里又有车停下来,谢芷探头往外看,却是宋彤与周知白过来。有段时间没见,新婚才半年的宋彤,小腹微微隆起,想来是有身孕。

    看到周知白与宋彤也在徐城,谢芷心里就想:沈淮会不会也已经到了徐城?

    谢芷看到她爸、她哥眼睛里也有同样的疑问,也的确,沈淮既然将小姑宋文慧请出来作说客,他本人不应该不露面。

    只是沈淮这时候不露面,也没有人说他会过来,谢芷她也就不好问什么。

    “宋总怎么到徐城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今天都差点赶到淮西去、不能给叶姐接风洗尘了……”没有人将话头挑开来说,叶选峰进门,也就只当宋文慧是临时出差经过徐城,热切的打招呼道。

    “我昨天跟沈淮通过电话,说了一些这边发生的事情,谈了很久。一些情况,我找鸿奇他爸,跟贺部长谈过,觉得有必要过来跟你们也沟通一下,中午正好有飞机过来,就直接过来了。”宋文慧说道。

    谢芷心想小姑应该是没有能够彻底说服鸿奇他爸跟贺成国,但鸿奇他爸以及贺成国等人,也不想一步不让,最终才同意小姑过来做调解工作,倘若这边双方一步不退,最终的结局那也就没办法更改了。

    谢芷心里想打电话给鸿奇,想知道鸿奇他爸到底是什么态度,想想也是作罢。

    “有什么情况,”叶选峰装糊涂的问道,“我们这边沟通得挺好的啊,有什么情况要宋总亲自走一趟?”

    “梅钢、淮能成长起来的时候很短,在成长过程中,相互扶持、依重,现在还不是到各走各的时候,”宋文慧见叶选峰装糊涂,她也不恼,心平气和的说道,“我这次过来,还是希望你们能各退一步,大家携起手往前看、往前走。”

    “沈淮唆使着胡舒卫,一次从淮能电力带走六十多骨干,这时候谈各退一步,怎么退,让胡舒卫他们再回淮能?”刘建国坐在旁边,添油加醋的问道。

    宋文慧蹙着眉头,看了刘建国一眼,也没有说他什么;宋彤在旁边却是牙尖嘴利的说道:“淮能电力能做起来,是胡舒卫他们一块砖、一块砖砌起来的,临到头他们在淮能电力又给调到什么样的岗位上去?要不是淮能集团内部不能兼顾公平,会有这么多骨干随胡舒卫跳出来?”

    宋文慧瞪了宋彤一眼,阻止她再说下去:“你还嫌不够热闹?”

    宋彤闭嘴不言;刘建国却也知道宋文慧指桑骂愧的在训斥他,脸讪讪的坐在一旁。

    宋文慧看向叶选峰、谢海诚等人,接着说下去:“胡舒卫等人从淮能出来,是会给外面人一些误读,但不是不可以挽救。现在梅钢成立了能源事务部,要参与淮西电厂的重组,也谈得差不多了,淮西电厂的整顿跟技术改造,也是胡舒卫他们这些人过去负责。要是淮能参与重组,共同出资组建合资电力公司,对淮西电厂进行控股,那胡舒卫等人从淮能出来,也就算不上什么事情了。选峰,你觉得这么安排,怎么样?”

    胡舒卫等人脱离淮能,无疑是给外界释放出强烈的梅钢与淮能划清界线的信号,但淮能倘若能与梅钢在参与淮西电厂重组一事上达成一致,组建合资公司,任用胡舒卫等人为合资公司的管理层,进驻淮西电厂,确又能将外界的解读给扳正过来。

    当然了,以前沈淮通过胡舒卫等人,对淮能保持一定的影响力,但没有实质xìng的主导权,新成立的合资公司,想必梅钢不会放弃主导权。不过,对叶选峰来说,不用再担心胡舒卫等人会在内部牵制他对淮能集团的掌控,而梅钢与淮能又能维持表面上的团结,也不能算是坏的方案。

    但谢芷见叶选峰沉吟思量,心里想他未必会接受这样的调解方案。

    叶选峰没有正面回答宋文慧的问题,而是问道:“那淮能集团这边,还要做些什么工作?”

    “两年前提出淮煤东出这个概念,淮能也正式成立煤业公司,推动煤电联营等工作,而在两年前,同时也确定推动徐东铁路电气化及复线改造是淮能集团的重点工作之一,”宋文慧说道,“淮能集团现在有较强的盈利能力,应该是要推动徐东铁路改造正式上马了。淮能集团入资参股淮海融投,这也是一件好事,没有必要拒绝淮海省方面的邀请,但淮能参股淮海融投之后,应该与梅钢一起推动淮海融投参与对徐东铁路改造的投资。这件事,想必淮海省zhèng fǔ,也是积极响应,不会有什么难度。这样,淮能、淮煤以及淮海融投,再加上华东铁路局,今年底就应该能拿出二三十亿的资金,启动徐东铁路复线改造……”

    谢芷心想这大概就是沈淮提出的和解条件吧?但是沈淮的意图又是什么?

    是希望淮能维持两年前就确定的既定发展战略不变,还是说想将淮能集团多余的资本力量都绑在徐东铁路改造工程上,最终无法妨碍梅钢系在淮海湾经济区的扩张?

    徐东铁路加上到淮西联系中原铁路网的延伸线,全程长达四百余公里,电气化及复线改造,要投上百亿的资金,整个工程启动后,可能要持续四五年的时间,也就意味着,在这四五年内,淮能除了恐固己有的核心业务外,需要源源不断的往这个工程投入大量的建设资金,再没有能力旁骛搞多元化发展。

    谢芷看到她爸眼睛里露出笑意,心想她爸他们心底大概是认定沈淮所打的如意算盘是后者,而心生不屑吧?

    谢芷心里暗叹,即使沈淮有这样的打算,而淮能集团要想发展成专业的煤电联营的大型能源企业,也应该优先推动徐东铁路的改造升级,而不是先搞多元化发展,何况这也是两年前淮能集团就确定的核心发展战略,只不过在小姑宋文慧调回燕京后,叶选峰到淮能一直在弱化这个核心发展战略。

    只是这事,又事关谢家的利益。

    一旦淮能集团要重新加强煤电联营的核心发展战略,甚至年底就要启动徐东铁路改造工程,那谢家参与的嵛山旅游开发以及其他项目,就极有可能会被叫停。

    谢芷看到她哥想要说话,却给她爸拉了一下。

    谢海诚温吞水的问道:“既然说是要大家都坐下来开诚布公的谈,沈淮他人呢,他在不在徐城啊?”

    面对谢海诚的质问,宋文慧看向女婿周知白,问他:“沈淮现在能不能赶过来一趟吃下饭?”

    周知白将掌心里的手机拿给宋文慧看。

    谢芷坐得近,她眼睛又尖,看到周知白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是一条短信:“还能有什么好谈的?”这么一句反问的短信,看得叫谢芷骇然心悸:

    难道沈淮他自己压根就没有和解的意思,而是宋文慧不忍心看梅钢跟淮能公然划清界线,才苦口婆心的过来做双方的工作?

    宋文慧没有将沈淮的意思直接说出来,而是说道:“沈淮人是在徐城,不过现在有些事情,暂时脱不开身。现在还是看你们认为这样安排合不合适;沈淮那边的工作,我来负责做通。”

    宋文慧这句话,却叫坐在旁边不怎么说话的宋炳生听了恼火,摔手站起来,说道:“他好大的架子,这两条难道还是他划出来我们的最后通牒不成?”又径直对周知白说道,“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要不想谈,就不要谈好了;没有人欠他的,还没有到大家看他脸sè的时候。”

    “四哥,沈淮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激动。”宋文慧心痛万分,叶选峰都没有吭声,谢海诚还老jiān巨滑的坐在那里观望形势,四哥那边不指望他一起给叶选峰、谢海诚他们施压,没想到他却第一个跳出来帮人家丢炸药包,还嫌场面不够热闹?

    “他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宋炳生心头火烧,反而怪文慧这时候还千方百计的去维护那小子,额头的青筋更是气得直跳,“你现在就打电话让他自己过来,把话说清楚。”他眼睛盯着周知白,坚持要周知白现在才就打电话。

    周知白也没辙,只能拨打沈淮的手机号码,宋文慧看着叶选峰、谢海诚等人,完全没有劝一下四哥的意思,心里除了叹息,也无计可施,结局已经不再她能更改了的,只是痛苦的闭上眼睛,不忍心看到那一幕的发生。

    谢芷倒是知道小姑这些年为宋家、为宋系、为淮能集团付出的心血跟做出的牺牲,见她痛苦的表情,于心也是不忍,但她也知道结局难以更改,倘若鸿奇他爸以及贺成国真有让叶选峰退让的意思,也不可能让小姑到徐城来跑这一趟。

    周知白迫不得已拔打沈淮的手机,而宋彤气愤之余嘴角挂起来的冷笑,叫谢芷看了心惊胆颤:沈淮这些年来带给他们的“惊喜”已经足够多了,难道这次沈淮还有什么杀手锏在等着他们?

    ****************************

    沈淮接通周知白打过来的电话,只是沉默的听着周知白在电话那头说话,过了良久,才说道:“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沈淮挂掉电话,跟李谷、孙浮敬他们说道:“那这件事,我们就说定了,我们这边的小场面,淮能看来是看上眼了。协议书上签字的工作,还是老郭、老胡他们来负责;我还有些事要应付,就先离开不陪你们了。”

    沈淮不说,李谷、孙浮敬、郭全、胡舒卫他们也知道沈淮要去应付什么,站起来送他与成怡先离席。

    坐车到省zhèng fǔ大院,沈淮看着冷冰冰的铁门,跟成怡说道:“要不你在车里等我?”

    成怡知道接下来的场面不会太好看,抓住沈淮的手,轻声说道:“没事,我跟你进去。

    沈淮轻叹一口气,看到保姆已经探头出来看到这边跑出来开门,他与成怡下去走过去。

    八月底,天气还没有凉下来,客厅里虽然没有打冷气,但沈淮推门进来,犹感到一股寒气逼过来,他站在门口,安静的看着朝他看过来的众人,叶选峰、谢海诚、谢成江等人眼睛里有戏弄的笑意,偏偏就他那个不知好歹的老子,冲着他怒目相向。

    沈淮语气寡淡的说道:“好不容易有时间到徐城来,刚到徐城就给李谷拉过去喝酒,没想到叫大家感觉受到怠慢了。好了,我过来了,有什么事,接着往下说吧……”他与成怡,走到小姑身边坐下,抓着小姑的肩膀,用力的按了按,希望能给她些许的安慰,闹成这样子,他已经对二伯、对叶选峰、刘建国、对谢家诸人不抱什么希望了,但也知道小姑心里最难受。

    宋炳生的怒火也是没来由,看到沈淮过来,反而是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只是黑脸坐在一旁。

    叶选峰则慢条理丝的说道:“宋总过来,跟我们说了很多,我就想了解一下,你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

    沈淮盯着叶选峰的眼睛,平静的说道:“无论是淮能,还是梅钢,发展到今天,我小姑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她希望淮能跟梅钢在继续携手共进,这样对淮能、对梅钢都有利,我是这个意思,但不知道叶总你是什么意思。”

    叶选峰眼睛看着身前的桌面,说道:“淮西工农业生产未来增长速度有限,电力市场狭小,虽然在淮西火电有一定的成本优势,也虽然渚江水电站的二期围堰在这次洪灾里被冲垮,损失很大,建成期可能再会延长一到两年甚至更久,但渚江水电站两期加在一起,装机容量近一百万千瓦,一定建成,就会叫淮西电厂在渚江上游地区彻底的丧失竞争力,电力严重过剩。淮能集团是要参与地方建设,但不是一定说要去接地方zhèng fǔ手里的包袱。”

    “年底之前启动徐东铁路改造工程呢?”沈淮平静的问道。

    “我还是这个意思,这次洪涝灾害,淮海省直接损失要超过一百亿,会压制全省的发展速度,物流等各方面的需求都会受到压制。而且渚江中上游的疏浚工程以及渚江水电站二期大坝建成之后,从淮西到东华的渚江年运力提高到五千万吨以上,此时急于启动徐东铁路改造工程,只会将有限的资金变得更没有效率。梅钢在你手里做起来,资金效率的问题,也不需要我跟你多说什么。退一万步讲,徐东铁路最终还是要启动建设,建设的主导权也还是在淮能手里,我们应该去找更合适的时机,而不是急于此时——你觉得呢?”

    沈淮没想叶选峰到这时候还强调他们跟徐沛合流,就能确保徐东铁路的建设主导权不会旁落。

    沈淮站起来,笑道:“你们的意思,我知道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谢芷惊讶的看着沈淮,没想到他过来都没有五分钟,说了这么两句话就要走。

    宋炳生眼睛都气绿了,按着桌子的手背青筋暴露,但沈淮真就站起来往外走,连再看他们这边一眼的心思都没有,叫他的怒火憋在心头发泄不出来。

    成怡也站起来,跟着沈淮走出去。

    看着沈淮、成怡走出去,叶选峰倒也不恼,而摊手冲宋文慧笑道:“沈淮这态度,那真是没办法往下谈了……”

    谢海诚笑道:“沈淮就是这脾气,见多了也不怪,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说不定再过两天,沈淮的脾气就下去了,到时候大家再坐下来好好谈。”

    宋文慧哪里还有心情留下来吃饭,站起来就觉得头晕目眩,还坚持站定,说道:“算了,我也没有什么心情吃饭,就不妨碍你们了。”

    周知白、宋彤过来搀住宋文慧,往外走。

    宋炳生还在气头上,坐着不动;谢芷见叶选峰、她爸、她哥都坐着不动,终是不忍心看着小姑这么神情凄凉的离开,站起来送她们离开。

    宋彤对谢芷也是满怀敌意,看着她跟出来,冷声说道:“不敢劳你送,你请回吧。”

    “企业怎么发展,各自都有权衡,但不应该伤了大家的感情。”谢芷说道。

    “你们好意思说这句话,”宋彤气愤的说道,“为淮能、为梅钢、为地方,沈淮两次累昏过去,你们除了争权夺势,除了跑过摘果子,还干了什么事?你们等着看明天的报道吧!”

    宋文慧抓住宋彤的手,不让她再说什么,坐进车里,让司机开车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