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三十七章 疑心

第八百三十七章 疑心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看着郭成泽、叶选峰坐在会议桌的一头谈笑风生,谢芷则更能深刻的领会这么句话:

    也就在半年之前,在宋彤跟周知白的婚礼上,在知道沈淮与计经系合谋推动成立淮海融投时,谢芷看到叶选峰他们当时是何等的不安,他们就担心这家淮海省最大的地方融投平台成立之后,会将淮煤东出的主导权从他们手里夺走。

    谁曾想到短短半年时间过去,徐沛会拉拢准能集团深入介入推动淮海湾经济区的工作,叶选峰会跟郭成泽谈笑风生的坐在一起?

    谢芷下意识的看向沈淮,沈淮似乎无动于衷,脸上的神sè平静得很,心里暗想:他对此应该是早有所预料吧?

    虽然当前的形势,也说明沈淮早就不再当年那个默默无闻、不受众人待见的小角sè,已经成为就连徐沛这样的人,都不得不予以足够重视、足够jǐng惕的人物,成为连叶选峰都不能挡其锋芒的人物,但想到淮能集团自创立到成长期间,沈淮所注入其中的心血,再想到此时的淮能集团竟然作为牵制梅钢的势力,给徐沛正式的引进淮海湾经济区这个盘子里,谢芷心想,沈淮真实的心情大概是异常复杂吧?

    从另一方面来讲,要是宋系内部没有这么严重的分歧,宋系在淮海的根基又将深厚到何等的程度?

    “淮能集团前两年,在嵛山主要着重开发水电资源,前后总计投入四亿的资金,使得嵛山水电的装机容量达到十八万千瓦,同时,我们出资协助嵛山县委县zhèng fǔ修建的嵛浦公路。这些工作,还远远都不够,”叶选峰不理会台下诸人心里怎么想,坐在台前,四平八稳的说道,“我们现在也注意到东华市委市zhèng fǔ,近期十分重视嵛山的旅游资源开发,嵛山刚经历大灾,重建及后续发展都是嵛山县的重中之重,也是东华市重点关注的工作;对参与嵛山的重建、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旅游资源开发,对淮能集团来说,也是责无旁贷的……”

    谢芷坐在台下,心里暗想:

    在嵛津高速建设无限期的推迟之后,金石融信、香港宝和以及其他与胡家关系相对密切的天益集团等企业,对参与嵛山旅游资源开发的兴趣都大减,而沈淮在六月底却以霞浦县zhèng fǔ的名义成立淮海湾zhèng fǔ建设基金,旨以推动邻近区县的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嵛山县必然是这个建设基金的重点投资方向。

    这一退一进,都会叫梅钢系在嵛山的根基及影响力进一步的往深处渗透。

    想要在嵛山遏制梅钢系势力往深处扩张,邀淮能集团入局,无论是对徐沛、郭成泽,还是对赵秋华、陈宝齐、虞成震等人而言,都要算一个不错的选择。

    淮能集团过去两年在嵛山着重于水电资源的开发,已经打下深厚的基础,嵛山湖北岸最早建设的疗养院式星级宾馆,也是淮能集团投资建设,这些都为淮能集团进一步参与嵛山旅游资源开发提供便利。

    宋系内部的矛盾还不怎么为人所知,但在嵛山县委班子成员那里,不是什么秘密。

    叶选峰的这番话,众人都是低着头摆弄手里的东西,没有人给他什么热烈的回应,在嵛山水电站办公楼的这间会议室里,场面陷入一阵难堪且尴尬的沉默之中。

    叶选峰跟徐沛、郭成泽合流,又腆着脸皮过来捞功劳,是有些出乎沈淮的意料,但细想又在情理之中:对有些人来说,官位要比脸皮子重要得多。

    沈淮也不是什么官场新嫩,不会经受不住这点打击,而就目前来说,就此放弃掉对叶选峰最后的那点期待,也不能算什么坏事。

    见会议室里沉默下来,叶选峰的脸皮子有些挂不住,沈淮笑道:“昨天梁书记,跟我通电话谈嵛山的这些受灾,对嵛山的灾后重建、后续发展有所担忧。现在能有叶总这番话,我想梁书记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谢芷努力想从沈淮的这句话里听出揶揄、讽刺的意味,然而从沈淮神sè温和的脸上,看不出沈淮有挤兑叶选峰的意思在。

    她心里就奇怪了:叶选峰趾高气扬、毫无羞愧的过来,沈淮就这么认了?竟然还希望梁振宝、肖浩民他们跟叶选择峰搞配合,不搞抵触?

    大概叶选峰也没有想到沈淮说话会如此配合,脸上露出疑sè。

    ***********************

    淮能集团在嵛山湖北岸最早就建成疗养院式的星级宾馆,使得嵛山湖景区渐成气候。淮能集团后续扩大在嵛山的基建跟旅游产业投资,嵛山湖景区将是一个重点,故而从嵛山湖水电站出来,大家就往嵛山湖北岸的景区走去。

    嵛山湖北岸已建成的景区,灾后也是一片狼籍,但基础设施损毁不严重,想来恢复起来也快。郭成泽到嵛山视察慰问,也没有安排到下面的乡镇去,从嵛山湖景区出来,接下来就直接回县城视察城区的安置点。

    县城里的大水已经退差不多了,目前主要组织灾后防疫跟清淤工作。

    乡镇都设有安置点,城区各安置点最多时,几乎居容纳了县城及随近过半数的居民,此时绝大多数也陆续返家。

    不过,地势最低的西北角区域,还有相当大的一块区域积水排不出去;这个区域大约有三四百户居民,都还留在安置点。

    从安置点慰问受灾群众出来,众人又往积水未退的老城西北角淹涝区走去。

    看着依旧淹在水中的树木、院墙、屋脊以及水面上漂浮的、还没有及时清理掉的各种垃圾、杂物,大家也能想象情况最严重时,嵛山县城是何等的狼籍。

    郭成泽当众要求县委县zhèng fǔ组织人手加快排水、让灾民返家,对着电视镜头,关心民间疾苦的气势十足。

    听着郭成泽的指示,等市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将摄像机关掉,沈淮才轻轻的咳了一声,说道:

    “这个区域,是嵛山县城最低的地方,即使没有这么大的降水,每到雨季也是十年九涝。我在嵛山县工作的时间不大,不过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我当时就在想,与其拿资金添置更多的排水设备,效果都未必好,还不如索xìng将这些区域的居民都迁出去,在这里建个人工湖。挖个人工河道跟东嵛溪河相通,然后将沿岸的古城区域,与人工湖形成整体进行旅游开发。此前,嵛山县缺乏资金,旅游市场又不成什么气候,基建也差,我当时就没有提出来。现在淮能集团有加大对嵛山投资的决心,而嵛山的旅游产业又渐成规模,我倒觉得时机合适了,”说到这里,沈淮看向叶选峰,问道,“叶总,你觉得呢?”

    对沈淮的任何建议,叶选峰都不可能没有犹豫,笑眯眯的不置可否,不会轻易叫沈淮拿话将他套住。

    而沈淮这番建议,谢芷在旁边听了就颇有感触,放眼往外看去:

    眼前这片还没有退水的淹涝区,看着也就不到两百亩的样子。

    从水面露出的院墙及树木来看,水面之下最深可能还有近两米。确实,即使没有这么大的暴雨,这边也是极易积涝的区域。

    嵛山县城,特别是这一片的老城区,整体上还保持着明末清早期的商埠城镇风格,这也是嵛山最核心的旅游资源。

    现在还没有退水的淹涝区,淹在水里的几乎不存在什么有价值的建筑,而形制完备、有修缮开发资源的古建筑,特别是列入市县文物保护的建筑,则沿淹涝区布置——从这里也看得出前人盖楼建屋,大体也会避开积涝区,而在解放后,县城人口不断增加,积涝区才有更多的人挤进去建房子。

    要真能将周边的城区都圈起来,差不多将嵛山古城的核心区都圈在里面,十分适合进行整体开发。

    谢芷此前看重韩岭古村项目,而没有重点考察这边,主要也是古城核心区进行整体开发,项目规模很大,少说要投入两个亿的资金才能有个样子。她此时即使看好嵛山的旅游产业发展,但也不愿意孤注一掷的投在一个项目上,所以主要还是跟嵛山县谈东嵛溪河南岸韩岭古村的开发。

    即使如此,韩岭古村加上捆绑的安置新村及跨河大桥两个工程,谢芷犹觉得总数达六千万的投资,犹是有些高了。

    而淮能集团要搞多元化发展,以淮能集团的资本实力以及其早两年就在嵛山打下来的基础,做这么大的一个旅游项目,倒没有什么不合适。

    谢芷对嵛山县的旅游资源有过较为长期且系统的考察跟研究,她看不出沈淮的建议有什么恶意。

    而且淮能集团想要压制沈淮及梅钢系在嵛山的影响力,一两千万的项目压根就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沈淮不恨叶选峰贪他的功劳,不恼恨叶选峰跟徐沛、郭成泽他们合流,不气他们意图压制梅钢系的扩张跟发展,反而这么积极的给淮能集团进军嵛山旅游产业出谋划策,这还真是奇怪了。

    这叫谢芷完全猜不透沈淮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谢芷看叶选峰眼睛里满是狐疑,心想叶选峰怀疑沈淮居心不良,也是正常。

    再看郭成泽听了沈淮这番话后,神sè也变得凝重,谢芷心里想:难道沈淮就是要达到这个效果?

    谢芷心里也有些混乱,短短几天在嵛山的遭遇,叫她心里很有些感触,也看出沈淮及梅钢系众人有着鲜明的特点跟烙印,但她也不认为沈淮真就纯良和善到任人欺负、再主动伸过脸去给人打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