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淹城

第八百三十三章 淹城

    看着宾馆的工作人员在院子里,要将院子里停着的小车往高处推,防止被水淹着,谢芷看着下面人手不足,就招呼随行人员一起下楼去帮忙。

    谢芷与随行人员下了楼,看到院子里的积水没过膝盖,也将要淹没门厅前的台阶,要是这大雨不停,再涨七八厘米,水就要漫到楼里来。

    宾馆方面,也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两名工作人员推着小推车出来,里面装满沙袋,围着门厅前的高台堆沙袋,以防备水势再往上涨漫进楼里去。

    随行人员冒着雨下去帮忙推车,几乎眨眼间的工夫就叫雨水浇透,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这么大的雨,谢芷冲进院子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站在门檐下,叫雨点砸在胳膊上,都感到痛,心想她在热带地区住惯了,也很少见这么大的暴雨,而且一下就是一个多小时,都带着缓口气的。

    看到旁边有个女的,像是宾馆的管理人员,谢芷问她:“嵛山怎么会给淹得这么厉害?”在她印象里,嵛山县城的海拔要比山外的平原地区高出近二百米去,再大的雨也不至叫嵛山县zhèng fǔ招待宾馆给淹了。

    “老城是块盆地,四周都是山岭、中间却低得很。而偏偏我们这边西北角又是全城最低,就是东嵛河出去的鲫鱼嘴,河床都要比这边高过两三米去,这么大的雨,连着下了一个多小时,四边山坡的雨,都往这边流,我们这边不被淹才叫奇怪了。”宾馆经理似乎给淹出经验来了,看着水淹了院子,也没有那么紧张,知道谢芷是县里的重要客人,指挥着工作人员堆沙袋,也不忘解释她心里的疑惑。

    谢芷回想起来,进嵛山县城之前,车子确实是开过一道缓坡,没想到就是那道坎,将雨水堵在嵛山老城不能及时泄出去。

    嵛山县zhèng fǔ招待宾馆位于老城西北角,规模不大,谢芷与随行人员所住的主楼,也就四层高,但青砖黛瓦漆木扶栏,建得很有特sè,与古城的风格一致,干净整洁,住了很多的游客。

    看着院子里的动静,很多游客也都下来看热闹或热心帮忙,谢芷听着这些人议论,嵛山县这边启动应急措施倒也早,昨天上午就开始敦促滞留野外的游客返回,很多游客从山里撤下来,都住到老城里的旅社里。

    谢芷见嵛山县这边有所准备,看着车子推到高处,也就回房间,与鸿奇通过电话,听着窗外的雨声似乎小了一些,也就洗漱上床睡觉。

    迷迷糊糊间,听着院子里又有不小动静,谢芷坐起来伸去开按床头灯的开关,“啪啪”好几下,床头灯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着窗外也是漆黑一片,谢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叫宾馆这边都断了电。她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光,摸黑穿好衣服,刚打开门就见之前在楼下说话的那位宾馆经理打着手电筒从过道另一头走过来:

    “谢总,你还没睡啊?县供电局临时通知,北片受淹区全部断电。我们也没有想到水势会这么大,底楼水淹了有一桌子高,地下室里的备用柴油机也浸了水,现在没办法启用,暂时只能用手电筒跟蜡烛凑合,真是对不起……”

    也有些住处,拿着各方能发光的手机、BB机,探头往过道里看究竟:突然间就断了电,还是叫人有那么一些不踏实。

    谢芷接过宾馆经理递过来的手电筒,走到房间里,探头往窗外的院子里照,之前推到高处、轮子下垫了砖的小车已经全部被淹了半身;现在已经顾不上车子,看到院墙也差不多有一半给淹在水下,才叫谢芷意识到情况比她所想象的要严重。

    而且,雨滴还跟黄豆粒似的,漫天盖地的砸下来,噼里啪啦的作响。

    由于断了电,外面是一团漆黑,叫人看到县城里一点情况。

    宾馆的工作人员挨着房间给客人发放蜡烛,也有客人质问县里为什么要在这节骨眼上断电,工作人员也是耐心的解释,已经有地方发生了触电伤亡事故,为防止这样的悲剧再发生,县里临时决定受淹地区全面断电,要等水退之后,才会恢复供电;宾馆这边也是临时接到通知。

    听着楼下的动静,谢芷才知道一楼的住客都已经被迫撤到二楼,由于空房间不足,宾馆的工作人员正进行协调,希望客人能尽可能的合住。

    谢芷让随行人员及司机,合并到两个房间里,又让随行的女xìng助理,搬到她房间里,让出四个房间去给底楼撤出来的住客。

    断电后,座机受到影响无法拨打,谢芷拿出手机,信号很微弱,连着试拨了好几个电话,却怎么都拨不通,也不知道是不是信号基站在暴雨中受到影响。

    与外界断了联系,外面雨势又丝毫不减,大家都给困在宾馆里。好在人多,也没有什么恐慌情绪,睡不着,好些人就索xìng凑着蜡烛打起扑克来。

    外面的雨时大时小,但院子里的积水丝毫不见退去,还一寸一寸的往上涨。

    拂晓时分,暴雨好不容易止住,天际露出亮sè,看着云层薄了不少,不再乌云密布,但宾馆的院墙都已经给积水淹没,从楼梯下去,就能看到一楼就剩不到半米的空间没有淹到。

    这时候从窗户里望出去,才看到视野所及,都是汪洋大水。

    老城区,特别是北片区,主要都是些老旧平房。这时候就见大片低矮的平层民宅都直接给浸没在水里,仅有黑sè的屋脊露出水面。

    而为数不多的六七层以上的建筑,仿佛一栋栋孤岛,耸立在水里;整个县城似乎都成了一座大湖。

    从浮出水面的树冠,能大体辨认街道的走向,而给屋脊以及孤楼分割的水面,除了家俱等杂物外,还有漂浮着许多狗猫以及牲畜的尸体,看上去额外的惊心触目。

    谢芷都有些傻眼,昨天入夜前,她是万万都没有想到嵛山会给淹得这么严重。

    只是现在光线还很暗,站在窗前,还看不到太远,嵛山县城地势有高有低,听宾馆经理说这边是县城的西北角,应该是全城最低的地方,谢芷也不清楚嵛山县城其他地方的被淹程度。

    座机跟手机都不通,现在这边看来也暂时跟外界失去联系,也完全不清楚嵛山县城其他地方的受淹程度,更不清楚昨天持续一夜的暴雨,对东华全市造成的冲击有多大。

    众人困在孤楼里,即使宾馆前后的几栋楼,也只能通过喊话联系;到八点钟的时候,才有客人想起来随身携带收音机,拿出来收听广播。

    县里还只知道嵛山县城有近一半的面积被积涝淹没,而分散在山岭的乡镇灾情可能更严重,但一时间还没有办法准确估算。出山的嵛浦公路沿线有好几处山岭给暴雨冲塌方,封住进山的公路;而泥石流携裹下来的大量泥石进入东嵛溪,造成一定的淤堵,影响到积涝排泄。

    而嵛山之外,霞浦、江堰、新津等县,灾情同样不轻;梅溪河、嵛溪河等水位都一夜暴涨。

    宾馆底楼的厨房被淹,又断了电,大家只能拿面包或干嚼方便面充饥。

    有些住客担心宾馆楼的地基经不经得住大水泡,多少有些恐慌;而到这时,除了宾馆的工作人员外,都不见有zhèng fǔ工作人员露面来救灾,也有人滋生出很多不满情绪,都骂这些当官的平时只知道收刮,这时候却不管他们的死活。

    谢芷也没有办法跟嵛山县的肖浩民、冯玉梅等人联系,但知道她在宾馆还算是好的,关键是那么多大水淹没的平房住户,都不知道这些居民有没有及时撤出去。

    到十点许,才有一艘冲锋舟过来,三个人里有两名武jǐng,往楼里搬了几箱物资外,就通过宾馆的经理找到谢芷,为首的中年人是县委的一名刘姓干事,告诉她:“宋书记联系不上你,打电话到县里,梁书记让我过来,接你到县里去。”

    冲锋舟很小,没办法将谢芷及随行人员都撤出去,更不要说将宾馆四栋楼里近两百工作人员及住客都撤出去。

    在随行人员里,谢芷也只能让公司的副总,跟她先到县里去;上船时,听到身后有人在谩骂,她也没有回应什么。

    坐上船,问过刘干事,谢芷才了解到更多灾情的细节。

    由于水是一寸寸涨上来的,地势低陷的老城区,撤离工作也早就开暴雨之前组织进行了;故而被淹住平房区居民,都得到及时撤离。

    相比较之下,县zhèng fǔ招待宾馆虽然建在建在地势低处,但多少要算“高层建筑”了,故而在昨夜以及上午的紧急救灾中,被忽视掉了。

    县城除了有一人不幸触电身亡外,暂时没有更多的伤亡发生,倒是下面的乡镇灾情要更严重。昨天就进山的驻军,要么上河堤抢险,要么上嵛山湖大坝,要么就徒步去受灾最严重的乡镇,而像肖浩民、冯玉梅这些县领导,昨夜就都分头下乡镇去了;相比较而言,县城这边救灾力量投入并不是最强的。

    虽然此前县里提前做了一些准备,但也没有考虑到这么大的暴雨会持续下仈jiǔ个小时,

    这么严重的洪涝灾害,嵛山县也是几十年未遇一次,各方面多少都有些措手不及。

    唯一的好消息就沿岸的河堤都经受住考验,没有出现溃堤这样的极危险情;嵛山湖水库昨天提前开闸放了一天的水,在昨夜暴雨里撑住了,一直拖到今天清晨暴雨停歇后才再次开闸释放库容压力。

    也由于嵛山湖水库开了闸,而下游的河段又给泥水流倾入的大量泥石淤堵住,今后两天即使不再降雨,嵛山县城的淹水都很难退去。

    抢修嵛浦公路,霞浦县已经派出工程队伍在做;而霞浦县方面当前更紧急的工作就是防止泥石流会在东嵛溪中游继续淤堵形成危险的堰塞湖。

    那样的话,会对下游地区造成更大的威胁。

    两项工作同时推进的话,现在谁也不知道道路什么时候才能修通,而在那之前,县里的物资供应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紧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