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二十七章 疑心

第八百二十七章 疑心

    窗外雷电交加,豪雨噼里啪啦的打着玻璃窗。

    冯至初出去接了个电话,走回来跟郭成泽说道:“徐书记刚接见过外宾,人还在省委大楼,找电话过来让我们去他家见面……”

    郭成泽到省里来开会,自然要跟徐沛单独见上一面,只是徐沛今天有接见外宾的任务,整天都没有空下来,郭成泽开过会后,就与李谷聚一聚,交流一些想法。

    知道徐沛这时候空下来,郭成泽直了直腰,看着窗外急泄不停的豪雨,跟李谷说道:“这雨连着下了好些天,今年的防汛任务,真是松懈不下来啊,”又问李谷,“要不要一起到徐书记那里坐坐?”

    李谷看了看手表,说道:“孙浮敬刚从淮西回来,我跟他约好要见一面的,就不陪你找徐书记去了。”

    李谷人在徐城,跟徐沛有的是见面机会,郭成泽站起来,告辞离开。

    坐电梯下楼时,一个响雷在楼外炸响,影响到大楼里的电路,电梯猛的卡了一下,叫乘电梯下楼的郭成泽、冯至初吓了一跳。

    灯光闪烁了好几下,电梯才恢复正常,继续运转,缓缓下行。

    司机冒着豪雨去停车场,将车开过来。

    站着门厅前,看着雨滴如帘,更感到这场豪雨的磅礴,郭成泽皱着眉头,吩咐冯至初:“你等会儿记得打电话给防汛办,再问一下情况……”

    冯至初将郭成泽的话记在随身带的小本子上,不过他的心思还在郭成泽跟李谷刚才的谈话上,看着司机开车破开雨幕过来,秘书小陈又跑出去找伞,跟郭成泽说道:

    “霞浦县成立zhèng fǔ建设基金的事,李主任想得挺深远的呢。”

    刚才跟李谷谈话时,郭成泽心里就有些疑惑:

    沈淮在霞浦县成立淮海建设基金的事情,他事先都没有想得特别的深入,从今天谈话来看,李谷却是要比他看得更深一些。他起初还以为李谷置身局外,所以才比他们看得更清楚,然而叫冯至初这看似无意的提醒,叫郭成泽想到另一种可能:李谷有可能跟沈淮事前就整件事情沟通过,而且李谷刚才跟他谈话时,有意无意的是在引导着整件事往某个方向走。

    郭成泽这时候心头蒙上一层yīn影:

    李谷推动淮海融投成立时,沈淮可以说是相当的配合,包括梅开的分拆,从提出方案到执行,都没有发生什么波折。

    旁人或许想这是梅钢受压制以来,沈淮韬光养晦的选择。

    郭成泽知道梅开分拆是淮海融投得以迅速组建的关键一环,但他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

    现在想想,整件事背后,也许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单纯。

    淮海融投的组建,以及随后省zhèng fǔ正式以红头文件的形式提出淮海湾经济区概念,成立徐沛牵头的淮海湾经济区促进协调工作小组,李谷都直接做出相当大的贡献。

    这些都是李谷近期以来,能够摆脱前省委书记田家庚的遮蔽,其个人能力及影响力迅速得到省委省zhèng fǔ以及计经系高层认可跟重视的关键。

    李谷也是在这一系列事情上的优秀表现,今年六月份顺利的增选为省委委员、担任省zhèng fǔ党组成员、省长助理等重要职务。

    相比较之下,他郭成泽这段时间就要逊sè一些、沉寂一些。即使在新成立的淮海湾经济协调工作小组里,大家也都认可李谷的作用更关键一些,而非担任东华市委副书记、市长的他。

    这些念头纷至沓来,叫郭成泽心头的yīn影越发浓重。

    现在,残酷的竞争不仅存在于派系外,派系内的人也争得厉害。

    所有的上升通道都是呈漏斗形的,越往上越狭窄。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再往上就是省部级,中间的通道比喉咙眼都要小。

    能不能迈出这个门槛,背景已经不再是绝对xìng因素了。

    郭成泽他此时担任东华市委副书记、市长,在司局级干部里,已经占到相对有利的位置上,但李谷的优势则要更明显一些。

    省长助理严格说来,还只是正厅(司局)级,但惯例上又能享受副省部级政治、生活待遇,这一任命,其实就让李谷在司局级及省部级之间的沟壑填平掉了。可能两三年后,李谷就正式踏入省部级的行列。

    当然了,郭成泽也非没有优势,东华工业及财税规模,今年就有可能会超过徐城,而一旦淮海湾经济区概念获得zhōng yāng的重视,东华作为重要的地市,市委书记上兼省常委的特例,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对郭成泽来说,眼前更紧要的,还是将市委书记的宝座从陈宝齐屁股下抢过来更要紧。

    司机从停车场将车开过来,靠台阶停下,郭成泽抬头看了一眼从门檐上挂下来的雨帘,没有想着去理会旁边撑开伞要帮他遮雨的秘书,三步并两步的走下台阶,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秘书小陈有些意外,还以为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叫郭市长心里不痛快,对他有什么想法——这么想,秘书小陈心里都有些忐忑了。

    市zhèng fǔ秘书长冯至初也没有打伞,冒雨走下台阶,上车前忍不住抬头看到六楼的窗户一眼,他心里想:郭成泽等会儿跟省委副书记徐沛见面时,会不会将这事点破?

    冯至初抬头之际,叫雨水灌进脖子里,似乎看到李谷站在六楼的窗户边往下看,他打了一个寒战,躲也似的钻进车。

    冯至初也不确认刚才李谷是不是在看着楼下,他正在想刚才是不是错觉时,郭成泽压着嗓子跟他说:“有些事,不要再胡乱猜了。”

    听到郭成泽暗带告诫的话,冯至初心里一惊,转念又想明白过来:他能想到的事情,徐沛即使一时不察,也不会永远都给蒙在鼓里,要是他们这边不知道收敛,有意无意的在徐沛跟前说李谷的坏话,说不定会叫徐沛对他们也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

    郭成泽回徐城,徐沛也不是总能抽出时间来见面。

    现在外面雨下那么大,徐沛坐车回到家里,还让郭成泽过来,也是了解霞浦县成立建设基金的一些情况。

    “我刚跟李谷见面时,听他说省里原先有人提议成立这么一个专项的建设基金,只是规模不是很大。现在沈淮在霞浦抢先一步,把这个基金搞起来了,省里之前成立专项建设基金的念头就打消了。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个建设基金确是有必要搞的。”

    徐沛点头“哦”了一声,伸手盖住眼睛,往后靠在椅背上,就闭目思量,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

    郭成泽坐在一旁,听着窗外的雨声,心里有些烦躁,但他尽可能将这种莫名烦躁的情绪抑制住,不去胡思乱想什么,特别是不能在徐沛跟前胡思乱想什么。他看着闭眼思量的徐沛一眼,也知道有些事不需要他去点透什么,沈淮在整件事背后所藏的心思,徐沛不可能察觉不到。

    至于李谷跟沈淮有暗中沟连的可能,郭成泽心想徐沛也应该有所觉察吧?

    “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工作小组,沂城那边推荐熊文斌参与进来,其他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工作的重要xìng,”过了片晌,徐沛似乎缓过疲劳似的睁开眼睛,跟郭成泽说道,“霞浦县那边的工作,对淮海湾经济区发展整体推进,还是很有裨益的,省里要不要出面支持,这个要看赵秋华那边,不过东华市zhèng fǔ应该鼎力支持,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也要更积极主动……”

    田家庚到淮海,提出大框架概念,而到徐沛手里则更具体的提出淮海湾经济区的概念——这不仅是关系到徐沛能不能在未来两三年就接替赵秋华的关键一张牌,也决定着徐沛以后在政途上的发展通道问题。

    大家都凑嘴在一只锅子里吃肉,看到别人意图多吃一口,可以拉扯一下,但总不能将锅给打翻掉。

    郭成泽也知道很难在建设基金的事情限制霞浦什么,但要如何才能更积极主动的“鼎力支持”这件事,郭成泽就有些不明白了。他一时跟不上徐沛的思路。

    徐沛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思维过于跳跃,接着补充了一句,说道:

    “推动淮海湾经济区发展,不单单是地方上的责任,淮能集团作为央企,致力于在沿淮海湾区域进行煤炭资源开发,扩大电力供应,对共同推动淮海湾经济整体协调发展,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同时,淮海湾这个地理概念,除了淮海省的东华、沂城、岚山三市外,还包括了江东省的平江等地。省里成立协调工作小组,自然也是要把平江等地都协调进来。宋乔生的儿子宋鸿奇,在青沙干了半年的副书记,似乎也卯足了劲,想干一番大事业啊……”

    郭成泽这回是听明白了,徐沛的意思,他们不能做破坏大局的事,还是要把叶选峰、宋鸿奇他们拉进局来,让宋系内部的人凑到一个锅里乱搞去。

    窗外的风雨声越发紧促,郭成泽也不清楚徐沛到底知不知道李谷跟沈淮有可能私下交往甚密。,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