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喝茶

第八百二十四章 喝茶

    王易平是北城区书记,他与江堰县的姜志军约沈淮出来喝茶,自然是选在北城区他的地面上。

    车轿行驶在安排夜幕之下,不断往后倒退的街路拖出霓虹一般的光焰。

    这里是此前英皇国际所在的那条街,四年前这里还是东华最繁华的大街之一,此时再看,竟是如此破落不堪。

    柏油路面也有些坑洼,汽车开过去有所颠簸,高大茂密的梧桐树,将两边陈旧、参差不齐的店招遮住,但能看得出多为一些小五金店、机修店,路牙上也渗着黑黢黢的油垢。

    还有些玻璃门透着暧昧艳红灯光的美容美发店,三五个衣着暴露的女郎浓妆艳抹的坐在玻璃门后的沙发上,翘起雪白诱人的大腿,偶尔有行人经过,就sāo首弄姿的招揽生意,经过街尾,在一处居民区出来的巷子口,更是有好些站街女站在路牙上,盯着过往的车辆……

    “北城这两年是破落下来了,”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杜建,转回头来,跟沈淮就着沿街所看到的一幕而感慨,“开会只要遇到北城区的官员,他们大多都会抱怨,北城是后娘养的……”

    沈淮大体能想象北城区官员抱怨的样子,不过他对此也只是一笑了之,北城区党员干部再多再深的抱怨,那也是针对市里的,跟他没有丁点关系。

    车子在一家名叫“清源茶居”的茶馆前停下来,王易平的秘书,跟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站在茶馆前等候他们过来。

    女人身穿黑sè的蕾丝衬衫,紧身的牛仔裤,显得腿长臀圆。听王易平的秘书介绍,她是这家茶馆的女老板,叫周辉,听着还以为是个男人的名字,三十岁左右,实际年纪可能更大一些,只是从她皮滑肉嫩的漂亮的脸蛋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漂亮以及皮肤白的女人,保养得好,总是要显得年轻一些。

    现在还不到九点钟,隔天又是周末,正是茶馆热闹的时候,好些人在大厅里打牌、喝茶,十分的吵闹,女老板很抱歉的跟沈淮说道:“太吵了,真是对不起沈书记您。”

    沈淮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对不起他的,只是笑了笑,看到王易平、姜志军他们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等他们过来。

    二楼的楼梯口是处小厅,围着几间装潢jīng致的包厢,要比楼下安静多了。

    推开包厢里的门,一阵烟雾扑过来,看得出王易平他们在这边等了许久,桌上还有一堆扑克牌,他们在此前打扑克打发时间,沈淮笑着问:“王书记,今天晚上不会就在这里招待姜书记的吧?”

    “这里是老姜选的地方,这么漂亮的老板娘,我到哪里认识去?”王易平笑着笑着撇清他跟这个漂亮老板娘的关系,笑着说道,“沈书记你要是到江堰走过,就会看到江堰街上,还有一家比这漂亮的清源茶居……”

    王易平身材高大,国字脸,长得仪表堂堂,还不要五十岁,人显得很jīng神。姜志军已经是五十好几,头发都见花白,脸鼓眼小,嘴角左侧还长了一个大痣,他跟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好些人心里或许都会想,真真是癞蛤蟆吃上天鹅肉了。

    想想杜建也挺其貌不扬,还不是跟何月莲粘得热乎?

    沈淮坐下来,从桌角拿过烟来点上,笑着跟姜志军说道:“那肯定是这边有什么特sè,姜书记才拉大家到这边来?”

    姜志军跟沈淮接触不多,话也就不多;王易平跟沈淮的关系就要密切些,坐下来就打听晚上市常委会议的情况:“市里几个大佬,夜里讨论出什么名目来?”

    “帮扶工作由市委出面推动,具体的方案还是由市zhèng fǔ及扶贫工作小组研究,”沈淮说道,“不过啊,这大半夜的,我还要跟老杜回霞浦呢,你跟姜书记把我揪过来可没有什么用啊?”

    “你的老部下,现在调到北城、江堰,把你揪过来联络、联络感情,也不成啊?”王易平笑着问。

    “那行,我们就联络感情,不谈公事啊,”沈淮看到老板娘拿茶单过来,点了一杯龙井,又问王易平,“你们要联络感情,怎么不把唐闸区的孟书记、周区长也揪过来啊?”

    王易平见沈淮没有回避话题的意思,拍着大腿说道:“孟书记那边,哪里是我能联络感情的?梅溪是沈书记你手里成长起来的,梅开分拆,很多人都很意外,但真正感受到沈书记你才是真正为地方发展着想的人,所以嘛,联络感情,我们不找你找谁去?”

    沈淮哈哈一笑,说道:“我坐下来都没有两分钟,王书记就开始吹烟了。梅开分拆,我没有那么高尚,不过是我人既然离开梅溪了,新的领导集体要做什么决定,我作为一个已经离开梅溪的人,除了支持,还能有什么表示?就像我以后也不可能留在霞浦工作一辈子,要是以后霞浦换了新的班子,我还能继续指手划脚不成?”

    王易平琢磨着沈淮话里头的意思,笑着说道:“好的传统跟经验,总是要学习跟承继的。不过啊,现在地方上,换一任书记就换一套政策,搞得下面疲于奔命,确不是很好的风气——不过,我们也没有辙,只能希望我们自己尽可能少犯这些错误。”

    沈淮也知道有些话说多了没太大的意义,将话题回到今晚召开的市常委会议上去,说道:“就帮扶工作,市委还是主张统一部署,在这个大的原则下,由市zhèng fǔ拟定具体的方案……”

    “真要这样的话,我们是更没办法去找孟书记、周区长联络感情了,”王易平说道,“唐闸区的增长潜力,差霞浦很大,而且唐闸作为市属区,财政、人事等方面都没有那么zì yóu。梅开分拆后,唐闸越往后,能zì yóu支配的财政比例会越低,这些都远远不能跟霞浦比。要是北城跟江堰,真想借这次的帮扶获得一些工作成绩,只能指望沈书记你拉我们一把啊。”

    沈淮说道:“唐闸上缴多了,市级财政规模扩大,北城还是受益的。”

    “是有受益,但也有限。也不是我要在私底下抱怨,这两年北城确实就是后娘养的。现在新津的钢铁项目就要启动建设了,北城就那么点工业底子,明年往新津一迁,就全空了。我也在新津工作了那么多年,不可能说不希望看到新津好,关键还是在于市里要掌握好平衡。现在倒好,市里拢上来那么多的资源,下面县能分多少,我就不说了,三个区要算市里的亲儿子吧?但是,看看西城跟北城的差距,还有什么理由怀疑北城不是后娘养的?我当然也可以干一任书记,拍拍屁股就走,但在一个地方,五六年什么事都没有做,总不是个滋味吗?”

    沈淮也知道王易平的这番话,是冲着自己的胃口而来;不过,凭心而论,王易平在新津时,还是一个有想法、也做了一些事情的人,到北城区确是不大可能愿意庸庸碌碌的干一届。

    与王易平相比,姜志军则要模糊一些,从他的履历里几乎看不出他有什么作为或者他想有什么作为来。

    沈淮抿住嘴,想了想,跟王易、姜志军说道:“市里统一部署的帮扶工作,霞浦要参与,可能要从财政拨两三千万出来。这笔钱由市里统一分配,分下去之后,对真正需要资金的地方,也是杯水车薪。其实到了这一步,我们也不用打什么马虎眼,老耿、顾书记在知道要调到北城、江堰工作之后,就一直在想怎么去推动北城、江堰发展的事情,也跟我商议了好几次,说霞浦这两年发展比较好,应该要帮北城、江堰一把。我现在不清楚新的财税制度什么时候会推出来,我的想法就比较简单,在新的财税制度出台之前,可能每年从霞浦县财政收入拨出两到三成到一个专门的建设基金里;这个建设基金,就专门用跟北城、江堰等县合作搞项目开发。当然,具体的项目,还是由北城、江堰提出来,霞浦这边出资参与,王书记、姜书记,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个方案,当然好啊!”姜志军连忙点头,说道,“北城还好一些,江堰那边差就差在基础设施上。要是江堰能跟嵛山一样,早两年把路修出来,招商引资工作也不至于这么惨淡。”

    沈淮点点头:“靖海公路扩建工程前期已经启动,江堰如果提出同时修江津公路,跟靖海公路接上,我们确实就可以出资金支持。”

    “北城工业园发展一直都很惨淡,跟投入跟不上有很大的关系;还有市钢厂周边的棚户区改造,北城也拿不出钱去运作,霞浦能拿资金出来搞项目合作,那是真好不过,”王易平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霞浦县今年能有多少收成啊?”

    沈淮笑了笑,说道:“霞浦今年收成还难有准数,但王书记、姜书记,你们真有心推动这个工作,我可以保往今年往这个基金注入的资金,不少于五亿。”

    “吼吼,”听沈淮报了这个数,王易平喉咙头咕噜的响动了两声,感慨道,“你才是东华的财神爷啊!”

    北城区今年财政预算支出是一亿五千万,但绝大多数都是固定开销,真正用于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不过两三千万。

    沈淮搞的这个建设基金,今年就拨五个亿进去,北城在项目建设上肯定是比江堰更有优势的,这就意味着北城区今年就能从霞浦获得额外的两到三个亿的基建投资。

    这是王易平事前狠狠的猜,都没有猜到的一个数。

    姜志军也很意外,江堰县一年开销六千多万,紧巴巴的过rì子,昨天陡然知道霞浦有意要搞点对点帮扶,他还以为能从霞浦白得两三百万的财政援助,就要谢天谢地的。

    他绝没有想到沈淮慷慨起来,真是要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虽然沈淮提出来的项目合作模式,跟姜志军、王易平事前猜测的有很大不同,不是远偿支援,很可能在向北城工业园注资的同时要占一定的股份,或者在其他方面获得一些其他方式的补偿——这个也是理所当然的,不然的话,沈淮无偿从霞浦县财政拨这么大笔的款项出来,也没有办法跟霞浦县地方交待——但对一直都紧缺建设基金的北城跟江堰等地来说,也绝对远远好过两三百万的扶贫款。,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