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谈话

第八百一十三章 谈话

    沈淮专门抽出半天时间,分别找顾金章、耿波谈心,安抚他们的情绪。

    耿波比顾金章还是有很大年龄优势的,再说调往北城区,虽然不及霞浦,但也是市属三区之一,在很多人看来“进城”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进步,在北城区窝两三年,将来未必没有提拔任用的机会。

    顾金章的情绪就难以安抚了,他过两年就要退二线,仕途上也不可能说还有什么发展,临老无非图个舒适的地方,江堰的条件则是太差了。

    也不单单是他个人的事情,他爱人年纪要比他小一些,还不到五十岁,此时是机关幼儿园的园长,工作还很不错,收入也高,也可以一直干到六十岁才退休,老两口不分开,就要随他调往江堰,那所有的待遇都要跟着降一大截。

    而过两年,他要是直接在江堰退二线,要是市里没有合适的位子,他就可能还要继续留在江堰,在县人大、政协挂职,那他后半辈子都要留在那个穷地方。

    此外,他的工作调动,对儿子、女儿将来成家立业都有影响,想到这些事顾金章也是窝心,沈淮推心置腹的一番话只能叫他的情绪稍稍好转一些。

    也是不想叫沈淮、陶继兴看到他闹情绪,乡科及股级干部交流的工作,本来可以交给县委组织部的人跟市里联络,顾金章想一想,还是亲自与正式兼任县委组织部部长的葛逸飞,一起坐车往市里跑这事。

    顾金章心里也清楚,他这时候闹情绪是最愚蠢的,他年龄快到限了,在霞浦的工作也是四平八稳,影响力不要说跟沈淮比了,都远远不好跟陶继兴,甚至都不及近年给沈淮、陶继兴提上来负责zhèng fǔrì常工作的赵天明,故而他对陈宝齐、郭成泽也没有什么价值,他要是闹情绪,沈淮真要一脚把他踢开,他也无计可施。

    他心里虽然不痛快,但坚持勤勤勉勉的做好在霞浦的最后工作,也希望沈淮看到能记住这些。往后的rì子还长着呢,即使他退休了,儿子、女儿的成家立业,还要指望着沈淮他们惦念旧情。

    换作其他干部,在将要离开地方之际,多半会受到种种限制,就是预防他在离开之前心里有“捞一把”的念头——沈淮、陶继兴到这时候,还是将组织人事工作信任的交给他负责,由葛逸飞协助他,顾金章心里也清楚,沈淮、陶继兴是在照顾他的情绪。

    既然这样,顾金章也明白,他更不能闹情绪,更要把手里头的事情做好、做到细致入微,不出一点沘漏。

    这批乡科及股级干部交流,霞浦县将接收三十人,除了明确的“关系户”要照顾外,剩下的一大半人选择,还是要认真的研究,要尽可能多调一些有能力的干部、有培养潜力的种子过来,这样才能加强霞浦县的工作。

    在正式交流之前,这些人的组织档案不会转到县里,顾金章与葛逸飞只能带着县委组织部干部科的负责人,到市委组织部去研究这些人的履历档案,然后再分批走访谈话,了解更多的情况。

    顾金章想到沈淮亲笔圈出来的那个人,是市教育局干事,而且这次市教育局可能会有四人交流到霞浦县,他就想亲自到市教育局走一趟了解情况。

    这个人既然是沈淮亲自点名要的,顾金章心想他要么有过人之处,要么跟沈淮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亲自去一下,也能叫方方面面感受到他对“这人”的重视。

    葛逸飞也不想最早看一看沈淮圈定的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如果这个人未来在霞浦的发展潜力很大,跟王卫成、戴泉他们那样,他还要考虑跟这个人搞好关系,以免往后他在霞浦会给孤立。

    这样,顾金章、葛逸飞就将其他人的走访谈话,交给随行的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及干部科的同志负责,他们两个人一起跑市教育局。

    市教育局还是七十年代建的老楼,开车进院子,半栋楼的侧面都给绿油油的爬山虎遮满,露出来的墙面粉刷层剥落得厉害。

    老楼走进去,显得特别的yīn暗,六月天都叫人感觉凉嗖嗖的,铺贴磁砖的楼梯口,到处都是缺口。

    这两年东华市财政地方大幅改观,但主要体现在唐闸、霞浦二地,上缴比例不高,市级财政预算支出的增涨虽然有一倍左右的增涨,但还没有宽绰到给市教育局拨款建新楼的程度。

    过来之前,联系这边的人事科,摸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还没有打招呼,看到里面坐着一个熟悉的面孔,顾金章心里一沉。

    葛逸飞也是老官场,看到顾金章脸sè一沉,就知道办公室坐着的这些人里,有人是跟顾金章不对付的。

    葛逸飞跟市里的关系不是很熟,也不认得市教育局人事科办公室里坐着的人里,有谁是顾金章的怨家,心里正暗自猜测,就见一个宽脸、戴金边眼镜的中年人站起来,笑呵呵的迎过来:“顾书记你这次要高升了,到市教育局来联系工作,怎么也不跟老同事说一声啊?难道怕我连一顿晚饭都吝啬请?”

    看到顾金章额头青筋跳了跳,葛逸飞心想这人跟顾金章多大的仇啊,一上来就尽挑他的痛处戳啊?

    葛逸飞不动声sè的走过来,跟办公室里的人握手,经过介绍,才知道这人是市教育局党组副书记、常务副书记余英健。

    葛逸飞知道顾金章曾在市教委工作过几年,然而才调到区县,一步步的走到今天的位子,心想这个余英健大概就是顾金章早前在市教委工作时结下的宿怨。

    而且余英健特地凑过来戳痛处、打脸,看来顾金章跟他的宿怨还浅不了。

    葛逸飞心里也是轻叹:顾金章要是还继续留在霞浦担任副书记,那含金量自然要比市教育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高出一截,但调到江堰去当副书记,又相比之下,就又差了。

    官场上就是这么现实跟残酷,哪怕就差那么一点,人家就会蹬鼻子上脸来嘲笑——葛逸飞为官半辈子,对这些事情最是清楚。

    顾金章心里不爽得到极点,但多年的涵养叫他忍耐下来,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老余你不会吝啬请一顿晚饭——把工作谈完,我跟葛部长还要往县里赶,县里工作不比市里这么悠闲。”

    “顾书记真是替霞浦尽心啊,都要高升了,还不忘从我们局给霞浦县挖人才,”余英健不会因为顾金章退让,就饶过等了十数年才有的反击机会,言语里夹棍带枪的继续朝顾金章身上捅,“顾书记你说吧,这次想要从我们局挖走什么人?”

    葛逸飞怕顾金章给刺激到翻脸走人,主动招呼余英健以及市教育局人事科的工作人员,谈起他们这次过来走访的目的:

    “教育系统历来是人才荟萃之地,这次市教育局有四名干部有意愿交流到霞浦县工作,我跟顾书记是代表霞浦县委县zhèng fǔ,过来找你们了解一些情况,要是合适的话,我们还希望跟他们面谈一次……”

    余英健针对的是顾金章,但不会无缘无故的得罪葛逸飞。

    再者,他也不清楚葛逸飞的深浅,从霞浦县城关镇党委书记,调任县委组织部长,即使都是常委班子成员,后者的含金量明显要高出许多。

    顾金章跟他有宿怨,又走下坡,他自然不会放过嘲笑的机会,葛逸飞他还是要尊重的,客气的说道:

    “霞浦县目前是全市经济建设工作的重中之重,这四名同志都是我们局的骨干,要不是为了支援霞浦县建设,我们还真舍不得放人啊。人喊过来了,随时可以接受葛部长、顾书记的谈话。”

    市教育局有意愿交流到霞浦的四个人,除了沈淮圈定的那个人,其他三人,两个股级、一个副科——这点也是叫顾金章、葛逸飞最难办的:

    市教育局的干部交流到霞浦,最好也是安排进教育系统,但县教育局显然不可能腾出两个副局长的位子出来,沈淮都圈定了一个人,那剩下来这个市教育局的副科级交流干部,最好就是在不动声sè之间推掉,让其他区县接收。

    前三个人的谈话很快过去,待沈淮圈定的那个人给喊进来,顾金章、葛逸飞心里当下都有些失望。

    对方的样子实在是其貌不扬,档案上写他只有四十六岁,但脸又小又瘦,皱纹很多,看着就像有五十好几的小老头,走进来时,人都有些佝偻。

    顾金章搞组织人事工作多年,看人自然不会看脸长得漂不漂亮,英不英俊,主要还是看对方的jīng气神,把这人要回来当教育局副局长,至少也要看到对方有把副局长架子端起来的潜力才行——像沈淮到霞浦,提拔用起来的王卫成、戴泉、宋晓军等人,各方面经过琢磨,都非常的优秀,顾金章也自诩有几分看人的眼光,能肯定眼前这人达不到王卫成、宋晓军那种层次。

    虽然接下来的谈话,在谈吐、专业能力等方面,给这人的加分不少,但也没有达到顾金章、葛逸飞过来之前的心理预期,不过既然是沈淮亲口要的人,顾金章、葛逸飞自然是极力配合。

    当然了,顾金章、葛逸飞侧重找办公室干事赵国江谈话的异常,余英健也看在眼底。

    本来顾金章跟葛逸飞同时过来走访,余英健就觉察出异常来了:市教育局这边再出人才,也不至于要霞浦县两个常委班子成员同时过来找人谈话,除非他们是过来看特定的人选;而且背后指定这名人选的人分量极重,重到能让顾金章跟葛逸飞心甘情愿的同时跑过来。

    余英健狐疑的打量了其貌不扬、在局里也默默无闻的赵国江两眼,笑着问顾金章:“顾书记,你跟葛部长过来,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任务啊?我们都是几十年的老同事了,你都高升到江堰,要有什么好消息,还不要忘了跟兄弟分享啊?”

    余英健今天三番数次的挑衅,顾金章是烦透了他的嘴脸,直接就问眼前的赵国江:“老赵啊,你以前跟我们县的沈县长见过面吧?”顾金章看了余英健一眼,直接挑明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赵国江,是沈淮点名要的人,他就想看看余英健会对此有什么想法。,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