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席终人散

第七百九十三章 席终人散

    013-10-11

    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次rì也陆续离开东华。

    没有那么多的人前拥后呼,早晨起来,沈淮陪同周知白、宋彤远道而来的同学、朋友吃过早饭,上午也就陪老爷子在几家企业里走一走。

    这时候也才有空隙介绍汪康升、褚宜良、朱立、赵东、杨林、潘成、胡志刚等梅钢系的企业管理人员给老爷子认识,大家有机会聊上几句话。

    中午就在新浦炼化的工地食堂里吃饭,请了中海油在新浦炼化负责工程建设的工程师代表过来倾谈,沈淮也是借机给老爷子以及崔老爷子等人普及一些海洋经济学的概念。

    崔永平昨天临时赶过来参加婚礼,也算是给足了面子,但昨天下午就离开东华,然而接下来梅钢要跟中海石油以及淮海舰队进一步加强合作,有跟没有老爷子们的直接支持,情况会有极大的不同。

    吃过中饭,大家又走路前往石化产业园规划区参观。

    新浦炼化是以生产化工中间原料为主的一体化项目,含炼油、蒸汽裂解等多套装置,基础工程在年前就建设完成,但要赶在入秋之前进行调试运行,就算是速度极快的。

    新浦炼化没有拿到正式批之前,石化产业园就没有办法正式的对外招商,故而还是拖到去年年中才展开大规模的招商引资工作。

    目前,石化园除了市里有权限批复的几家中等规模化工项目得以迅速动工外,还没有什么大型的化工项目启动。

    大型的谈判及考察期都极冗长,立项审批的过程同样麻烦复杂。

    石化园目前除了与法国庄信化学确立一项投资建造年产10万吨的丁苯合成橡胶项目外,与德国巴斯夫、韩国KS化学等海外集团的引进谈判,还谈不上多顺利。

    沈淮陪同老爷子们往园区里走,就看到庄信化学委托的工程设计单位,已经有员工进场勘测。

    “今儿才年初七呢,洋鬼子也是真知道压榨人啊。”大家都随意的走走看看,崔老爷子倒是童心不减,说什么话也是随意,大家听了只是笑,然后往沈淮这边看。

    新浦范围内很多工地过chūn节都没有停工,大量的工人都留在新浦过chūn节,实际也是沈淮对工期要求严格的缘故。

    工地还是一片荒芜,冬季天气干燥,没有像样的下过几场雨,平整过的土地没有覆盖物,工厂还没有开建造,沙尘化十分严重,看上去就像是有一片沙漠横在眼前。

    站在工程公示牌前,沈淮跟老爷子们介绍庄信化学项目的情况,崔向东问道:“换别的县,一年能捞到一个上亿美元的引资项目,就可以躺被窝里数政绩,你小子倒是野心勃勃,整那么多的事。”

    庄信化学的项目投资一亿美元,在很多人眼里看上去已经是稀疏平常,总投资额甚至都抵不上新浦炼化的五分之一,然而像霞浦这般一年就动辄有三四亿美元引资额的县,即使放在全国也要算是异数。

    要是照省里分解下来的引资目标,霞浦县今年只需要有一家投资过两千万美元的外资企业开工,就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沈淮笑着说道:“石化园区这边,今年主要的任务也就是确保新浦炼化能顺利投产运营,再争取庄信化学项目能在年中之前顺利开工就可以了。不过,打建国起,你们老一辈就立下工业化这个目标,视之为国家振兴、民族复兴的必经之路。霞浦这边的条件好些,其他县的条件差些,霞浦县自然要多分摊些任务。我不敢懈怠啊,不然崔老爷子您就不是说风凉话,而是要拿拐杖抽我了。”

    “油嘴滑舌的家伙,”崔向东笑骂道,又跟宋华说道,“这小子昨天安排我们上西山岛看造船基地,今天又嘴上不兜笼子的说什么海洋经济,心里打的还是支使我们这些老骨头给他跑脚的主意啊。”

    “这说明你跟我,还是有些价值的啊,”宋华哈哈一笑,看得出跟宋家拗了近二十年的崔向东是真欣赏沈淮,他也是甚感高兴,想到别的事情,说道,“好些人都说我们土,不懂什么现代工业,早期也确实犯了一些冒进的错误,那也是急于实现工业化。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加速推进实现工业化的基础,就全国范围内要控制好节奏,而在地方也确实需要一些做事业的豪情,两者并不冲突啊……”

    崔向东给宋华、沈淮说得连连告饶,答应出面推动淮海舰队驻泊基地建设的事情。

    从眼下还没有什么看头的石化产业园参观完之后,沈淮就陪同老爷子们以及大姑他们,驱车赶往徐城。老爷子将乘傍晚的列车返回燕京,宋鸿军也有些事务要回燕京处理,跟着一起回去;成怡她妈也正好同行到石门下车。

    送大家上了特别拖挂的车厢,沈淮与成怡离开站台往停车场走,天sè已经黑了下来。

    沈淮也没有打算说连夜就返回东华,他还要趁chūn节大家都懒散的时候,在徐城留两天,与李谷见面,将融投平台的一些细节商议好。

    沈淮先就让司机去驻徐办,他与成怡到停车场,自己开车往市里赶。

    有一种席终人散的感觉,看着车窗外的街灯拖出一道道光晕,沈淮问成怡:“我们晚上去吃什么?”

    成怡让沈淮报餐馆,她来选。

    沈淮就连着报了小汤酸菜鱼馆、无名老鹅馆、新市街的xīn jiāng大盘鸡店……

    成怡包里的手机醒了起来,她掏出来见是徐娴打过来的电话,接通后说了两句,又跟沈淮说道:“徐娴打电话过来,要给你拜年……”

    沈淮让成怡拿耳机插他耳朵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徐娴闲扯了几句。

    成怡示意沈淮捂起通话键,跟他商量:“徐娴chūn节孤零零的在徐城,也怪可怜的,要不约她出来一起吃饭?”

    沈淮是不大想跟徐娴再有什么瓜葛,特别是他现在还不想叫徐沛知道他跟东江证券有什么瓜葛,不过想想东江证券案还没有结,徐娴孤零零的留在徐城,甚至拖到初年七才敢小心翼翼打电话过来借拜年打探消息,也确实有些可怜。

    沈淮想了想,朝成怡点了点头,将电话还给成怡,让成怡跟徐娴说吃饭的事情。

    沈淮就与成怡开车到新市街附近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找到一家他记忆中的餐馆坐下,点了大份的大盘鸡跟几样小菜。

    徐娴也很快就打车赶过来,穿着橙sè的羽绒服,脖子里扎着素花围巾,遮住大半张脸,大晚上的还戴着墨镜,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

    “就想着过年还没有给沈县长您跟成经理拜年呢,没想到你们也在徐城。”徐娴摘下墨镜,解下围巾,露出清瘦许多、显得清丽的脸蛋,憔悴的黑眼圈较深,看得出她虽然没有给监视居住,但在案子真正结之前,她心里承受的压力极大。

    也确实,没有人会将东江证券的真正案情进展告诉她——徐娴虽然很聪明的,周辰西在东江证券的违法活动,她都没有直接涉及,除了借周辰西爬上客户部副经理的位子外,甚至都没有怎么花周辰西的钱,这期间也是纯粹作为举办人跟证人协助调查,但是她现在能大体知道此案涉及的水有多浑浊、多深,心里承受的压力怎么可能会小。

    沈淮拿了一双方便筷递给徐娴,让她坐下来陪着一起消灭大份、汁浓香郁的大盘鸡,说道:“我们也是刚好今天到徐城。对了,今天年初七,东江证券那边也是正常营业了吧?”

    “除了自营投资部还要配合调查吧,其他部门也算是营运了吧——不过从总裁往下到各部门经理,一溜人都给带走调查,chūn节都没有从拘留所出来,市里跟董事会任命了新的管理班今天刚上任,人心还没有办法能一下子安稳住。”徐娴将东江证券今天年后第一天开关的情形,说给沈淮听。

    她现在是魂难守舍,李谷那边联系不上,即使联系上,李谷也不见她,她在东江证券的职务暂时还保留不变,但这些哪里能安她的心?

    金石融信年前宣布退出增发计划,胡林安排资华实业的一名副总揽下所有的罪名,资华实业也没有借口再停盘,然而重新上市交易,股价自然是一落千丈。

    天益集团在幕后到底亏损多少,沈淮无法准确计算,但估计不会低于四个亿,而东江证券投资部门的账户一直被冰结住,连出逃的机会都没有丁点,账面损失高达一个亿。

    这对于净资产都不足两个亿的东江证券来说,打击不可谓不惨重。

    惨重点也好,东江证券重组时,他这边才有可能从争取到一些筹码。

    看徐娴惶惶不安的样子,沈淮也透露出点消息叫她知道:“省里的李主任,近期大概会推动东江证券再次重组,我觉得你做好工作之余,主动将东江证券的一些情况,跟李主任汇报,也有利于你以后继续留在东江证券工作……”

    徐娴以前接触的韦应成、周辰西,虽然跟李谷、沈淮不好比,也算是一号人物,徐娴知道沈淮能将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是相当明确了,不能奢望得到更明确的安慰。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