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局限

第七百八十九章 局限

    午宴时,谢成江看到沈淮坐隔壁桌,与李谷、郭成泽、孟建声等人谈笑风生,疑惑的问同桌的宋鸿奇:“他们聊什么,这么开心?”

    宋鸿奇回头看了一眼,见沈淮跟郭成泽他们是有些亲热过分了,眉头微蹙的说道:“刚才在渚园,李谷说省里要一家新的融投资平台,希望地方上也能拿些资源来投进去撑大场面,沈淮答应支持,他们应该是在谈这事吧?”

    谢成江上午没有在渚园,听宋鸿奇这么说,都有些奇怪了,问道:“省里有省国投,还要成立什么融投资平台?”

    “新的平台,主要会参与淮海湾区域的产业发展……”叶选峰说道。

    谢成江点点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借东江证券案,郭成泽顺利接替高天河,出任市长,但金石融信没有因为东江证券案就退缩,郭成泽想要在东华跟陈宝齐势均力敌,甚至徐沛想要籍此扳倒赵秋华,都还有一段相当长的道路要走。

    李谷出面推动成立新的融投资平台,专注淮海湾区域的产业发展,明摆着是要郭成泽撑腰。

    谢芷在旁边说道:“即便是沈淮答应了什么,郭市长他们似乎也没有必要这么高兴,大家又不是第一天跟沈淮打交道了……”

    谢芷这么一说,叶选峰、谢海诚心头皆起疑,再看郭成泽、孟建声等人的神sè,不是装出来的兴高采烈,更像是由衷的一种兴奋。

    大家跟沈淮打交道,都不是一天两天了,谁不知道沈淮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郭成泽、孟建声也都是城府极深的老官油子,怎么会轻易为沈淮空口许诺的一些条件就兴奋成这样子?

    除非沈淮真正在私下答应的条件,要远超过他们的预期。

    刚才在渚园,沈淮跟李谷所说的话里的意思,是同意将京投公司拿出来整合。

    京投公司此前是融资借债,替霞浦县以及市里承担梅浦大道、新浦污水处理厂这样的一些基础设施,霞浦县及市里拿出一些股权跟土地资产抵工程款,在理论上京投公司在理论上是没有多少净资产的。

    特别是吴海峰、熊文斌等人调离东华之后,沈淮就一直致力使京投公司空壳化,叶选峰估计京投公司目前最多保持在资债相抵的程度,甚至在真正转手之前,还可能再额外承担一些基建债务。

    沈淮这时候答应将京投公司拿出来整合,无疑是摞掉一些挑子。

    郭成泽、孟建声他们应该是对这个情况熟悉的,也应该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没可能因为沈淮答应将京投公司拿出来,就兴奋成这样子。

    “沈淮有没有可能同意将梅溪开发集团拿出来整合?”谢芷压着声音问道。

    “……”宋鸿奇下意识的想否定谢芷所说的这种可能,但见叶选峰以及岳父谢海诚脸sè都变得沉凝,才收住口,去细想有没有这种可能xìng?

    “年前汪康升退休卸任,转去负责渚江学院的筹备事宜,接替汪康升兼任梅钢集团及上市公司董事长的,是郭全。”谢芷又说道。

    郭全是沈淮在梅溪时就带出来的嫡系不假,此前又担任梅开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务,但再是嫡系,沈淮也不应该让他同时兼任梅钢集团董事长这么一个在垂直体系上下、地位又额外重要的职务,除了沈淮早就有心放弃梅开的控制权。

    梅溪及梅钢崛起,这些年来归属地方的经济成果,主要就集中在梅开。在总体规模上,梅开也许不及省钢等一些大型的省属国企,但说到资产质量,叶选峰他们还真想象不出来,省内还有哪家国企能跟梅开相比,陈宝齐他们视为宝贝疙瘩的市港投,要差梅开一大截。

    要是沈淮同意将梅开跟京投都拿出来整合,省里又同时注入相当规模的资产,新的融投平台,就很可能将是一家资产规模近百亿的超大型融投集团,这也就难怪郭成泽、孟建声会兴奋这样了。

    这两年来,陈宝齐他们卯足劲的,将市里能拿出来进行整合的优质资源,几乎都不顾旁人反对的注入到市港投集团里,市港投集团此时的总资产规模(含负债在内)也就二十亿的样子。

    宋系这两年来,卯足了劲推动淮能集团发展,淮能集团此时的总资产规模离百亿还差一线。

    要是李谷这次借赴婚宴的名义,如此轻易就牵头搞出一家资产近百亿的融投集团出来,这当真会很多人都坐立不安。

    叶选峰、谢海诚的神情都凝重些,再吃酒也是心不在焉,提不起什么兴致来。

    谢芷看着一桌人的脸sè变化,心里也是暗自嗟叹:

    叶选峰他们不是担心沈淮及梅钢能从这次交易里获得什么,他们更担心这么一家计经系掌握控制权的超大型融投集团成立之后,很可能会改变多方在“淮煤东出”上的力量对比,从而使淮能集团对“淮煤东出”的主导权旁落。

    徐东铁路复线工程,最初的方案提出由淮能集团、省国投、淮煤集团共同推动,同时梅溪开发集团也承诺要承担一部分的出资义务。

    而一旦沈淮同意将梅溪开发集团拿出来整合,以徐沛为首的计经系,就完全有理由将之前由省国投、淮煤集团以及梅溪开发集团三家在徐东铁路复线工程上承担的义务,都集中到新的融投集团肩上去。

    这可不单单是谁出资多、谁出资少的问题。

    三月过后国务院换届,王源正式主持国务院工作,“淮煤东出”就极有可能正式列入国家重点推动的发展工作之列,到这一步,淮煤东出工作主导权,无论是对宋系,还是叶选峰个人的仕途发展,意义才会真正的体现出来。

    也不是说淮能集团发展资金紧张,这样正好能少承担些出资义务。

    恰恰相反,“淮煤东出”正式列入国家重点经济工作之列,将能从国家统筹的层面,直接获得大量的专项贷款跟税返补贴——谁掌握主导权更多,从这些款项里分得的羹,也将更多。

    ***********************

    猜测到这样的可能,叶选峰他们在酒席上自然是心事重重。

    周知白与宋彤将婚房安排在新浦,晚宴也安排在北山鹏悦国际大酒店举行,下午没离开的宾客,也都坐车转往霞浦——这么安排,也是尽可能的让老爷子在东华的两三天时间里,多感受一下梅钢这些年发展跟建设的成果。

    叶选峰他们在去新浦的路上,就迫不及待的将沈淮喊上他们乘坐的考斯特中巴车,问及沈淮跟李谷私下交易的条件。

    沈淮靠着椅背,视线扫过车厢里的众人,老爷子给他们巧妙的安排坐其他人,倒是方便他们在车上质问自己,他知道他这么决策,只怕连他大姑、大姑夫都未必能理解。

    “我以前不够成熟,什么事情都喜欢硬拗强上,在地方上也是处处竖敌,搞得很狼狈,大家也教育帮助我很快,经历过这些事,我也算是有些成长——再不成长,也对不住大家这些年的教育帮助。”

    沈淮脸上带着微笑,说出这么一段开场白,却叫谢海诚、叶选峰有“坏掉了”的感觉……

    沈淮继续说道:“近年来,地方上的情势也复杂。就拿梅开来说,虽然发展中我个人是做出了一小部分成绩,但梅开毕竟是唐闸区、梅溪镇的公有企业,公有资产。无论是从党管原则,还是地方公有资产管理原则,我都不可能说把梅开当成自己的私产,捂在手里不放。孟书记跟周区长找到我,说要将梅开集团拿出来,跟省里进行整合,我没有什么理由说不同意啊?”

    谢芷刻意住不去看她爸、她姑夫以及叶选峰他们的反应,沈淮话里的意思很明确:他跟地方上斗得最厉害时,他们没有支持过他,甚至还想方设法的拖后腿,这时候又凭什么要求他为他们的利益,跟郭成泽、孟建声他们斗个死去活来?

    沈淮此时选峰跟计经系进行一定程度的合流,显然是更符合梅钢利益的。

    不过叶选峰的脸皮之厚,也是超过谢芷的估计。

    “在国内经济建设上,大家的根本利益都是一致的,不应该分什么彼此。当初梅钢想接手徐城炼油,考虑到这更有利于炼化产业的发展,即使刚开始因为理解不够深入,有所分歧,最终大家的意见都还是保持了一致,”叶选峰似乎压根就没有听出沈淮的话外之音,沉吟片刻,说道,“整合有整合的好处,但分散竞争,也有利提高大家的积极xìng,不然的话,国企这些年还搞什么改制,不就是围绕企业竞争力跟效率而展开吗?梅开集团属于地方,这个不用质疑,只是梅开集团拿出来整合,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作为负责任的地方官员,不能说因为有可能引起同僚的不快,就不说自己的意见。”

    沈淮低头沉吟,心里却想,二伯他们推叶选峰出来执掌淮能集团,倒非偶然,叶在业务能力上或许不及小姑,但玩弄政治的手腕确要略高一筹,话头说来说去,无非还是要他跟整个宋系保持利益一致,要他跟计经系割裂关系。

    沈淮不能说他跟李谷私下形成的默契,说道:

    “从大局出发,进入淮海湾发展产业的资本规模越大,地方受益越大,梅钢扎根淮海湾而发展,自然也是随之受益越大。只要明确新成立的融投平台能专注于淮海湾产业的发展,整合比分散好,合作比竞争好。这个道理,我想没有人会反驳我吧?”

    谢芷抬头看了沈淮,没想到沈淮会说得这么直白:

    就算要求梅钢跟宋系的整体利益保持一致,难道又能说,淮海湾区域产业的发展不符合淮能集团的利益?

    区域产业高速发展,电煤需求也会迅速拉升,只要不涉及淮煤东出主导权的问题,淮能集团作为淮海湾区域的主要电力供应商,能说受益不大?

    “要是说整合比分散好,合作比竞争好,省里成立新的融投平台之后,淮能集团也不是不可以跟他们合作,”叶选峰眯起眼睛,问道,“这样,你也觉得很好?”

    “叶总是说淮能持有梅钢的股权问题吧?”沈淮直接将叶选峰话意之下隐藏下的威胁挑明,说道,“我觉得淮能跟省里积极合作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大家的目的还是想推动淮海湾地区能得发展。”

    说到这里,沈淮抬头看到港口高大的机械露出地平线,指着前方说道:“新浦港就在前面。这些年,我看着地方波澜壮阔的崛起发展,就在想,只要大家目标一致、利益一致,也不用担心步伐会有什么不一致,而聪明的人,也不应该会为多贪吃一口的事情,惹得众起而攻之……”

    沈淮也只能把话说到这里,即使徐沛、郭成泽等人会有小算盘,但他认为王源主持国务院工作,必然要照顾周全各派系的利益平衡;徐东铁路复线工程,只要淮能集团是积极推动,王源是不可能支持徐沛他们跳出来抢主导权的。那样,对整个计经系来说,吃相太难看了。

    叶选峰他们今天有这样的担心,说到底是他们的思维还局限在派系缠斗上,看不到更加波澜壮阔的景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